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7

    昵称 - [胡说]

    今天看到一个人的昵称这样写道:

     “学问之美,在于使人一头雾水;诗歌之美,在于煽动男女出轨。”

    顿时乐坏了。 

    Tag:
  • 2007-06-23

    恐怖片 - [胡说]

    闺蜜说他看过最恐怖的片子是日本版的《午夜凶铃》,还是跟毛毛弟弟一起看的(很难想象当时的场景)。据说看完之后他有一个礼拜没有睡好觉,到了晚上只能靠打通宵长途电话来度过慢慢长夜,即使LD想挂电话也死拽着不让。

    “那后来怎么解决的呢?”我忍不住问他。

    “后来?”闺蜜严肃的说:“我把电视机转了个向,把它对着墙壁,就好多了。” 

     ---

     被我烦的不行,终于闺蜜爆发了:“这样吧,你跟那谁商量商量,让他给我100块,我就去帮他把那谁打了,大家都高兴了。”

    我看看伊横183竖183的身材,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怀疑。闺蜜很受伤的说:“我很强的。”

    我说:“那人好像比你还高...”

    “不怕,我有肌肉...”

    “也比你壮...”

    “不怕,我灵活着呢...”

    看着我犹疑的表情,又补充道:“你没有看过我在网球场上的奔跑,那叫一英姿飒爽,那叫一身手敏捷...”

    “你真的能跑起来?”

    “那当然,没有人能相信我能灵活机敏到如此的程度...想想洪金宝...”

    “哦。。。。”

    看到我恍然大悟的终于理解,闺蜜同学得意的笑了。 

    Tag:
  • 2007-06-22

    blogbus sucks - [胡说]

    看来还真是哪儿都一样。

    Tag:
  • 2007-06-22

    寻常 - [寻常]

    今天没有干很多活儿,却觉得特别累。大概是因为下午跑去听了三个钟头课的缘故,看来我真不是学习的聊,几个小时下来,累的几乎断气了。

    接下来的感觉就是饿,前心贴后背的饿。这个礼拜做的菜很难吃,理论上应该很好吃,但是不知道哪儿不对,变得很难吃。更惨的是,量还大,我都吃了四天还没有吃完,今天简直要绝望了。

    想到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而且很可能是不短的一段时间,我心里就更难受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倒更加证明了我应该回国,不然怎么会一想到不 用这里死扛顿时就轻松了很多呢?那么对比这种难受,和做家庭妇女的难受,哪一种更惨呢?

    这几天很多人来跟我讨论我的昵称“丑妻恶妾胜空房”这个问题,有意思的是,大家的意见空前一致的都选择了宁愿空房。不过most of them are married...

    我想这只是一个衡量的表达吧?有,真的聊胜于无吗?也许只有鞋子穿在自己脚上,才知道光脚到底是不是更好。目前对我来说,哎,我也不知道。

    ----

    今天有个朋友给了我一个链接:标准量表:抑郁自评量表(SDS)。我尝试着做了一下,得分45-50。里面的很多问题都问的很准确,我想如果几年前做,就算不能得满分估计也差不了太多。不过这不值得骄傲。我很高兴这些年来在努力下我能慢慢的过的更加高兴,虽然整体来说,我还是一个对生活抱悲观态度的人,但又怎么样呢?

    无非还是要“带着这一点悲凉过热闹而丰富的人生”。

     

    Tag:
  • 2007-06-20

    明师出高徒 - [寻常]

    今天晚上是艾尔帕西诺AFI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其中请到《闻香识女人》的小帅哥来发言。小帅哥说自己当年跟艾尔帕西诺合作的时候激动不安,还曾躲在他的换衣间外偷听人家是怎么做准备工作的。可是电影拍完之后就再没有得到艾尔帕西诺的任何反映,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收到一封信,艾尔这样写道:“老实说我不知道在拍这个片子的时候,你在干些什么,因为理论上,我是‘看不见’你的...不过从我听到的内容来判断,你做的很不错...”小帅哥居然还保留着这封信,得意洋洋的众人面前读了出来。

    接着发言的是在片子里面跟艾尔帕西诺一起跳探戈的那个女孩,她说:“我到现在都还没从那会儿醒过神来呢,可是艾尔,你却说你根本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那场探戈非常之美,音乐到舞蹈,演的真是好。老实说艾尔帕西诺现在演戏越来越用力,不仅仅是脸上的青筋爆跳,还有说台词的语气语调,都显得有些过分的歇斯底里。历数近来的片子,他演的似乎都是一个模式的人。可是《闻香识女人》里面演的真好啊,难怪中止了他6次奥斯卡提名却落选的厄运。不过上台的每个人都在感谢他,表达自己在合作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inspired by him。总的来说我还是挺喜欢他的。

    这几天家里前仆后继的来了几只苍蝇,第一只莫名其妙的就光荣了,第二只接着在屋里上下左右盘旋,瓜根本没有小猫的激动,好整以暇的躺在床上,或者我怀里,脑袋象雷达一样跟着苍蝇转转,并不追杀。昨天我躺床上看书的时候,瓜也跟了过来,赖着睡下,过一会儿苍蝇也跟来了,嗖嗖乱飞,只看黄影一晃,瓜的身子都没有怎么动,只是扬了扬爪子,苍蝇不见了。我定睛一看,分特,瓜的爪子按的死死的,还试着往嘴里送了送。好不容易劝它把爪子挪开,那苍蝇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不过还好,没有肚破肠流,不然我的被子要遭殃了。

    睡觉前,第三只不怕死的苍蝇又进来了,跑到洗手间的镜子上揽镜自照,inspired by gua,我趁其发楞,抽张手纸,轻轻按下,再一捏...很恶心,扔马桶里面冲走了。

    Tag:
  • 2007-06-15

    百啭千徊 - [胡说]

    今天的心情经历了极大的跌落,然后又慢慢的回复平静,到晚上跟闺蜜去喝酒的时候,基本已经完全正常化,看来我现在是比过去进步了不少。

    在说别人的时候,放下和不在乎都是很容易的,轮到自己的时候,就也总是会有心理上,心情上,现实上,物质上,等等的扯不清楚。我看别人总是很明白,也能一针见血的说这事儿该怎么怎么,可是在自己身上,又总是会觉得有许多的无奈不是那么简单。

    其实又有啥呢?无非是失去一个本来也不太在意的机会而已。只是因为觉得没有受到尊重,心里才会失衡。

    不过顿时失去学习的动力了,立刻把打印的文章从包里拿出来扔在桌上,回家就做饭玩游戏然后出去喝酒放松。昨天忽降大雨,今天温度变得很低,正6月中,晚上的街头还挺凉。我想这是我在这里度过的最后一个六月。 

    Tag:
  • 2007-06-13

    真的很无聊 - [寻常]

    我一直不太理解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总觉得非常无聊。照说这几天的活儿也不算太少,除了工作之外还在看业务方面的书,加上准备简历和申请之类的事儿,也不能说太无所事事。可是那百无聊赖的心情啊,真是挥之不去。

    这几天晚上还总是睡不好,半天都睡不着,过了好一阵仿佛睡着了,可是仔细想想,发现其实还是醒着。老板也不搭理我了,唉,郁闷死我了。 

    今天随便瞎逛的时候看到说发现北京领事馆出了个物理超牛外加对CS也很精通的vo,拒了TA无数,问的那些问题都相当专业,回答不出来他就说根本不够格当TA,让找学校转了RA再说什么的,最简单的问题是牛顿三定律。看的我狂汗,好歹我也是理科出身的,除了这个名字听着耳熟之外就再不知道更具体的了...

    太无聊我还看了看大家骂李旭丹的帖子,觉得很搞笑。有个人说,如果她用下巴葬花就铁定看新版红楼,虽然损了点儿,我内心却很认同。她哪儿象18岁啊。不过反正我也不喜欢红楼梦,出个芙蓉林妹妹也挺好的。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