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0

    周末 - [周末]

    上个星期的天气真是多变,前一天还76度,第二天就咣当一下变成33度。一番刮风下雨之后,居然又下起了雪,还颇成气候的在地面上堆了起来。还好我非常小心,走路开车都很注意安全,没有在这样奇特的气候条件下翻船。

    这 个周末我的无聊达到了顶峰。在跟小RM去买菜的1个小时里,我至少念叨了50遍“我好无聊啊”,她只好启发式的问我:“如果在国内你就不会觉得无聊了 嘛?”“要怎么样你才会觉得不无聊呢?”“要出去玩?看电影?逛街?”“如果你男朋友在会不会好一点呢?”我目光无神的推着购物车,对她的这些问题通通回 答以:“没劲!”最后她没有办法,决定跟我一起去吃越南面。

    我们一碗面吃了俩个小时,在吃面的过程中讨论了很多人生问题。包括怎么跟人交 往啊,怎么挑男朋友呀,怎么判断一个表面很好的人内在是不是也一样的很好啊,等等。其实我们的讨论毫无建设性,只是给八卦冠上了比较严肃的名头。小RM非 常高兴,因为一边我不再叫唤无聊了,一边她发现这次吃越南面比上次感到好吃一些。她自己解释说:“大概是因为当时刚从国内来吧?”

    这些天 瓜跟我简直亲近的不得了。每天都会爬到我旁边跟我一起睡觉。当我抱着它的时候,它也不说逃跑,而是非常享受的打着响亮的呼噜,把下巴放在我的肩头,时不时 还调整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昨天6P跑来告诉我,很多猫罐头都在recall,我一看,瓜爱吃的罐头也在名单里,再仔细看的时候,就发现瓜最爱吃 的牛肉SD罐头,居然是给7岁以上老猫吃的!!!而我居然迷迷糊糊的买回来给它吃了好一阵了。没办法,虽然昨天大风,我还是迅速的收拾了罐头包,飞快的跑 去店里要求退换。店里的罐头大多都下架了,剩下的选择很少,而那种牛肉罐头居然没有给成年猫吃的。我只好挑了其他口味若干,祈祷瓜不要再挑食了。回到家 里,发现早上开了一个罐头还没有吃完,我就倒了点儿给瓜吃,心里有点儿悲情的想,“再要吃到这个罐头,就要2年以后啦...”

    我发现我无 聊的时候就非常唠叨。翻来覆去说同样的话。前几天我跟6P说:“我真的好喜欢我的瓜哦...”6P受不了的说,“你说的频率快赶上小凡说好喜欢她LD 了...”,那天我跟阿肥说:“我好喜欢我的小RM哦...”阿肥也受不了的说:“早知道了,你都说了一晚上了...”
    Tag:
  • 2007-03-17

    周五 - [胡说]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差点儿错过了闹钟。昨晚下了一宿的雨,天气变得很凉。

    上班的路上在听哈里波特,已经听到最后Sirius和Lupin会面的情节。我坐在被雨水不断浇洗的安静的车里,听着英国老头来回转换口气和音调扮演不同着不同的人。可是泪水慢慢的淹上来,没有道理的我再次因为一个童话里的人物和情节这么感动。

    白 天在工作间隙,又读了一次《哈里路亚》。我能想象到作者在听到这句话时候的“分特”,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靠,神经病”。如果我说再读一次让我心里还是 很难受,不知道会不会略嫌矫情。我在虚构出来的文字和身边同事来往对话间,觉得有种不确切的真实。这个世界其实真是没有什么道理。
    Tag:
  • 2007-03-09

    无聊 - [寻常]

    大前天我就开始嚷嚷说,无聊的要活不下去了,这是此种状态持续的第四天,我简直快给憋死了。

    最 近老板不给我活儿干,本来星期一去开会,有个组说他们需要人帮忙,我说不确定老板是不是会把这个派给我,他们说,“会的会的,因为是你老板要你来开这个会 的。”我听了心里狠高兴。结果他们号称急的不得了的项目,到现在也没有人来找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又黄了。虽然我估计这个活儿最后还是得落我头上,但中间空 挡这么多天,我真的狠难受。

    百无聊赖之下我开始看书,这是老板要求读的一本书,书名叫做《Ambient Findability》,作者是:Peter Morville。请有兴趣的人记住这个书名和这个人名,以后万一见到,一定要绕道走。这本书我大概已经读完三分之一,30-40页的样子,里面有用的话 统共不超过5句。什么叫“老太婆的裹脚布”?这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一边看一边恨的咬牙切齿,简直恨不得把作者抓去油炸。这个作者除了自己的大量废话之外, 还摘取了其他人的许多许多废话,骗稿费也没有这样的啊,实在太可耻了。

    我的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空虚,有点儿时间就跑到网上瞎逛,不务 正业不学无术。网上既没什么值得一看的书,也没有特别谈的来的人一起灌水,我把时间浪费在这些破事上真是罪过。可是做什么呢?想到这个问题实在让人头疼, 做什么呢?象我这样的人大概是做不了家庭主妇的,太缺乏体会闲情逸致的耐心了。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
    Tag:
  • 2007-03-02

    小上衣 - [寻常]

    前天不是买了一件express的小上衣嘛?沮丧的发现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衣服搭配。JING建议我干脆就这么穿,“爆”的效果毕竟可遇不可求,她这么提议的时候我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来,不管怎么说总不能只穿这个吧?

    于 是这俩天我一直在奋力找合适的吊带背心。先翻遍了家里的存货,再一次一次的从closet里探出沾满灰尘的脑袋,一路小跑到厅里照镜子。在多次的失望后, 我又转向网上的各家商店,最近这俩个月来,我成了fashion版的资深潜水员,一边捂着钱包心疼,一边又情不自禁的跳deal。今天下班回家本来已经很 累了,却又孜孜不倦的继续刨存货,终于翻出前年买的一件party top,自从买来就没有穿过,这件top不是一般的漂亮,是件银色的小抹胸,上面还有银丝的点缀。我试了试,嗯,很不错,可是新的问题出现了,下面穿什么 呢?裙子还是裤子?长的还是短的?

    这几天BBS上大坑迭起,热闹非常,我看的都快疲劳了。前阵子闹的不亦乐乎的西雅图坑又再起风云,男方 忽然跑出来反攻,一点点反驳当时前妻在网上历数他的罪过。本来去年的时候我对被背叛的女方真是相当的同情,还曾经苦口婆心的写老长的帖子去开导她,结果翻 来覆去几次后,一夜之间我对她简直烦到了极点。现在来看男方的申辩,竟对他也生出几分理解和同情。

    其实我的重点,并不是想说这事儿到底谁 是谁非,而是忍不住想,人啊,真是不甘心的动物。往往因为舍不得放下自己过去的投入而不断继续追加,就像我先买件小上衣,接着需要配top,然后是裙子和 裤子,然后是鞋子和包,也许想到已经投入了这么多,会继续考虑买相配的丝巾帽子耳环等等。类似的事情很多,例如办绿卡,例如一段爱情。常常想到已经发生的 那么多投资,就忍不住以为如果再多投入一些就能得到回报了,可是当发现无法挽回损失的时候,就失去控制歇斯底里。“我曾经付出了那么多啊...”也许有时 算投资还应该把尚未发生的损失也算进去,这样还能清醒一点考虑赶紧抽身。如果,不把“没有得到的”看成自己的损失,而把“本来要投入的”当作自己的收获, 也许就不一样多了吧?学会放弃真是一种智慧啊。

    我真希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也能这么明白。至少,不用花那么多钱和精力去买一堆一堆的衣服化妆品而无法自拔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