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10

    我的二房 - [寻常]

    现在社会上的人流行包二奶,写博客的人只能YY开二房了。大概除了蘑菇之外,你们这些正儿八经写博客的人当中,可能就我还坚守着一个窟呢吧?

    为了保护我这个博客以八卦娱乐人生攻玉为主的目的,我决定把有愤青内容和变态内容的东西全给扔二房去,就像我的另外一个bed-room一样。令人高兴的 是,我特兴奋的抢到了asimov这个ID。哦耶。我的这个行为说明了俩个事实,1,我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很正常而且有过正常生活的意愿;2,咱不care 拿话题炒做自己来提高博客点击率。嘻嘻。

    所以请对非常态生活没有兴趣,或者还对我抱有正常女性期望的同学们,不要去看那个博客,那儿什么正经内容都不会有。
    Tag:
  • 2006-03-07

    闲话 - [寻常]

    今天我比较忙,一边是工作,一边要准备爸妈来的材料。还有晚上要交的作业,时间过的飞快。

    自从昨天我自暴其短说了阿肥LD对我的险恶侮蔑后,有无数的人来问我:“末伏你为啥还不结婚啊?”,我终于受不了,把MSN的昵称改成“等到世界和平”作 为统一的回答。可是那之后,又有无数的人来问我:“你怎么了?”--是要写小说剧本,还是要参加选美?甚至连很少说话的同事都来表扬我:“身在办公室,心 系世界和平。”在我无奈的解释了缘由之后,她说:“well, we should work hard on the world peace. then you can get married soon... ”这里面还是西木同学最厚道了,因为他深深的理解身为Ph.D无法毕业却常常被人追问毕业日期的痛苦和无奈,所以他极真心实意的安慰我,“别搭理那些神经 病。”

    最近其实我不是特别爽,我好心的RM把我的名字地址手机等在网上公布,希望能帮我找到新RM,前天吃饭又遇到不想遇到的人,然后今儿肖邦同学告诉我,有人看到我“春风得意”的四处活动...不过我觉得,活的比变态好,就是让变态们更不爽的事儿。

    今天在网上看到,在AA又发生一起抢劫,最近好像治安很不好的样子。连完美的美国都会发生这样龌龊的事情,真是让人失望耶。难道美国也有贫穷的民工吗?阿 肥听过一个广播,说一个听众坚持认为美国的麻烦全是那些海外移民带来的,比如墨西哥人,中国人,这些外国人又穷又低级。主持人问他,那你的祖先好像也是从 外国来的,他说: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看来持这种观点的白痴还不少,昨天螃蟹告诉我,现在英国人来美国好像也需要签证了。我很好奇,现在还有哪些国家的人能不需要签证入境呢?

    肖邦还给我看了一个很好玩的链接:http://www.infonegocio.com/xeron/bruno/italy.html ,意大利的情况跟中国好像啊。
    Tag:
  • 2006-03-04

    不理解某些人 - [寻常]

    有个人叫南门教授的,已经在博客上臭了大街,数不清的人骂过他,因为这人专爱在别人的博客里面莫名其妙的做自己的广告。而且据说还爱说脏话或者风凉话或者胡话。

    终于这人不久前也开始往我博客里面塞广告了。我一直是看见就删,他还挺锲而不舍的。

    今天我终于忍不住去看了一眼他的博客。这人的博客也不是没有内容啊,最稀奇的是美才女徐静蕾也留言夸奖他的文章不错。不知道是不是他持之以恒的留言恳求人家驾临的。

    我的不理解在于,这人有病么?那么渴望被人认知。看起来实在不象有病的人,为什么要做这么有病的事儿呢?
    Tag:
  • 2006-02-21

    赋闲一日 - [寻常]

    刚才去上课的路上,放的是雅尼的In my time,想起很多年前大学的时候,有天下自习回宿舍的路上,在四号楼前面遇到黑发,他大声告诉我说,雅尼要来开演唱会了。转眼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的黑发应该在回国的飞机上,不知道他到家的时候,孩子生出来没有。

    黑发同学比我小三岁,自己还象个小孩,现在却成了我们这个圈子中第一个当爸爸的人。想一想也真是有趣。不过一般有了小孩之后,好像就会跟没有小孩的人产生代沟,更不要说是跟我们这样的未婚青年...这么说起来,我好像是有点儿惨的说。

    希望黑发当爸爸愉快,小孩和妈妈都健康平安。

    今天放假在家,反而让我觉得无所适从。早上起来发呆,吃了东西之后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平白多出来的一天,好像做什么都是浪费,最后的结果就是什么都不做。

    不过我还是炒了俩个菜,一个鱼香茄子,一个虾仁芹菜,非常的好吃。除了做饭,我还洗了厕所,收拾了房间,现在窗明几净的,令人看着很愉快。然后我发现了自 己的一个怪癖,每个weekday要上班的话,我都一定会把床收拾的很干净(不管其他地方多么乱),然后周末,就理直气壮的不铺床了。为什么呢?

    其实我今天感慨很多,就是说不出来而已。
    Tag:
  • 2006-02-18

    流水 - [寻常]

    这俩天狠累,昨天早上睡过了,今天早上闹钟第一次响也没有听见。说话太劳心了,我真是累坏了。唉。

    其实没什么可说,就是纪念一下昨儿看到的一个博客,非常shock。我觉得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每个人都会很想当然的以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吧。 

    我什么时候能再找到RM呢?
    Tag:
  • 2006-02-10

    流水 - [寻常]

    这俩天郁闷的事情很多。

    昨天下午,那天来看房子的女孩打电话给我,问RM决定搬还是不搬。我说等晚上回家问了,然后再回电话给她。结果晚上回到家里心情不好,没有等RM回来就睡觉了。今天给这个女孩回电话说,能不能晚一天再回复,她说,已经给另外一家下了定金了。

    结果今天回到家里就收到RM的信,说她决定月底搬出去。 

    没办法,只好接着再找,看看情况会怎样了。
    Tag:
  • 2006-02-07

    不要脸的东西 - [寻常]

    我很不明白一个事儿,就是为什么大家把奥斯卡那么当人看。一个烂的不能再烂的《无极》,嚷嚷着要“冲奥”,瞧这个“冲”字,还以为奥斯卡是世界记录 嘛?那边箱的章子怡也很逗,没有得到女主角的提名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得着提名才让人怀疑奥斯卡真的脑袋进水了,媒体还非要厚着脸皮撇清说:“这是 事出有因的,因为她的票被分流了...”这话简直就跟芙蓉姐姐说,“我得陪fans一起过年,所以春晚咱去不了”一样。人家芙蓉也是中国人,也在瞅机会走向世界,且一直为这个目标在不懈努力ing,比演艺界里谁都能扛板砖,为啥那些章饭们不说也支持支持她呀?

    这年头好像以不要脸为荣,或者至少是以不要脸为正常。有人说,外国人不也是嘛?他们老夸自己好,说自己强那是有信心的表现。说这个话的人其实就是没有自知之明,如果您有50分可着劲儿吹到100也成,问题就那么5分也要说自己NB大了,这除了丢人之外不能有第二个结果。

    ------------------

    好吧,说完了国家大事,我也来说点儿私人小事吧。

    今天下午不知道谁在办公室里放屁,那叫一个臭,而且还没完没了的。我最后是忍无可忍,悲愤的出走到外面。真是连厕所都比我们哪儿的味道好闻了,这是什么世道啊?
    Tag:
  • 2006-02-01

    流水 - [寻常]

    我今天又很无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首先是说话晚了,闭眼前看了最后一眼电视里的恐怖片,觉就不沉了。早上又惦记着螃蟹该到家了,不愿意睡过。然后一想到要跟RM谈判,就开始紧张...结果一晚上都在半清醒状态下过来了。我的确很没有出息。

    然后今天跟大师聊天,说起买房子的事情,现在过日子真不容易,一说起来,都是生活的压力。螃蟹总是批评我被生活琐事拌住手脚为些不值得的事情绞尽脑汁,可 是他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容易摆脱琐事的纠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轻易的做到真的啥都不在乎。大师说,他的希望就在我和莎莎同志的身上了,因为我们 俩都声称手里有一堆的小姑娘要介绍给他。我说:“你不知道莎莎要来美国了么?”他说:“知道啊,要生俩娃。生了娃才回来呢。”我很惊讶,说:“难道你要等 那么久?”其实我的本意是说,难道大师要等到莎莎生了俩个娃回国以后再介绍小姑娘给他么?大师自顾自的说:“一个许给你的娃,一个许给我的娃...”这时 他才看到我说的要等那么久嘛?他很分特的回答说:“你的思维...ft...”

    我才反映过来,原来大师的理解跟我的本意偏差的好远啊,他以为我说他要等莎莎同志的娃呢...咳咳。

    然后我又想起了6P说过的那个揉肚子的故事。说一个男的,一跟女朋友吵架生气了就会肚子疼,结果女朋友心疼他,不管自己对不对都放下情绪去给他揉肚子。我 们那天就这个事情热烈探讨了很久,聊天记录作为经典被保留在册。6P的结论是,如果这个人要通过肚子疼来撒娇,那就由他去,疼死也不管。我后来想了想,觉 得还是要按情况来区分。请原谅我在这里一定忍不住要mean一下,对于某些有幻想被嫉妒和被欺负狂的人来说,肚子疼是太经常太普遍太随意的事情,对这种 人,我是决心再不动一根手指头去揉。当然自会有善良的MM替他揉的,嗯,虽然这个MM自己不承认是在揉肚子。  
    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大概还是要先揉完了哄好了再说的吧。嘿嘿。我太刻薄了。

    今天我还收到Andrew的一封email,要我去注册一下手机号码,免得接到商业电话。结果当我四处传播这个消息了之后,他告诉我说这个消息不太确实。 其实事情的真假倒在其次,可是这样白白害我失去了群众的信任真是令人气愤。Andrew要跟我打赌,说保证这个网站和电话不会给我带来商业电话。我说,没 啥可赌的,你知道I can not prove it.

    Andrew回信说,Ai4, zhe4 shi4 dao4, hao3 ren2 nan2 zuo4 a1! Zhi3 hao3 being mean leh. Zhen1 shi4 bi1 liang2 wei2 chang1 ah.

    ---

    想到立刻要去上课,就心情沉痛起来。人生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为难呢?:-(
    Tag:
  • 2006-01-25

    我要mean一下 - [寻常]

    今天看到一个笑话,忍不住要贴过来,觉得很能说明某些人的某些问题。

    狐狸跟街上走着,迎面碰上了老狼。老狼伸手就给他一大嘴巴,"让你丫不戴帽子"。
    狐狸很郁闷地回家了,弄一帽子戴着。
    第二天又碰上老狼了,又挨了一大嘴巴,"让你丫戴帽子"。
    如是几次,总挨打。狐狸想,这么老挨打不是个事儿啊,不行,我得找老虎投诉去。

    刚到老虎家门口,就听老虎在屋里说话。
    "你也不能老这么蛮不讲理打狐狸阿,回头狐狸找我投诉来,我也不好罩着你啊。好歹咱面子上得过得去,我教你一招。
    下回你见着狐狸,跟他说:给我弄点儿洗衣服的来。他给你拿肥皂来,你就打他一顿的,说我要的是洗衣粉,谁让你拿肥皂。 他拿洗衣粉来,你也能 打,说我要肥皂,谁让你拿洗衣粉。要不然你跟他说,去,给我找个女人来。他给你找个胖的,你打他一顿说我要瘦的;给你找个瘦的,你也打一顿,说我要胖的。 这样不结了,你也能打他,我面子上也能说得过去。"
    狐狸一听,得,咱也别投诉了,回家吧。

    第二天,狐狸在街上又撞上老狼。老狼大喝一声:去,给我找点儿洗衣服的来。
    狐狸不慌不忙:你是要洗衣粉阿,还是要肥皂啊?
    老狼一听,嗯?有一手阿。又说:去,给我找个女人来。
    狐狸还是不慌不忙:你是要胖的啊,还是瘦的?
    老狼一听勃然大怒,伸手就给狐狸一个大嘴巴:让你丫不戴帽子!

    -------

    hiahia!
    Tag:
  • 2006-01-25

    记乌龙的一天 - [寻常]

    昨儿真是乌龙的一天啊。

    早上收到了买的课本,头一个叫silent lies,再定睛一看,下面多了俩个字,a novel。我当时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觉得我们老师真强,居然放了一本小说在reading list里面。再翻翻,才发现是我自己的问题,不知道哪根筋拧错了,莫名其妙的定了这么本书,一点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唉,还得花钱去退了。

    上着班,忽然收到Allen的电话。说到Allen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自从上个学期考完试,这人就人间蒸发了。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考完试的晚上,他说星期 一一起吃个饭吧,我说好啊,然后我顺手查了前一门课的成绩,发现我平时成绩比他好,总成绩却无端端比他差。我顿时就怒了,然后他很委屈的说,“你为什么要 跟我比啊?”我说:“这本来就是不公平啊。”他暴笑起来,说我就是不理解你们这些人为什么那么在乎一个A。我当时怒了,立马就block了他,结果等我第 二天放他出来之后,他就既不回msg也不回电话,简直就跟那谁对待Andrew的态度一摸一样了。我最后一次给他发msg是几天前,终于在MSN上逮着他 不是away,我说why you never return my msg?对方说,对不起,我不是Allen,他在洗澡中...然后,也再没有消息了。我现在对于这种事情,有点儿惊弓之鸟,静下来反省一下,想,难道, Allen也找了一个那么伟大不世出的女朋友嘛?好怕。
    接到电话,他好整以暇的问:“晚上你上课嘛?”我气还没消,噼里啪啦的就说了一大串,他安静的听我说完,回答说:“我刚从香港回来,家里在办白事,所以没 机会联系。”我咣当一下就哑巴了。然后他又说,如果我去上课,他给我带了点小礼物,正好晚上给我。当时我真的很分特,心里很不好受...当炮筒子虽然当时 爽了,可以放完之后往往难受的是自己呀。不过Allen同学剪掉了火焰喷射状的头发,又染回了黑色,耳环也少了俩只。带的老婆饼也很好吃。我决定这个学期 少欺负他一点作为报答。

    然后我就准备去上课了。
    到家后,发现手机不见了。我上下那叫一通好找,没有找到,又去找J,让她打电话给我,我说,“我的号码是731-XXX-XXXX,”她拨了,告诉我说: “打不通耶。”我说怎么可能啊?肯定是你的服务有问题了,你啥公司的?她被我说愣了,说“我再试试。”结果她打别人的就能打通(估计是给bf打的。不然怎 么解释莫名其妙的电话啊?)我还是坚持说:“不对啊,号码没错啊。”最后她说:“错了,你的号码应该是703,不应该是731。”我才恍然大悟,731是 长沙的区号呀。

    然后还是没找着。我开始着急了,因为怕手机丢公司里给打扫卫生的人顺手牵羊拿走了。他们很会顺手的,有次甚至顺了我一本书,我一怒写了张条在墙上:Please return my book!!!!!!!!!!第二天书就自己回来了。我赶紧联系Jing,她去找了一圈,说没有啊?我想完了,敌人动作太快了...没办法,只好沮丧着去上课,结果在车上找到了手机。唉。我真是糊涂蛋。

    然后到了学校门口,一路还挺顺利。得意洋洋的准备趴车,这时才发现,因为之前把学生证和decal都借给了Andrew,他还的时候我顺手放另外一个包里 了。所以我既没有合法停车的证件,也没有能证明我身份的证件...我只好满脸堆笑的对看门的黑人大哥说,我真的有decal和学生证的,可是我忘记自己换 了包。他问我:“真的嘛?”我说真的,赌咒发誓真的。他笑眯眯的说,should I trust you?我说当然当然。最后他还是放我进去了。唉,每年开学我都要折腾这么一次,怎么我就这么糊涂呢?

    最后,终于见到了神秘的老师。他是被临时抓来教我们这门课的,不料却是我们系最大的一个头,非常牛的一个人哦。我对他的估计基本正确,他的确没有原来那个 老师那么tough,哦耶。到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这是我最后一个学期了,他说,你把这门课留在最后选啊???我张口结舌的回答不上来了。因为这门课,其 实是最基础的三门课之一,可是太无聊了...

    至于其他的,唉,我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次,就不重复了。我最近也很倒霉,被无数的人欺负。这些人里包括阿肥,蘑菇,6P,我原来可是把你们当最铁心的朋友的啊,你们就这样对我,象话嘛???

    然后大同又给我找个了事儿。她走了之后,最后一个月的手机费没有付清,可是机主是我。我就急吼吼的跑去告诉她,她说其实她知道。可是现在帐户被关了,只能我先付了她再把钱给我。
    我就很郁闷啊...这隔着十万八千里她怎么给我啊?我也不太好意思要吧?而且她说,之前老情人帮她退电脑,就没有让她付shipping fee,我非常郁闷,回msg说,rich man sucks。
    后来我灵机一动,找到Gary,让Gary找老情人,让老情人付得了。怎么说,他也使用了电话呀。未料,老情人拒绝代付电话费,非常坚决。

    我后来才琢磨出来为什么,不仅由衷赞叹。如果他代付的话,就得用信用卡或者支票了,这样,帐单就能看出来啦,脑子真好使啊,赞。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