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26

    爽死 - [胡说]

    我今天真是爽死了。如果不要上课的话,简直就可以说是完美的了。纪念一下。
    Tag:
  • 2006-04-25

    写在边上 - [浮生]

    好像还是应该说点儿什么的。

    这一阵子忙着准备期末考试,几乎别的什么都顾不上了。那种看书几乎要看的吐出来的感觉真是不好,这一个月应该是俩年半来最难的一段了,希望能顺利熬过去。

    如果要许愿的话,我希望我爱的人幸福安康,希望我的朋友们一切顺利。

    PS,在JING那儿看到这样一段话:“明天是Equal Pay Day。每年,National Committee On Pay Equity (NCPE)组织,会在4月份的一天,根据女性工资和男性工资的差价,选一天为平等工资日。”还真是符合我爱财如命的性格啊。
    Tag:
  • 2006-04-23

    这个世界 - [浮生]

    总是充满了令人愉快的惊喜和令人沮丧的意外,还有愉快的坚持和沉重的失望。

    总的来说我想这个世界没有最好最理想的状态,只有相对自己原来相对状态的better off,也许这一点点鼓励就足以走完剩下的路,也许这一点点鼓励不值得再坚持...我觉得生活很无常,很没有意思,不过因为生命的不确定性,我大概还是愿意看看最后会走到哪里。
    Tag:
  • 2006-04-21

    一则 - [客家]

    今天看到一个帖子,很强。

    央视《大家》采访了何泽慧,就是钱三强的夫人,核物理学家,30年代清华物理系毕业的老奶奶还是很强的……

    1.
    央视某记者(某):我们今天采访您,主要是想让现在的年轻人以您为榜样blablabla
    何老太太(何):你们学我啊,学我,你们就倒霉吧。
    某:…………

    2.
    某:二战爆发的时候,您在德国,钱先生在法国,联系受限制吧
    何:对,一封信限制25个词。
    某:啊,那您是怎么把要说的话用这么几个词说清楚的?
    何:多写几封信。
    某:……

    3.
    某:您是如何发现的呢?(原子裂变时原子核一分为四的现象)
    何:看着了就发现了呗。
    某:(不死心)那您是怎么看到的呢?
    何:做实验就看见了呗,谁做谁能看见。
    某:……

    然后有人贴了背景知识:

    在二战的炮火中,2个科学家开始发出别致的简约的爱情信号。1945年,32岁的钱三强发了电报;当时,德、法是交战国,书信必须限定字数,敞口备检。钱 三强只好写了25个法文单词的信,译成中文是:"经长期通信,向你提出求婚。如同意,我将等你同归祖国,请回信。钱三强。"

    31岁的何泽慧做了什么呢。

    我们今天只看到她更为凝练的回答:"感谢你的爱情,我对你永远忠诚。等我们见面后,一同回归祖国。何泽慧。"

    补充:

    3。问,刚刚回国的时候,实验室的情况。
    答,什么都没有,都要到旧货摊上去买,就连用把钳子都要去买。反正我不觉得困难,我觉得挺有趣的,这难不倒我。

    4。问:劳动改造时期的心情……
    答:我负责敲钟,报时,我骄傲的很,他们都得听我的

    采访最后主持人问(大意),你没有直接参与两弹的主要工作是不是很沮丧
    老奶奶说,其实没什么,我说老实话,还不大都是抄人家的,真正的科学发现才爽。。。
    Tag:
  • 2006-04-19

    中性之美 - [胡说]

    那天在文学城上看到一个新说法:“metrosexual”,以李宇春和李俊基为例子大谈中性之美。其实所谓“中性之美”说白了,就是男的不象男的,女的 不象女的。好比李宇春看上去完全没有女性特征,而李俊基真的完全一副人妖的样子。可是他们火的很,并且据说带动了一股以中性为美的浪潮。

    其实这有什么了不起?这种变态的事儿我早年也干过。我直到上大二才开始注意装扮自己,开始穿裙子留长发。之前嘛,主要是没有条件,学校要求必须剪短发,我 妈又是马列主义女性,坚信美少女==没头脑。而我在少年时期具有现在几乎丧失的一种霸气,就是成天觉得“别人都对不起自己,我是落入凡间的精灵”那样的,跟 尘世很格格不入所以随时可以撒手的绝决态度(阿肥告诉我说,其实她过去也觉得自己很特别,例如她认为自己前辈子是个和尚)。当年我看过一个片子是真田广之 演的,叫《复仇的铁拳》,我是他长久的饭,看了这个片儿之后,对男主角长途逃命的能力佩服的要死,所以决定自己也要日常保持能随时跑路的状态,所以,我一 直都穿长裤和球鞋,所以,在大二之前我是一个性别非常模糊的人。我甚至要求我妈给我剪板寸,“再短一点,再短一点。”我觉得既然短发了,索性就要那种摸上 去扎手的感觉。我妈骂我“神经病”。

    --即使这样,我也“不是没有人喜欢的”。喜欢我的人含蓄的表达说:“你张牙舞爪的样子还满可爱的。”

    也所以如果那时我偶尔女性化一下,就会给人非常意外的效果,不是觉得我恋爱了,就是觉得我失恋了。

    哼,不就是装假小子么?谁不会啊?切。

    我有个RM,人特别好,是个书呆子型的姐姐。她来的头一年买了狂多的电器,每次有什么好的deal她都会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告诉我一起分享。她特别热爱 rebate,甚至做了一个小程序来统计rebate的回流情况,那一年我家的运货的纸箱子堆满了客厅,只留一条弯曲的小道供人猫行走。有一天我从英国回 来,她向我展示她最新购物成果--不是内存条或者刻录机,而是俩罐bodyshop的面膜。从那时起,她进入新购物时代,用螃蟹的话来说就是“购物行为上 的女性心理觉醒”。她又做了一个程序,整理了文学城和未名上时尚版的精华区,一夜之间成了化妆护肤美容专业的科学之巅。她的转变是因为她老公说了,“去跟 末伏多学习一点fashion!”...我很分特,她显然比我更“专业”啊。

    所以我在想,“女为悦己者容”或者“为己悦者容”也许是女性的本能,那么feminization是不是也属于“女性”这种动物的本能呢?我是赞赏本能而 反对违背本能的。这个逻辑关系是这样的:我不反对同性恋,因为我认为只要他们出于感情的相爱就没有违背人类的本能(爱也算是本能之一的嘛,无论是谈还是 做),所以突出自己的性别意识,希望籍此来吸引及获得另外一半的注意和爱慕,我觉得也是值得一赞的本能表现。

    可是为什么我接受不了这种不男不女的中性之美呢?换句话说,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他们很美。没错,李宇春长的很干净大方,李俊基小鼻子小眼很娇媚。可是明明 一个是女人偏要做男人,一个是男人偏要扮女人,他们既不能说是女的出于方便所以不穿裙子,男的出于爱美所以浓妆艳抹,也不能说是发自内心的性别心理的展 现。就是一个正常的人,非要做不正常的打扮,这种时尚让我觉得非常奇怪。

    可是这样的“中性之美”大行其道啊,metrosexual的男人火爆的不行啊。卫斯理有个小说叫《第二种人》,说的是除了属于动物的人之外,还有一种属于植物的人。但即使是这样的人也是有性别区分的吧?如果没有性别区分,繁殖从何而来呢?

    可是《侏罗纪公园》里面又说了,母恐龙被关在岛上,发生基因突变,变成雌雄同体自己受精产下了小恐龙。life always finds its way。所以按照这个逻辑来说,中性化越来越普遍,中性心理的人越来越多,社会也许也并不会因此就退化。男性女性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另外一半,中性的人找到 自己。也不失为一种完美的解决方法。反正人类早晚灭亡,不在乎死在谁的手上。

    想起这个话题是因为看到了一条蕾丝的裙子,在马尼拉的时候螃蟹给买的。那天我打算穿着牛仔裤出门时,他说,“别老穿长裤了,穿裙子吧。你应该多穿穿裙子比较象女人。”

    我最得意的时候,就是打扮漂亮了跟他出去吃饭,他傻乎乎的沾沾自喜着。
    Tag:
  • 2006-04-15

    公告一下 - [胡说]

    俺跟啧啧和好了。你们可以放心了。

    嗯,酱紫。 
    Tag:
  • 2006-04-06

    乌龙

    前天睡的太晚,昨天一直处于非常迷糊的状态。下午lance说,要不要一起吃个饭,虽然困的要死我还是答应了。

    下班后先回家小迷了俩分钟,然后我就准备出门,我一直以为4月5号是federal tax的最后一天,所以我先拿了税表准备去寄。说到缴税这个事情,真是我心头大痛。刚来的那年算税,看到厚厚一本的instruction,就像看到了 GRE的阅读一样。在研读了很久也没看懂之后,我是真的急哭了。当时差点儿就下决心回国算了,至少国内不需要这样算税呀。

    后来灰灰同学仗义襄助,说如果我需要,随时可以找她帮忙。再后来螃蟹同学从天而降,我的税就交给他了。今年他超级忙碌,我提心吊胆的等到了4月4号,才提醒他:“好像要缴税了啵。”然后他连夜帮我算好联邦税,我加上复印,就拖到了昨天。

    昨天我满大街的找邮局。因为记得去年缴税的最后一天,邮局是开到半夜12点的。所以白天的时候我还很笃定。结果跑了几家邮局都没有开,我就有些着急了。等 接上了lance,我说对不起,我得先找邮局。然后我接着找。最后在邮局遇到了一对年轻的中国夫妇,我反正脸皮很厚,就过去问:“请问你们也是在寄税的 嘛?”那个女孩惊异的睁大了眼睛,说:“不是啊。”然后我说:“我记得去年这里是开到12点的,怎么今年没有开啊。”他们俩互相看了一眼,说:“不然你去 XX地方的邮局,那里开到10点呢。”我顿时很受鼓舞,认真的问了地点准备去。这个女孩笑着说:“别着急,还来得及。”我心里想,就算10点关这时开过去 也是刚好。

    我这个人做事还是很严谨的,所以我给阿姨打了个电话问:“你知道XX邮局嘛?”她说知道啊,你这么晚了找邮局干吗?都关门了。我说,“他们说那个邮局最 大,应该开的很晚,我要去寄税表。着急啊。”她惊讶的问:“你着急干吗啊?”我说:“今天不是最后一天嘛?哎呀,我拖到最后一天...”她这时已经掩饰不 住的好笑了:“不是4月15嘛?你着什么急啊?????哈哈哈哈哈”¥%…………※◎

    我忽然领悟了那个女孩笑着说:“还来得及”是什么意思了。

    我决定不告诉螃蟹这个事情,免得他抱怨我催他熬夜算税。

    说到这个,前年我去剑桥的时候,他送我去机场的早上,发现眼镜架子歪了,戴在脸上整个是斜的。他很沮丧自己的粗心,不知道是怎么给压的。后来没时间修,就 只好戴着歪眼镜去了法国,他不堪戴着歪眼镜讲课的痛苦,决定去配一副。法国配眼镜还很复杂,眼镜店不能直接验光配镜片,必须要医生出具证明。眼镜店的小帅 哥人很好,决定出手帮助,于是他拿小锯子锯掉了眼镜架的螺丝圈,用小铁丝紧紧的把镜框和眼镜腿绑在了一起。然后又拿软铁丝在后面绕了一圈,最后造成的效果 就是,戴眼镜的时候必须从头顶钻过去,这副眼镜永远将是站着的。

    螃蟹告诉我这个事儿的时候,我笑的快肚子疼了。他说你能想象嘛?我这个样子简直就跟50年代修鞋的老师傅一样...我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跟他说,其实是我不小心,一屁股坐在眼镜上面给压坏的。但是我怕他骂我,没敢告诉他,本来是把眼镜给藏起来的,没想到他还是发现了。

    -----------------------

    昨天我又教育了我妈一通,不过是和风细雨的。我耐心的,详细的,掰开了揉碎了嚼烂了,告诉她:不要老着急忙慌的催我结婚。子女的事情,父母少插手。

    其实有句话我一直忍着没有跟我妈说,象我现在这么善解人意惜香怜玉倍受小MM喜欢的,没有当同性恋已经很对得起她了。还要催,真是不知足啊不知足!
    Tag:
  • 2006-04-04

    闲话 - [胡说]

    又到一点半了,时间过的真快,这个时候我应该去睡觉了,不过还是要说俩句,今天小报一天都不能上来,不知道又抽什么疯了。我认为大概是其他的博客又恶意的攻击了小报,所以系统理所当然的不稳定了。

    晚上终于打电话确定了爸妈来的机票,这俩天简直快被这个事情烦死,我不止一次的向阿肥哀叹:“知识分子就是难搞啊。”出于孝道,我不忍在背后腹诽我妈,可 是真的,知识型/女学者型的老太太,真的很难搞啊。同时也让我反省自己,这个人是不是一旦有了点儿知识,就很容易自以为是呢?就不容易听得进别人的意见 呢?我以后得当一个什么样又可爱又善良的老太太呢?

    总之貌似这个票是搞定了,现在还没收到email,我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运气,在这种事情上我一般是没有什么好运气的。另外出于安全的考虑,我决定在螃蟹 来的那一段时间请假在家,免得我妈出于好意自作聪明的要玩什么花招。我真受不了她,那天我教育她说,你不要表现的这样猴急要赶紧把女儿嫁出去,这样别人会 很害怕。你要显得我们家很好,当不当我们家的女婿都没关系,不当咱也不希罕的...她连忙说:“是啊是啊,好多人排队等着当我家女婿呢,耶鲁还有一个 呢...”我简直分特死了。我真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着急昏掉了。

    不过再怎么样我还是应该庆幸,至少我妈没有买一本《那么,爱呢》送给我,我也没有一个这样知情识趣的邻居。哈哈哈哈。

    今天下午天气还热的很,上课的路上就开始storm了。有个同学迟到了,把伞竖在老师讲台旁边的空地上。老师问她:“开始下了嘛?”她说:“开始了,我几 乎没法出车门啊。”老师点头说:“嗯,你很聪明,比我聪明,你还随身带了伞,我比较惨,我的sunroof还开着呢...”

    瓜昨晚上闹了好几次,简直把我气疯了。本来照道理说我应该惩罚它今天不给罐头吃,可还是心软去店里买罐头。凑巧的是,在路上与一个人擦车而过,正是前天我 在DC遇到的那个。哇赛,这叫一个巧呀,阿肥说,他就是现身说法给我看其实他们过得也很不爽的。我觉得也是。他看起来非常不爽的样子,脸色黑黑的,这让我 觉得特别爽,再次证明,对变态最好的报复就是活的比他们更好。

    猫头2还在生病,不知道为什么。这俩天我很担心它,可是它吃饭好像还成,几次出去都看见它在吃东西。我很希望它赶紧好起来。为了报复瓜昨晚的举动,以及为了防止它今天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今天一直在趁它睡着之后闹它。这充分说明,一定不要做坏事,不然报应会来的很快的。

    另外我今天还看了陈丹青的一篇采访,很喜欢。我觉得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明天开始我又要进入疯狂学习的状态了,唉。人生总是充满了苦难的。
    Tag:
  • 2006-04-02

    倒霉的一天 - [寻常]

    感冒咳嗽流鼻涕打喷嚏。

    吃了俩tickets,那警察就坐等抓人的,抓到了我。郁闷。
    Tag:
  • 说个特别丢人的事儿吧。

    我今儿很得色,虽然我还一直在咳嗽,甚至开始加上打喷嚏等症状了,看到太阳那么好,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穿了裙子。很多人都跟我说look nice,我就很得意。

    后来我给螃蟹打电话,他问我吃药了没有,我说没有,我说:“难道我听起来不性感动人嘛?I want to keep my voice.”

    然后我就得意洋洋的在MSN上转悠了一圈,跟我能找到的人问好,祝他们节日快乐。每个被我问到的人都反问我,“什么节日啊?”比如蘑菇,就很迷惑,问: “到底过什么节啊?”我还很得意的说,“不告诉你,就是你过节呗。”蘑菇更迷惑了:“我过节?我过什么节啊?”我说,“你今天怎么傻掉了?”蘑菇很抱歉, 说:“唉,最近脑袋是象进了浆糊一样,别要求我思考嘛。”我还补了一句:“看来正好今儿让你过节了。”

    一直到我招惹到西木,才赫然发现,原来其实明天才是愚人节。

    呜呜呜呜,我都没敢跟人说我这么丢脸,晚上忍痛告诉了阿肥,她爆笑的回答说:“你真是这个节日的最好代言人啊。”

    (我必须补充说明一下,罪魁祸首是aww,都怪她昨天给了我一个愚人节的link害我以为马上就过节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