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3

    周末 - [周末]

    今天看完了《黑暗物质三部曲》。这一个星期来几乎都在看这三本书,今天终于看完了。

    如果有时间,也许我会好好想想这本书到底在说什么,不过我确信将来我会再看一遍。现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Tag:
  • 2007-07-22

    周末 - [周末]

    今天的主要活动,当然--还是睡觉。

    因为心情不好,造成睡觉都没有那么起劲,睡不到几个小时就醒来了,打电话给螃蟹叫他起床。螃蟹睡眼朦胧的问我:“你也起来了?”我说:“是的。”于是他恭喜我:“哇,今天睡了这么久?”我说:“这有什么?我的记录是晚上八点半呢。”

    然后就出去买菜,这俩天的天气为什么那么好呢?昨天晚上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简直凉爽的不象话,夏风习习,吹的树叶沙沙作响。这场景太适合搬个椅子一边抽烟一边发呆了。可是瓜蹲在门口盯着我,要求我跟它玩。今天的天气也特别好,傍晚出门丝毫都不觉得热,这样的天气应该去动物园或者湖边啊。

    买了水饺笼包,今天没有买到牛奶。可是回来做了成功的水煮鱼,非常麻辣,还做了肉丸子粉丝汤。我非常爱喝汤,有一年我每个星期都要做不同的汤,这俩年喝粥比较多,汤反而喝少了。今天的肉丸子真好吃,不过还不是我发挥最好的一次。吃饱了之后,我的心情就好多了。

    必须要再骂一次罗林,这个变态的白痴女人。为了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更“史诗”传世,不让别人续写,就把故事的结局写的这么乱七八糟。那些真正好的作品,有这样害怕别人狗尾续貂嘛?托尔金还是托尔金,再没有人写出过比他更好的霍比特人。

    罗林还说,虽然很黑暗,可是有爱来战胜黑暗。这话实在太虚伪。她这样自私的写作,哪里能看出爱的影子?最多又是一个money driven的写手而已。

    这俩天在不眠不休的看《黑暗物质三部曲》,写的确实很好。它更加黑暗,可是至少,也更加真诚。 

    Tag:
  • 2007-07-20

    音乐会 - [天堂]

    晚上去听了朗朗的音乐会。算是露天的音乐厅,不过我们坐在有顶的房子里面,所以后来下雨的时候,我就很幸灾乐祸。

    总的来说我觉得今天的表演没有上次去听的好。今天的曲目上半场是莫扎特,下半场是中国小调加《黄河交响曲》。不知道是音乐厅的问题,还是指挥的问题,还是交响乐团的问题,总之听着感觉很混乱,没什么层次。不像上次听,感觉层次很鲜明。再者,我发现我的确没有欣赏高雅古典音乐的细胞,上半场听的我昏昏欲睡坐立不安,直到下半场,熟悉的中国小调响起来,我才精神一振。

    还是中国的东西好啊。虽然我还是觉得演奏有问题,可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亲切和熟悉,简直让我觉得每个毛孔都舒畅起来。我想这真是没法改变的吧?无论在这个国家生活多少年,无论每天看的都是什么样的肥皂剧,还是没有办法改变骨子里中国人的血脉。那些熟悉的音符,就像刻骨铭心了一样,瞬间就被唤醒。高中时候学过的课文啊:“ 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金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浊流宛转,结成九曲连环...”无论是曲调,还是颂词,到最后《保卫黄河》的那段,听到“风在吼,马在叫...”,都那么熟悉,太熟悉了。

    出国这么多年,我很少特别想家,可是在听到这些曲乐的时候,我却强烈的想念起遥远的祖国和家乡。那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甚至只能说是一个方向。也许,这也是近怨远念的一种吧。我真是想家了。

    至于朗朗,我不怎么喜欢他。记得上次听完音乐会回来,感慨说投入也是一种美。朗朗的演奏不可谓不投入,全身都在用力的晃动,上身在前后左右的努力的晃,下身则在哆嗦。手在不弹奏的时候,也会时不时挥舞甩动...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种“投入”只是一种做秀呢?包括他后来彬彬有礼的谢幕,感谢其他乐手的握手,我觉得这实在更象一种做出来的姿态,却丝毫感到不了一点真情的流露。

    他演奏的技巧应该很好的吧,就像写作技巧很好的人,忍不住要更好的表现一下,让观众注意到他的技巧,并由衷的感叹一下。可是,是不是真实的投入,其实是可以看出来,也可以听出来的。大家都在说,开始的时候他的演奏寡然无味,直到后面的黄河,才开始热烈的投入。 

    不过令人沮丧的是,很长的一段,协奏的提琴声太响,只见朗朗双手上下翻飞,用力拍打琴键,却一点儿都听不到钢琴的声音。这是什么嘛。 

    但这还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夏天的夜晚,我在发呆的时候,还看见一只萤火虫飞到舞台的上空,屁股在用力的闪亮。想起下午看完的《黄金罗盘》,不禁感叹,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 

    Tag:
  • 2007-07-19

    胡说 - [寻常]

    这阵子很懒,总是很困。虽然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那也只是因为懒得开车回家而已。昨天中午去游了1公里的泳,晚上却没有因此睡的更香甜一些。半夜翻身的时候觉得拉不动被子,知道是瓜沉重的身躯压在上面,心里倒觉得很是安宁。

    这几天在看《黄金罗盘》,里面设定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而灵魂会变成小精灵,守护在主人身边。小孩的精灵会变来变去,各种动物的形状,小孩长大后精灵的形状就会固定下来。昨天看到的那段说,莱拉问,为什么精灵的形状会固定呢?永远会变化那是多么的好?水手回答说,那是因为你长大了,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 

    这有多久都没有考虑过灵魂的问题了?每天习惯了混吃等死,我逐渐成为一个粗砾状的人。我的生活日趋简化,一切都变得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因为很多时候,道理并非越辩越明,因为真正的道理和明白的人,根本不需要费口舌多说。

    前几天又看Minority Report,抛开面目狰狞的阿汤哥不说,这个precrime是个有趣的悖论。年轻的特派员说,既然你们阻止了凶杀,那又何以证明这凶杀真的会发生呢?阿汤哥扔出一个红球,特派员凌空接住,小汤语重心长的说,你看,如果你没有接住这个球,它就会落在地上。虽然你接住了,改变了它落地的现实,可你还是会知道,如果你没有接住,它就会落在地上...

    有一集的L&O里面,一个美貌的女教师非礼了自己的男学生。她忽然变成一个完全失控的人,满脑子随时想的都是XXX。当警察抓到她的时候,却发现原来一切源于她脑子里长的一颗巨大的肿瘤。所以理论上切除了肿瘤之后,她就应该能恢复成一个正常健康正派的人。

    这让我想起Ex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如果事情就象打开脑袋,挖掉相关的一块,拿激光扫去某段经历某个人,如果事情就这么简单,世界将会怎样?

    看来我距离“要做个有趣的人”这样的理想越来越远,也越来越拙于言词。 

    Tag:
  • 2007-07-17

    周末补记 - [周末]

    星期六去了白宫。去之前很兴奋,因为要参观白宫的话,必须提前很多很多天预约,而且必须要一团10个人以上才可以。去年爸妈来的时候我试着约过,约了三次都没排上,最后他们只得参观了一个“伪白宫”失望的回来了。

    参观前会发一个“参观须知”,里面规定说,不许带相机,不许带包,除了手机和小钱包之外什么都不许带。所以我就捏着小钱包和手机进去,可是人家又说:“手机必须关机”...不理解那为啥还允许带手机呢?总之,进去看了green room, red room, blue room,加上一个停棺材一个吃饭的大厅,以及照片若干,就回来了。 

    我这样说可能太刻薄了吧?因为我心里“不是不失望的”。

    可是DC真的很美好,大片的树荫和草地,青铜的雕像,和特色迥异的建筑们。让我忍不住想“拥抱这个城市”,“用力的呼吸”。我再次握拳痛下要努力享受生活的决心。

    昨天的主要工作当然还是睡觉,睡到下午的时候,隐约听见小RM回来,大声的跟朋友招呼说:“你先下去啊,我马上下来。”然后是下楼奔跑的脚步声,接着还听见哗啦哗啦非常响的雨声...过一会儿醒来,却发现家里还是我一个人,外面也艳阳高照的,没有下过暴雨的痕迹。

    后来才知道,原来都是我在做梦。

    起来之后去买菜,买了几根排骨回来,浇上存的卤汁慢慢炖,不过后来加的土豆有点儿糊了,吃起来发苦。排骨很好吃,因为炖的非常烂。可是本来应该能做的更好一些,等下次吧。 

    因为下午睡的不够,晚上很快就困了。又做了很多奇怪的梦。瓜一直忠诚的躺在我的旁边,只要我伸手随便胡噜一下,它一定在半圆之内。有时一巴掌都盖不住它一半的屁股,其臀之肥真是触手惊心。早上醒来,它也照惯例靠在我腰旁,跟每天晚上睡下的姿势一样。我经常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想的,要说跟我不亲,怎么天天守着我寸步不离,还仰着肚子任我揉搓,要说亲,它下口咬起来可是货真价实,一口俩洞。经常是胡噜下巴正高兴,张口就咬,真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

    如果要带它回北京的话,我是再养只狗呢还是再养只猫呢? 

    Tag:
  • 2007-07-14

    原声 - [天堂]

    这几天在听《潘神的迷宫》的原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原声作品。有的原声自己个性太强,听起来会感觉跟电影不搭,例如《宋家皇朝》,虽然是很好的作品,但不是很好的原声;有的原声则太没有个性,纯粹作为背景声音出现,看完电影出来,只能记得影片的情节,却想不起一点有印象的音乐,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包括詹姆斯霍纳的诸多作品。

    我很喜欢的原声包括《勇敢的心》,《秋日传奇》,和《glory》,它们基本和电影相得益彰,互相衬托,在恰好的时间响起,在恰好的时间湮灭。有段时间我在听着原声的时候,会鲜明的想起当时那段的电影场景,当时的人和故事,背景中的青山蓝天,爱情与死亡。

    这些年我也收集了不少原声,《最后一个摩希干人》,《钢琴课》,the devil's own, meet Joe Black,Merlin,花样年华...他们都有一些非常打动人的内容,也许只是一段,一些音符,可是却令人印象深刻。

    《潘神的迷宫》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在看电影的时候,并没有对原声有特别的印象。这部我认为是近几年最好的影片,却始终鼓不起勇气再看第二遍。这几天一直在开车的时候听,有时会觉得恍惚起来,好像脱离了现实的生活,忘记了周边的环境。这张原声并不激烈,主旋律几乎贯穿始终,也能让我零星想起电影里对照的情节,最喜欢的是其中的第21首,Pan's Labyrinth Lullaby (Nana del Laberinto del Fauno)。整段是呜咽的小提琴加淡淡的钢琴伴奏。不知道为什么,听的我非常难过,抬头的时候居然满眼是泪。

    ---

    下午被同事鼓动去银行开一个checking account。接待我的是个中年妇女经理。该经理热情的寒暄几句后,一边手脚不停的帮我准备paper work,一边和气的问我:“结婚了嘛?...你几岁了?...要不要我介绍个男朋友给你啊?...”然后低头看我的申请材料,笑眯眯的说:“嗯,放心吧,等着我的好消息...我让他先给你写email...”大概是看我太目瞪口呆,又安慰的说:“别担心,just friend...first...”

    临走,她还亲热的拉住我的手,低声说:“$%#@^&*”(我实在没听清她说什么),然后暧昧的在我胳膊上摸了一把。。。

    Tag:
  • 2007-07-12

    不靠谱 - [寻常]

    今天很愤怒。

    早上6点的时候电话忽然大作,吓的我从床上一跃而起,赶紧接了起来,结果电话响了俩下自己又挂了。我看了看号码,是用skype的电话卡打来的,迷糊着强撑又给螃蟹打了过去,他还在办公室加班,茫然的说不是他啊。我在心里破口大骂了一句不知道是哪个傻查,tmd。又倒头准备再睡。

    可是这时却没法睡了,仔细一听,我小RM和那个MM已经起来一阵子了,正在洗手间洗漱,另一个在房间里不知道干吗。凭良心说,洗手间的这个真是好MM,动作放的很轻,另外一个就重手重脚。我把头蒙上了都不行。

    好不容易又迷糊着了...8点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这距离我正式起床还有40分钟呢,早上的时间对我来说就是金子,我气坏了拿起电话,对方笑眯眯的说,小末呀,是我呀...

    我一听,原来是出国前一起工作过的一个小老板,只好按捺了脾气问他:“怎么啦,啥事啊。”他笑眯眯的说,“啊呀,过几天我要去长沙啊,我认识一个湖南卫视的朋友,是做什么什么什么的,正好想到你不是要找工作嘛,快,把简历给我,我帮你递一下哦。”

    这哥们叫菜包,台湾人,讲话本来就嗲,清早听得更是让我火大,可是偏偏还没法发火。我只好赔笑说,“啊,谢啦...刚才打电话的也是你吧?6点的时候。”他笑眯眯的回答说:“是啊,我打通了又想可能有时差,就不想打扰你啦,是不是吵到你乐?”靠靠靠。我又不能那么不识好歹,只好压抑着说:“是啊。”

    菜包接着又温柔的说:“啊,听说你跟男朋友分手啦?”我:“$%%^^@!*……又是谁在我背后造谣?”他(嘴一撇):“那还能有谁哈。”我说:“他怎么也不造点好的?下次是不是要造我出家了才算完啊?” 菜包笑眯眯的说:“哎呀,不会啦,说你分手了我们才有机会啦,咔咔咔咔......”

    最后又幽怨的反复叮嘱了一遍才挂电话:“记得把简历给我哟,跟你讲了好多次都没有给我...这次要记得哦...”

    在我背后造谣的,是我的大老板,说话不靠谱程度比菜包强100倍。就是他,上次告诉菜包说,我婚姻悲惨,最后不幸离婚收场...以至于菜包发信来含蓄的安慰我说:“I am sorry it could not work out.” 我还蒙在鼓里,好奇问他:“怎么啦?什么东西不能work out了?”菜包还以为我是过度悲伤不愿多说,最后我明白事实真相的时候真是暴怒,老娘我还没嫁呢怎么就开始咒我离婚啊,一帮神经病!

    Tag:
  • 2007-07-09

    - [周末]

    下午睡觉,梦见在火车上路过一个地方。满地的繁花,不远处一棵树,满树开着大朵的白花,连树干都是雪白的颜色。走几步外,是一座红色的圣母像,低着头张开双臂看着地面。地上全是花,还有清澈的湖水,湖旁又是一棵雪白的开满了花的树。我赶忙跑到里屋(怎么又变成里屋了?不是在火车上嘛?)找相机,可是又不着急拍,慢慢看过去,就醒了。

    也没完全醒透,翻个身又睡着了,一边睡一边还在想,那个地方真美啊。

    的确,那个地方真美啊。尤其是那俩棵树,映在蓝天和缤纷的鲜花满地里,白的耀眼。不都说梦是没有颜色的嘛?为什么我总是做这么鲜艳的梦呢?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