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30

    周末 - [周末]

    这连着几个周末都没过好。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着,眼皮倒是很重,可就是睡不着。还特地早上床希望养成规律的生活习惯,还吃了俩颗药,结果活活的躺了几个小时都睡不着。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心里那个着急啊,结果越着急就越睡不着,简直要气急败坏了。

    今 天因为要去看医生,检查一下眼睛什么问题,而且第一天改时间,特意把闹钟订的比较早。结果死撑着爬起来,头昏脑涨的准备洗个澡清醒清醒,走到洗手间一看, 居然没水!!!!大早上停水,实在是惨无人道啊。因为家里一点儿储备都没有,别说洗脸了,就连刷牙吃东西都成问题。而且也得非常小心的上厕所,在水来之 前,一人只有一次quota。我考虑来考虑去,的确没有勇气这么蓬头垢面的先去上班再躲到洗手间洗脸刷牙,只好写信给老板请半天的假,希望这半天之内能来 水,解决个人卫生的问题。(后来打电话询问,居然是我们这个county的问题,说工人们正在奋力抢修呐...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一些办公楼也停水了,那 么全部的员工也得憋着不能上厕所啦。)

    这个周末除了我自己不爽之外,瓜也开始添乱。它忽然之间就开始拒绝吃东西,因为现在水都是给放在罐 头一起喂给它吃的,所以不吃东西的同时,等于也是拒绝喝水。莫名其妙的它就开始不吃不喝,我也不知道哪儿得罪它了。但是如果给干粮,它还是吃的很开心。我 准备下个周末带它去看看医生。下周真是一个健康活动周啊。

    我要是不能解决这个睡不着的问题,可以想见,不久就会回到去年的那种状态了。

    -----
    下 午在多次迷路之后,终于找到了医生所在地(我真是有先见之明啊,提早打了20分钟的时间给迷路用)。医生是个非常和气的大叔,讲不太标准的国语,玩命的跟 我说谢谢。他在看我的材料时,反复问了一个问题:“这个向你推荐我的朋友,她的先生姓HE嘛?为什么她是HE?她不是SHE嘛?啊?她自己姓HE?为什么 啊?”在说了几百个谢谢之后,他终于检查完了,告诉我,我的眼睛有轻微的炎症,然后笑眯眯的说:“你的左眼可以拿来开车,右眼拿来看书。”我一愣,没明 白,试探的问:“可以俩只眼睛分开用的?”他还是笑眯眯的说:“是呀,都可以用到,很好的很好的。”我有些担心的问:“难道我不是近视了嘛?”他一拍大 腿,高兴的说:“对啊,你的右眼就是近视了呀。”

    和气的医生大叔解释说,我可以戴眼镜,也可以不戴眼镜。戴了的话我会觉得很舒服很舒服,不戴的话也不会怎么样,就是上下楼梯的时候,也许会感到有2英寸的视差。“所以你可以拿左眼开车,右眼来看书呀,都可以用到的。”

    另 外,早上的停水情况十分诡异。在我向JING发出求救讯息后,她正要向我offer去她家洗澡上厕所,忽然就来了水。我兴高采烈的去洗澡洗头,因为反正请 了假就不着急,慢吞吞的折腾了半天,终于洗完了,高高兴兴的回到我的小洗手间,正准备接一杯水刷牙,发现--又停水了!这只差了不到一分钟呀...我正在 惊讶中,水龙头又开始流水,于是我高高兴兴的接了一杯水刷牙,然后发现--彻底停水了。哈哈哈,我的运气还真好呢。不过一直到我离开家,水都还没有来。

    到 了公司,我先去厨房洗手,这时我们公司的法国帅哥走了进来,在厨房里面低头转了一圈,然后诡异的笑着的对我说:“there must be something died in this kitchen.”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话特别的可笑,所以我就爆笑起来。看来最近我各种奇怪的连续剧看的的确是太多了。
    Tag:
  • 2006-10-23

    气疯了 - [胡说]

    这个周末本来就在生病,今天特意吃了药,好不容易睡着了。“砰”的一声,床头的墙传来一下巨响,我再也睡不着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至少是第7,8次了。昨天问她,她说是一本书掉到地上。我靠,我真是气的直想摔东西。 

    又开始头疼了,真郁闷。
    Tag:
  • 2006-10-22

    网络的不安全性 - [胡说]

    MIT又当了一次。我都不稀得骂他们没有及时备份的专业意识了。反正仗着人来人往,根本不缺用户,所谓店大欺客就是这个道理。

    我 要说的是,今天我在非常意外的情况下,在一个比较冷清偏僻的版面,看到了一段私人对话。不知道这是信件,还是对话记录,但是我确定是非常私人的对话,因为 恰好我认识说话的这俩个人。今天发现有我miss call的同学,请你们查一下自己的帐号。我就不责怪你们故意不接我的电话了。

    所以,如果有人喜欢到MIT上网,注意尽量少用他们的online chating功能,对邮箱安全性也不要过于信任。因为你们的信息也许都会因为这个差劲的系统而暴露在公众的面前,而且都是在你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同时你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暴露在什么地方。
    Tag:
  • 2006-10-21

    今天 - [寻常]

    今天下午忽然发现右眼血红,吓了自己一跳。赶紧写信向老板请假,帅哥老板非常nice,回信说没有问题,你需要人带你去看医生嘛?我矜持的回信说,没关系,大概就是最近看电脑太多了,需要休息一下吧。。。他们最近忙死我了,至少一半责任是他们的。

    过 去我特老实,老板派什么活儿我就傻干,昨天有个同事在写程序的时候不小心写到我的文件上了,等我做的时候上面全被覆盖了。这同事挺恐慌的,问我需要他重新 做一次不。本来我们每个人在改程序之前都要备份一次--看,养成良好的备份习惯是多么的重要!可是这位同学却没有备份!我也傻了。照我以前的脾气,可能就 自己吭哧吭哧的去拔live site的source,昨天我想了想,还是回信给他说,如果他不费事,就让他重新做一次。结果他5分钟就给我搞好了,如果我自己做,至少得半个小时呢。

    我 们老板也特喜欢在5点半的时候发信说,今天我们要做完啥啥,你能留下来做一下么?或者是下礼拜我们要launch一个东西,你能早点儿进来么?我一般都特 别老实的赶紧说好好没问题。后来我却发现,其实我这么积极,老板一点儿特别的感动都没有。我们其他的同事也都很直白,有事儿或者不乐意的时候,都很直接的 说不行,老板也没有特别受伤的意思。

    开车回家的路上,车还很少。今天的天气好的不得了,阳光灿烂的刮着小风,树叶哗啦啦的飘着,真美呀。回到家后,我做了卫生大扫除,然后去睡了俩个小时。起来后教小妹妹烙了5个蛋饼。这个周末我要尽量少用电脑,眼睛的确不太舒服。
    Tag:
  • 2006-10-20

    一个案例 - [学习]

    我们公司的楼下有个露天停车场,拐个弯的地方是个车库。一般规定9点半以后才能把车停在露天的停车场里面,我因为讨厌车库,所以一直都努力在9点半之后才上班。

    最近我们几个同事计划要开展锻炼身体的运动,每个星期找个中午去游一会儿泳,这个计划嚷嚷了俩礼拜了,去了俩次,每次都吃了闭门羹,MMD。

    我 们既然要一起去,那就只开一辆车。我的同事一般都把车停在车库里面,所以如果每次开她的车,我们就要走到车库里面取车。如果回来的时候运气好,能在露天的 停车场找到空位,我们就停在外面,如果运气不好,就要停回车库再走回办公室。如果每次开我的车,就是到楼下取车,回来的情况和开她的一样。

    那么现在出现了俩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这样的:

    如 果开她的车,她的车本来就在车库,对她来说,就算停回车库也没有成本损失,反而获得了停在楼下的可能性,所以对她有利,是赚了。如果开我的车,我的车本来 停在楼下,如果停回楼下是不赔不赚,如果运气不好要停车库,增加了我跑车库的麻烦,所以对我不利,是赔了。从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说,应该开她的车。

    第二种情况是:

    如 果开她的车,她的车本来就在车库,这个时间损耗算是1,回来的时候,运气好的话就停楼下,算0.5,运气不好停回去,还是1,所以范围是1.5--2。算 是0.5,回来运气好,又是0.5,运气不好,是1,所以范围是1--1.5。从整体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说,应该开我的车。

    这是再次证明了博弈论的“囚徒困境”(个人利益最大化不能保证集体利益同样最大化)嘛?还是我分析错了?

    我是不是太闲了,呵呵,其实我这俩天忙死了,老板终于被我假惺惺的诚意打动,邮件如雪片般飞来,我都工作的累了,呜呜呜。
    Tag:
  • 2006-10-17

    下班 - [胡说]

    今天下班比较晚,到家已经6点多了。平时到家天色还亮,今天就 暗了不少。到楼下停好车出来,发现楼上我家阳台上露出了一个脑袋。我赶忙大叫瓜的名字,它愣愣的看着我。我一边挥手一边走,它的脑袋就跟着我转。可是我要 转弯去信箱看一下信,它连忙跑到面对信箱一边的阳台上,从缝里挤出一张小脸。我拿好了信,它就把脑袋缩了回去,我猜想它是去门口接我了。刚走几步,它的脑 袋又从阳台正面挤了出来,一直跟着我,我抬头叫它,它“喵呜--”也回应一下,直到我走进我们搂。上楼后开门,果真小家伙就在门后,欢天喜地的跟着我跑进 来,直奔空空的饭盆。

    虽然知道这个家伙就是饿了,我还是要感动一下。

    ----------
    今天,闺蜜的领导关怀 和拨冗搭理了他一下,还单身从法国回到了北京,让他激动万分,主动要求请我吃好吃的寿司。顿时我也很激动,立刻推荐了Kansai sushi(不过在我们出发的时候,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然后我们就按照我残存的记忆开始找,我素有小良牙之称,这次却异常顺利的在路边发现了一家 sushi店。然后我们历经千辛万苦找到停车的地方,绕到正门,激动的进去坐下,开始研究菜单的时候,发现--我们找错了。

    在面子和肚子 之间挣扎了一番后,我建议跑人。闺蜜同学非常犹豫,觉得实在不好意思。可是反复思考后,还是把招待员小姐叫来了。日本MM非常温柔,问我们准备好点菜了 嘛?闺蜜同学忸怩了半天,支支吾吾的说,I am sorry...sorry...sorry...en...sorry...我看不下去了,打断他,直接说,对不起,我们约了朋友,却找错了餐馆... 日本MM温柔的点头表示理解,我们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不过最后还是找到了Kansai Sushi店。要强力推荐一下此店,味道的确不同凡响,卖相也是上佳。整个店面只有不到40个的座位,所以能保持寿司始终新鲜,的确非常对得起我们今天丢 人不要脸的行为(惭愧)。如果有谁来当地出差旅游探亲访友,请一定联系我,我愿意陪您一起再吃一顿。
    Tag:
  • 2006-10-16

    周末 - [周末]

    这个周末过的还是很充实的。昨天做了很多事情,洗衣服晾衣服叠衣服,再洗衣服,烫衣服。逛街买菜包馄饨,今天做了好吃的香菇炖鸡,青菜炒红椒鸡蛋,实在好吃的不得了。还看了俩个片子,另外好像还做了很多事情,现在一下想不起来了。

    电 视里面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为US senate竞选狂做广告,其中一个在大肆攻击James Webb,说他要增加多少多少税,使人民群众损失了多少财产,而George Allen就是一个proved的低税主义者...最后是George Allen携全家亮相,热情的说,我是George Allen, I approve this message...如果我没有学过经济学,多半一定会赞同他。能少交税多放点儿钱进自己的口袋,这不是我每年每个月都在盼望的嘛?不过经济学告诉我们, “少缴税是好的”=瞎扯。但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外来打工人员,与税收相关的福利政策基本上都跟我没关系,所以我冷冷的看着这段广告,觉得自己很聪明。

    下午去还碟的时候,在楼下看到俩只特别肥的小松鼠,活蹦乱跳。有谁知道它们怎么过冬嘛?松鼠会冬眠嘛?前几天下班回家,一路遇到了3次松鼠过街,一次浣熊过街。浣熊傻乎乎慢吞吞的走,松鼠则是走一步看一步,你都不知道它到底是过还是不过。

    今天眼睛肿了,破相了。Allen来取costco的卡,戴了一副巨大的墨镜。看到我眼睛肿了,他安慰我说,因为最近他的脸部太油,他去买了100多的护肤品,都是名牌。还专门找医生开了药,结果太干了,搞得脸上脱皮,“现在满脸掉皮,都出现皱纹了。”他忿忿不平的说。
    Tag:
  • 2006-10-15

    原来 - [胡说]

    "据美国媒体11日报道,威斯康星大学的一位老师因在其文章里把布什总统比作希特勒而受到审查。他为文中的相关表达做出辩解,否认这种对比是个人之间的对比,并且说希特勒的智商高于布什,因此把布什比作希特勒是对希特勒的侮辱。

    出版商莫伊拉麦基称,《9-11与美帝国》一书计划在今年11月底出版,巴雷特的文章可能会遭封杀:“编辑工作还没有完成,那篇文章可能不会被采用。” "

    惊天霹雳,原来美国也不许攻击领袖,也搞封锁呀。
    Tag:
  • 2006-10-08

    周末 - [周末]

    今天生病了,大概是最近mean的太厉害,损了人品。生病好痛苦啊,我睡了一天,起来后觉得好点儿了。瓜非常体贴,和我一起奋力的睡,最后甚至爬到我旁边,紧紧的抱着我一起睡。这真令人感动啊,呜呜。

    我真希望Sara能Grissom好。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