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25

    我要mean一下 - [寻常]

    今天看到一个笑话,忍不住要贴过来,觉得很能说明某些人的某些问题。

    狐狸跟街上走着,迎面碰上了老狼。老狼伸手就给他一大嘴巴,"让你丫不戴帽子"。
    狐狸很郁闷地回家了,弄一帽子戴着。
    第二天又碰上老狼了,又挨了一大嘴巴,"让你丫戴帽子"。
    如是几次,总挨打。狐狸想,这么老挨打不是个事儿啊,不行,我得找老虎投诉去。

    刚到老虎家门口,就听老虎在屋里说话。
    "你也不能老这么蛮不讲理打狐狸阿,回头狐狸找我投诉来,我也不好罩着你啊。好歹咱面子上得过得去,我教你一招。
    下回你见着狐狸,跟他说:给我弄点儿洗衣服的来。他给你拿肥皂来,你就打他一顿的,说我要的是洗衣粉,谁让你拿肥皂。 他拿洗衣粉来,你也能 打,说我要肥皂,谁让你拿洗衣粉。要不然你跟他说,去,给我找个女人来。他给你找个胖的,你打他一顿说我要瘦的;给你找个瘦的,你也打一顿,说我要胖的。 这样不结了,你也能打他,我面子上也能说得过去。"
    狐狸一听,得,咱也别投诉了,回家吧。

    第二天,狐狸在街上又撞上老狼。老狼大喝一声:去,给我找点儿洗衣服的来。
    狐狸不慌不忙:你是要洗衣粉阿,还是要肥皂啊?
    老狼一听,嗯?有一手阿。又说:去,给我找个女人来。
    狐狸还是不慌不忙:你是要胖的啊,还是瘦的?
    老狼一听勃然大怒,伸手就给狐狸一个大嘴巴:让你丫不戴帽子!

    -------

    hiahia!
    Tag:
  • 2006-01-25

    记乌龙的一天 - [寻常]

    昨儿真是乌龙的一天啊。

    早上收到了买的课本,头一个叫silent lies,再定睛一看,下面多了俩个字,a novel。我当时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觉得我们老师真强,居然放了一本小说在reading list里面。再翻翻,才发现是我自己的问题,不知道哪根筋拧错了,莫名其妙的定了这么本书,一点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唉,还得花钱去退了。

    上着班,忽然收到Allen的电话。说到Allen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自从上个学期考完试,这人就人间蒸发了。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考完试的晚上,他说星期 一一起吃个饭吧,我说好啊,然后我顺手查了前一门课的成绩,发现我平时成绩比他好,总成绩却无端端比他差。我顿时就怒了,然后他很委屈的说,“你为什么要 跟我比啊?”我说:“这本来就是不公平啊。”他暴笑起来,说我就是不理解你们这些人为什么那么在乎一个A。我当时怒了,立马就block了他,结果等我第 二天放他出来之后,他就既不回msg也不回电话,简直就跟那谁对待Andrew的态度一摸一样了。我最后一次给他发msg是几天前,终于在MSN上逮着他 不是away,我说why you never return my msg?对方说,对不起,我不是Allen,他在洗澡中...然后,也再没有消息了。我现在对于这种事情,有点儿惊弓之鸟,静下来反省一下,想,难道, Allen也找了一个那么伟大不世出的女朋友嘛?好怕。
    接到电话,他好整以暇的问:“晚上你上课嘛?”我气还没消,噼里啪啦的就说了一大串,他安静的听我说完,回答说:“我刚从香港回来,家里在办白事,所以没 机会联系。”我咣当一下就哑巴了。然后他又说,如果我去上课,他给我带了点小礼物,正好晚上给我。当时我真的很分特,心里很不好受...当炮筒子虽然当时 爽了,可以放完之后往往难受的是自己呀。不过Allen同学剪掉了火焰喷射状的头发,又染回了黑色,耳环也少了俩只。带的老婆饼也很好吃。我决定这个学期 少欺负他一点作为报答。

    然后我就准备去上课了。
    到家后,发现手机不见了。我上下那叫一通好找,没有找到,又去找J,让她打电话给我,我说,“我的号码是731-XXX-XXXX,”她拨了,告诉我说: “打不通耶。”我说怎么可能啊?肯定是你的服务有问题了,你啥公司的?她被我说愣了,说“我再试试。”结果她打别人的就能打通(估计是给bf打的。不然怎 么解释莫名其妙的电话啊?)我还是坚持说:“不对啊,号码没错啊。”最后她说:“错了,你的号码应该是703,不应该是731。”我才恍然大悟,731是 长沙的区号呀。

    然后还是没找着。我开始着急了,因为怕手机丢公司里给打扫卫生的人顺手牵羊拿走了。他们很会顺手的,有次甚至顺了我一本书,我一怒写了张条在墙上:Please return my book!!!!!!!!!!第二天书就自己回来了。我赶紧联系Jing,她去找了一圈,说没有啊?我想完了,敌人动作太快了...没办法,只好沮丧着去上课,结果在车上找到了手机。唉。我真是糊涂蛋。

    然后到了学校门口,一路还挺顺利。得意洋洋的准备趴车,这时才发现,因为之前把学生证和decal都借给了Andrew,他还的时候我顺手放另外一个包里 了。所以我既没有合法停车的证件,也没有能证明我身份的证件...我只好满脸堆笑的对看门的黑人大哥说,我真的有decal和学生证的,可是我忘记自己换 了包。他问我:“真的嘛?”我说真的,赌咒发誓真的。他笑眯眯的说,should I trust you?我说当然当然。最后他还是放我进去了。唉,每年开学我都要折腾这么一次,怎么我就这么糊涂呢?

    最后,终于见到了神秘的老师。他是被临时抓来教我们这门课的,不料却是我们系最大的一个头,非常牛的一个人哦。我对他的估计基本正确,他的确没有原来那个 老师那么tough,哦耶。到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这是我最后一个学期了,他说,你把这门课留在最后选啊???我张口结舌的回答不上来了。因为这门课,其 实是最基础的三门课之一,可是太无聊了...

    至于其他的,唉,我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次,就不重复了。我最近也很倒霉,被无数的人欺负。这些人里包括阿肥,蘑菇,6P,我原来可是把你们当最铁心的朋友的啊,你们就这样对我,象话嘛???

    然后大同又给我找个了事儿。她走了之后,最后一个月的手机费没有付清,可是机主是我。我就急吼吼的跑去告诉她,她说其实她知道。可是现在帐户被关了,只能我先付了她再把钱给我。
    我就很郁闷啊...这隔着十万八千里她怎么给我啊?我也不太好意思要吧?而且她说,之前老情人帮她退电脑,就没有让她付shipping fee,我非常郁闷,回msg说,rich man sucks。
    后来我灵机一动,找到Gary,让Gary找老情人,让老情人付得了。怎么说,他也使用了电话呀。未料,老情人拒绝代付电话费,非常坚决。

    我后来才琢磨出来为什么,不仅由衷赞叹。如果他代付的话,就得用信用卡或者支票了,这样,帐单就能看出来啦,脑子真好使啊,赞。
    Tag:
  • 2006-01-23

    开学了 - [寻常]

    这是爽的最后一天了。

    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学期,想到这个,心情就很激动。其实本来还想拖着不毕业,顺手再读几个certificate,反正我还有2000多的学费没有用掉。其 实那几个certificate才是我真的想要的,无论是名头还是内容,或者课程,听起来都比我现在有的更实在,更有趣。可是,等不了啦,老娘念烦了,现 在要撒丫子回去了。

    我订了7本书,美国的课本真贵啊。一本要70多块钱。我只好吭哧吭哧的复印了...这个学期的俩门课都是极无聊枯燥的,老师要求还很刁,要期中考试期末考 试,俩个paper一个presentaion。每个paper要有至少5个citation,其中至少俩个要来自课堂指定reading的内容。这对于 我这样不爱学习的学生来说,真是恐怖极了。另外一门课的要求还没有出来...

    然后还有跟俩个老师的扯皮战争。

    我得鼓起勇气来坚持下去。虽然很难,可是快到头了。我得学聪明点儿,不动感情只动脑子。

    莎莎说了,我回北京有她接着,大师也会请我吃饭的(对吧大师?)。aww主任的三陪活动我也期待很久了。嗯,我还可以投奔小鱼呢!我还期待着盛大的毕业典礼,这次俺可牛气了。亲友团极为庞大啊...同学们,弗州知青要告别肚子疼的时代,健康坚定大踏步的爽去了。
    Tag:
  • 8.


    在发现尸体之前的那天早上, 侦探Arndt也觉得这对夫妇有些不寻常,女儿不见了,父母俩个人却是分开的在不同的房间呆着。通常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夫妇俩人都会依偎在一起彼此给对 方一点儿安慰和支持,就像Perfect Murder里面演的那样,老公尽管一手安排了杀老婆的计划,回到家看见老婆没死,警方面前还是要做做样子,拥抱着老婆做恩爱状,因为这是比较正常的反 映。而后来父亲从地下室抱着女儿的尸体跑上来的时候,在场的其他朋友,White夫妇等都循声跑过去查看,可是当妈的Patsy却连屁股都没有离开沙发一 下。

    专家分析说,这其实是人内心下意识的一种表现。比如说,当一个丈夫形容自己失踪的妻子时,他会使用“她和我”这种相对分离的说法,而不是“我们”如何如何。

    媒体的报告形容Ramsey夫妇在CNN的那次访谈时就指出,其中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例如John描述自己发现尸体时说:“当我打开门--那儿没有窗户,所以我就开了灯,然后--她就在那儿。”听起来好像他在下意识的避免说:“然后--我看见了JonBenét”

    接着CNN的主持人问道:“你们会觉得也许JonBenét是到了一个更好的世界,这种让你们觉得稍有安慰的想法嘛?”

    父亲回答说,是,这是我们希望关注这个事情的人们也能相信的一个愿望,因为我们发自内心的相信(她是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

    母亲回答说:至少她是永远不会知道失去一个孩子的痛苦,也永远不必知道得癌症是什么滋味了。

    评论说,Ramsey夫妇的这种态度,甚至不能说是冷静,而是超越了理性,缺乏人性本能的感情,包括愤怒,失望,伤痛等的感情。他们似乎在设法试图说服公众,抛开残忍的谋杀这个部分不说,JonBenét的死对她来说好像还是件好事儿。

    -----

    其实就我个人的意见来说,我觉得这么从人的语言态度上找漏洞,固然能分析出一些线索,但是拿来当证据有点儿弱。

    Tag:
  • 2006-01-21

    今天的郁闷 - [寻常]

    1. 早上换机油,原来50块买的卡不能用了,被宰一笔。

    2. 说俺闸皮不成了,要换。原价280,但是看在我貌美如花的份儿上,打折至200-225。
    3. 回来问肖邦,被告知,一般换闸皮只要100。
    4. 又忘记备份,再丢一篇博客。

    我很想骂人:蠢的做猪叫。可是骂谁呢?

    Tag:
  • 2006-01-20

    西西弗的石头 - [寻常]

    今天看来不是网站疯了就是我疯了,一次又一次的忘记备份,还顽强不屈的要发。当然抱怨的作用不会很大,架不住人家店大了不care。可是任何一个东西,要是失去了群众基础,换句话说就是民心,就会失去生命力,就会维持不下去...瞧这破事儿,都逼的我开始丧心病狂的恐吓了。

    算了,我还是简单说一下刚才写了半天却给弄丢了的内容吧。

    我们现在每天要开group的会议,汇报昨儿干了什么今天又要干什么。这个制度搞的我很恐慌,因为我不擅长吹嘘自己多么的劳苦功高,总是只能言简意赅谦虚的简单介绍自己的工作成果。这样我就没有什么话可说,而且如果没有活儿干,开会的时候就更没话可说了。

    今天我终于遇上了担心以久的尴尬,我汇报完了之后,老板惊讶的问了一句:That's it?我只好咳咳,yes, that's it。后来挂了电话我就给老板发了一个msg,他没理我,我再写email,他还是没理我。最后直到我都玩了4个钟头了,他回msg说对不起哈刚看到,咋了?我说,您收着我的贺年卡了没有哇?圣诞的时候我包了几个礼物送到纽约去,给这个老板同志的尤其大,可是就他没吭声,我心里暗地怀疑要么是送丢了,要么是他不喜欢。老板说:啊呀,我忘记了,收到了,很喜欢,太忙了,以至于忘记跟你说了,I am so embarrassed...我说,没事儿,那您现在有活儿给我干嘛?

    可怜的Ralph同志完全没有料到我话锋一转是要说这个,打了个哈哈说,啊,等我收拢收拢看有啥能给你的。最近的工作的确不太多...我可怜兮兮的说:“可是我明天开会就没啥能说的了。”

    老板说:“well... that's okay!i guess relax and enjoy a quiet day”

    ..............
    Tag:
  • 好吧,这是我第二次再写这一章。等写完这个系列,一定搬家。

    4.

    值得一提的,是在案发前3天的晚上,当地的警察局有记录曾接到一个打自Ramsey家的电话,可是在他们来得及应答之前,电话就挂掉了。6分钟后警方再按 号码打回去,却只有Ramsey家的电话答录机接听,于是他们按惯例派出值班警察前去调查,可是当晚却没有调查报告的记录,这说明,派去的值班警察得出的 结论是:有人误拨了电话,所以不需要做任何记录。

    而其实这天的晚上,Ramsey家正在举办一年一次的圣诞家宴,人来人往客人很多,还有圣诞老人在派发礼物,从这种混乱的情况来看,有人不小心误拨了911好像也情有可原的样子。但是也有人因此怀疑,其实这个电话就是小JonBenét提前发出的求救信号。

    现在再来回顾一下Ramsey一家的情况。这个家庭在外人看来的确相当完美,父亲John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他经营电脑方面的生意,至 1996年身家已经达6.2million之多,他还拥有喷气式飞机的驾驶执照和俩家私人飞机。母亲Patsy和妹妹俩个都曾经是选美冠军,哥哥 Burke也是个听话优秀的乖孩子,最吸引眼球的当然是妹妹JonBenét,她惊人的美貌让人过目难忘,又给这个案子添加了更沉重的悲剧色彩。这一家子郎财女貌合家欢乐,是人人羡慕的五好家庭。

    可是实际上,有钱难买事事开心。Patsy在93年查出自己身患癌症,本来好好的一个漂亮妈妈因为化疗,成了光头。John与前妻生的女儿也在一场车祸中 意外身亡。看起来幸福完满的五好家庭,其实也有跑不掉的烦恼,这些列举的事实也悄悄的暗示当妈的Patsy有失控的可能。

    越是表面光,内里就越容易变态,看来是颠不破的真理。

    ---

    得,又一次发了就不知道哪儿去了。还好我留了备份。
    (原来这个灾难恢复没啥用啊,还是就对firefox没用?)
    Tag:
  • 2006-01-18

    做了一次猪头 - [寻常]

    今天晚上接到了一个让我感到狠郁闷的电话。

    其实这个故事要追溯到2个月前,俩个月前我开始着手找新的RM,我先是去登了一个广告,然后惠平转发了一个邮件给我,是一个女孩找房子的广告,于是我按地 址给她回了信,当时我还在马尼拉呢,说等我回来给你电话。当我回到美国,立即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可是没有人接,于是我有礼貌的留了言(嗯,跟我通过电话的 同学们都知道我在电话里面是狠乖巧狠礼貌的吧?),然后一个星期后,接到了她的回电。当时我正好在生病,病的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她说她当时在外地,要某 月某日来看房子,我说那正好,这俩天我正感冒,晚几天也好安排,然后她说来之前给我电话。 

    可是到了日子前后,我都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我想这人可能没有兴趣了吧。结果又一个星期后,惠平又转发一个邮件给我,是她写的,大意说自己要于某月某日来看 房子。当时我以为她是写给我而不小心寄给了惠平,就打电话给她,confirm一下,她在电话里面礼貌而冷淡,说大概是周末吧,来之前再给我电话。挂了电 话之后我又去看邮件,才发现其实她是发给整个group,不禁懊恼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

    在通话的时候,我说你最好能提前告诉我什么时候来,因为还有其他的人也想来看,我好安排一下时间。她回答说,哦,嗯,我也有好几家好看,所以现在不好说。当时针锋相对的意思太明显,以至于我半天都没接上话。

    周五的时候大雪,开车下班途中接到她的电话,上来就说,末伏,你那儿天气如何?我开始没看号码,不知道是她,还颇揣测了一下是谁,以为是哪个熟人妹妹,回答说,大雪啊,开车好滑。她说哦,这样啊。然后寒暄俩句,挂了。

    周日的时候又接到她电话,一样的口气,礼貌而冷淡的说,末伏,现在我在FF了,我说啊,脑子还在反映好突然。她说,我已经找到房子了,谢谢你。我松了口气说不客气。老实讲她这样的态度,我也不想租给她了。

    本来以为这就是全部了,就连大同也说,算了,这种人,还是别让她做RM了,不够麻烦。

    结果刚才忽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居然是她,狠礼貌,说末伏是我,我听出她的声音,说你好。她笑着先问我的专业,我答了,然后她问我是否认识他们系的 Ph.D,我说不认识。然后又问学校春节是否有活动?我说我也不太清楚,我参加不多。接着又问我知道不知道他们系的qualify的要求怎么回事?我说我 不知道呀,我也不是Ph.D...然后又问什么什么组织是怎么回事,我还是不知道,最后笑眯眯的说,她刚来本地,很无聊,能不能找我玩。

    坦白的说我当时已经完全傻了,跟傻子一样有问必答。我麻木的回答说好啊。她又问,你住哪里?找到RM没有?这时我反映过来一点,大声说找到了。她又问是哪 里的?我说不是我们学校的,她又问那那个学校远不远?我说有点儿远,不过还好吧。她又问你住哪里?距离学校多远?我说大概5分钟车程,她开始抱怨自己住的 地方离学校远,住在一个朋友家里,开车还得15-20分钟。我说哦。

    然后她又说,那你有没有时间带我附近玩玩?我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我说你想去哪里玩?她说,美国店我都去过了,中国店有没有?你平时去不去中国店买菜? 我想了想说,偶尔去,一般都去韩国店。然后她说,那你周末带我去玩好不好?你有时间嘛?或者我来找你玩吧,你给我你家的地址。我傻乎乎的说我家在什么什么 地方附近,她打断我:“就告诉我地址好了,我可以上网查。”这时我完全缴械,一字一句的交代了家庭住址,并且答应了周末带她去中国店买菜。她说你讲一个确 切时间,因为我还约了别的朋友,不要撞车才好。于是我只好说,那星期六的下午吧。

    挂了电话之后我开始沉痛的郁闷,打电话给阿肥。阿肥劈头骂道:“你这个猪头。”

    是的,我也觉得自己很猪头了,为什么为什么啊?她为什么要找我,而我为什么要答应啊????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蛮横强悍,可是为啥遇到强人我就变成了软弱的猪头呢????好郁闷啊。
    Tag:
  • 2006-01-17

    占个坑 - [寻常]

    早上才刚起床,没醒呢,就被俩个重磅炸弹给轰傻了。一个是螃蟹立即就要回北京开会,这下他春节也不能回家了;还有一个,是丁丁离婚了。

    还有,章子怡没有得到金球,李安的倒是得了不少,很赞。我觉得很公平。

    -----

    马后炮的补充一下吧:我是不会去看《金刚》的了,因为我肯定会受不了呜呜的哭的。螃蟹也早就说了他不会陪我去看的,“我可受不了你在旁边哭哭泣泣的。”虽 然我的神经已经变得越来越坚强,小动物还是我无法免疫的一个致命弱点。当我在外面看到小猫小狗的时候,都会想起瓜来,然后再怎么粗糙的心都会柔软起来-- 要知道这个小家伙每天晚上都替我暖被窝呢。

    补记:
    下午刚温情脉脉的想念了瓜,回到家就发现,它把我整个一筒崭新的纸全给咬了,咬的那叫一个碎。我恨不得把它的屁股揍成八瓣!
    Tag:
  • 2006-01-15

    智齿!智齿 - [寻常]

    也许最近我过的太顺利,或者是太满足了。总得有点儿不顺心的事情来烦一下。今年的智齿如期来到,我前年用过一个昵称叫“又是一年智齿时”,今年想不出来能用什么了。 

    智齿这个东西太烦人了。也不是特别要命的疼,就是那种丝丝的,时刻提醒着你的,让人没心思吃饭睡觉看电影,总不自觉皱着眉头的疼。而且没法抱怨,你说我智 齿疼,人家都说,哦,智齿啊,我也有。英文里面智齿也叫wisdom teeth,我老板也是一副很理解的样子,点头说,得疼一阵呢。昨天半夜3点才睡,今天早上爬起来给家里打电话。现在好困。困和疼的交战,不知道哪个会获 胜,当然有人会说,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知道疼了。

    其实总的来说这几天或者说这阵子我的人生收获就是,世界就是个大猪圈,我们要科学的养猪,就是养别人和养自己。虽然我是瘦肉型的,不证明我没有前途啊。看,我也有智慧的牙齿。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