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20

    破财的季节 - [胡说]

    为了冲淡上一篇博客的感伤和避免被嘲笑,我要赶紧再写一篇。

    昨 天我给rental office打电话了。我对老头说,那天我正好不在家...还刚说了一半,老头就气冲冲的打断我说:“你是要告诉我说,你家的垃圾长了腿自己从三楼走到楼 下的?”我赶紧说:“不是不是,我是要说,那天我正好不在家,我一个朋友过来住的,她不了解情况...”老头说:“那你也应该告诉她,你要为她的行为负 责。”我说:“是是,的确是,但是她去扔垃圾的时候,看到下面有垃圾,就以为还可以么。”老头说:“嗯,没错,你们那栋楼有俩户被我们抓到,除了你们还有 一家,他们扔的垃圾更大坨。但是他们已经来交过罚款了,你们赶紧的。”我继续谦虚的说:“对不起对不起,这次是我们错了,我下次一定注意...”老头恨恨 的说:“你们这些人啊,我都看着呢。我告诉你,我每天都盯着你们楼呢,每栋楼,every minute,我们make了rule,你们就应该follow the rules。你们不能总是以为想当然的不爱护环境,这么这么做就是缺德,太不象话了。我告诉你,I am watching you...”我赶紧说,“好,好,明儿我就来交罚款。”他又再数落了我俩分钟后满意的挂了电话。

    回到家,小妹妹问我打了电话么,我说打 了,还给老头骂了一顿。小妹妹不解的看着我,我顿时感到心虚,只好把老头的话重复了一遍。小妹妹不知所措的问我:“那怎么办?”我说:“只好交罚款 了...咱们摊吧。”她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后我就开始生气。我这是虚什么心啊?明明不是我的过错,我得赔钱,还挨骂,还搞的象是我编出来的一样。真个应 啊。

    昨天Allen还跑来,要求我周末请他吃饭。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下来,Allen兴高采烈的跟我商量,咱们吃啥呢?意大利菜还是墨西哥菜?

    晚上键盘还坏了,俩shift键同时罢工。没奈何我临时换上另一个键盘,琢磨着还是得去买一个啊,不然回头该换腕子了。

    下个月,我们还要交万恶的州财产税。我唯一的安慰是,闺蜜要交city的财产税,他的豪华高级车需要交1200的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还 有一个我一定要说的就是。我们办公室有个女人,每天下午过了5点,差不多5点一刻的样子,就要开始唱歌。声音也不大,似有若无的,但是你一定能听见她的吐 字,虽然听不懂她唱的是啥。她通常唱的歌都是慢歌,非常悠扬婉转,也就是走调。歌声飘荡在有些空的办公室里,造成完美的闹鬼的效果。更恐怖的是,我找了很 多天,都没有找到这个女人是谁,只能根据曲调判断,这是头印度女鬼。

    今天,这才3点50,她就开始了。
    Tag:
  • 2006-09-15

    Move on - [浮生]

    其实我一直就很容易觉得烦,只不过通常自己会因为习惯而忽略掉 这种情绪,我最常说的口头语就是“烦死了,真烦人,讨厌,没劲”,这阵子又多了一个,“神经病”,当我觉得有的人又讨厌又没劲而且一点儿都不可爱的时候, 我就会舍弃“变态”这个词,而改用比较铿锵有力的“神经病”。当我说“神经病”的时候,基本也就表达了我对这人/这事不再有继续探讨/争论/攻击/鄙视的 兴趣,OVER。

    最近因为瓜的事情搞的我非常头大,家有病猫实在是件折磨人的事情,一个星期下来,我深刻的体验到孝妈和孝子的不容易。每 天回家都要大打出手,不打架的时候也很少温情脉脉,一般都是在望着饭盆沉思,琢磨它到底为什么不吃,怎么才能吃,什么时候才会吃...我觉得我快疯了,可 能已经疯了?

    昨天我莫名其妙的肚子憋了气,到晚上的时候终于爆发出来。晚上我的粉丝姐姐来找我说话,这距离她上次找我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我以为她已经办好了离婚,开始正常的生活了呢,结果开口第一句就是:“我都要恨自己了。”这位粉丝姐姐曾经说过希望我写她的故事,所以我就不避讳的在背后 八卦了。她和老公青梅竹马结婚八年,后来到了美国,被生活的压力折磨的彼此失去了耐心,天天打架吵架,最后她精神崩溃得了严重的狂躁症。后来她就回国了, 正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老公提出离婚。昨天的新消息是,老公终于承认有女友了,所以急着要赶紧离婚。令我比较惊诧的是,她还专门给新女友打越洋电话确认,在 电话里,新女友镇定冷漠的告诉她,她所有的缺点自己都没有,她没有的优点自己都有,自己年轻漂亮有魅力,追求的人很多,可是眼光独到的看中了她的老公。 “你这么爱她,说明我选对了人。”新女友如是说。粉丝姐姐十分崩溃,抓着我反复的问,你说这是什么人啊什么人啊,要你你说的出这话嘛啊?我说,废话,我当 然说不出来。

    跟她聊了半个小时下来我也要崩溃了。说来说去不外乎就是,不能相信他是真的变心了,如果有个机会重新开始,他们一定会好的。 她就是舍不得啊,八年最好的时候,同甘共苦走过来的,怎么能说忘就忘说放就放啊?然后又说,这样的女人能要嘛?他怎么能这样啊。我说,他以后的生活跟你没 有关系了,她停顿一下又说,可是还忍不住要关心他心疼他心里还是爱着他啊...我说你到底要怎样呢?她说:“如果能见到面,就一定能说服他,如果不能,自 己也能死心。”我实在忍不住了,堵了她一句:“人家有了新人,你不信,要打电话确认。现在电话确认过了你还不信,还要当面确认?”她也知道有些离谱,叹息 了一声,又开始哀叹,“八年啊,怎么能这么快就忘记?我还是爱他啊,我们曾经有过那么好的日子啊,就是舍不得啊。为什么当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终 于懂得该怎么做的时候,他却不给我这个机会了呢?”不辣不辣不辣...我最后只好看着她满屏的哭诉说:“我也不知道说啥了。”

    我没法说这 位粉丝姐姐是神经病,虽然我觉得她这么纠缠不休的,的确很神经。从开始跟她聊天到现在也差不多一年了,她永远都在划圈子,说到最后的结束语,永远都是,知 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可是为什么没有机会重来一次?为什么就这么与幸福擦肩而过了呢?我从开始耐心的劝慰,到后来耐心的分析开解,到后来耐心的嗯嗯啊,再到 最后无奈的沉默,真是要命啊。

    其实她说的种种,并不都是她的错。虽然她把责任都缆到了自己身上,说当初自己怎么怎么没有做好,但是客观的 说,那不都是她的错。但是她却始终没有认清,随着时间的改变,人也是会变的。她无比的珍惜过去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却认识不到那段日子已经过去,当初的人 已经变化,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她说,为什么俩个人同步会这么难?我们一起重新开始不好嘛?我说,你们如果不能同步的往前,那至少就同步在这儿停下放 下,自己各自move on算了。可是我这么经典绝伦的劝导语到了她哪里完全没有一点回应。

    我发现我颇认识一些这样的人,磨磨唧唧,爱的 时候犹豫,分开的时候还犹豫,重点都放在怎么感受痛苦上,却不会去多想想怎么克服痛苦继续前进。流水不腐,户枢不蛀,总是停留在痛苦的感觉里,那也只能活 生生的被痛苦吞噬。我现在不烦笨人,不烦爱问问题的人,就烦那些问来问去明明知道问题在哪里该怎么做,却还是没完没了哭的人。本来哭也算是人的正常反映, 舍不得本来就是人的本性之一,可是反复拿舍不得却也求不得的东西来折磨自己,这实在没法让人再同情。

    最后我跟她说,你现在所能做的,就是 let it be。人家以后找什么样的女人,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基本跟你无关。你没必要好心替他担忧,也没有必要眼红放不下。谁一辈子不会遇到一些难题呢?象我,天天 为了猫吃饭的事情愁的要死,一样还是得继续坚强的活下去啊。面对困难,唯一的办法就是move on,这村不行就换那店吧,别跟自己和他人过不去。所以,现在我要开溜去p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