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2

    达芬奇密码 - [电影]

    《达芬奇密码》大概是最近最热的话题,跟风本来是俺最不喜欢干的事儿,还是实在忍不住要说俩句。

    原著的小说是前年看的,当时正好周末,一口气连夜看到半夜4点,那种欲罢不能的心情体会的很清楚。昨天阿肥向我转达了她LD对我的崇拜,我就知道没什么好 事,果真他说:“真佩服你,怎么能看的下去。”嗯,我不光看完了小说,前天还看了电影,对电影的评价我只能说,它和小说一样的“好/烂”。

    小说最突出的当然就是提出了耶稣曾经结婚生子,女性在基督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等。从知识科普的角度来说,丹布朗同学总结的很好,把大家的论文和过去的文献综 合在一起,用通俗小说的形式进行了宗教知识和历史普及(虽然普及的还不太够,害我又回头去查了一下Merovingian王朝的历史),但是从小说的角度 来说,可真是虎头蛇尾,前面的部分把大家的胃口掉的高高的,后面就在拼命填坑。自从暴露了Teabing爵士就是坏蛋之后,读者就眼睁睁的看着故事情节开 始按照莫名其妙的逻辑发展,拼命的查漏补缺。

    看完之后我觉得小说里面的漏洞很多,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馆主老头总的来说是白死了。他故弄玄虚的设了那么的密码关卡,想提示主角理解他们四个用性命保护的 秘密。可是这个秘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比如他的老婆,还有最后出现在他老婆周围的一干人等(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忽然就相信了sophia的loyal blood,还是说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有那些把玛利亚的棺材给藏到玻璃金字塔下面的一干人,我可不相信光靠馆主老头一个人就能扛动那么重的一口棺 材,就算加上贝聿铭也很够呛。

    至于书里写的所谓性行为是与上帝直接对话和向神表达敬意的方式,这个简直就太瞎扯了。

    电影里面,Tom Hanks比我想象的稍微好一点点,他这些年逐渐脑满肠肥体态臃肿,不过拿来演longdon教授倒是正合适。女主角面部表情呆滞,毫无Amilie里面 的灵气,倒象年轻时候的关之林。演的最 好玩的倒是Teabing爵士,疯疯癫癫的比较出戏。当然Silas是我一直仰慕的帅哥,这次变成白化病人也一样风采绰约。

    在演到老馆主尸体的全镜头时,我和阿肥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那个灯光打的实在巧妙,哈哈哈哈。

    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一直憋着很想跟mlc说,可见法国的CSI实在水平太低了,现场留下那么多的证据线索,居然还搞不定,真差劲。

    后来我同闺蜜探讨了一下,觉得他也很适合这个教派,一帮堂堂的男人满心充满对女性的崇拜和爱慕,真让人敬仰不已。阿肥的LD回去后也羞愧说,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很贴近女性了,没有想到还是不如闺蜜那么牛,那么的能同小姑娘们打成一片。
    ------------

    再唐僧的补充一点,达芬奇据说是个同性恋,所以也有人说,《最后的晚餐》里面的每个人物都是有原型的。所以图中的圣约翰是以他的同性恋人为模本描绘,解释了为啥看起来象个女的。

    甘道夫爷爷来演teabing真是恰到好处,所以他说了:“天主教应该喜欢这个片子才对,至少说明了耶稣不是gay啊。”

    ------------

    后来又看了“路上有惊惶”写的《论娄烨》, 觉得实在太过瘾了。尤其是后面那句说“这么盗世欺名的人,反而被重重的禁锢成就为一个地下导演,我真是太不甘心了!”简直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倒并不针 对娄烨,而是说普遍的一种现象。不知道是不是有才华的人太少,以至于一点点与众不同,哪怕是比正常人蠢一点,变态一点,疯一点,贱一点,无耻一点,傻查一点,都变成了才华的 象征。
    Tag:
  • 2006-05-16

    周末 - [我们]

    昨儿其实有不少笑话,都忘记了,就随便记录俩笔吧。 

    昨天我带爸爸妈妈去参观了国家自然博物馆,这个The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 Smithsonian Institution是我最喜欢的博物馆之一,另外一个是Smithsonian | Freer & Sackler Galleries。尤其是后者,几乎每个来访的朋友,我都会热情推荐,并抽空地陪,有次我在陪同螃蟹初访这个博物馆的时候,因为太投入的观看一个非洲酋长女儿陪嫁的金项链,一头撞到了橱窗的玻璃上,“哎哟”一声引来了很多人观看,那之后我大概有半年没去。

    我真是特喜欢这俩博物馆啊,昨儿强烈要求带爹妈同去。妈妈兴致勃勃的跟我一起先参观了恐龙厅和古生物厅,我得意的指着那些化石说:“怎么样?很赞吧?”妈 扶了扶眼镜,凑近观察了半天,然后说:“这肯定是假化石!”看到我面有不忿,妈妈说:“你要去自贡,那里的恐龙有一百多米高呢,比你们美国强多了。”

    然后妈妈还跟我争论了一头动物化石,认为那个动物如果活着,一定可以一口不带磕巴的把我囫囵吞下。“就你这样的,一肚子可以装好几号。”妈妈非常不屑的 说。我说,“它嘴巴太小了,吞不下。”妈专门绕到正面,扶着眼镜,凑到跟前,认真的上下前后打量,得出结论说:“可以,你看它的下巴多么灵活,一口就能把 你拦腰咬断。”

    除了看恐龙,妈妈还发表了其他的一些看法,例如:“那个黑人女的长的很漂亮啊。”还有“他们的狗真丑。”对于大厅进门处那头威武雄伟的大象,妈妈绕到它后面,看了看说:“它的屁股简直跟瓜一样肥。”

    然后我带着他们去参观了楼上著名的钻石展厅。爸爸一直百无聊赖的跟在我们后面。

    那些钻石都好大一颗,妈妈不断的啧啧称赞,时不时发表一些评价,最后的结论是:“都很好看,很大,就是不象真的。”爸爸非常的无聊,干脆到外面坐着等我们。我只好说,“我们去参观航空博物馆吧。”这下他高兴了。

    爸爸问我:“你为什么会喜欢看这些东西呢?”
    我说,“我觉得很神奇啊,几千万年前,咱们站的这个地方是那个样子的,然后过了这么多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人和动物都不一样了,多有意思啊,这是科学啊。”说完,我饱含热情期待的看着爸爸。
    他看了看我,说:“可见你是学文科的。”

    这俩位学理科的同志果真对航空航天博物馆表现了更大的热情。他们仔细认真的研究了每一个展厅里面的展品,甚至连飞机的引擎都仔细的看过,说一些我不能理解 的术语。我很无奈的陪着他们坐在里面看科普电影,有一段是俩轰炸机出去执行任务回到航空母舰上,我看到的是“航空母舰好大啊。”还有“汤姆克鲁丝演过一个 top gun也是在这样地方拍的。”
    爸爸则低声对妈妈说:“你看他们降落下来,滑了不到10米就停住了,这个飞机的刹车闸皮要求很高啊。”

    虽然如此,妈妈还是流露了一点点家庭妇女的特色,在仔细打量了一个航空器内部结构后,妈妈批评道:“这个里面太乱了,应该收拾一下,可以腾出更多的空间。”

    回家的路上,爸爸终于问了我一句:“那些钻石有什么好看的啊?你们看了半天?”
    我说:“好看啊,很值钱啊,又漂亮。”
    爸爸不解的看了我好一阵,忍了忍,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

    补充说明:

    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去查了俩门课的期末成绩。其中一门不出所料的拿了一个B,而另外一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拿了个A。我简直太得意了,这个成绩真是来之不易,太来之不易了。于是我赶紧上MSN向娘亲报喜。

    “我拿了一个B,一个A呢。”我还试图欲擒故纵。
    “哦,”妈妈回答的很平淡,“尽力了就好了,也是你后来分心了吧。”
    我,“...”(很郁闷)
    妈妈话锋一转,说:“你啊,最关键的是调整生活作息,你看看你,顶俩大眼袋子,看起来那么憔悴,告诉你了,没有必要每天都做面膜,把你的角质层都给破坏了。你看妈妈,什么都不用做,个个都夸妈妈看起来特别年轻...!!!”

    这里要说一个以前的笑话。话说那年爸爸住院做手术,有个教委的干部来看望爸爸,当时妈也在。那个干部走了之后,偷偷的问同去的一个秘书,说:“真看不出来 啊,XXX还找了个二老婆。”秘书赶忙纠正他说:“那不是二老婆,是正老婆,正老婆。”这位干部不愧是久经考验,立马接上说:“啊,主要是看起来太年轻了 呀。”

    识趣的秘书把这个笑话传回了我妈那儿,我妈笑着骂他们太胡闹了,怎么能这么胡说八道呢,太不象话了。

    不过这个本该让老妈大怒的笑话,却成了我家的经典。

    昨儿爸爸问妈妈:“你都到美国了,为啥不涂个口红描个眉啊?”
    妈妈说:“啊,算了吧还是,我要再化妆就该成三奶了。”
    Tag:
  • 2006-05-13

    瓜啊 - [猫瓜]

    爸爸妈妈来了,瓜很张恐,它常常做母鸡蹲状,远远的看着我们,随时准备跑掉。爸爸妈妈其实还是很喜欢瓜的,时不时就会想起问一句,“猫呢?”或者是“猫来...”这时瓜就会在墙角露一小脸,幽幽的看着我们。

    其 实瓜在第一时间就获得了爸妈的喜爱,它打动人的本事就俩个,一个是在人的腿上蹭蹭,毫不见外的蹭过来啊蹭过去,无比缠绵的把尾巴在人腿上依恋的绕了又绕; 第二个本事是它独有的,也是奇特的,是人人都觉得诡异的--瓜喜欢被打屁股。每次打它的屁股,它都会享受的调整角度,把屁股撅高高,让你打的方便,打的省 力,打的满意,打的爽。

    瓜会察言观色的看你的表情,看到你欢喜的去摸它的背了,就娇嗲嗲的掉过头去,把屁股送上来。先送一边儿的屁股给你 打,打一会儿再换一边。它会非常投入的撅起屁股,脖子伸的长长的,下巴几乎能碰到地面,享受的眯起眼睛,非常体贴的迎合拍打的节奏。妈妈很快就爱上了这个 活动,看到瓜就会说:“过来,给妈打打。”瓜就听话的转过身去,把屁股给妈妈,妈妈一边打一边说:“乖啊乖啊,打PP,撅高高,哎....这就对 啦...”

    爸爸路过的时候,瓜也会小心的观察爸爸的表情,如果爸稍有犹豫,它就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溜达过来,蹭一蹭,然后送上屁股。爸不忍伤它的心,只好半蹲下去,啪啪的赏俩巴掌。

    自从爸妈来了,它失去了上大床的权利。妈把我的椅子给专门腾出来给它。每天中午吃完午饭,爸妈去睡午觉,它就爬到椅子上,看着爸妈一起睡,直到我回家。

    到了晚上,它会跟到我的房间,关了灯之后,它就悄悄的跳到我的床上。现在我睡小床了,它也知道得客气一点,只占三分之一的位置。有天夜里我醒来,发现它正双手抱着我的胳膊,下巴放我的手上,呼噜呼噜的睡的好香。

    贴俩张它小时候的照片吧。
     

    Tag:

  • 大家好,我叫瓜瓜,这是傻扣哥哥给起的傻名字,他还给图拉姐姐起了个傻名字叫猫姐。今年我就要满5岁了,本来是只矜持高贵的太监猫,可是为了讨好6P姐姐和xf姐姐,我也要出来抛头露面了。




    其实昨天半夜我犯了错误,在姐姐洗衣服的脸盆里面拉了一泡尿,出于羞愧,我躲在门口默默的磨爪子,把姐姐闹醒了。她大吼了一声,吓的我躲到床下面,半天不敢出来。不过下半夜我还是厚着脸皮爬到床上,挤掉了半张床。大概是没有了内急的问题,我睡的特别香。




    今天初来咋到,先展示一下我还是清秀小猫时候的照片吧。想当年,我也是曾经瘦过的呀喵。
    Tag:
  • 2006-05-07

    Narnia - [电影]

    真没想到,我居然会不怎么喜欢这个片子。一般来说,魔幻题材加点儿战争场面的,我怎么都能看的兴高采烈,可是这个片儿让我看的磕磕巴巴,很多地方都是快进过去了。

    首先我觉得节奏太慢了,当然可能是为了给儿童看?其次,几个主角的挑选不怎么样,老大还可以,Edmond也凑合吧,虽然阴了点儿;Susan就只能说比 较丑了--但是我觉得她很酷,她是除了white witch外最酷的一个;最小的那个,很多人都说满可爱的,我就觉得看着非常眼熟,最后恍然大悟--长的真像洪晃啊。

    嗯,所以我基本没怎么看明白这个片子。
    Tag:
  • 2006-05-03

    无题 - [猫瓜]

    这几天刚给猫头2买了磨嘴的玩具,还买了treat,它吃的很开心。下午去上课前,它还站在treat上使劲想咬下一块来。本来以为慢慢的能好起来,而且 好像也看着它好多了。还有力气跟鹰打架。可是下课回来,它却缩在笼子的一角。刚才去看它,先是头歪了,然后挣扎了一阵,就死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