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09

    我的舞蹈生涯 - [胡说]

    想来想去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只好再标题党一次。显然标题党是能带来快感的,不然为甚大家都喜欢一而再再而三呢。

    昨儿跟JING和小RM去了法使馆的活动,理论上是学习jive and merengue。去之前我跟JING嘀咕了半天,说这是什么舞蹈呀,最后自作聪明的下结论说,“啊,大概是古代的那种宫廷集体舞吧!”然后我们高兴的穿衣化妆打扮,按时杀到法使馆。具体过程我就不想提了。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上半场尚未结束,我和JING把小RM留在现场,自己提着包落荒而逃了。

    精彩的在后面,我们晃悠到市中心,说不如吃喝玩乐一把再回去接她。然后发现一个绝好的免费停车位,立刻就冲过去准备平趴。这里我不得不揭露一下,JING的平趴水平呀,跟她的名车真是不搭。加上我这个左右不分的指挥者,最后车横在了路边,再动一寸就会蹭到前面的车。这时我当机立断在路边拦下俩个帅哥,请他们帮忙趴一下(这个帅哥可是货真价实呀)。然后其中一个帅哥轻而易举的,一气呵成的,把车甩进停车位,然后绅士的关上车窗,把钥匙扔还给JING。

    在帅哥的帮助下过完停车关,JING高兴的说要带我去喝茶。推开中国小店的门,服务员以一副国营面孔有气无力的回答我们:“我们9点关门。”我一看表,才8点20。服务员用鄙夷的口气反问:“你们觉得,9点前能喝完你们的茶么?”于是懦弱无能的我们,连话都没有回,就灰溜溜的离开了这家店。

    最后我说,不然我们去吃冰淇淋吧。然后我们踩着三寸高跟鞋,在夜间98度的气温下,艰难的穿过俩个block,均为45度的斜坡,跋山涉水的来到了一家冰淇淋店。好不容易三俩口吃完,就差不多可以往回走去接人了。

    回到家里,阿肥和aww都在兴奋的等着问我,玩的咋样。就连闺蜜,也激动的在半夜打来电话,追问效果如何。我沉痛的对阿肥说了实话:“我对自己跳舞这个事情,彻底死心了。”她问道:“为什么呢?”我说:“这已经不是no gift的问题,这是no sense,彻底的没有能力。就像男人的身体结构不能生娃一样,我的身体结构不能跳舞。that's it。”阿肥在狂笑中安慰我,说大学时候体育课他们学国标,她的舞伴跳起来就像打架一样。我说:“这能打起来也不错啊...我根本连打都踩不到点儿上打啊...”

    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我居然真的就学不会跳舞。大学的时候,北京开大学生运动会。我们学校取消了三四年纪的体育课选修,全体女生都拉去学健美操。本来我报的是排球项目,对健美操一肚子火,所以每次上课都躲在最后面,看着前面的姑娘们摆腰扭臀,心里觉得又好笑又嫉妒。最后学期结束的时候,要三个人一组的在老师面前跳一遍,跳的好的就被选拔去参加开幕式演出,我呢,成绩是不及格。我们的体育老师气急败坏的教训我,说这不是能力问题,绝对是态度问题。那谁,谁,还有谁,跳的也不比我好,可是她们学的练的都很认真,理论上我这么活跃身体也很灵活的人,居然跳不好,那绝对是故意的。事后我补考了俩次才过,还是因为老师实在没功夫给我补考了。

    大学期间我参加过的舞会次数应该是屈指可数的,每个学期能有一次就算是突破。大一的时候跟着一帮高年纪的小混混乱晃,当时北京的的厅都玩遍了,可基本上我都是坐一边,老老实实的喝饮料。直到昨天,我算彻底明白了,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我想了又想,大概我就适合那种孔武有力的体育活动吧。球类也好,游泳也好,都是力量型运动。而这种展现女性魅力的活动,是致命的缺陷。哪怕是铿锵有力的集体舞呢?唉,真是令人绝望啊。

    JING兴奋的跟我说,X月X日,还有一个是练习击剑的课程,要不咱们来参加这个吧。我一连串的点头,跳舞不行,难道打架咱们也不行么?我就不信了。 

    Tag:
  • 2007-08-03

    还是忙 - [工作]

    今天还是忙,可是已经没有昨儿的劲儿了,感觉不怎么干的动。中午去游了一公里回来,仿佛还稍微好点儿。想到明天要早下班,今天怎么也得咬牙把活儿干完了。正干的昏天暗地的,老板的信却如雪片般飞来,又是源源不断的新要求。

    昨晚睡觉的时候被蚊子咬了一胳膊的包,半夜都给痒醒过来。

    Tag:
  • 2007-08-02

    - [工作]

    这几天忙的前心贴后背,几乎没有喘过气来的时候。

    上个星期接了个活儿,小老板开始问的时候,只是说要做一个questionnaire,看了看也就几页纸,就算要做email的form,应该也轻车熟路不是大问题,于是我就答应了。小老板先试探的问需要多长时间,因为问别人都不愿意接,嫌活儿花费的功夫大却不容易看到背后的努力。我太张狂了,先花40分钟就给搭出了架子,小老板看别人说需要2个小时的活儿我这么快就干好了,很高兴,索性一股脑把活儿就都给我了。

    于是这个雪球就越滚越大,本来一个questionnaire有7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有十几个问题,问题下面还有详细的field,于是要给这几十个field取名字,赋值,然后建立form,用email的形式取值。做完第一稿就花了我一天的时间,累的腰酸背痛。

    接着law form来消息说,这十几个问题倒是够了,可是要添加更多选项,比如原来是联邦下加州,州下加市,市下再加当地政府,然后是下属学校,接着是其他机构,再一些补充。后来要求联邦和州要各自分开,州和州政府也要分开,这样就平白多出三个大块的工作,每块下都要老老实实的添加几十个field,然后再分别取名,取id,赋值,再添加到邮件的form里面,其中但凡一个值错了,也就泥牛入海找不出来,所以得打醒了十二分精神记住各种规矩,免得出错。

    在做完这一步之后,下一个要求又来了,说要求允许用户填写更多的事项,比如对州的选择,应该可以选择多个州,用户可以填写在加州的工作,也应该可以填写在纽约的工作。于是这样一来,我在原来的10个部分以外,每个部分要再填加三个选项,例如在州下,要允许用户再填三个州的工作,其中包括在每个州所作的具体事情,这意味着把原有的工作量一下翻了三倍。要继续给这些添出来的上千个fields取名,取ID,赋值,再从email里取值,再翻来覆去的测验看有没有错。

    好不容易做的只剩半口气完成了如上要求后,又收到新指示,要继续添加选项,比如在一个州里,可以做了这个事情,也可以做那个事情。这意味着在之前每个部分下十几问题的每4个选项下,还要再增添选项。这就像一个树形结构,头上看着很轻松,下面却发的越来越大,一生十,十生百,百生千,千生万,眼瞅着本来只有1千多行的程序,飞快的向着8000行直奔而去。这几天脑子里做梦都是city_expenditure_gift这样的东西。回到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不过虽然苦,心里是愉快踏实的。

    今天小老板也于心不忍了,跑去Barns & Noble买了一张gift card给我,不好意思的说,“你这几天太辛苦了,明儿...明儿我还有东西要砸给你...这个卡是the least I can do...Please get something you like.” 

    我拿了卡,很郁闷。早说啊,早说我就不用自己花钱买His Dark Materials啦。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