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15

    周末 - [周末]

    这个周末忙的焦头烂额。星期五晚上跑去上课,上完了课飞快的去取改size的戒指,然后回来中国店买下个礼拜要吃的菜。前一分钟还在号称全美最贵前三名的mall里转悠,后一分钟就在菜堆里捡茄子,这个对比还真是意味深长啊。

    回来收拾一下不知道怎么一下就12点了,哦,跟家里人打电话,大猫很简单,他妈问起任何事情他都说“恩,很好,很顺利,没问题。” 然后妈妈就很高兴的夸奖他又聪明又能干,他羞惭的都不好意思复述具体夸他的内容。我妈就比较复杂一点儿,如果我说我着急呢,就告诉我急也没有用。如果我不着急呢,那就非要这样或者那样,不然不足以推进事态发展。如果你告诉她那样不行呢,就会生气,气呼呼的说“就是提醒你一下,做不做在你”。我每次打完电话都骂自己贱,为什么不能学习大猫守口如瓶呢?

    星期六的重点活动是去以前的同事家玩,吃了好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我一边嘴里塞满了吃的,一边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即将烤好的羊肉串。leigh说,怎么样?现在结婚了就可以加入我们妈妈团啦?我心里在滴血啊。自从我结婚之后,简直是被双方抛弃,已婚的妈妈们嫌弃我没有小孩,未婚的姑娘们嫌弃我有老公,都不带我玩。以前还好,可以偶尔跟女同事出去fun一下,现在有时大猫兴起还非要求当小尾巴。那天我们吃饭,女的一桌男的一桌,自发的各找各的八卦打听,就大猫一个男的,安安静静的非常低调的坐在女的这桌,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我们都八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里面混了个粽子。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还是需要表扬一下大猫,他一到,大家就开玩笑说快来片鸭子...然后哥们真的就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开始片人生的第一只鸭子...真是有勇气啊。

    后来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的感慨,以前总觉得跟妈妈们不搭调,玩不到一起。现在可以玩到一起了,又得走了。那天Sherry开玩笑的说,我们公司的这帮人就像一大家子似的,碰到了连hello都不用讲,直接就开始八卦。想想也是啊,我们不仅仅是妇女同志们熟悉,就连家属都熟得不得了。吃完饭就围着桌子吃花生开茶话会,当时我就忍不住想,都说要找组织,这不就组织吗?跟国内有啥两样?就是回头又得重新开始交朋友,可是怎么交才能象这认识了七八年的一家人一样啊。

    昨天的主要任务是采购,先跑IKEA看家具,我拿着小本本和笔一个个记下来,大猫还在念叨说,会不会显得太便宜啊...这些天在网上看家具,从Boconcept到Crate & Barrel,对比起IKEA的东西,这儿就跟不要钱似的。昨天邻居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说起来都唏嘘,说到婚礼和房子就很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真是身不由己的就上了正常生活的轨道,那天大猫很低落的感慨,说觉得好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被推到轨道上了一样,我听着言下之意挺怅然的,不知道将来要是要生小孩,是不是又要再绝望一次啊。

    我以前啊小时候,总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很牛叉。我那种潜意识和大猫不一样,他是特自我骄傲的那种,被老师和家长给夸的,还算有资本。我是自己觉得自己特special的那种,就是你们其实都不懂我有多特别,我就算是狗尾巴草但其实也是孤标傲世的那个莲花儿啊(好恶心)...现在真是逐渐一点点的把脚放在地上了,很多想象的东西都变成现实了,感触良多,感触良多。

    星期五晚上做梦,梦到第二天就是婚礼,活活给吓醒了。

    Tag:
  • 2009-08-31

    周末 - [周末]

    前天去office depot买了张转椅,给我的。因为我对转椅要求比较高,我要很大的,可以把腿盘上去的,要软活的,这样坐起来屁股不痛,还要背可以往后翘...在网上看了很久都没有合适的,最后在office depot买到了,还挺便宜,我们高高兴兴的抱回家了。

    晚上装了起来,我还没来得及坐上去试试味道,有人就捷足先登,一下纵身跳了上去,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摊成一块舒服的饼,就此不动了。今天我抢先坐了下来,瓜很不满意的也跳了上来,挤在我屁股后面团成一坨睡了,好暖和啊。

    昨天晚上装好了一张床,一个文件柜,一个nightstand,现在还剩下另外一个Nightstand没有装,楼下还有俩沙发没有拆,一个大架子,两个餐桌,10张椅子,一个TV stand,一个超大带拐角的书桌和一个大书架...

    新买的洗衣机又不work了,令人气愤啊。

    我们的抽油烟机是那种对内循环的,一做饭屋里的味儿就特别大,所以现在也不敢做饭了。所以这几天都是白天饿着,晚上出去找饭辙,昨天误打误撞的找到一家韩国烧烤,还挺好吃的。不知道下个礼拜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呀。

    现在瓜进入了放松期,每天的工作就是四处巡逻,能上去的地方都上去看看,能打开的门一定要打开进去看看。我们每天早上起来,或者从外面回来,地下室的门一定是开的。巡逻完了之后,它就会蹲在玻璃门前,或者站起来扒在窗户前往外痴痴的看,看够了之后再回到沙发上睡觉,睡半个小时接着再巡逻...虽然这家伙最近吃的不多,可是显然心情愉快,我妈一个劲儿的说,带它出去嘛,带它出去嘛,出去走走好啦...

    Tag:
  • 2009-07-28

    周末 - [周末]

    这个周末忙的焦头烂额。星期五晚上跑去上课,上完了课飞快的去取改size的戒指,然后回来中国店买下个礼拜要吃的菜。前一分钟还在号称全美最贵前三名的mall里转悠,后一分钟就在菜堆里捡茄子,这个对比还真是意味深长啊。

    回来收拾一下不知道怎么一下就12点了,哦,跟家里人打电话,大猫很简单,他妈问起任何事情他都说“恩,很好,很顺利,没问题。” 然后妈妈就很高兴的夸奖他又聪明又能干,他羞惭的都不好意思复述具体夸他的内容。我妈就比较复杂一点儿,如果我说我着急呢,就告诉我急也没有用。如果我不着急呢,那就非要这样或者那样,不然不足以推进事态发展。如果你告诉她那样不行呢,就会生气,气呼呼的说“就是提醒你一下,做不做在你”。我每次打完电话都骂自己贱,为什么不能学习大猫守口如瓶呢?

    星期六的重点活动是去以前的同事家玩,吃了好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我一边嘴里塞满了吃的,一边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即将烤好的羊肉串。leigh说,怎么样?现在结婚了就可以加入我们妈妈团啦?我心里在滴血啊。自从我结婚之后,简直是被双方抛弃,已婚的妈妈们嫌弃我没有小孩,未婚的姑娘们嫌弃我有老公,都不带我玩。以前还好,可以偶尔跟女同事出去fun一下,现在有时大猫兴起还非要求当小尾巴。那天我们吃饭,女的一桌男的一桌,自发的各找各的八卦打听,就大猫一个男的,安安静静的非常低调的坐在女的这桌,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我们都八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里面混了个粽子。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还是需要表扬一下大猫,他一到,大家就开玩笑说快来片鸭子...然后哥们真的就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开始片人生的第一只鸭子...真是有勇气啊。

    后来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的感慨,以前总觉得跟妈妈们不搭调,玩不到一起。现在可以玩到一起了,又得走了。那天Sherry开玩笑的说,我们公司的这帮人就像一大家子似的,碰到了连hello都不用讲,直接就开始八卦。想想也是啊,我们不仅仅是妇女同志们熟悉,就连家属都熟得不得了。吃完饭就围着桌子吃花生开茶话会,当时我就忍不住想,都说要找组织,这不就组织吗?跟国内有啥两样?就是回头又得重新开始交朋友,可是怎么交才能象这认识了七八年的一家人一样啊。

    昨天的主要任务是采购,先跑IKEA看家具,我拿着小本本和笔一个个记下来,大猫还在念叨说,会不会显得太便宜啊...这些天在网上看家具,从Boconcept到Crate & Barrel,对比起IKEA的东西,这儿就跟不要钱似的。昨天邻居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说起来都唏嘘,说到婚礼和房子就很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真是身不由己的就上了正常生活的轨道,那天大猫很低落的感慨,说觉得好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被推到轨道上了一样,我听着言下之意挺怅然的,不知道将来要是要生小孩,是不是又要再绝望一次啊。

    我以前啊小时候,总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很牛叉。我那种潜意识和大猫不一样,他是特自我骄傲的那种,被老师和家长给夸的,还算有资本。我是自己觉得自己特special的那种,就是你们其实都不懂我有多特别,我就算是狗尾巴草但其实也是孤标傲世的那个莲花儿啊(好恶心)...现在真是逐渐一点点的把脚放在地上了,很多想象的东西都变成现实了,感触良多,感触良多。

    星期五晚上做梦,梦到第二天就是婚礼,活活给吓醒了。

    Tag:
  • 2009-07-19

    周末 - [周末]

    昨天被批评最近写博客太懒惰。实在是事情太多,而且嘛嘛不顺的。连阿肥都说我们的不顺已经超越了他们,达到了更高的层次。但是难得的是大猫心态好,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照样能吃能睡,始终笑眯眯的,坏事儿都能掉个方向看成好事儿。今儿我说他,真是“心态好”呀,人立刻开始唱:“你就是心态好/心态好,所有问题都放一旁...”

    我现在有时很迷信,昨儿夜深人静了就在琢磨,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之前马桶漏水造成的吗?可是我们不是很快修好了呀。那大概是因为我最近太懒,没有打扫房间。今天说干就干,拆开新到的吸尘器把全家吸了一遍。这个吸尘器真的很好用呀,没有电线的,这样就不需要提着大疙瘩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插了拔拔了插。效果也很不错,地面光滑铮亮,虽然没有达到能用舌头舔的地步,已经很满足我的低要求了。我再次向大猫保证:到了新家我一定爱卫生。他不置可否的笑了一声没理我。

    昨天在阿肥的指导下我成功的做了一盒酒酿。说成功其实也不是那么到位啦,今天我就吃出没化开的酒药了。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挺好的,虽然没有到阿肥自己做的时候那种“喝了都会醉”的地步,至少有了酒味儿,米也是软的,加点儿水,打个鸡蛋,也就是店里卖的水平啦。想要美容活血丰胸的JMS可以试试这个,据说颇有奇效。我这次真的不是因为自己想蹭吃才使劲儿鼓动大家啦...

    这俩天我又翻出来《暗黑》在玩,玩的人都有点儿傻,玩完了目光发直。昨儿跟seagod说起来,这游戏还真是很反映一个人的个性,比如说我,就是个活活的财迷,为了捡金子可以顶住敌人的火球箭雨,为了搬运武器宝贝回去买一次一次的脱了穿穿了脱腾口袋的空间,再千里迢迢的跑回城里...话说我现在级别也不是太低了(当然不能跟那些用机器人打出来的比),居然今天还给打死了一次,丢钱是小事,还丢了经验值,让我很心疼,痛下决心,当前的主要任务不是捡钱,我的保险箱里的钱再多也没啥用,我一不赌二不雇人,就是看着数不断增长图个爽。所以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到升级上去,也就是放到杀人上,而不是敛财上。今天我就坚定的贯彻这个原则,多少次看着武器宝贝毅然的掉头走掉,当然,遇到个头小的宝石什么的我还是捡了,金子也没有放过...总的来说还行,至少没花太多时间在倒腾东西上。seagod表扬我说:“这说明你成熟了...” 老实说,我觉得作为一个金牛座的资深财迷,看着有钱不能捡那可真是锥心的疼啊。

    除了玩游戏吸地板做酒酿,我今儿还洗了碗叠了衣服。大猫看我玩游戏很欣慰,十分鼓励,觉得这样我就能自给自足不烦他了。唯一的要求就是他饿了的时候我得去给他做点儿东西吃。我们俩这正式的婚礼还没办呢,就已经老夫老妻似的,晚上我情不自禁的反省,这是不是朝着我妈说的堕落又近了一步啊?

    Tag:
  • 2009-05-18

    周末 - [周末]

    昨天本来的计划,是和JING一起去看航空飞行演出。结果大猫也苦苦哀求要跟我们一起去,只好带上他,本来还打算好去吃螃蟹。

    可是后来JING的计划有变,就只剩下我和大猫俩个,他就开始得瑟,星期五晚上看烂片看到凌晨4点才睡觉。星期六下午一点多才起床,2点多出发,到坐车的地方正好三点,最后一班车2点半就走了。我们只好自己开车往基地去,可是人家已经关门不让进了。我们只好掉头去理发,正在被堵在路上的时候,头上有飞机飞过,真的很好看啊!!!我更加沮丧,一路嘟嘟囔囔的表达我的愤怒,才走出去没多久,我大叫一声:“飞机!” 就看到一架三角形的飞机从我们脑袋上飞过,声音特别特别的响,简直就像贴着头皮掠过一样,大猫当时就吓傻了。

    之后这人就坚决不肯承认是因为自己的错误而造成我们错过好看的飞行表演,非要一口咬定,这就算看了,“有几个人能有这样被飞机超低空掠过的经验?” 不过我们回头还是要争取6月份赶大西洋城那场,错过实在太可惜了。

    当然后来也就没吃成螃蟹。大猫去剪了头发,一边剪头发一边他还跟理发的姑娘聊天,人家问他:“你们蜜月打算去哪里咧?” 他看看我,然后说:“这是秘密。” 我戴着耳机看ipod里的电视,装作根本一点没有听到的样子。然后他就开始跟小姑娘讨论,要是蜜月的话,其实不要去巴黎哈,因为以后肯定有机会去的,那...就去阿拉斯加cruise吧。我一边看着BL一边在心里骂,早几百年就跟他说不如去cruise,他还非要装模做样的说要去神秘的地方...

    剪到一半的时候,进来一个很瘦很瘦的台湾男人。剪头发的小姑娘跟他打招呼说:“嘿,好久没见啊,你怎么样?你太太咧?” 那个男人笑眯眯的回答说:“哦,很好啊,太太回台湾了,呵呵。” 然后小姑娘接着问:“哦,那你小孩咧?” 台湾男人继续笑眯眯的回答:“哦,小孩也跟太太一起回台湾了。” 然后小姑娘接着问:“啊,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呀?”台湾男人还是笑眯眯的回答:“不知道啊...还回不回来也不知道咧,哈哈。” 大家都#$%^&*!@#

    晚上去看了Star Trek,果真很好看,看回来都让人意犹未尽。

    Tag:
  • 2009-04-25

    周五 - [周末]

    今天好像做了很多的事情。

    早上7点的时候就醒来了,翻来覆去又睡不着,大猫这几天过敏,睡的鼻息非常的重,我想了想是起床还是不起呢,最后决定还是赖下去。然后到8点多终于又睡着了,这下就半天醒不过来,勉强爬起来的时候都9点半了。当时还是迷迷糊糊的想着,万一阿肥在网上,岂不是要错过了?然后挣扎着起来,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又跟以前一样了?

    中午去跟JING和LEIGH吃Todai,好久没吃了,就觉得很好吃。今天发现他们新出了一种螃蟹肉的汤,比以前的酸辣汤好喝多了。我吃的又快又多,当他们去取第二盘的时候,我已经吃完第二盘,坐着消食了。JING说,吃了这么多,晚上她不打算吃饭了。我没说什么,我吃的可不少,基本都是带cheese的寿司,另外还有面条,但是我就知道晚上我肯定还会再吃的。果真,下午回到家我就又吃了一顿,半夜回来就又吃了一顿...后来是她们俩请客,真是不好意思。想到不久后就要离开这里,真有些舍不得,还好不用去加拿大,不然要回来一趟都困难万分。

    吃完饭我去逛了一下街,却发现嘴巴上火的地方还没有好。就是上次医生要我吃铁片,可是只要一吃,就会上火,嘴巴就会立刻肿起来,又红又破。我坚持吃了几个月,实在受不了,停了几天,可是脱皮的地方还没好。

    然后我去取了婚纱,这套婚纱只需要改长度和尾巴就好了,帮我改婚纱的是一个很老的中国老太太,应该来美国很多很多年了。因为婚纱后面的尾巴拖地,所以要把尾巴给捞起来,这样平时走动就不会拖地。她给我改的方式和上次我见过啧啧的婚纱不一样,啧啧的很简单方便,只要往上一钩就好了。可是我这个的后面,做了5个带子的搭扣,要一个一个的系起来,搞的很复杂。到时候现场手忙脚乱的的,不知道会怎样。

    那一大团婚纱堆在后座上,看起来很象一具巨大的被白布包裹着的尸体。我根本提不动,后来让大猫帮我拿上楼,他抱起来,横在肩膀上扛上去,完全一副扛尸的架势。

    我顺便也取了JING的dress,给啧啧的也定好了。这身dress的颜色不是我最早想的,但是我觉得款式很好,回来在阳光和灯光下看,颜色也很漂亮。

    最高兴的是,我来回来去一路上都没有堵车。去的时候正要堵上的时候我拐弯走了,回来一看95上堵了几十迈,走到local也是,对面堵的一塌糊涂。总之今天开车非常顺利,所以我的心情也很愉快。

    晚上大猫要加班,我吃了东西就去办公室陪绑。一个晚上就看完了妹尾河童的《窥看欧洲》,好书呀。大猫有个中国同事也没有走,坐在走廊里看NBA,直到我们都要走了还在乐滋滋的看,而且据说天天如此。唉,我忍不住心里想,以后还是对大猫好一点,不要把他逼到宁肯假装加班也不肯回家的地步。

    正12点的时候我们才出来,我都困死了,还饿,还冷。但是空气里面弥漫着一股花香,暗地里盛开着鲜红的郁金香。还是很美好的一天啊。

    Tag:
  • 2008-12-22

    周末 - [周末]

    昨天把JING叫到家里来吃涮,说好她5点来,结果大猫睡到3点才起,起来还说要去跑步。最后我们手忙脚乱跑到中国店买完菜回来,就已经4点半,可是屋子还没有收拾,小电视没来及藏起来,垃圾还没倒,灶台和地板都很脏,小圣诞树也还没挂灯,光秃秃的象被打败的公鸡尾巴。

    可是有人不紧张,有条不紊的打开壁橱的门,把东西一堆一堆都给掏出来,千辛万苦找到小电视的盒子,再细心的放进去。我说等下你还没把这些东西都藏进去人家就到了,他回答说:“的确,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最后果真,在他抱着一大包垃圾打开房门的时候,JING正笑眯眯的站在外面,不过他不怕,镇定的说:“哟,不好意思,给您撞上了。”

    家里多个人吃饭就是香,大猫自己亲手调配的火锅调料居然大获成功,得到JING的赞不绝口。我说:“你自己也很意外吧?” 他说:“是啊,手心儿里也捏了把汗呢,要不怎么还买了俩包调料做后备?” 这次我们买了羊肉,以往因为我吃的少,每次都只买一盒肥牛,这次托福,吃上了羊肉。而吃了羊肉的大猫极为神勇,在饭后wii活动中发挥出众,几乎样样比赛都轻松取胜。JING说,看来以后我得多给他做点儿羊肉了。大猫回答说:“错了,下次就再吃不着羊肉啦。”  哈哈。

    今天说起来我还意犹未尽,忽然想起来我就感叹说,JING的性格真好,你看她没打赢你都不生气。大猫做忍笑状,我都走出几米外,才反映过来,问他:“什么意思?你是说只有我游戏玩不好就生气吗?” 他斟酌了一下,回答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俩种,玩不好生气的,和玩不好不生气的。全世界60亿人呢,你就往里套吧,哪一种都能找到不少的同类...不止你一个。”

    Tag:
  • 2008-11-04

    周末 - [周末]

    昨天晚上吃涮,为了吃这顿已经暗自激动了好几天,提前一个礼拜就在高兴的盘算“周末可以吃涮了啊”。涮锅的汤料和调料是大猫故人从国内寄来,味道还是很正宗,我们去中国店买的肥牛和青菜等,我坚持要买花菜,大猫还怀疑的说,“没有听说过有涮花菜的啊?” 事实最后证明花菜涮起来很好吃。我们最后吃的撑死了。

    涮锅的高汤是我早些日子就熬好的,也是从中国店买回的大块猪肉骨头,漂了血沫后长时间的煮。每次吃面就盛一些出来做汤,然后加几大勺水进去接着煮。开始的时候,骨头汤的颜色还有些发红,慢慢的就变成白色。昨天把旧骨头捞出来,丢几根新骨头进去接着煮,却发现那几根旧骨头已经给煮的惨白,连骨髓都给煮得完全没有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煮过的骨头,不由想起CSI里,每次找到无名尸体后就要将尸体丢到锅里狠狠的煮,煮到皮肉和骨头脱离,单剩一颗头颅,雪白如新。Grissom就会小心翼翼视若至宝的捧出来仔细观看。我看着骨头的第一感觉是,居然能变得这么干净,虽然还是猪骨头,却显得很精致。好像经过很多很多年冲刷后最后留下来的就是这样的东西,这种感觉真诡异啊。

    Tag:
  • 2008-10-06

    周末 - [周末]

    昨天又去剪头发,上次的Fendy居然已经辞工了,只好换了一家新店。曲里拐弯找到地方,装修还不错,生意不是很好,新找的叫michelle,做的很认真,帮手的是一个墨西哥大妈,下巴圆圆的裹在一圈肉里面,很象熊猫,憨态可掬的样子,另一个是个沉默的中国女孩,脸上有俩坨健康的红色,不是很漂亮,但非常温柔。被人服务的时候,我总是会有些不好意思,坐在那里,忍不住想,如果我来美国的时候也从底层做起,吃很多物质的苦,人生会不会因此就不一样?

    做完头发赶去学校看话剧,号称是“莎士比亚剧团”主演的《哈姆雷特》。毫无例外又迟到了,被挡在外面等着幕间的时候进去。等候的地方有电视直播里面的演出,我看到演员们怎么都穿着西装?进去后一看,还真是,哈姆雷特倒是个帅哥,可惜声音嘶哑,扮演死去的国王鬼魂的,是个高大的黑人,扮演他妈的,是个体重300磅的胖女人,男人都穿着西装,女人穿现代的短裙或者西裤。演出风格也很现代...很难描述。总之,没几分钟大猫就睡着了,到半场休息的时候我已经很不耐烦,赶紧拿了东西就走了。我很失望,还以为是隆重的古装戏呢,大猫说也许穿成这样,就是为了缩小与观众的距离感。可我还是很失望。这样子的东西毫无感染力,就看着几个人在台上声嘶力竭的哭哭闹闹,象疯子一样,和看一场街头闹剧有什么区别呢?而实际上,现实的闹剧要好看多了。

    今天在wii fit的时候,忽然想起在大西洋城的一些片段。我有时会毫无理由的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没有感触,也不是刻意的,有时就是没有关联的,会有一些镜头闪过去。做完后,我开始准备今天要做的饭,拿出冰冻的排骨化冻,做上一锅粥,把青豆和虾仁也拿出来。忽然想起来,我以前一直觉得妈妈花很多时间做家务,不愿意做那样的人,现在却不知不觉的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有时我还会忍不住想,为什么只有我会觉得生活很不容易?只有我会认真的把生活中的烦恼当真,时不时觉得是难关跨越不过去?为什么只有我会觉得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为什么我改变不了世界,也改变不了自己呢?真是诡异的人生啊。

    今天又在想要不要回国,做这个思想准备也有好几年了,也许做啊做的,某一天就真的可以走出这一步,大概我就是这样的人。 

    Tag:
  • 2008-06-02

    周末 - [周末]

    本来昨天计划去吃螃蟹,Allen推荐了一个据说爆好的地方,说4月1号就进入了旺季。可是昨天居然说有strong storm,早上还阳光明媚着,中午11点就开始狂风暴雨,巨大的雨点打在窗户玻璃上,还打雷,瓜本来安静的睡在我脚边,结果一个雷声滚过,吓的它立刻就跳起来,一溜烟跑到厅里,可是又不知道往哪儿躲,只好又犹犹豫豫的爬回来,肚皮都贴在地板上。

    所以昨天下午只好去逛街,在IKEA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又去买了两双鞋。本来上个星期就对阿肥表达过,说我对鞋和包的渴望现在基本已经到头了,没想到昨天没忍住又买了。然后还去买了个网球拍和裙子,主要是看到蘑菇打网球,觉得我也应该可以利用一下现有条件呀。

    然后今天就去打网球了。玩了2个多小时,开始的时候主要学习基本动作,后面练习接球。从最开始10个球也碰不到2个,到后来能接起5,6个。我还是需要更多的练习,才能培养起感觉来,这样对球的落点和角度的判断能更准确一些。另外挥拍的动作还需要再练习,现在挥出去之后有时会技术变形,球拍的角度太开了,这样球就很容易飞出去。

    打完球回家,我的右手胳膊已经拿不起东西,连举筷子都哆哆嗦嗦的直颤悠。即使这样,我们还坚持去大中华买了一大堆菜还有骨头还有零食。回家后我吃了很大很大的一碗饭,最后碗光洁的跟舔过一样。

    关于打网球,还有一个感触。原来击球的时候真的是叫喊一声会对调整呼吸更有帮助。看来也不能太责怪莎娃,虽然她实在太故意的叫的那么淫荡。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