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1

    There is a fine line - [胡说]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终于平安顺利的回到了美国,本来以为安检会很严格,结果其实根本没有。北京起飞的时候 大概检查了一下,不许带水上飞机,东京准许带机场内买的水。从东京飞北京的时候,机长要求大家在降落前1个小时不要动(其实当时只有10分钟降落了),从 东京飞芝加哥的时候,还有5分钟降落,厕所门口还排着长队,机长说你们准备好我们待会儿降落。压根没提安检的事儿。

    回来才知道上次纽瓦可机场的事儿是rutgers的一个学生干的。令人惊讶的是,居然很多人替他说好话,说这证明了中国人也可以有浪漫的爱情,扯什么啊。拉登炸大楼还证明了他们有伟大的爱国情操呢。

    我 要是那些被耽误了飞机的几千人之一,肯定恨死这个人了。本来坐飞机就是痛苦的事情,还要花那么长的时间来重新过安检,过完之后还要没着没落的等着,等完之 后飞机误了点儿,之后的计划全部要重新安排,如果还要在中间转机的话,那就更可气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居然还有人说无所谓没关系不要紧。不知道他们是怎么 想的,就是别人的时间都不算时间,别人遇到的麻烦都没关系。这个小孩自己脑子一热冲动了还可以理解,事后有人鼓掌叫好才真是我不能理解的事情。

    从 北京飞东京下飞机的时候,有个女的从另外一边硬挤过来要插在我前面,我为了给她让路都没地方下脚了,我说:“你不要挤我呀。”她立刻就发飙了,东北人,大 声说:“你会不会说话,你说话注意点儿,学着点儿怎么说话!”我太没出息了,居然不会反驳。然后她还在后面踢我的箱子,我只说了一句“你踢什么踢?”下次 我要在内存里备好不同的反映词条,主要是大猫说我换了牙之后变横了很多,以至于遇到真的泼妇我就歇菜了。

    回到乡下真不习惯。这次带回来好多茶叶,都是非常非常好的茶,且够喝一阵了。国内真好,刚才一边在铲雪一边怀念楼下的京鸭都,唉,我连京鸭都都开始怀念乐...

    Tag:
  • 2009-12-10

    还是被打败了 - [胡说]

    不得不承认,我爸妈的逻辑真是强大到无敌的地步。我又一次被他们打败了。

    最近太不顺利了,先消停一阵吧。

    Tag:
  • 2009-11-09

    连连看 - [胡说]

    最近的事情很多,特别忙,又觉得容易累,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忽然过敏了,脖子后背还有手上长了小包,没有缘由的,忽然就发了起来,有点象05年时候突然长带状孢疹的样子,不过这次远没有那次痛苦。

    这几天就尽力的克制饮食,自觉的少吃辣的东西,有天中午回来饿的头昏眼花,自己煮了碗面条吃,不能放辣椒,只好往里放白花菜,煮出来一碗白花花的面,真是前所未有的清淡,什么时候我端的碗里面居然不是红色,真是罕见!前天出去吃泰国菜,终于忍不住放了辣椒,一边吃辣椒我一边感慨,说如果我被捕的话,敌人根本不用折磨我,只要不给我辣椒吃我就抗不住了。大猫说,你的意思是,给别人就要灌辣椒水,给你就是偏不能灌?

    忙的空隙里就很不想事,又翻出来连连看玩。这几天心里有事儿在惦记,忍不住条件反射似的,就想如果玩出来了代表什么没有玩出来又代表什么。不过我现在玩不出来占大多数。

    那天Mindy说算命,我就想起来以前也是拿连连看来算命,就是赌玩出来就代表如意,愿望会实现,玩不出来就是愿望不会实现。然后其实脑子都木了,眼睛也花了,玩的毫无乐趣了,还在不断的翻玩着,一旦玩死了,就满嘴的苦味儿。我跟Mindy说,其实这样真不好玩,把希望寄托在这样没谱的事儿上,其实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回忆这些年,心想事成的事儿并不多,有的错过了,有的失去了,有的得到了却不是全部。不过,这几天一边儿玩的时候一边忽然想到,也许就像那年忽然发病,就是心思太过执着,越是想紧紧的抓住,拼了命的想得到,而这样豁出去的性命,其实分文不值。而太执念在希望得到的东西上,整个生活的天平都不正常的倾斜,好好的愿望也变成怨念,最后一切都变了颜色,变得特别没有意思,还失去健康。

    今天玩连连看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又在许愿,然后又克制住自己。玩儿桌面游戏都能搞的这么惨烈,我也真够没出息的我。

    Tag:
  • 2009-10-06

    男女有别 - [胡说]

    昨天去买小孩的衣服,准备回头去看朋友的时候带去。之前一直听说有的妈妈怀了儿子之后特遗憾,因为觉得男孩儿没什么衣服可买,不能享受那种打扮小女孩儿的快乐,上次6P回来也说,去逛街了,没劲。我一直不甚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直到昨儿我自己走在衣服丛中,看到girls那边一片花花绿绿,各种漂亮小衣服,花色式样用途,摆的琳琅满目的。再看boys这边,可怜的就那么几个aisel,而且清一色的蓝色绿色黑色灰色,款式也很单调。我立刻就体会到那种没劲的感觉了。发现还是女孩儿好,女孩儿比较过瘾。

    今天晚上烫衬衫,我以前接受过专门的烫衬衫裤子训练,以前我一直觉得男士衬衫很麻烦,得按工序烫,事儿事儿的。今天想到过几天也许我也要用上我的衬衫,搬家后也没好好整理过,就把我的那套小秘衬衫西裤翻了出来。先烫裤子,发现裤子比男士的难烫多了,尤其我那西裤为了显得酷,还是扣扣子的,裤筒倒是很好烫,上面就只能翻来覆去一小片儿一小片儿的烫了。

    费了半天劲儿终于烫完了裤子,我想衬衫应该容易吧?结果,女士衬衫真的跟男的差别太大了,尤其我的那几件衬衫还带弹性。平时穿的时候,只恨美国衬衫没有腰,不突出线条,现在才意识到,那些线条全是要顺着缝儿一点儿点儿的烫的,而且都只能用熨斗的边儿。

    原来女的过瘾是过瘾,可是的确要事儿的多。

    Tag:
  • 2009-09-03

    后知后觉 - [胡说]

    我今天才知道“潘驴邓小闲”是什么意思。看来不读书就是没有文化,饶是之前看侯文咏的闲话金瓶梅,也没有记住这么经典的段子。看来要找时间把lance上次托我转交给阿卡却一直没有机会实施的《精装金瓶梅》好好看一遍了,实在不行也可以去重温一下侯文咏的博客...不然这样天天埋头在房子院子兔子猫这些琐事里,早晚要象我妈说的那样,与社会脱节,与时代脱节,与爱人脱节...

    话说我昨儿真的在院子里看到了一只野兔,跑的飞快,一下就从邻居家串到我家的院里。可惜我们家这个瓜,满门心思就是怎么打开去地下室的门,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追求。

    Tag:
  • 2009-07-23

    意外 - [胡说]

    今儿阿肥说,她LD特乐。我问怎么了,说是在玩游戏,踢足球的,结果挠个痒痒没注意,就进了对方一个球,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后来aww上来,我看到她的昵称是“吐血了,真吐了”,赶紧问她怎么吐血了,才知道她是刷牙把嗓子捅了,因为咽炎,刷牙的时候咳嗽来着。真分特。

    我想起来有次洗碗,我两手拿着两个碗,然后打了个喷嚏,结果两手一哆嗦,撞到一块,左手的碗就碰到了右手的碗,左手的碗还没事儿,右手的碗给磕掉一块瓷。真冤。

    Tag:
  • 2009-07-01

    谁更惨 - [胡说]

    我以前老灌水的时候,有次忍不住翻出《唐伯虎点秋香》里的一个剧照,就是跟周星驰比惨的那位老兄,挥舞着板砖砸自己脑袋的,下面巨大的字幕写着:“谁比我更惨。”

    因为我就发现BBS上有人特喜欢相互比惨,这人说一个惨事儿,一定会有人说自己比他更惨。如果回忆起童年的时候就更了,哗哗的一批批冲上来声泪俱下,要么说身体多么不好,要么说如何遭受同学排挤老师虐待。whatever。

    今天看到良品杂志上这么一段,采访钟欣桐的,就觉得特别逗。

    钟欣桐:我已做足心理准备 “我试过从最高跌进谷底,由很多人喜欢,到很多人不喜欢。那是自己的错误,但并不可怜,不是惨。”

    那批照片出来我觉得这些人都挺倒霉的,反正我是没有象大家那样对陈冠希或者阿娇那么义愤填膺。就算阿娇甲醇又怎么样了吧,香港的那些小朋友们就那么脆弱,一下就给带坏了?而且好像还说的不是这个,说的还是,阿娇开始是正面形象,结果出现这种限制级照片,性质就更加恶劣。我心说这哪儿恶劣了?她自己的私事好不好?

    但是我现在就觉得阿娇很惨啊,看看陈冠希出来道歉,满口流利的英文,又诚恳憔悴的表情,配合张柏芝破口大骂的表演,两边都获得了舆论的谅解。只有阿娇,她怎么做都不对。最早出来回应面带微笑不对,后来再哭哭泣泣又不对,埋头退隐一阵子不对,这会儿要复出的话还是不对。

    我觉得一个人不管做什么都做不对,怎么做都做不对,才是最惨的呢。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是她自己的情商智商的问题,还是经济人判断错了形势。连问题都找不出来在哪里,还那么小心翼翼用力表现诚恳的迎合市场,而且还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对,我都要忍不住同情她了。

    Tag:
  • 2009-06-05

    看不看法网 - [胡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多半不会看,虽然纳达尔已经被提前淘汰出局,费德勒最大的威胁不存在了,可是他夺冠的希望还是不大,我的小心脏最近承受的压力太多,还是不要趟这个混水了。

    比较搞笑的是,这俩天开始逐渐看到越来越多的赞扬费德勒的帖子,赞他连续20次大满贯4强...唉。我一累就想敏,就特别忍不住想去问这些人,当初费德勒在温布尔登栽跟头的时候你们都说什么啦?上次费德勒哭鼻子的时候都说什么啦?一个个都捶胸顿足摇头摆尾的说费德勒不行了,赶紧踹了老婆退役吧。这会儿又开始拈须微笑跟神算似的,好像一直就是特铁的奶牛粉。拜托,真的粉是在人家下坡的时候还跟着的,至少别落井下石啊。

    当不当GOAT其实没什么,当然,是我小蚂蚁觉得没什么,对费德勒来说也许就非常有什么。可是至于吗?哎。当年阿加西日落西山的时候我照样忍着打击看比赛,人家不是GOAT也不能否认人家的伟大呀。

    Tag:
  • 这个题目很有噱头吧?

    今天蘑菇给我看了一篇天涯上的强文,叫做《JJYY,YYJJ,婉君!这是多么矛盾又和谐的一家人啊啊啊!》(强烈推荐),这唤起了我辛酸的回忆,想当初热播的那些电视连续剧们,我好像除了不懂事时期勉强看过的《武则天》和《上海滩》之外,就一个都没赶上过,每次都是第二天到学校里,眼巴巴的听着同学们八卦。

    当年的婉君最火的时候,我照样错过了,每天同学们热火朝天的讨论小婉君多么多么美貌非凡,我都插不上半句嘴。我印象里很多女生都爱小婉君爱的要死,剩下的女生都喜欢徐乃麟,反正我就跟瞎子想象颜色一样。那个时候又没有网络,不能上网去搜索女主角照片,只好默默的在心里想象...最后上了大学再看到金铭小朋友的照片时,心里唯一的感想是:“就这么个胖子呀?” 当然她长大后变成了一个更大的胖子,那是后话。

    那个时候我连《射雕英雄传》都没有看完整过,都只能趁着换台的时候偶尔溜一俩眼。还有《红楼梦》!我妈为了我,她自己也忍着不看,或者把我关里屋学习,她偷偷的把电视声音关掉,默默的看。那个时候我唯一被允许看的连续剧,是每个星期天放一集的《草原小屋》!!

    当然,重点还是推荐这个强文,因为写的实在太搞了。虽然我根本没有看过本片,却被作者形象生动的语言吸引,完全能重现当初的场景。

    大儿子伯健 26岁的青年40岁的长相,胜在眼睛够大,大眼哥!
    二儿子仲康 18岁的青年35岁的长相,胜在眼睛够小,小眼哥!
    三儿子书豪 16岁的少年26岁的长相,胜在眼睛够对,对眼哥!
    只因为婉君同学喜欢踢毽子,一次踢100下,一踢就踢了八年,俺们姑且按她每天只踢100下,不算平年闰年的误差,那么就是100下*365天*8年=292000下。俺们可怜的对眼哥就是因为8年来一直盯着婉君踢毽子数数活活被数成对眼的!

    最搞的是,后面还附加了照片,我实在不忍把照片贴过来,有人愿意看的自己点击这里吧。

    俺们小眼哥又一次跟他的小冤家王小峰同学打了起来!这王小峰同学倘若不是童年时期受了重大刺激,现在也很有可能成为个人才,不仅打架是个好手,而且每次都 雄辩滔滔,据理力争,不畏强权,不向权贵低头,每次都把小眼哥这个北大学生打个半死,也噎个半死,是个不可多得的文武双全的三失无志青年(失学,失业,失 婚),充分证明了有才藏于民间的道理。
    面对扬言要从草垛上跳下来的SB丫环,婉君终于将心中对SB丫环的爱意排山倒海般迸发了出来。两个相爱的人儿终于经过重重考验,紧紧拥抱在了一起。被救的SB丫环,与婉君互诉衷情,长夜漫漫,拉埋天窗~~~

    特别经典的是这么一段话:

    但是俺们婉君是个天生的自恋狂,每天都觉得自己在周家有着重大的作用,如果她真的跟三兄弟中的某个XXOO了,剩下的两个就会为她去死。其实这样的想法太天真了,她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也太小看了男人的欲火中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没有了她,他们一样可以跟别人欲火中烧。

    的确,这段话放在很多人身上都挺准的咧。

    -----

    PS,其实说起来,当初我也曾受过琼瑶奶奶毒害的,例如看了《月满西楼》之后,就觉得男生叫“冬冬”特别好听。

    刚才蘑菇又提到《剪剪风》,我想起来这是一本特别恶心的书。然后唤起我当年的记忆。当初我都是去租书店租来看,后来有天租了一本,里面说三人行的,大奶把二奶搞进家门,然后三个人搞在一起3P,还搞的惊天动地的...话说回来,琼瑶奶奶的那些人物,哪个不是惊天动地?总之,这个故事实在真的把我恶心到了,我就在书的旁边写了好多批注,又给还回去了。这本极端恶心的书,就叫做《碧云天》(分特,google拼音打这三个字,出来的居然是...)

    不过客观的说一句吧,也许琼瑶奶奶那个时代,还是可以娶小妾的,而她一直身为二房,有这么多的YY和感慨,大概也是不奇怪吧。但是想到一个人,能那么口口声声的抱着俩个女人说爱的要死,呃...还真是让人感到恶心坏了。

    Tag:
  • 今天看到MLC也推荐,我就去看了这篇炎樱写给胡兰成的信,本来我对这几个人的大作真是躲着不愿意多看的。看了之后真是叹为观止。大心的评价写的也不错,唯一有一点我觉得不太准确的是,人家陈冠希只是泡妞而已,没有卖国,拿来跟胡兰成相比较,我觉得有点儿不太公平。何况冠希同学在舆论压力下,还一次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悔过之情,不象胡兰成,在舆论关注之下,一次一次的表达着自己的得意之情--泡了那么多的女人,一个个还死心塌地的,怎么能不得意呢。

    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张爱玲遇人不淑,就像最开始的时候觉得苏青遇人不淑一样。后来,到现在就尤其不这样觉得了。我有个女性朋友,一次又一次,累计到现在大概有十几次半夜跑来跟我哭诉,与老公打了好,好了打,打了又好,好了又打。悲愤的时候哭着要我骂她,要我用最尖刻恶毒的语言骂到她醒,然后转天又幸福的要命的来告诉我,老公对她多么多么好。这样翻来覆去几次之后,我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只怕到最后落下骂名的反而是我这个旁观者。

    张爱玲后来是抽身了,可是没办法把心抽出来。昨天我还在想,大概有的时候,有的人,有的情况下,就是身不由己的?大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一边明明知道该怎么样,一边又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疯狂的念头?这是基因荷尔蒙啊还是文学青年天生的宿命?

    所以,张爱玲也好,苏青也好,这些生活在婚姻悲剧里的女朋友也好,其实只要一个词就可以形容:“自找”。她喜欢这样的对象,享受这样的,交杂着幸福和痛苦的生活,这种极端的把自己投入付出给另外一个人,然后毫不顾忌的伤害和被伤害的过程。这样的话,还能让别人说什么呢?

    ---

    被迫瞻仰了当事人的照片之后,发现古语果真说的好,丑人多作怪。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