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6

    倒霉的人类 - [猫瓜]

    今天吃完饭路过一个电影海报,是“Twilight New Moon”,海报上除了第一集里痴情的少男少女主角外,还多了一个猛男。

    大猫指着这个猛男说,他是个狼人。我说,这一集里不会搞三角恋爱这样的狗血剧情吧?他一乐,说:“嘿嘿,就是三角恋爱。不过这个三角是排他的,跟了吸血鬼就不能跟狼人,跟了狼人就不能跟吸血鬼。”

    我想了想觉得不对:“哪儿有恋爱不是排他的啊?难道不是跟了这个就不能跟那个,跟了那个就不能跟这个吗?”

    他认真的说:“理论上是,可是狼人和吸血鬼不一样的,一般人搞三角恋爱不会出人命,这个会的。”

    我又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谁说一般人搞三角恋爱不会出人命的?出的人命还少吗?可是我忍住了追究这个问题,而是继续的问:“那如果不排他,会怎么样呢?”

    大猫说,因为吸血鬼打不过狼人的。所以如果吸血鬼攻击人的话,狼人就会攻击吸血鬼。所以他们之间有这么个协定。

    我说,那狼人呢?

    他说,狼人不吃人。

    我说,那如果狼人也攻击人呢?

    他说,哦,那吸血鬼就也可以攻击人了。

    我。。。。人类怎么这么倒霉啊。

     

    Tag:
  • 2010-02-01

    半瓶水 - [猫瓜]

    以前总是听说一个关于乐观主义的人和悲观主义的人的区别的故事,就是乐观的人看到半瓶水会很高兴,而悲观的人看到半瓶水会很伤心。

    我是典型的悲观主义,上次感恩节购物买了一床超大的被子,super king size,比一般的king size还宽一截,结果到处买被套买不着,最后在Crate & Barrel买了一床号称是organic的被套,真不明白被套怎么还能organic。买回来之后一套,大小还合适,可是特别的重,试了试我受不了,晚上翻个身都翻不动那还怎么睡觉啊。于是决定还是退掉算了。

    可是被套这么难买,那被子怎么办呢?大猫的意见是不套被套就这么盖,脏了直接拿到洗衣机里洗。可是我觉得难受,不同意这样做。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干脆把被子也退了算了,换个正常的king size的被子。

    这样的讨论结果我们俩都很高兴。

    我高兴的原因是,这个被子很贵,原价400,打完折还要200多,被套200,这样退了之后相当于节省了400块钱,我很高兴。

    大猫高兴的原因是,退了被子和被套之后,多出了400块钱可以买别的东西了,他很高兴。

    于是圣诞节的时候他动不动就说,我们买这个吧,买那个吧,反正多了400块啊?等于不要钱的,不要钱的干吗不买啊?

    就像上次在overstock买东西买错了退掉后,人家给我们一些credit,他也很开心,一直建议买这个买那个,说不要白不要啊,free的!我听了简直分特,大哥啊,那不是free的,那也是我们自己的钱耶!他很无辜的说,哎呀,退回来的钱,那不就跟免费捡来的一样吗?

    今天我们去petsmart买东西,因为有coupon,我准备多买一点猫沙和罐头屯起来。最后我们买了3批东西,花了100多,省了35块钱,老实说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负罪感,一下子又花了这么多钱啊。

    推着购物车走到车旁卸东西,我还尚未从负疚的情绪中挣脱开,就听到大猫高兴的说:“又省了35块,多出一顿饭钱,走,我们吃顿好的去。”

    Tag:
  • 2009-10-19

    亲爱的瓜 - [猫瓜]

    9年前瓜来到我家的时候,曾经在我的下巴上睡觉,那个时候它小的只有巴掌那么大,蹲在我的下巴上,脑袋靠着我,我醒来就看见它的脑门。这么多年这个场景再不曾重现过。

    那个时候它还让我抱,我抱着的时候偶尔会玩我的头发,后来就再也不肯了,抱一下下就一定要跳下去,除了我以外的人就更加不可能抱。

    睡觉的时候,它也很不耐烦,一般会靠着我的脚,偶尔赏脸过来臂弯里睡一下,只要我动一动它就走了,生气的跑到另外一个床脚去睡。从来不会象咪咪那样钻被窝,也不会在我的腿上睡觉。

    那次半夜带它去急诊,6P安慰我说,一般病后的猫咪会跟人很亲很亲,可是去了两次急诊了,每次回来它都很恨我,都要过好多天才能缓解对我的情绪。

    搬家前它跟我亲近一些了,偶尔会过来在我睡下后,压着我的胳膊睡一阵子。搬家的时候我一路抱着它,虽然压着沉的很,但是心里幸福的不得了,觉得太幸福了,太过瘾了。搬家之后,买了新的舒服的转椅,它有阵子喜欢在我背后睡觉,我只有六分之一的椅子可以坐,但是心里还是觉得幸福,心甘情愿的把椅子让给它。

    这种心情,是那些有着甜蜜小猫咪的主人所不能体会理解的呀。

    而这次从SD回来,不对,在去之前就有一点点迹象,总之,这阵子,瓜跟我简直腻到了极致。隔一会儿就跑到我脚边小声的叫,等着我弯腰把它捞起来,它就搭在我的肩膀上,打着山响的呼噜,然后就这样,让我抱着,一直抱下去。

    现在,这俩天,就越发的变本加厉了,它让我抱起来之后,就瘫做一摊软泥,软软的趴在我的身上,手脚肚子腰都软软的,然后就睡着了。随便我怎么摸,怎么揉,怎么挠它,都没有任何的反映,就这样打着欢快的响亮的呼噜,睡的别提多香了。

    我简直太幸福了,人家是多年媳妇熬成婆,我终于体会到这种感觉了。真是太幸福了哇。

    Tag:
  • 2009-08-03

    The Knot - [猫瓜]

    累的半死回来了。大概记录一下过程,照我的记性,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就会给忘光了。

    我的嗓子彻底哑了,不过这样也好,大家纷纷对我表示同情,觉得都是我一手操办给累的。其实整个过程主要是大猫在忙,一个是他干劲儿比较大,二来这人很挑剔,事儿多,就算我办了他还会几歪,所以干脆很多事儿都是他定的,只有他懒得定或者没时间定的,才由我来安排。昨天摄影师说,大猫的脸上长了个包,估计是累的,要不要PS掉,大猫得意洋洋的说,他身体好,不过也会stressful的产生反映,只是不象我失声,换个方式长包了而已。我说我可宁愿哑嗓子。

    总的来说很幸运,前一天赶去rehearsal的路上,大家纷纷堵车,前后脚堵在95上,反正急也没用。不过可能因此攒了人品,第二天的天气很好,比前一天凉爽,又比后一天晴朗,没有下雨,在树荫下还会觉得很凉快。整个过程也没出什么意外,基本就是按部就班的走着,就是从花园里坐马车回来的时候走了太长时间,给我热的。那马一边扭着大屁股慢慢的走,一边还拉shi,路过树枝还非要吃两口。吃的时候还不肯跟另外一匹马分享,如果她伸过头也要吃,这个马就故意把头别到另外一边,让她吃不到。路过熊山的时候,一头黑熊爬到树顶上,卡在树枝丫里睡觉,那棵树还挺高的,估计我徒手根本爬不上去,看来那头被小猫吓到树上的熊也不是唯一一个啊。

    回想起来有些过程也很好玩,我表哥表姐也来了,我先去找到他们,然后接上阿肥一起吃饭,聊天聊的餐馆都打烊了。回到家里,大猫说,主持婚礼的牧师给他打了个电话,开口就没停,一直在说,放心吧,从现在开始他就不吃饭以免食物中毒,也不开车以免出车祸,还不出门以免被车撞...这个老头就是话特别特别多,是我见过最能说的人。果真在主持仪式的时候也是,呱啦呱啦呱啦特投入的讲个不停,一边讲一边还走位飘忽,真是很神。阿肥说老头当天要赶三个场子呢。

    大猫这人总是迟到就不用说了。

    后来rehearsal完了,他才恍然大悟想起来,把一个伴郎给忘记了。人没车,一直在酒店苦苦的等着他去接,结果这位的手机没电了,压根把接人的事儿给忘了。伴郎只好给我打电话,我没听见,看到miss call又是不认识的号码,就没有搭理。直到最后要走人了,才查voice mail,发现是伴郎给我打的。大猫还很恼羞成怒的问我:“你为啥不接电话啊?” “没听见呀” “那你看到Miss call为啥不打回去啊?” “我又不认识这个号码。” “那怎么不赶紧查留言啊...” “....你丫自己查去吧!!!”

    然后他指示我带着大部队先去吃饭,自己率领小部队去接人,幸亏我们(也就是我这边的人)特别有经验,很快的找到了地方,坐下来了不说,还都把parking的问题都解决了。同时还有一对儿鬼子老夫妇,是大猫以前house family,我只好上去硬着头皮陪聊,从white tea的能量大一直聊到最近的loan很不好办...我的嗓子基本就是毁在这儿的。等了快40分钟,小部队的人才在某人的带领下姗姗来迟。吃完饭各自回酒店,我让大猫把我们的东西先拿上去,车里全是东西,还有婚纱,他很懵懂的问:“恩?有啥要拿的?” 给我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我赶不上做指甲,啧啧跑去附近的drug store买了一套做指甲的工具,然后上来找到我和阿肥,我们三个一边看电视,一边骂啧啧的坏同事,一边给我做指甲,做的还真的很好,令人吃惊的好。

    比较分特的事情是,我之前琢磨了半天,决定给大猫写封情书,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可是最近琐碎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收拾东西,跟人谈价钱,买酒水,这个那个的,往往刚酝酿好情绪把自己感动一下,立刻就被俗事打断。后来终于找到一点空白时间,坐下来写了一页纸,真是绝世的好头啊,以我现在的性情,能写出如此肉麻一往情深的东西,真是千载难逢的事情。

    结果,开了个好头的信纸放在桌上,收啊收的...不见了。等过了两天再想起来,到处找都找不到,我还跑到大猫的房间去翻了翻,不会不小心连着别的材料一起交给他了吧(其实可能性很大),反正总之,最后还是没找到。只好回到桌子前面,咬着笔杆绞尽脑汁的再想。这次完了,根本榨不出那么浓烈的情感,连“帅哥”的帅字都写错,写成了“犭巾”。然后反复提醒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再忘记了!

    后来大猫知道这个过程的时候乐坏了,说这实在是太典型的我了。

    Tag:
  • 2009-07-11

    - [猫瓜]

    这阵子我偷懒,不好好做饭,赶上大猫正为了论文最后阶段焦头烂额,我心说得给他补一补呀。

    要说补,那最简单的当然是汤了。年初有阵子我每个星期都炖一次鸡汤,放当归党参沙参枸杞黄芪百合红枣花生淮山等等各种药材,有时还塞根胡萝卜,那段时间喝的大猫皮肤都变好了许多。后来喝的太多,以至于我一闻到鸡汤味儿就受不了。

    今天决定喝萝卜排骨汤,我不爱吃萝卜,但是有人爱吃。我把排骨先飞血水,然后扔到锅里用油炸了一下,再放到砂锅里面煮,最后再放萝卜。中间加点儿醋,再就是葱姜。煮出来非常之香浓。

    于是大猫高兴的捧着汤碗一边兹流兹流的啃萝卜,一边喝汤(排骨没给吃)。喝着喝着就躺倒在沙发上,鼓着大肚子呼哧呼哧的喘气。

    看着他的大肚子有节奏的起伏,我忍不住问他:“几个月了?”

    他说:“你看象几个月的?”

    我说:“象8个月的吧?”

    哥们若有所思的想了会儿,认真的问我:“你说,我要是把这肚子给减下去了,会不会出现妊诊纹啊?”

    Tag:
  • 2009-06-29

    猫瓜 - [猫瓜]

    今天邻居来还钥匙,告诉我说,我们不在的这几天,瓜表现的非常好,罐头都吃的干干净净,她每次都在罐头里面加很多的水,瓜也一样都吃光了。有一次,她的小儿子放了几颗干粮在水碗里面,瓜也乖乖的吃掉了。简直是个模范好猫猫。

    以前她过来帮忙喂猫的时候,瓜都不让她走。后来带了小朋友过来,2岁的小朋友跟瓜一起玩,瓜也很懂事,随便蹂躏也不出爪子。最后反而是小朋友不肯走,每次都是小朋友躺在地上,她一路拖回去。

    我回来看到瓜倒是清瘦了一点儿,真高兴,上次回来它居然还胖了,瘦一点对它有好处。可是自打我们回来,它就变脸了,晚上不好好睡觉,专门把closet的门给抠开,然后叼出里面的塑料袋,踩啊踩,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不让我们睡觉。昨天又是不断的抓门,锲而不舍的抓了很久,天亮了才悻悻的回到床上。大猫说它肯定是饿坏了,那是,给它放了罐头也不吃,就会饿的嗷嗷乱叫,半夜来折腾我们。

    它就是死活不吃罐头啊,给它盛了罐头闻一闻就走开。然后隔几分钟就来找我,象个小孩一样站起来,两只手把住我椅子的把手,整个身子拉的长长的,探过头来,眼睛瞪的溜圆溜圆的看我,然后喵喵的叫,要吃的,就要吃干粮。委屈的不得了。

    这家伙还真精啊,看着胖乎乎很憨厚的样子,原来这么会看人下菜碟,太坏了。

    Tag:
  • 2009-06-20

    吃饭 - [猫瓜]

    中午回来,瓜还在床上躺着,和走的时候一摸一样的姿势,可是饭碗空了,里面的罐头都吃掉了,早上给它放的闻俩下就走开,现在回来就已经吃光了。

    以前每天上班都这样,所以没有总结出这个规律,现在发现,只要我在家,瓜就不好好吃饭。肚子饿了就来找我要干粮,不给就闹,闹到你受不了为止。本来以为是实在不爱吃罐头,或者是因为周末想吃点儿好的。最近才发现,原来它不是不能吃罐头,只要我不在家,罐头一定吃的光光的,根本没有二话。

    还有,以前半夜每次我起床上厕所,再怎么困的情况,瓜也一定会跟着爬起来,眯缝着眼蹲在饭盆旁边。每次我上完厕所出来,一定会看见它非常非常可怜的娇滴滴的冲我叫一声,还是那种几乎无声的幼猫的叫法。每次我不忍心,就给它几粒,它就立刻高兴的吃掉了。我还心说,这家伙半夜要吃的也这么积极。

    后来有几次,它强撑睡意跟着我下床,自己还迷糊着呢。我看它没睡醒,顺便随手又给抱回来放到床上,它就能立刻一动不动姿势也不换的继续睡下去,好像中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再后来,我有两次虽然看到它可怜巴巴的蹲着要饭,没有理它,把它放到椅子上自己再接着睡觉,它不高兴的跳下去跑到厅里自己睡了几个晚上。现在我半夜再起来,就发现它不会跟我起来了,不管我干什么,耽误多久,即使站在饭盆旁边,它也不会动一下。

    原来这家伙自己会总结的,而且总结的比我还快。

    Tag:
  • 2009-05-21

    洪金宝 - [猫瓜]

    我家有俩个胖子。

    今天跟大猫说起来,我现在跟女朋友们聊天,都在说胖GG们的好话,因为“胖子通常都比较有安全感”。其实这是我以前的大学RM听说我结婚的时候说的,她当时惊叹的说:“哇,那你岂不是很有安全感?” 当时大猫就很不爽。在今天我又这么说了一次之后,他很生气,忍了忍,用文明的口吻说:“抛开胖不胖跟我没关系不说,真不理解你们女人,为什么会把胖和安全感联系在一起呢?” 我反问他:“你没有安全感吗?可是我觉得你很有安全感呀?” 这下哥们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我哪儿胖了哪儿胖了?谁说我胖了”

    在我们俩go out之前,有不少次大猫曾经得意洋洋的说,他在网球场上的英姿非凡,身手矫健跑动灵活,“看过洪金宝的武打片没有?我就是网球场上的洪金宝,动如脱兔。” 我当时简直没给乐死。当时他还说过,如果我先见着他打网球的英姿,肯定早就哭着喊着要跟他了。

    晚上吃完饭进入学习状态,瓜跑到我脚边趴着睡觉,巨大的一坨。大猫路过我们,蹲下来对着猫头,认真的说:“你又胖了,你知道你现在很胖了吗?你太胖了,要减肥你知道吗?” 瓜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不过的确,最近因为我长期在家,瓜抓住我的弱点,常常问我要干粮吃。以往它白天只能吃半盒罐头,也就认了,现在常常抗住不吃罐头,跑来找我。加上晚上再给的干粮,眼看就越来越胖,虽然还有一点小腰线,可是明显整个块头可大多了。而且它现在养成一个新习惯,每次吃饱了就来撒娇,在我脚边转来转去,小声的叫着,要我抱。我一抱上,它就舒服的摊在我身上,打着小呼噜把肚皮亮给我,让我揉。在它小时候这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待遇。

    我也在想,它现在成天睡觉,缺乏锻炼就会更胖,而胖了之后,就更加不愿意动,就会更加胖,所以应该督促它锻炼呀。

    正想着,就听到瓜在厅里发疯了,象个小疯子一样,飞快的从一头窜到另一头,然后再飞快的窜回来。我跑到外面看,它一发现我看,就疯的更起劲儿了,上窜下跳,完全象道闪电一样,嗖嗖的乱飞。

    更好玩的是,每次它飞过大猫的门口,都会停住,站起来,扒住门框,做倚门回首状。眼睛瞪的溜圆,耳朵竖的高高的看着我,只要我一动,它就接着继续飞奔下去。

    有次我跟6P形容这个场景,她很分特,说,她家的饕饕身材娇小结实,勉强还能装出弱柳扶风的样子,真难想象一个胖子腆着肚子倚门回首是个什么样。可是这个胖子啊,它有时还会把自己贴在地上,拿wii做掩体,难道它真的以为自己只有wii那么大吗?

    我追着瓜满屋跑,它飞快的跳上沙发,跳上床,跳上椅子,钻过桌子...我完全跟不上它,它实在太快了。我忍不住跟大猫说,你还说你是洪金宝呢,我看瓜才是真的洪金宝。

    Tag:
  • 2009-05-14

    砂锅饭和闹架 - [猫瓜]

    昨天我做了好吃的砂锅饭,里面放了肉末,虾,鸡蛋,腊肠,西兰花和白菜。米饭没有沾锅,但是水放多了一些,做出来就是软饭。下次再试试别的材料,放少一点水,应该会更加好吃。

    本来吃完饭大猫兴致勃勃的要出去买啤酒,计划了买几瓶不同的酒回来试味道,然后把衣服送去干洗,顺便把信寄了。晚上是火箭的比赛,所以办完事情回来时间正好。结果我又因为回国的事儿跟他闹了起来,最后他说不出去了,跑回书房开始干活。因为网络不通,还咚咚的锤桌子。我说你生气啦?他说没有,都是他的错。我就傻了,我说每次都这样,显得我是个恶老婆。

    距离上次因为回国闹架,好像才过去没多久。我们俩平时基本不吵架,因为根本吵不起来,这家伙的脾气奇好,就算有争执,没俩下也嘻嘻哈哈过去了。可是我就控制不住,一想到这么多事儿,他还那么不当回事儿,我就心里搓火,然后就要闹。当然最后也不会闹出什么结果来。

    我妈在MSN上跟我说,你爸说,你别太欺负他。人家已经够乖的了,那么辛苦,刚忙完,又不喝酒,又不出去玩,你还不许人休息几天?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支持他高高兴兴的把活儿干完。#@$$%^&*那为了表达我的支持,我只好也不看电视,搬了椅子跑到书房里陪太子读书,瓜也连滚带爬的跟过来,跳到脚踏上,摊成巨大的一片,开始呼噜呼噜的打鼾。然后最后火箭输的一塌糊涂,中间能输掉40分,我偶尔偷看一眼,心里很不落忍,叫大猫过来看,告诉他:“没有您大爷的支持,他们都不行了。” 哥们不屑的摆摆手,“What do you expect?”

    今天早上送他出去上班,我谄媚的说,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哈。大猫立刻客气的说:“啊,也不用特别做,一般好吃就行了。” 大学的同屋到MSN上找我聊天,说我现在还在新婚呢。可是我怎么觉得好像已经很久了呢?想到将来还有很多年要在一起,我暗暗的下决心,以后还是别太欺负他了。

    Tag:
  • 我们今天要去乡下,我在无精打采的收拾行李,列下关于瓜和猫头3还有鹰的注意事项,好久不出门,肯定会忘记什么,就是不肯定会忘记什么。

    昨天我问aww出去旅行的预算,然后她反问我说,“你们打算去哪里旅行呢?” 我说:“不知道呀,大猫不肯告诉我。” aww说:“哇,还挺有心的,是因为他把你搞到乡下去,心有愧疚吗?” 回头我向大猫转述“你是心有愧疚吗?” 他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

    刚才在1416教室看到这篇博客:杉本博司的石器时代交易

    现在这阵风潮已经过去了,前两天,纽约满大街都是一张神秘的招贴,旧金山也是。经人提醒,我才知道这是U2 的新专辑 No Line on the Horizon ,唱片的海报和封面则选自杉本博司( Hiroshi Sugimoto)的”Seascapes”系列。这张照片伴随着U2的宣传攻势,出现在三十个国家的街头、电视、公共汽车、出租汽车上。

    谣言四起,有人说杉本博司遭遇到经济问题,有人则指出,他被收买了——这个交易很简单,就是Bono和他的团队一个电话一张支票的事情。

    而杉本博司的回答却是:我和U2之间没有任何商业行为。没有任何金钱交易。

    因为猪流感的缘故,我们这次去芝加哥的行程也取消了,所以这是一次单纯的乡下之行,很难得出门我能这么不抱一点期待的...不过,真正的因为去乡下而获得的补偿,是9月份U2的演唱会,他们的票刚出来就被卖光了,前俩天我们才抢到了两张,昨天我去买消毒纸包回来的时候,在门口捡到了快递的信封,里面就是俩张门票。

    大猫激动的简直没法活了。

    事实上,我好像没听过U2的歌儿,我只是纯粹的因为这个乐队好像很有名而感到略有补偿。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