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9

    回宫 - [猫瓜]

    上个星期买了一个相机包,我一高兴就扯下标签,拆了带子,先用上了。结果星期六背了一天,却发现有些小,用起来并不是很方便,决定还是退了,去换一个好一些牌子的。

    今天收到了新包,倒是正好,我也喜欢,就是如果将来再买镜头的话肯定又小了。anyway,我找出盒子准备把之前买的那个包装好退回去。大猫过来帮我,他三俩下就把标签给穿了回去,跟新的一样,我还在吭哧吭哧的包带子。

    这个带子很讨厌,原来外面套了一个纸环,不知道怎么拆下来的,原来好像是折了三层,现在怎么都塞不回去,稍微一用力就怕撑破了。

    我塞了半天也搞不定,就随便折了两层包了一下,大猫看了很不满意,拿过去摆弄起来,跟我说:“行了,你别管了。” 我一听顿时很高兴,转身就要走,结果才走了俩步就被叫住,回头一看,哥们已经把带子折了四层,好整以暇的包成原样了。

    哇,真是心灵手巧的人啊。大猫把带子捧在手心里,欣赏了一会儿,然后平静的说:“I am the king of return。”

    Tag:
  • 2009-03-26

    The chosen one - [猫瓜]

    最近瓜不知道怎么了,sweet的不得了。每天早上醒来,必定会看到它窝在我的臂弯里,上半身死死的压在我身上。有时半夜醒来,也发现它蜷在脚边,把我挤到一边。

    以前瓜是性格很独的猫,不是很喜欢跟我亲热。或者说,只有它可以主动跟我亲热,却不能我找它亲热。每次看它睡的香香甜甜的,如果我厚着脸皮凑上去亲一下,或者哪怕只是靠近一点看看它的小粉鼻子,它都会轻蔑的抬起眼皮,看我一眼,然后不耐烦的爬起来,要么是走到一边换个姿势把屁股冲着我躺下继续睡,要么是干脆气呼呼的走开,到外屋去睡了。有时恼将起来,会不分好歹抱着我的胳膊一顿啃,后腿还要使劲儿踹我几下。

    现在不同了,它每天上午在吃完早饭后,会来叫我,蹲在我脚边要我抱,如果不抱的话,就会站起来,用手拔拉我。晚上有时我陪太子读书,搬到大猫的房间去看书上网,这时不管瓜怎么在猫树上睡的死沉死沉的,没俩分钟就会看到它的小脑袋出现在门口,睡眼惺忪的看着我们。只要我再轻轻拍一下脚踏,它就会直通通的走过来,跳到脚踏上,然后蜷成一团,挨着我的脚立刻就又睡着了。

    接着我发现它变得越来越黏人,如果我在厨房做饭,它肯定会拖着睡腿爬到沙发上陪我,如果吃完饭我们在沙发上坐着消食,它也会跳到沙发的另一头,舔干净自己然后睡觉。如果我在厅里锻炼或者唱歌,它就母鸡蹲的趴在小垫子上。如果我在里屋看书看电视,它就把自己埋在被子上睡觉,看起来舒服的不得了。

    我常常被它那么毛茸茸的一团给撩拨的忍不住要去蹂躏它。事实上,大猫是最受不了这样的诱惑的人。每次他一回头看到瓜躺在脚踏上,就要啧啧惊叹说:“哇靠,好大一团肉啊。” 然后就总是忍不住要揪一下瓜的尾巴,或者点一下它的耳朵。再要进一步的时候,一般就被我制止了,我严肃的告诉他:“你怎么能这样呢?它又不是你的玩物。”

    但是只有我和瓜俩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从来抵抗不了它那毛茸茸的诱惑,以前每次我扑上去它会掉头就走,现在不同啦,现在不管我怎么饿虎扑食的扑上去对它上下其手,跟它蹭脸也好,捏耳朵揉肚子也好,揪下巴或者挠胸部也好,它都安之若素,好几次被我弄啊弄的居然又睡着了,沉沉的下巴搭在我的手里,一下一下呼出软软的湿乎乎的热气。唉,这样的猫,真是让人心也化了呀。

    我对大猫说:“说实在的,瓜这么sweet,如果非要我在你和它之间choose一个,我还真不知道该choose谁呢。”

    大猫愣了一下,反问我说:“你是说,在我和它之间你一定要处死一个,不知道该处死谁是吗?”

    Tag:
  • 2009-03-23

    战区平衡 - [猫瓜]

    星期天一起来我就在跟大猫打架,忘记谁先挑衅的对方,总之一直在打。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下,他回到书桌前喘气,我在旁边的藤椅上坐下,看到书桌下面的字纸篓里面一大团大团的面巾纸,于是我批评他:“你不是环保吗?怎么用那么多面巾纸擦鼻涕?” 大猫转身从后面的小柜子上提起一条手绢,郑重的举到我面前,表情凝重的开始翻扯这条手绢,然后手绢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给我恶心的。

    我赶紧跑到外面书架上掏出一本书,这是我平时写程序常用的一本工具书,书面上印了一只大昆虫是大猫最厌恶的东西。然后我带着书走过去,象神父对着吸血鬼亮出十字架一样,把书正面的亮给他看,当时真象有佛光闪过一样,哥们惨叫一声,扭过去头去,闭着眼睛在桌上摸索他那条脏手绢。

    最后的和平条约是,我把书藏起来,他去把手绢洗了。大星期天的阳光灿烂,休战一天。

    Tag:
  • 2009-03-09

    再煎一个吧 - [猫瓜]

    去ER之前我给正在interview的大猫发了个短信,告诉他我去ER啦,有JING陪我去。然后哥们抓狂了,提出改机票早点回来,搞得对方问他:“是不是你一说要来普度,你老婆就depress了?”

    可是等他第二天赶回来,我的精神已经恢复了大半,而他自己疲累交加,坐下就不想起来,勉强吃了东西去买了药回来,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再不愿意动一动。

    我去把脏碗都收拾了,安顿了鸟,喂了猫,换了猫沙,自己煮了碗面条吃,etc,然后沉着脸回到桌子前面。有人发现不对了,问我:“你生气啦?” 我没理他。他接着无赖的问:“你怎么生气了呀?为什么呀?” 我说,你看你看,我是病人啊,可是我还干了这个这个,那个那个,让你收拾猫沙,结果咧?我拉了一晚上肚子了,你也不问一句。他委屈的说:“那你说呀,你要我去做我就会去做嘛。你不说自己就去做了...” 我理直气壮的回复他:“恩,因为我做了才能拿来数落你,让你guilty。哼哼。”

    这真是很可笑的一种情况,以往看到BBS上那些血泪控诉,我都会来同样的一句“谁让你不说啊”,可是到自己了,也还是这样,肚子气鼓鼓的,然后给对方脸色看。自己默默的一趟一趟跑厕所,希望有人能发现然后亲切的问候一下,虽然丫不可能有啥作为,可是这也成了罪状之一。

    不过我们都是知错能改的好同志,我很快就忍不住唧唧歪歪的把话全说了,然后互相做检讨,表示以后会注意。

    第二天哥们就开始表现他有错就改的能力,先把屋子给收拾了一通,高兴的告诉我:“这下JING或者Leigh来都不怕啦,让她们猛烈的来吧。” 然后问我:“想吃什么?” 我也很直白的说:“药物副作用,啥都不想吃。” 最后,终于想出一个愿意吃的煎蛋。大猫傻了,“煎蛋?什么是煎蛋?” “就是煎鸡蛋啊。” 可是他都没有听说过,还是回去google了一把,才知道,原来是“荷包蛋” 啊。

    几分钟后他激动的冲过来,挥舞着手里的一页纸,十分自信的说:“得,这就全了,没问题了,等着吧!” 然后捧着这张打印出来的菜谱冲到厨房里开始操作,只听得那边叮当响做一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做满汉全席呢。20多分钟后,志得意满的厨师大人捧着一个盘子过来了,里面是俩不获全尸的煎鸡蛋。

    实事求是的说,这俩蛋煎的还是不错的,比我水平高,都没有沾锅,而且火候也很适中。大猫非常得意的向我介绍经验,关键点是火要小,要加一点水...我说真好呀,以后你早餐就吃这个吧,他回答说:“不爱吃, 我从来不爱吃荷包蛋。” 我吃完了一个,剩下一个实在没法吃,因为----太咸了。

    其实俩蛋都很咸,我实在没有能量再一口水一口蛋的完成下一个了。大猫接过去三口两口的吃完,再一口气喝完剩下的水。然后目光恳切的看着我,“再给你煎一个吧?保证下一个会很完美很好吃的。” 我摇头表示不要了,“煎了你自己吃吧”,他坚持不:“我不爱吃啊,再煎一个给你吃吧...” 这样的对话坚持了几次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捶胸顿足仰天长啸:“好不容易掌握了煎蛋绝技,却无处施展,憋死我啦,呜呜呜。”

    今天早上起来,哥们眼睛还没睁开,口齿不清的说:“让我煎个荷包蛋给你吃吧...”

    Tag:
  • 2009-03-01

    Priceless - [猫瓜]

    晚上吃涮,瓜一直在旁边不屑的蹲着,我吃的极撑,几乎没劲儿说话,大猫说要不去拿大尾巴逗瓜玩玩吧,我去壁橱里偷偷拿出大尾巴(之所以偷偷,是因为不能让它知道大尾巴被藏在哪里,不然它一定会去偷),开始逗瓜玩,可是人家不理我,它现在只有吃东西才找我,玩游戏只认大猫。

    大猫叹着气接过大尾巴,轻轻的摇晃起来,瓜蹲在不远处,眼睛睁的溜圆,脸上写着“我很警惕”,尾巴轻轻的左一下右一下,下巴一点点的埋到地上,屁股一点点动起来...

    大猫说:"the toy for cat, 5 dollars. the time for playing with him, 10 dollars.

    But looking at the expression on his face, priceless".

    Tag:
  • 2009-02-06

    - [猫瓜]

    这个家伙昨天晚上又不睡,一直忙着从猫树上跳到书架顶上,又回来床上踩一踩,还要目不转睛的继续盯着房顶。那么大的床它非要踩在我的身上睡觉,差点把我挤到底下去。

    天亮了又跑到枕头旁边来查看,闻一闻看我是不是还活着。我顺手把丫一下撸倒压住,它居然还是眼睛圆溜溜的瞪着,继续盯着房顶(可是那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哇),然后张开双腿,翻开肚皮,坦荡的把柔软的肚子交给我,“揉吧”,它那坚定无畏的表情仿佛就是在说这个,“你揉吧,随便”。

    现在这个小混蛋在吃过早饭后,艰难的爬回到床上,开始呼呼大睡,不管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它就是坚持不睁开眼睛。这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啊。

    现在养成习惯每天要灌2针管的水,为了表示安抚,会在灌水之后奖励6-7颗刷牙treat。这俩天早上起来都忘记灌水了,昨天到晚上才想起来,赶紧抓过来灌之,它居然也逆来顺受。到灌第二管时,它一溜小跑的躲到里屋,不过当然还是被我抓到了,接着灌。灌完后我想,既然表现这么好,那就给点干粮吃吧。在饭碗里倒了干粮之后我就去把针管放起来,没想到,瓜大爷不吃干粮,反而跟着我又颠颠的跑了出来,然后蹲在一边看着我。哦,原来是等着吃treat呢。真不知道猫的小脑瓜里面在想什么,它到底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记得什么不记得什么呢?

    我发了一张折耳大胖猫的照片给阿肥看,她回答说太胖了。我说,是呀,没有瓜英俊。她说,你看瓜怎么都英俊了。我说,这是事实。她很不屑的回答说,那大猫也英俊?我说他只是cute。然后阿肥说哈哈,你现在这么说,将来就不一定了。

    Tag:
  • 2009-01-23

    你们女人啊 - [猫瓜]

    这个星期,有一件重大的事情在全美发生,引起了极大反响,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饭桌上,或者是电话中,短信里,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正在被口耳相传:“快去mall里领免费的化妆品。”

    本来我星期二就看到了这个消息,以为是有人开玩笑没在意,晚上蘑菇又提了一遍,我跟大猫汇报了一下,他反应很冷淡,我跟阿肥也说了说,以阿肥的性格当然反应更冷淡,于是我自我安慰的想,也许就算不是玩笑,派发的那些东西也不会太好吧...就算挺好的,也许也快过期了吧...

    昨天下班回家后,大猫告诉我他4点才吃过午饭,所以打算晚点回来,加上他昨天因为打电话的问题表现很不好,我笑眯眯的告诉他,你可以晚点回来没有关系,自己在路上找东西吃吧(当然这只是威胁而已)。然后我就开始自己玩,玩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原来是JING打来的,她激动的告诉我,快去快去,多好的deal呀。终于,JING的电话成了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多久不堪被隐隐威胁折磨的大猫自己主动回来了,一开门我就跳起来告诉他:“JING刚给我电话,说去领了东西。” 对没有遭到冷眼而无限惊讶的大猫立刻说:“换衣服,走。” 然后我关掉炉子上正在蒸的包子牛肉和在煮鸡汤和鸡蛋(4个火眼呢),激动万分的出发了。一路上我还不断的在担心,如果没有了呢?抢不到怎么办?大猫很笃定的说,那就接着去XXX哪儿的MALL,或者还可以去YYY哪儿的MALL,我否认了他这个提议,如果为了这点儿东西要跑那么远,我宁愿恨他。

    我们带着激动忐忑的心情从lord & taylor进去,发现他们家根本没有,好在这个mall有俩梅西,虽然俩都在排队,我们还是高兴的排上了队。这是活动的第二天,各大品牌就只剩下雅诗兰黛的ANR和倩碧的水磁场了。我们排了俩队,领了三个小瓶的ANR和一个水磁场,非常高兴的回家了。这种高兴劲儿,不是占了点儿便宜那样简单的...

    到家后,大猫把敛的财郑重的交到我手里,说,“快去向阿肥汇报吧,让她老公也去抢。” 我说她老公不愿意去的,大猫说,“让她换个策略,告诉她老公,去,给你自己抢点儿不要钱的化妆品回来,他肯定就扛回一箱子来了。” 我告诉阿肥的时候,阿肥呃首沉吟:“恩,有道理。”

    从进门开始,大猫就说:“现在我可以做大爷了。” “现在我要做大爷”,“我要做大爷,我现在是大爷”。我说你要怎么做呢?他想了想,然后说:“恩,我要吃包子,而且我要吃两个包子!”

    我把拿回来的盒子一个个拆开看,其乐无穷,大爷站在一边,满脸的不理解,叹息着说:“你们女人啊,真奇怪。” 我说:“有什么奇怪的呢?” 他摇着头说:“就这么个破玩意,你们就那么激动,那么高兴。至于吗?” 我说:“当然呀。” 他说,如果是男人,要男人在吃的和这个东西里面选,抛开价格因素,一定会选吃的。“比如苹果和ANR,我就肯定要苹果。” 我说,那如果是世界杯门票和苹果呢?他愣了一下,不服气的说,“那没可比性,你这个苹果和ANR都是tangible的,门票不是tangible的,这没法比。”

    然后他看到我迷茫的样子,又轻蔑的补充了一句:“你知道tangible是什么意思吗?” @#$%^&*!

    最后在大爷吃包子的时候,我想起来了,质问他:“你以前是不是就拿tangible笑话过我一次?” 他满嘴流着包子油的回答说:“是啊,你都记得这个,却不记得tangible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哈”

    Tag:
  • 2009-01-12

    猫和瓜 - [猫瓜]

    出去度假的几天,瓜被邻居和朋友照看的很好,我回来后JING专门特意郑重的对我说:“一定要给它多吃点儿好的,太sweet了。”这个sweet的家伙在几天内成功减了点儿肥,邻居告诉我,它居然把我藏好的干粮给拔拉出来偷吃了半袋,但是由于想念,它还是饿出了腰线。

    昨天我们在看电视的时候,这家伙爬到沙发的扶手上,先装模做样的沉默了一下,然后好像若无其事的踱到假圣诞树的旁边,再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到我们并没有拦阻它的企图,就高兴的踮起后脚开始咬树枝...

    我踢了大猫一脚,问他说:“你不管吗?”大猫好整以暇的拍了三下手掌,他一直信奉以和为贵,从来不主张打猫,一般来说他的“三下手掌功”是很有效的,不管在哪儿瓜都会飞奔而来,但是这次,因为就在眼前,瓜反而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继续大口的咬树枝和树枝上挂的银线。

    我看不下去,又不愿意起来,干脆拿手边能够到的围巾扔过去,抽了丫一把。直到我抽到第三下,瓜才恍然大悟一样停下来,端正的坐好,歪着头,无辜的看着我们。我继续歪在沙发上,但是口气严厉的大声呵斥它,终于它羞惭的低下了头,然后大猫就拦住我说:“你看人家多懂事,多sweet啊。”

    我说是呀,大家都说它可爱,听话,特friendly...大猫打断我问道:“那你觉得是我可爱还是瓜可爱呢?”我还在回味这个问题,他就伤心的自己回答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瓜更可爱...”

    今天晚上要给瓜洗澡,我把厕所给整理出来,容易打翻打坏的东西都拿走,然后叫大猫来帮忙,大猫在另一个房间大声回答:“你等下,等我化好妆就出来。”

    我正在琢磨需要怎么化装呢?大猫隆重出场,他换上一件不常穿的厚T恤,头上戴了一顶圆的毛线帽,一直拉到耳根,然后脖子上围了一条也被废弃许久的毛线围巾(来历不明,咳咳),整张脸只露出眼睛和鼻子下面一点点的空隙,眼睛上还戴着眼镜保护...这哪里象给猫洗澡,完全可以直接去打劫银行了。

    他安静的等我笑抽10分钟后镇定的问我:“现在可以去捉它了吗?”我说:“可以了。”

    然后他冲到外面,听到乒乓一阵响后,他用双手捞着瓜冲到厕所,瓜发出一声惨叫,大猫冷笑着回答说:“现在你该知道平时讨好我也没用了。”

    正式洗澡前当然还是例行的哄猫歌时间,我把瓜抱在怀里,它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做瑟瑟发抖状,不停的吞着口水。不一会儿大猫就受不了了:“好热啊,现在能洗了吗?”

    洗完后的瓜想了很久,决定还是跟我好。所以现在它一直蹲在我的脚边,紧紧的靠着我的小腿不肯走开。

    Tag:
  • 2008-12-28

    失败的亲密行为 - [猫瓜]

    BBS上有只猫叫黄咪,特别巨大,据说以前有20多磅重,现在减肥到15磅了,可是体型还在。前俩天黄咪的爸爸贴了几张照片,说黄咪有多么黏人,他们平时躺床上上网的时候,黄咪就会过来赖在旁边,依偎在臂弯那里。如果俩个人一起在床上上网,黄咪就一定要不顾庞大的身躯,挤到俩个人中间,然后憨憨的睡着。

    老实说我并不觉得黄咪的体型比瓜更巨大,瓜在18磅多的时候,我抱着它照镜子,能挡住我整个上半身一点儿都看不见。现在它也减肥到15-16磅左右,可是肚子还在,一趴下,那屁股,简直不象猫。每次晚上睡觉的时候是最能感受瓜的体重的时刻,半夜我要么被它压的腿发麻而醒过来,要么是给压住了被子冻醒,它就像个大秤砣,死死的压在被子上,怎么拽也拽不动,好几次早上起来,大猫问我:“你是不是半夜起来搬猫了?” 我说是啊,它还不高兴呢。不过还好瓜平时不太跟我睡,它最喜欢跟大猫睡,而且几乎是怎么踢都踢不走。

    看了黄咪爸爸的帖子,我回来后酸溜溜的,因为瓜从来不会这么主动的跑来跟我起腻,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如果睡觉或者看电视,它一般会跑到床脚处睡觉,勉强就算陪我了,偶尔有时会跑过来,靠在我的腰那儿,团成一团,小睡一会儿。现在我们看电视的时候,它就趴在沙发的另一头呼呼大睡,距离我们中间还隔了一个人那么远。我很酸溜溜的,睡觉前念念叨叨了半天,把瓜抓过来要抱着它睡,它立刻就逃跑了,最后把它按在椅子上,把椅子拉到我的手边,才算安静了下来。大猫很义愤的说,你还要它怎么跟你亲啊?人家跟你还不够亲呀?真是的。

    这俩天放假,大猫都起的出奇的晚,我11点左右起来,瓜就跟着我起来,在屋里发一阵疯,假装有坏蛋在追杀它的意思,四处躲一躲,抓一抓,然后埋伏我。我给它弄了早餐之后,自己回到桌子前上网,这家伙就开始过来一次一次的找我,如果不理它,它就端庄的贴着我脚边站着。有次还急了,干脆人立起来,用爪子拔拉我。

    我只好抱它,心里有小小的窃喜,这下要跟我腻啦?它到我腿上后就开始打响亮的呼噜,过一会儿就调整到自己最舒服的姿势,小爪子还一收一放的。今天也是这样,不过它尤其亲,整个身体都摊在我肚子上了,还把小脑袋枕在我的胳膊上,一只手垫在自己下巴上,另一只手蜷起来,藏在怀里,还把一只脚放到我手心里。有时还抬头温柔的看我俩眼,我简直高兴坏了。

    可是很快就发现不行,这家伙要求我全心全意的看它睡觉,一动都不能动。不能打字,不能动鼠标,连看看电脑都不可以。只要我稍微不太专心的抱着它,它就生气的抬头瞪我,或者威胁的拿牙咬一口。

    正在这时,阿肥汇报了大师来年春天的喜事,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字表达喜悦之情,瓜大爷不干了,嗷的一下跳起来,抱着我的手就啃,我一下把它甩到地上,它立刻就弹起来,象颗炮弹一样又窜到我的腿上,抱住我的一只手,手脚并用的抓住,用力的咬...一边咬还一边生气的哼哼。

    唉。我想我们以后多半也就是这样的关系了。

    Tag:
  • 2008-12-14

    蜂蜜 - [猫瓜]

    早上大猫和蔼的问:“您要喝点儿什么?咖啡要吗?”

    我说:“我要喝蜂蜜水。” 大猫笃定的说:“不要着急,蜂蜜水正在产生中。我刚派出2只小蜜蜂出去采蜜了。”

    我纠正其说:“你应该说,你刚搞到一只蜂后,正准备抓几只面首。要等面首们跟蜂后XX了生出小蜜蜂...”

    “难道那些蜜蜂不都是蜂后的面首吗?”

    “当然不是,你以为工蜂们也可以跟蜂后XX吗?他们不过是干活的。要面首们生出小蜜蜂,然后出去采蜜,把花蜜带回来,做成蜂窝,再转化成蜂蜜...”

    大猫愣了,喃喃的说:“这哪儿是queen啊,明明是军妓呀。”

    ----

    据说出于未知的原因,现在世界上的蜜蜂正在神秘的大量死亡,美国的食品业产品有三分之一来源于蜂蜜,这下可都傻眼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