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3

    图书馆 - [寻常]

    前些天在四处溜达的时候看到有人推荐侦探小说,于是搜索来看,发现现在的网站都坏的很,他们登连载,可是就登一部分,不登全部。这也就算了,还要在只登了半截的连载的最后假模假式的加上一句:“连载完毕,谢谢欣赏”。

    我上了俩回当了。昨天也是,本来就头疼,看那本《恶魔预知死亡》(The devil knows you're dead),翻译的那叫一烂,我也认了,囫囵吞枣的看啊看,刚看出点儿瘾来,下面没有了。

    搜索了一圈,发现全是当当卓越上买纸书的广告,原来现在新浪搜狐什么的全给他们收买了,专门骗你看上瘾然后咔嚓一下断掉让你买去。如果在国内我说不定也就认了,当然如果早些时候我也认了,就真傻了吧唧的去买一本回来看。可是一则因为那翻译实在太烂让我觉得原书也不值得保存,二来经济危机来了,怎么还能这样浪费钱呢?

    于是我今天趁热打铁就去附近的图书馆把书抱了回来。

    话说这侦探小说就是容易读啊,没什么生字,而且果真比翻译的强太多了。原书写的挺冷笑话的,我发现我就爱看这样的冷笑话书,太厉害的搞笑我觉得是咯吱。

    而且图书馆也好,办张卡只要几分钟,服务好得不得了,都是些老太太,动作很慢,但是非常耐心。我先去fiction找书没找着,一个比较年轻的老太太就跑去mysterious给我抱来了,还把硬皮本和软皮本都抱来了。我当然就挑了硬皮的,既然借书自然要挑贵的,字大的。挑好了书只要在门口划一下卡就好了,回头要续借也只要在网上登记一下。

    我们附近刚开了一个图书馆,是把旧的推翻了新修好的一间,特别气派,我向往很久了。我对大猫说,回头我就打算去那儿呆着,那儿有网络,还有咖啡,能呆一天。而且他们有volunteer的program,铁定很适合我。其实回来的时候我就跟阿肥说过了,图书馆啊,发生高质量艳遇的地方啊那是,当然我原话说的比较恶心,我说的是“穿着白色麻布棉裤的老女人在书丛中穿行,浑身散发着知识的芳香”。阿肥也比较狠,当我说我对帅哥一般都怀着深深的警惕性时,她反问为什么,我说因为被宠坏的帅哥一般比被宠坏的少女更讨厌。阿肥说,帅哥是拿来看得,不是拿来宠的呀。我很分特,说原来不是拿来玩的呀。阿肥说“拿来玩的话,那还叫宠啊,那叫虐呀!!”

    大猫回来后对我如此热爱读书十分欣慰,也很支持我以后去泡图书馆,说,不错呀,会有很多年轻的小帅哥吧?

    Tag:
  • 2008-11-28

    新朋友 - [寻常]

    昨天去一个阿姨家party,满屋子都是不认识的人,一半是比我们大15岁以上的,一半是比我们小15岁以下的。我们奋力想打入任何一群都不太可能。本来我端着盘子认真的聆听他们聊天,看看有啥可以搭讪的,结果听见他们一人说,我当年想考清华,结果虽然成绩非常优异,可是77年的清华不招建筑,可惜擦身而过了。另一人打断他说,77年招的。这人老婆接着说,不招的。那人说,招的,我认识的谁谁,是谁谁,告诉我77年是招的。这人和老婆接着说,我们认识的谁谁是谁谁,说了不招的。显然一批的谁谁比另一批更权威一些,这个话题就放下了。我和大猫互相看了一眼,77年...还是算了吧。

    最后我们找了一个法国女孩聊天,女孩叫Marie,看着很特别,看不出年纪,应该很年轻,非常活泼,特点是一旦开口就停不下来。本来我们8点多就想走,结果跟她一说,就说到了12点。Marie在世行工作,刚从巴西调过来,家在巴黎,人在伦敦上的学,导师是刚被任命为财长的那个big guy。她刚到美国10天,就跑去跟cable公司的CEO讨价还价要了个deal,还在ebay上拍了个电动自行车。短短的几个小时,几乎她的一辈子我们就都知道了,爸爸妈妈,后妈,后妈的俩个女儿,男朋友,老板,工作,还是工作,明天要交的report,关于美国经济危机给巴拿马运河贸易活动带来的影响...

    我忍不住想到生命力的问题,这是一个生命力多么旺盛的姑娘啊。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常年抱着电脑和行李包在一个个办公室之间冲杀。她不停的说不停的说,能从人说到植物,从植物又说到人,然后说到街道,说到学校,又说到人,再说到电影,又说到工作。其实真没有谁的生活是比较容易的,只是站在一边看着的时候,会觉得别人的日子过的很精彩热烈,可是不管多么的精彩热烈,都需要这个人调动自己的全身,用所有的力量投入进去。 她父亲去世的那一年,同时失业失恋,小姑娘一样满脸放光的说,那年多么多么的黑暗,可是你能学到多么多有用的东西啊。

    我决定把之前上课买的书拿出来,再老老实实读一遍。:(

    Tag:
  • 2008-11-18

    寻常 - [寻常]

    今天还是忙。有个东西总是做不出来,很不痛快,回家路上给大猫打电话,说:“我一点儿都不开心。” 可是具体问到为什么,又忘记了。后来想,大概是经济太差,忧国忧民所致吧。今天油价已经2块03了。

    到家后做饭,炒西红柿鸡蛋,谨记网上看来的诀窍“打蛋3分钟”,结果,把手腕给伤了。:( 晚上想干活都不能。

    不过收到了啧啧寄来的白色披肩,还有漂亮的卡片,喜欢得不得了。等明天收到裙子就可以配起来试试了。另外早上试了新买的Smashbox的fundation premier,review说这个东西可以hold fundation all day long,居然是真的。以前每次下班等红灯的时候照镜子,都觉得自己脸色很差,今天睡觉前洗脸,发现色泽还是很好,强烈推荐,我买的是紫色。这说明,1,该fundation premier货真价实是好东西,2,我已经到了不浓妆艳抹就“脸色很差”的地步。 

    我这俩天有些不耐烦,说话很冲,所以尽量少说,其实颇多感触,回头再说吧。

    Tag:
  • 2008-11-12

    天黑早 - [寻常]

    今天的主题依旧是忙。这几天CSS功力大涨,几乎没有做不出来的东西。可是跟JS挂钩的功能练习的还是不够多,而且将来如果没有人逼我把layout复杂化,是不是这些都会忘掉呢?今天Mara问我能不能做一样东西,我回答说应该可以,就是需要多点时间。其实心里有点跃跃欲试,想试一试自己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记得刚到美国的时候,刚刚开始学计算机,那时辗转不知道怎么认识的一个人,来问我知道不知道CSS,发了一个网站给我,是CSS大赛的消息,里面的html code全部一样,可是layout就各自不同,要求参赛者用最简单的CSS做出来。那个时候我完全一点都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现在却成了天天打交道靠它吃饭的饭碗。人生也真是奇特。

    这俩天陆续收到在网上买的化妆品和护肤品,一边下单一边还在告诫自己,要收敛啦要收敛啦。现在经济这么不好,我们公司恨不得连卫生纸都要削减掉,我也应该改改消费习惯了。不过holiday season,不买东西就象没有在过节。昨天痛下决心,喃喃的对大猫发誓,“我保证明年再也不这么花钱了。” 把他吓了一大跳。毕竟真正的危机还没有来,我还是老实一点比较好。

    昨天晚饭不小心做了5个菜,炖了个砂锅牛肉,又搓了个丸子汤。天气越来越冷,一开家门,里面就弥漫着满满的肉味儿,加上桔黄的灯光,显得非常温暖。不过昨天脑子不转,不知道怎么搞的,在炒肉的时候,本来是想把切片的鸡腿菇倒进去,结果糊里糊涂连一碗水都加了进去,最后炒肉变成了煮肉,都没有热锅快炒的香味儿了。

    进入冬天后的瓜越来越胖,肉敦敦的屁股和大腿,一踩一个坑。它现在掉毛减少了,浑身的毛油光锃亮,谁见到都要赞一句好猫。它吃的也是越来越多,不给吃的就要捣蛋,要么是半夜抓门,要么是把东西扔到地上。喂它吃罐头的时候,如果蹲在一边看它吃,再怎么不喜欢的罐头,它还是会用力大声的吃的bia ji bia ji。

    我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虽然对未知的将来时不时还是会感到恐慌,不过已经走到了现在,那一样可以继续走下去。早上来上班的路上,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色戒》的最后,王佳之最终没能见到易先生一面,虽然这是比较合情合理的结果,感觉上却那么绝望。我想我再不能把自己放在任何绝望的境地,即使真的面临那样的境况,也决不能放任自己就那样绝望下去。要努力的幸福。

    Tag:
  • 2008-11-05

    幸福的榜样 - [寻常]

    夜深人静的时候,阴差阳错,看到土豆的博客的一段话,忽然觉得感动非常。

    这些天物理的忙碌和精神的游离,产生出一种奇特的反应,好像一刻在现实中,一刻却在虚幻里。喜悦和惶恐交错的来临,从层层深埋的code中抬起头来,恍惚的怀疑当时的时间地点,怕时间走的太快,嫌时间走的太慢。

    生活从来不如我的预料,总是在以为一切都确定的时候,又出现种种意外和变化,而总是在以为即将放弃的时候,又鼓起勇气坚持下去。 

    那就坚持下去。 

    土豆的那段是这样的:

    我们家门口有一张从一元店买来的擦脚垫,那时候只买得起一美金的便宜货,质量可想而知。上面却印着这样一句话:A house is made of brick and stone, a home is made of love alone。所以我想,前面那些只不过是我们住过的地方,真正的家其实在下面这张照片里面。那一年我22岁,背弃了自己“30岁以前不结婚”的打算,在掉 了一地的眼镜中,嫁给了这个人。

    Tag:
  • 2008-10-31

    Review也靠不住 - [寻常]

    都说ebay上骗子多,没想到amazon也不那么靠谱。我已经反复查了review,挑赞誉最多最热烈的下手,结果收到还是货不对版,这都什么事儿啊。真不爽!
    Tag:
  • 2008-10-17

    做饭 - [寻常]

    这个星期没怎么好好做饭,连着吃了俩天面条,星期天烤了一次鸡翅,反正我是觉得不好吃,今天要好好做一顿。

    翻出冰箱里几根青椒,剖开了去籽,然后切成条。不知道怎么会那么辣,我连着打了十几个喷嚏,惊天动地的,眼泪都给打出来了。而且顺带着把胃也给折腾的翻江倒海,特别难受。

    然后准备做个麻婆豆腐,就要找出前阵子买的豆瓣酱。以前的豆瓣酱是港式的那种,装在一个小塑料瓶子里。后来我买了一种袋装的“郫县豆瓣”。现在瓶子里的豆瓣吃完了,我把瓶子洗干净,准备把袋子里的灌到瓶子里。还专门对比了一下他们俩的容量,正好都是270ml。这下可以看出谁缺斤短两了。

    袋装的“郫县豆瓣”的外面是个好看的包装袋,里面是普通的软软薄薄的一个塑料袋,豆瓣就装在里面。我剪开一个小口,把豆瓣挤到瓶子里面,最后差不太多。闻起来“郫县豆瓣”要更地道一些,不知道吃起来哪种味道更好。

    但是啊,但是。我知道我说这个话很不负责任也很恶劣。

    就是在把郫县豆瓣往瓶子里面一下一下挤的时候,联系到豆瓣的颜色和形状,它看起来真的很象shi啊。 

  • 今天!

    中午正在吃饭,隔壁的leigh忽然隔着板子叫我:“你又在吃饭呢?”我心虚的回答:“是啊。”她立刻说:“太香了,我要过来吃一口。”然后就绕过无数个cube走到我的板间来,夹了一口豆苗走了。

    上次她也是这样,隔着板子问我:“你在吃什么?” “豆苗”,“太香了。。。”

    有次我们老板,是我们这个office几百号人最大的那个老板,路过我们这里,忽然停住脚步,非常狐疑的试探的问:“谁在吃饭?闻起来sooo good。”当时周围只有我和猥琐男2个中国人,所以猥琐男立刻说:“是我的吗?” 结果老板抽抽鼻子,顺着味儿到了我的座位上,看到我一盘狼藉的饭盒说,“原来是你的呀...” 那天我做的是炒土豆丝。

    之后数次,猥琐男趁吃饭之际来找我谈工作,也由衷叹道:“真香啊,你这做的是什么?” 我几乎每次都回答都是:“土豆丝” 。

    这不是说我没事就吃土豆或者豆苗,而是说,做饭这个事情真的很微妙,有时吃起来味道其实没有太特别的菜,闻起来却非常有迷惑性。虽然我对自己做饭一直不是太自信,可是过往吃客都对我做的家常小菜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大菜我也不会做),有次大猫掰着手指头数我做的好吃的菜,分别有炒豆芽,炒豆苗,炒西兰花,炒苋菜,炒almost一切的青菜,还是豆腐茄子粉丝豆角控...除此之外,还是蒸鱼大师,红焖虾大师,打卤面大师...还有,我切肉片可以切的象纸一样透明,切丝可以象--不能象头发--应该说象面条那么纤细柔软。这一切,都是我当年手上无数伤痕和这些年悲惨的单身生活锻炼出来的呀!即使这样,我一般出去party都还是会伪装成低调的烹饪白痴,谦逊的对妈妈们说:“你做的真好吃,我什么都不会,人生好苍白啊。。”

    当然,大家也尽可以把这篇博鉴定成炫耀贴,:)

    Tag:
  • 2008-09-24

    寻常 - [寻常]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睡够的缘故,这俩天很懒散,上班上的非常不得劲,早上不想出门,3点了就想开溜,偏偏这俩天的活儿还不少,只好吭哧吭哧的做。

    昨天找出那个Nikon相机的说明书,又重头看起来,如果想好好拍照片,SONY的那个傻瓜相机还是差了点儿。今天又跟CSS叫劲,老板提出各种奇怪的要求,比如换个箭头的颜色,加个背景色什么的,都是看起来很简单,却需要掉过头去把原始CSS翻出来才知道怎么回事的。开始的时候总也做不好,不是这里短了点儿,就是那里缺了个边儿,不过我现在真是比过去沉得住气了,还是慢条斯理的一个一个参数调,心里很清楚反正早晚我肯定能做出来。当然最后就是做出来了,也挺高兴的。就是这个东西得多做,每天都要用才能不断巩固进步,如果放一阵子不碰,立刻就忘。现在想来有些遗憾当初没有抓住机会猛做JS,不然我现在得有多牛X啊。

    今天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我跟她颇有渊源,可是好几年没联系,忽然之间她就跳出来找到我,说她在做一个简单的home business,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大致的聊了一下之后,我觉得好像情况给说的太好了,跟fatwallet很象,不过他们的网站会给10%的discount,这有些too good to be true了呀。然后她说,如果有兴趣,可以带我去听听讲座...我一听到这里,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就算不加入也可以,不会被象摩门教宣传那样纠缠,我也不太适合做这样的事情,很难想象我能给email list里的每个人都发上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说:“同学们,请加入我的下线吧。”

    换了厚被子之后,瓜更加喜欢到床上睡觉,没事就把被子踩出一个凹下去的窝窝,然后把自己放在里面,还整出个鼓包当枕头靠着。这家伙年岁渐长,可是越来越娇气,每天晚上吃完饭后,都必须让我抱它一会儿才可以,抱的时候小爪子搭在我一个胳膊上,下巴也搭在胳膊上,肚皮翻起来露出红嫩嫩的奶奶,自己时不时还会调整一下姿势,以躺的更舒服一些。有时抱了一阵还不过瘾,还会跑去骚扰大猫,没一会儿就听见大猫在另外一个屋子里叫:“快过来把猫拿走!”过去一看,瓜趴在他的膝盖上,正舒服的享受大猫挠下巴的服务。我说谁让你抱它呀?大猫委屈的说,不行啊,不抱它就来抓椅子背,一转身它就扭过身去把屁股撅起来,没完没了啊。

    那天我们去Bethesda吃饭,后面的一桌是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的牵了只奇娃娃一样大小的狗,可是却有硕大的招风耳朵,身上的毛也挺长的,尾巴是卷卷的毛茸茸的一条。那狗始终不安静,男的只好抱着它,另一只手吃饭,好在狗的体型很小,一只手就能捞起来。我一边吃一边不断的回头看那个狗,很眼馋。后来大猫非常不忿的说,那男的就是show off嘛,不然好好的吃饭带什么狗呢?说完指着瓜说,“瓜一个顶丫三个大,可比它听话多了。”想了想又说,“不对,瓜是那样,你让它往东它偏往西,你让它往西它就偏不走的。”再想了想,又说,“怎么听起来不象猫,倒象阿凡提的小毛驴呢?”说毕,点着瓜的鼻子唱将起来,“我的小毛驴,小毛驴。有股倔脾气,倔脾气,你让它往东它偏往西...”

    那对牵狗的情侣旁边,是一对更年轻的情侣,我们始终看不见“男方”的脸,只能观察到女的对男的无比亲昵。那“男的”头发很长,身材瘦削,衣服和姿势都很中性,我们怎么也琢磨不出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最后我们决定吃完饭后装作买东西的样子,绕到他前面看一眼,可是结果,到了他前面,看见了他的脸,还是没法判断,他长的实在太....中性了。

    Tag:
  • 2008-09-18

    有多脑残 - [寻常]

    洋葱头脑残鉴定

    我做了一下,分数忘记是32还是36了。目前为止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分数超过我的。这个测验好像是个台湾人做的,难道台湾对脑残的定义和大陆不一样吗?我觉得这个不太象脑残鉴定,而是象“糊涂虫鉴定”。而且一上来我就很迷惑,到底O代表“是”,还是X代表“是”,这种似是而非的测验可真是害死人啊。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