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3

    纵贯线 - [天堂]

    还是忍不住要说,而且是反复强调的说,实在太喜欢纵贯线的这张《北上列车》的专辑了,真是太喜欢了。

    这六首歌我都很喜欢,在听《抱着你》的时候就想起来丁丁,在听《公路》的时候想起来lance,因为歌里有这么一句:“你说我总是荒唐 我承认我是荒唐 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吗?”

    张震岳还是挺嫩的,在《亡命之徒》里一下就显得不如李宗盛那么老练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几个人的八卦,但是他们在一起唱歌,唱的这些歌啊,实在是太好听 了。罗大佑唱的还是那么用力,周华健也还是那么煽情,不过四个男人的小合唱,真是令人感动。每每这种时候,我就觉得生活挺美好的。

    嗯,这么想着,听着,觉得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Tag:
  • 2007-07-20

    音乐会 - [天堂]

    晚上去听了朗朗的音乐会。算是露天的音乐厅,不过我们坐在有顶的房子里面,所以后来下雨的时候,我就很幸灾乐祸。

    总的来说我觉得今天的表演没有上次去听的好。今天的曲目上半场是莫扎特,下半场是中国小调加《黄河交响曲》。不知道是音乐厅的问题,还是指挥的问题,还是交响乐团的问题,总之听着感觉很混乱,没什么层次。不像上次听,感觉层次很鲜明。再者,我发现我的确没有欣赏高雅古典音乐的细胞,上半场听的我昏昏欲睡坐立不安,直到下半场,熟悉的中国小调响起来,我才精神一振。

    还是中国的东西好啊。虽然我还是觉得演奏有问题,可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亲切和熟悉,简直让我觉得每个毛孔都舒畅起来。我想这真是没法改变的吧?无论在这个国家生活多少年,无论每天看的都是什么样的肥皂剧,还是没有办法改变骨子里中国人的血脉。那些熟悉的音符,就像刻骨铭心了一样,瞬间就被唤醒。高中时候学过的课文啊:“ 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金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浊流宛转,结成九曲连环...”无论是曲调,还是颂词,到最后《保卫黄河》的那段,听到“风在吼,马在叫...”,都那么熟悉,太熟悉了。

    出国这么多年,我很少特别想家,可是在听到这些曲乐的时候,我却强烈的想念起遥远的祖国和家乡。那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甚至只能说是一个方向。也许,这也是近怨远念的一种吧。我真是想家了。

    至于朗朗,我不怎么喜欢他。记得上次听完音乐会回来,感慨说投入也是一种美。朗朗的演奏不可谓不投入,全身都在用力的晃动,上身在前后左右的努力的晃,下身则在哆嗦。手在不弹奏的时候,也会时不时挥舞甩动...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种“投入”只是一种做秀呢?包括他后来彬彬有礼的谢幕,感谢其他乐手的握手,我觉得这实在更象一种做出来的姿态,却丝毫感到不了一点真情的流露。

    他演奏的技巧应该很好的吧,就像写作技巧很好的人,忍不住要更好的表现一下,让观众注意到他的技巧,并由衷的感叹一下。可是,是不是真实的投入,其实是可以看出来,也可以听出来的。大家都在说,开始的时候他的演奏寡然无味,直到后面的黄河,才开始热烈的投入。 

    不过令人沮丧的是,很长的一段,协奏的提琴声太响,只见朗朗双手上下翻飞,用力拍打琴键,却一点儿都听不到钢琴的声音。这是什么嘛。 

    但这还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夏天的夜晚,我在发呆的时候,还看见一只萤火虫飞到舞台的上空,屁股在用力的闪亮。想起下午看完的《黄金罗盘》,不禁感叹,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 

    Tag:
  • 2007-07-14

    原声 - [天堂]

    这几天在听《潘神的迷宫》的原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原声作品。有的原声自己个性太强,听起来会感觉跟电影不搭,例如《宋家皇朝》,虽然是很好的作品,但不是很好的原声;有的原声则太没有个性,纯粹作为背景声音出现,看完电影出来,只能记得影片的情节,却想不起一点有印象的音乐,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包括詹姆斯霍纳的诸多作品。

    我很喜欢的原声包括《勇敢的心》,《秋日传奇》,和《glory》,它们基本和电影相得益彰,互相衬托,在恰好的时间响起,在恰好的时间湮灭。有段时间我在听着原声的时候,会鲜明的想起当时那段的电影场景,当时的人和故事,背景中的青山蓝天,爱情与死亡。

    这些年我也收集了不少原声,《最后一个摩希干人》,《钢琴课》,the devil's own, meet Joe Black,Merlin,花样年华...他们都有一些非常打动人的内容,也许只是一段,一些音符,可是却令人印象深刻。

    《潘神的迷宫》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在看电影的时候,并没有对原声有特别的印象。这部我认为是近几年最好的影片,却始终鼓不起勇气再看第二遍。这几天一直在开车的时候听,有时会觉得恍惚起来,好像脱离了现实的生活,忘记了周边的环境。这张原声并不激烈,主旋律几乎贯穿始终,也能让我零星想起电影里对照的情节,最喜欢的是其中的第21首,Pan's Labyrinth Lullaby (Nana del Laberinto del Fauno)。整段是呜咽的小提琴加淡淡的钢琴伴奏。不知道为什么,听的我非常难过,抬头的时候居然满眼是泪。

    ---

    下午被同事鼓动去银行开一个checking account。接待我的是个中年妇女经理。该经理热情的寒暄几句后,一边手脚不停的帮我准备paper work,一边和气的问我:“结婚了嘛?...你几岁了?...要不要我介绍个男朋友给你啊?...”然后低头看我的申请材料,笑眯眯的说:“嗯,放心吧,等着我的好消息...我让他先给你写email...”大概是看我太目瞪口呆,又安慰的说:“别担心,just friend...first...”

    临走,她还亲热的拉住我的手,低声说:“$%#@^&*”(我实在没听清她说什么),然后暧昧的在我胳膊上摸了一把。。。

    Tag:
  • 本来是想说歌剧,却说到了齐豫身上。

    我没有看过齐豫的演唱会,虽然她的专辑我基本收集的很全,我还是没有追星到追逐她的每一条新闻,每一个信息。唯一一次看她的节目是《康熙来了》,蔡康永和 小S采访她,她穿一身非常波西米亚风格的衣服,长长的流苏从肩膀一直挂到地上。小S搞怪说:“你这不是一张桌布吧?”齐豫回答说:“不是,难道看起来象桌 布嘛?”小S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

    齐豫的花边新闻应该说非常少,她那场不成功的婚姻几乎不为人知。她的宝贝女儿在《骆驼.飞鸟和鱼》里面出来过一小段,我看过那个MTV,非常甜蜜的母女, 平静的看不到一点点背后的悲欢起伏。齐豫长的其实不好看,就像蔡琴,有一把好的不得了的声音,相貌却不出众。可是这俩个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却愈发张显出 特别的气质和味道。象一杯茶,初洇的茶香散过了,空气中却留下回味无穷。

    齐豫有俩张专辑《敢爱》和《敢梦》,号称是:35岁前必修的功课。

    她在《天下有情人》里和周华健合作,MTV里俩人背墙而立,放眼看去一片血红的玫瑰。

    在《康熙来了》里面,齐豫显得非常真实,淡淡的,有些冷,讲了很多冷笑话。蔡康永问她,你平时也用唱歌的声音讲话吗?你唱任何歌都是这种神仙一样的声音 吗?她想了想说,我讲话的声音就是正常的啊,唱歌当然要用假声,不然很伤害嗓子。小S问她:“那你唱唱国歌来听。”齐豫就唱了俩句,蔡康永和小S差点摔了 一个跟头,互相看了一眼说,“天啊,唱国歌都是这样仙女一样的声音耶...”然后齐豫又唱了一个《哥哥爸爸真伟大》,那俩人才算平衡了一点。

    那天蔡康永的身上贴了很多的圆纸片,上面写着“走”字。蔡康永的造型怪异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哪天他不搞怪也许大家才会惊讶。齐豫在做节目的过程中好几 次停下来,很认真的问,“你为什么要在身上贴这个,走走走?”蔡康永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后来她又说:“你在哪儿晃来晃去,身上都是走走走,就让 我老觉得很不安,总是走走走的。”那边蔡康永也只有苦笑俩下。

    齐豫真的非常冷,那种冷不是摆在脸上的,而是骨子里面很淡,她脸上也带着笑容,也会开俩句玩笑,别提是多冷的笑话了。可是她的这种冷却并没有太据人千里的感觉,而就那样,自然而然的。

    她最新的一张专辑是一个关于佛经的作品,把佛经用音乐的形式表达出来。她专门提到了《大悲咒》,说这是由800多个菩萨的名字连成的一段佛经,威力极大。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