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蘑菇要我写,我就写俩句。

    这一阵子看了很多八卦,自己也濒临八婆的边缘,不过还是有些收获和感触的。

    首先,蠢人都是一对对的。有蠢老公,一般都会有蠢老婆。他们互为因果,彼此促进。事例可参见四月姐姐的八卦和西雅图妹妹的八卦以及傻扣的八卦。

    其次,再次觉得任何时候都不能因为害怕变化而丧失改变的勇气,如果确认了目前的状况是不好的,不对的,就要勇于改变,不能因为舍不得,说不定,也许可能大 概是,就裹足不前。很多时候的犹豫其实都是给自己找借口,但是往往这种借口只是让自己下滑的更厉害而已。具体事例参见西雅图妹妹的八卦和粉丝姐姐的八卦。  

    再次,爱错了人要敢于承认,不能因为这样会怀疑到自己就急于否认。人会随着时间地点事物的变化而变化,过去爱的那个人变成现在的样子,不是自己的错,但是如果因为过去某个时刻的定格就死抓不放,那不能怪对方和环境,只能怪自己。这个事例太多了,大家自己对号入座吧。

    再再次,俩个人的相处需要彼此的磨合退让,如果在一起还希望自己不为对方做任何改变,那还是趁早为了真爱去死吧。具体事例,嗯,参见闺蜜的八卦(请不要告诉他我的博客地址)。

    再再再次,完全幸福美满的婚姻可能不存在,但是幸福不是不可能,往往是那些口口声声呼喊幸福的姐姐们自己松手放走了幸福。要么光喊不做,要么想做又怕错,要么错了还非要一错再错,这样的没法幸福。

    再再再再次,朋友很重要,有什么样的朋友,自己一般也会过什么样的生活。正派积极的朋友能带人向上,八婆朋友嘛,除了坏事儿就没有别的作用了。

    还有,有啥就得说,光指望对方心有灵犀猜到你生气难受愤怒失意,那基本是没戏。如果不努力沟通就说日子没法过了,嗯,那是活该没法过了。

    所以,想过的开心,就得干脆勇敢的自己去争取。总是前怕狼后怕虎,舍不得失去和改变,或者光想着浪漫和鲜花,我衷心祝这些姐姐们在虚幻世界里面永远幸福。

    今儿我真是mean到家了啊。

    btw,安抚一下阿肥,必有后福必有后福。
    Tag:
  • 2006-06-25

    周末流水 - [周末]

    今天六点(下午)起来的,最后已经被瓜挤的快掉到床下。它比我还厉害,一直睡到十点才懒洋洋的爬到外面,哭着要吃夜宵。因为今天严肃的批评了蘑菇拖着不写博客,只 好带个头也憋几个字表示我是个负责任的榜样。我这俩天有点儿变态了,没事居然去骂轮子和玉米,昨天居然苦口婆心的去劝那位小福姐姐,真是吃多了撑的。

    我决定明天要做一个炒鸡蛋,一个红焖大虾,今天晚上要努力做梦梦见好吃的菜。
    Tag:
  • 2006-06-23

    预告 - [藏拙]

    明儿是文人爱情八卦的最后一章,我忍了很久终于决定要把这章献给我最最最厌恶的一个文人。不过明儿我要上庭,如果心情不好的话,呜呜呜呜...
    Tag:
  • 夜爬弟弟虽然外表看起来骇人,其实内心很温柔,这一点在电影的 第二集里表现的相当充分,他蓝幽幽的脸上时常带着羞涩谦逊的笑容,一点儿也不喜欢哗众取宠引人注目。他平时还特别关心其他队员,特别助人为乐。他本来一直 是说德语的,后来通过Jean Grey的精神灌输学会了英语,估计这种灌输方式就象Matrix里面那样,咕噜咕噜的就把整本英语教材给输入进去了。也很赞。

    说到夜爬 弟弟的口音,阿肥说还以为他是印度人。可是印度人怎么能有他这样优雅的语音气质呢?据说他的口音是画漫画的创作人员刻意安排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个人物显得 更真实更拽,就像在Tomb Raider 2里面非要让朱丽说一句谁也听不懂的中文一样。可是因为翻译的水平实在太烂了,夜爬弟弟的发言中几乎充满了语法错误,无意间成了真正懂德语的人眼里搞笑的 情节。比如他明明是想说Liebling(Darling),翻译过来却变成了 Leibchen (Shirt) 。这使我不由自主的想起Joey说的:“你们见过我在台上做实验(chemistry)嘛?”

    夜爬弟弟的感情生活不算太丰富,他的一个好朋友是个gay,他自己偷偷的暗恋着另一个好朋友天使同学的马子Dazzler。对比狼人兄弟的经历来说,估计他当处男的时间要长很多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在法国版本的漫画里面,夜爬弟弟的另一个名字如雷贯耳,许多游戏玩家都跟他很熟,他就是Diablo
    Tag:
  • 2006-06-08

    没办法 - [寻常]

    其实最近我很想读书做点正事,可是安逸的生活让人腐败,腐败的生活让人堕落。昨天试着想再拿起harry potter,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我发现我最近的懒又开始再创新高,甚至开始因为懒得开车回家而在公司越呆越晚了。 
    Tag:
  • 2006-06-02

    关于选择 - [胡说]

    ------

    丈夫下班回家,妻子准备好了晚饭。 

    “亲爱的,今晚的菜你可以选择。”妻子说。 

    “都有些什么菜呢?” 

    “芦笋。”妻子答。 

    “有什么选择呢?” 

    “你吃或是不吃?” 


    Tag:
  • 2006-06-02

    今天先俯卧 - [我们]

    自从把爸妈送上飞机的那一刻起,我就象被抽了筋一样,整个人迅速的懒散了下来。本来爸爸表扬我:“真能干,每天都收拾房间打扫卫生还积极洗碗。”可是从星 期二到今天,我一个碗都没有洗,全部交给洗碗机代劳。其实这不是我太矫情,之前积极洗碗是因为猫头3刚来我家,洗碗机工作的时候声音轰鸣,不能吓到新来的 小妹妹啊。现在她进门已久,早该习惯了,爹妈不在,就只有任我欺凌的份儿了。

    前天晚上我回家吃的是馄饨,切了点儿葱和榨菜,放点儿虾皮和干辣椒呛锅,然后就倒一锅的水大煮馄饨。昨天晚上我回家吃的还是馄饨,连干辣椒都忘记了放,也是一大锅水拼命的煮。今天我计划回家再吃馄饨,反正明天中午应该有饭局,默默祈祷不要再被放鸽子啦。

    就连瓜,在爸妈走后也露出了可憎的面目。连着俩天在屋里大便,而且一天比一天臭。今天我还没有睁开眼,就听到它在厅里抓塑料袋玩,通常闹钟响了之后它会殷 勤的跑到我的床头来亲亲我,今天却不是,我刚打着哈欠翻身坐起来,就看见它一溜烟的从门外飞奔进来,猫影一晃就钻到了床底,怎么叫都不肯出来。我就知道大 事不好,果真,屋里一股恶臭,喷多少香水都无法抵消。

    而且,这个家伙,当我睡twin size的小床时,它非要挤在我的脚下,有椅子给它它不睡,天天跟我抢床,硕大的一只猫占据了小床的三分之一,死死的压在被子上,害我每天只能可怜的蜷缩 在床的一角。爸妈在的时候,它明知妈不许它上床,我让它躺我脚下已经是莫大的义气冒了生命的危险,每天早上闹钟叫的时候,它都偏偏要紧紧的闭着眼睛装睡, 踢都踢不醒,非要让妈抓到我骂,它才一副委屈的样子缓缓的走开。这几天我搬回大床睡,空出整整的一半多给它,这位小人家却不领情了,在我最需要旁边的空位 有个填补的时候,它却回到椅子上,正面都不给看一眼,只拿大屁股对着我。

    我开始想念爸爸妈妈了...想念有饭吃的日子...呃,总是被唠叨当然很烦,可是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嘛...我要收拾一下厨房,还有卧室的桌子和床,冰箱 也应该清一下,赶在他们回来之前把坏的和不爱吃的东西都扔掉,我要锻炼身体了,就从做俯卧撑开始吧,啊,撑不起来啊,今天先俯卧...明天再撑吧。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