• 2007-05-29

    Social Life - [异乡]

    我一直对每次来菲律宾的时候螃蟹都把我藏起来感到略有不满,我问过他:你是觉得我拿不出手还是怎么的?每次他都是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跟你呆一阵。老实说这个回答不太有说服力,我还是算接受吧。

    昨天热的不行,为了省电我还没有开空调,坐在屋里桑拿了一阵后我很想出去游个泳,可是泳衣被卡拉收走了。我只好跑到她的门口叫她,连着叫了好半天,也没有人理我,我只好灰溜溜的去冲了个澡凉快凉快。回来跟螃蟹告状,螃蟹说,ok, she is dead。

    下午开始下雨,电闪雷鸣,螃蟹兴高采烈的说,晚上带你去哪里喝点小酒,咱们爽一把吧怎么样?我说好呀。我们高兴的告诉司机等我们一下,吃完饭就出去 玩。在等着吃饭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螃蟹说咱们在院子里面坐一下吧,搞搞小情调,我说好呀,说着就直接走到院子里,找了把椅子坐下,坐下后才看到螃蟹一直 站着,然后发现自己的屁股都湿了。我赶紧跳起来,他哈哈大笑的说,每次他都是这样,直接跑出来就坐,椅子上都是水,然后他也是这样跳起来,不过这次我动作 太快了,赶在了他前面。他满脸笑容的说:“这是唯一我看到卡拉笑的时候,每次连她都忍不住要笑话我。”这时卡拉拿了毛巾出来帮我们擦椅子,螃蟹跟我说: “你看,你看,她又笑了。。。”果真,我看到卡拉掩饰不住的咧着嘴在偷乐。

    螃蟹说,他们这个村里还有一些中国人,时不时会来串门。有一对同 事夫妇啊,他们常常在吃完饭散步的时候就散了过来,看见屋里有灯,就直接自己打开大门,再打开小门,穿堂直入,直接走到饭厅或者院子里他的背后。常常他一 回头,就看见他们站在身后,笑眯眯的看着他。他在说的时候,还心虚的左右看了看说:“要小心点,别他们已经在后面了。”我们正在嘻嘻哈哈的乐,卡拉过来 说:“...来了。”我们再一抬头,说曹操曹操真的就到了。

    曹操们特别热情,提了好多游玩的建议,还跟螃蟹说,干脆你带她去你 们处长家拜访一下。这样你们处长识趣的话,就会放你几天假,让你陪陪女朋友呀。螃蟹同学思考了一下说好,咱们走。路上偷偷跟我说:“如果他们要你来菲律 宾,你就说绿卡还没下来。”到了处长家,还是真的,大家异口同声的说:“你快来菲律宾吧!这里可是好地方。”

    处长太太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马尼拉真是挺好的,你过来了,就可以加入我们太太团,我们的活动可丰富了,你可以做瑜伽,打高尔夫,外面有那种专门的教你跳健美操的club,咱们村里还有游泳馆,网球场,连足球场都有,你还可以跟我们一起打太极拳...”

    螃 蟹鼓了鼓勇气说:“她在这里的时间也不长...”处长说:“嗯,应该带她四处玩玩。”我说,“就是没什么时间,他太忙了...”处长说:“没关系,他上 班,你让司机带你出去转就好了。”我:“...可是我不想跟司机出去,他都不理我,没有话说。”处长太太说:“那没关系,我带你出去玩好了。。。”

    螃蟹又鼓了鼓勇气说:“ 她在这里的时间也不长...”处长说:“嗯,应该出去看看。周末其实挺好的,有整天的时间。”我:“周末他要做手术。”处长说:“没关系,他家里有 maid看住他,让司机带你出去玩就好了。”我:“我还是挺想跟他一起出去的。”处长太太说:“咳,没关系的,我带你出去玩好了...”

    我们算了算,本来是打算出去喝点小酒爽一下的,结果整个晚上都耗进去了,还没能请成假,更可怕的是,接下来的今天和明天晚上,我们都被热情的曹操夫妇和处长夫妇邀请去吃个便饭。我们鸡啄米一样点着头不断道着谢离开, 回家的路上,螃蟹沮丧的看着我:“现在你明白了吧?”

    到 家的时候,卡拉来给我们开门,沉着脸问:“你们还出去么?”我说:“不出去了。”卡拉说司机还等着呢,螃蟹说他去跟司机说一下,说完扭头冲着我笑:“好凶 哈。”我说是啊是啊,真凶啊,我好怕她。螃蟹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很怕她,你看她多强壮啊,我好怕她一不高兴就给我分尸了。要说非礼,你说是不是她非礼 还比较有能力?”

    早 上吃饭的时候我们愁眉苦脸的喝着粥,螃蟹突然冒出一句:“不然我说你不舒服,水土不服?”我说:“好呀,说我倒时差很难受...”可是,我又说:“那万一 他们说要来看望一下怎么办呢?我还得回被子里面去装病嘛?”螃蟹一拍桌子长叹道:“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这是很可能的。”

    吃完早饭我偷 偷跟螃蟹说,我要我的衣服,我要卡拉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她都拿走好些天了。螃蟹无辜的摊开手掌说:“她也没有还给我呀。”我说不行你去问她要,当然连你的 一起要。于是螃蟹跑到卡拉那边咕噜咕噜的说了一阵,回来说:“她说还没有烫好。”然后又乐了:“大内总管很不满意的白了我一眼,觉得我们打乱了她的安排, 你们这些人啊,就在大内总管卡拉的统制下老老实实的过就行了,给你吃给你穿,还问那么多干吗,是不是?”

    Tag:
  • 2007-05-15

    流水 - [寻常]

    今天非常忙,忙的一天下来只跑了一趟厕所,喝了三杯水,这对成天游手好闲的我来说,是多么的罕见。下班回家后,累的躺了半天,也不愿意做饭,随便搞了点儿吃的填肚子算了。

    好像我一感到疲累,就会做很多人生思考。今天的思考是关于到底应该怎么活。我忍不住想,如果我就接受了现在的生活,那会怎样呢?比如,没有了什么对终极价值的关怀,没有那种迫切的愿望要学为所用,反正现在挣的钱也够我花,而且习惯了俩点一线一个人的生活,有只亲爱的猫,也不觉得太寂寞,那么如果我觉得这样挺好,狠满足,会不会有点儿太罪恶?这到底是自欺欺人,还是大智慧呢? 

    那么延伸的想下去,如果我就留在这里,每天都这样工作,老板给啥我干啥,日复一日,顺理成章;没钱的话就不买大房子,一直租房子住或者买小小的房子;如果不成家坚持一个人,以后再养只狗,周末就出去逛街散步,平时晚上看电视上网,看书只为自娱不为进步...如果这样的话,生活会不会变得比较容易,甚至比较快乐呢?我忍不住想,为什么这不能是一种选择呢?anyway,我太累了。 

    Tag:
  • 2007-05-13

    告别布莱尔 - [学习]

    今天我又后知后觉的看到英国首相布莱尔辞职的新闻,不上学之后,对这些新闻的确迟钝了很多,但是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感到惊讶和惋惜,一个时代就这么结束了。

    10年前,43岁的托尼.布莱尔成为英国近200年来最年轻的首相,也是任期最长的首相。

    ==

    哎,之后写了俩小时的内容,全部没有了。没心思再写一遍了,KAO。

    Tag:
  • 2007-05-09

    今天 - [胡说]

    终于狂放了一把,把fashion的一个大姐气疯了,气疯了,,,疯了,,,了。

    这几天真忙,累死我了。

    Tag:
  • 桑恩在和威尔第二次交谈时,逼迫博览群书的威尔明白自己真实人生体验的贫乏。“如数家珍地评论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却没有闻过西斯汀教堂的气味;轻慢地提出有关女人的偏好谬论,却说不出在女人身旁醒来的幸福心情;随意地引用莎士比亚的诗文来谈论战争,却从未参加过战役,未曾眼见好友躺在自己怀中咽下最后的一口气;浪漫地引述十四行诗来称诵爱情,却未见过女人的脆弱与坚强;更不了解真正的情感失落,因为从未爱别人胜过自己。”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从书里吸取了知识,或者从各种媒介看到、听到其他人的故事,自以为什么都领会了理解了,甚至站到人文或道德的制高点评头论足,但当自己真正对以往自以为明白的理论有了切身体验之后,才发现自己曾经如此傲慢而贫瘠。 

    桑恩听说威尔和女友分手了,问为什么。威尔说,她现在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是完美的,我希望她在我眼中定格,不愿深入交往下去从而看到对方的缺点,导致这种完美被破坏。桑恩谈起他已逝的妻子,说她一点都不完美。她最常见的毛病是一紧张就会放屁,睡觉时也放,有一次甚至把狗都吵醒了,她自己因此醒来,还很无辜的问桑恩,是不是你干的?这只是个小笑话。桑恩只想借此告诉威尔,他自己和妻子一样,都有太多缺点,十全十美是不存在的。而恰恰是人的这些缺陷,让人们更容易相互走近、劝导、沟通,才更能产生情感。你和你的另一半是否都不完美,这答案是显然的,而且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在于,富有瑕疵的你们是不是组成了完美的一对呢?

    --by MoonWolf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