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5

    女朋友们 - [我们]

    今天电视里面演Xmen 3 the last stand,我对阿肥说,“这个Scott也挺可怜的。” 阿肥回答说:“是啊,真亏。” 我说:“瞧你这个评价:真亏!” 她也乐了。

    过了一会儿我去准备做饭,今天晚上吃虾,我就把虾一个个剪开挑虾线,挑到其中一个大个的,却只有一条小小的虾线,我就情不自禁的想,这个虾好可怜,肚子都没有吃饱就给捞上来死掉了,真亏。

    后来我跟阿肥说,今天收到email号召去给xxx20周年点蜡烛纪念,阿肥说,那我们去几年萨达姆吧,哥们就这么给绞死了,也够亏的。

    再后来我们说到南京南京,我就说,其实我相信日本人里面也有那有人性的人,可是问题在于,我是中国人,我没法去体谅他们的人性。丫们干出来那么没人性的事儿,我还去体谅他们的人性,那我可太傻查了。虽然我承认战争是很残酷的,我理解战争的残酷性会改变一个人,会造成很多变化,但除非我是日本人,我才会觉得他们那么没人性是可以理解体谅的。阿肥很精辟的说,日本人里头有人性的人,就没有日本性了,屠城的那些日本人就是日本性,而有日本性的人是不可能有人性的,这俩根本冲突。我连连称是。

    然后阿肥说到,那王三表呢?我骂了一句粗话,然后阿肥说了一句特别特别特别精辟的话,可惜我不能在这里重复,总之把我给乐坏了。我说你好恶心啊,阿肥说,她说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恶心了。我说你怎么能总是把恶心的事实说的那么真切啊,然后阿肥说,“这么让他知道要跟我急了,说我压迫他。”

    我乐的要死,赶忙说,我要记下来告诉aww去。阿肥很分特,说要告诉她什么啊,是油嘴还是压迫?我说both呀。阿肥说,那aww肯定要给恶心坏了。我说就是要恶心她,就是要恶心她,谁叫她喜欢你呢?阿肥掉头说,那aww也喜欢你呀,我回答说:“那没有办法,这就是爱的代价。” 阿肥说,“别人喜欢你你就恶心人,她太亏了。”

    晚上见到aww,我们讨论买coach包的事儿,我对她喜欢的包很不以为然,我喜欢方的,她喜欢cute的,总之我就一直在批判她看上的包不好看,批评她没有品。最后aww受不了了,列出她喜欢的包,让我一块看:“我需要你这有品的人的建议。” 我说:“你讽刺我呢,我听出来了。” aww狂笑一番后说:“你这句话肯定也是跟大猫学的!”

    然后我们就开始一个个的包看过来,一边看一边拌嘴,她非觉得白色好看,我非觉得金色好看,她非要白色的,我就使劲儿说金色的好金色的好。最后她直接说:“shut up。” 我想了想,说咱俩别跟那些人似的,本来要结婚的,结果为了婚礼吵的离婚了。aww说是啊,为了买包绝交了。

    最后她郑重的说:“行了,交给你了。要是办的不好,我不会说的。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带你烫个巨难看的头!!”

    Tag:
  • 2008-07-07

    做饭 - [我们]

    上个星期四下班早,就顺道去买菜,回家做了个改造的罗宋汤。买了土豆,蘑菇,芹菜,洋葱,西红柿,卷心菜,还有豆角,全部切成小块,再把一块牛肉末化冻,先飞水去血沫,然后扔到水里大火煮开,煮一阵子后,把那些切好块的蔬菜加油翻炒一下,能闻到香味儿了,就倒到牛肉沫的汤水里。最后煮好之前,用芡粉加西红柿酱打了汁倒进去,伪装成浓汤的样子。

    理论上,应该还放一点黄油。而且牛肉应该是切成块,炖俩个小时再煮。但是我这样做出来也非常好喝,而且营养。就是喝过几次之后,会觉得味道有点儿偏甜。

    做这个汤的感受是,其实也很麻烦。因为所有的菜都要切成块,我又有切块强迫症,一定要把所有的块都切成一样的大小,所以那天回到家的时间,基本都拿来埋头切菜。那年生病胃口不好的时候,我常常做这个汤喝,有时光喝汤就能喝饱,有时泡一点米饭也能吃的很香。还记得毛毛弟弟教育我,说做饭其实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获得平静的过程,所以我经常通过做这个菜,来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腾出去,让心情平静下来。

    昨天去文博家吃饭,带回来不少的菜,所以今天就不需要做饭。但是阿肥教我做砂锅饭,我又翻出砂锅来做尝试。第一锅的水放多了,煮出来稀答答的,已经很饿的大猫没管太多,狼吞虎咽的吃了。然后我找出小砂锅,准备做明天带的饭。第二锅我放了切好的豆角和鸡腿菇,然后放前天带回来的回锅肉,最后撒一把香菜下去,非常的香。大猫的那锅我放的是带回来的肘子肉,撒的葱花,还打了个鸡蛋在里面。

    砂锅饭很简单啊,我觉得比炒菜什么的要容易多了。如果掌握好火候,半个小时就可以做好一锅,而且还可以尝试不同的搭配。

    有时我想起我妈,觉得很佩服她。以前我对家庭生活感到很烦恼的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做饭。想到下班回家累的半死,还要做饭给一家老小吃,逢年过节的时候要做好多菜,自己却是最后一个吃上的人,还有再也不能凑合吃方便面,泡饭这些没有营养可是很快捷的东西,我就觉得单身生活也有许多令人留恋的好处。

    那天我吃着晚饭忽然对大猫感慨,我妈其实很了不起。象我一个星期做4次饭就觉得压力很大,她每天回家都要做饭。而且每次都是3菜一汤,有荤有素。我家吃饭是从来不含糊的,不会因为人少就做的简单,就算爸爸出差了,我和妈妈俩个人在家,也一样会做的象模像样。最开始的时候,中午妈妈还会炒菜,还要保证三菜一汤的水平,后来学会偷懒才开始吃一俩个剩菜。我妈这么几十年如一日,难道从来都不烦么?

    我觉得我是做饭很好吃的那种人,蘑菇也觉得她也是,可是我们对做饭的态度就截然不同。有天我们说起来,蘑菇说,她觉得吃别人做的饭是给别人面子---因为她做的那么好,干啥要吃别人做的呢?所以她宁肯自己做,哪怕做给别人吃,也胜过吃别人做的难吃的饭。听了她的话我大吃一惊,我说,我觉得给别人做饭才是天大的面子呢,如果不是很看重这个人,我才懒得做饭炒菜给别人吃,凭什么呢?要让我心甘情愿的做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宁肯吃别人做的难吃的饭,也不愿意自己动手给不值得的人做。

    有人说做饭很反映一个人的人生态度,还真有点道理。

    Tag:
  • 2006-07-04

    郁闷 - [我们]

    今天临睡前,跟爸妈吵了一大架,这大概是他们在这儿俩个月以来闹的最不愉快的一次。之前老爸还会反省了来哄我,这次得罪他比较彻底,估计老俩口现在正气呼呼的躲被子里面生闷气呢。吵架的源头又是关于回国的事情。最近被他们逼的简直快疯掉了。 

    所以说,爱是多么沉重的一个东西,尤其是以爱为名而做的一系列的事情,随之而来的压力,真的非常可怕。我的确非常郁闷,这几天心情简直差透了。本来是还有 几天他们就要回家,应该充满了离愁别绪的,结果搞成这样,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我发誓以后绝不这样去爱我的小孩,这种爱实在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Tag:
  • 2006-06-02

    今天先俯卧 - [我们]

    自从把爸妈送上飞机的那一刻起,我就象被抽了筋一样,整个人迅速的懒散了下来。本来爸爸表扬我:“真能干,每天都收拾房间打扫卫生还积极洗碗。”可是从星 期二到今天,我一个碗都没有洗,全部交给洗碗机代劳。其实这不是我太矫情,之前积极洗碗是因为猫头3刚来我家,洗碗机工作的时候声音轰鸣,不能吓到新来的 小妹妹啊。现在她进门已久,早该习惯了,爹妈不在,就只有任我欺凌的份儿了。

    前天晚上我回家吃的是馄饨,切了点儿葱和榨菜,放点儿虾皮和干辣椒呛锅,然后就倒一锅的水大煮馄饨。昨天晚上我回家吃的还是馄饨,连干辣椒都忘记了放,也是一大锅水拼命的煮。今天我计划回家再吃馄饨,反正明天中午应该有饭局,默默祈祷不要再被放鸽子啦。

    就连瓜,在爸妈走后也露出了可憎的面目。连着俩天在屋里大便,而且一天比一天臭。今天我还没有睁开眼,就听到它在厅里抓塑料袋玩,通常闹钟响了之后它会殷 勤的跑到我的床头来亲亲我,今天却不是,我刚打着哈欠翻身坐起来,就看见它一溜烟的从门外飞奔进来,猫影一晃就钻到了床底,怎么叫都不肯出来。我就知道大 事不好,果真,屋里一股恶臭,喷多少香水都无法抵消。

    而且,这个家伙,当我睡twin size的小床时,它非要挤在我的脚下,有椅子给它它不睡,天天跟我抢床,硕大的一只猫占据了小床的三分之一,死死的压在被子上,害我每天只能可怜的蜷缩 在床的一角。爸妈在的时候,它明知妈不许它上床,我让它躺我脚下已经是莫大的义气冒了生命的危险,每天早上闹钟叫的时候,它都偏偏要紧紧的闭着眼睛装睡, 踢都踢不醒,非要让妈抓到我骂,它才一副委屈的样子缓缓的走开。这几天我搬回大床睡,空出整整的一半多给它,这位小人家却不领情了,在我最需要旁边的空位 有个填补的时候,它却回到椅子上,正面都不给看一眼,只拿大屁股对着我。

    我开始想念爸爸妈妈了...想念有饭吃的日子...呃,总是被唠叨当然很烦,可是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嘛...我要收拾一下厨房,还有卧室的桌子和床,冰箱 也应该清一下,赶在他们回来之前把坏的和不爱吃的东西都扔掉,我要锻炼身体了,就从做俯卧撑开始吧,啊,撑不起来啊,今天先俯卧...明天再撑吧。
    Tag:
  • 2006-05-16

    周末 - [我们]

    昨儿其实有不少笑话,都忘记了,就随便记录俩笔吧。 

    昨天我带爸爸妈妈去参观了国家自然博物馆,这个The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 Smithsonian Institution是我最喜欢的博物馆之一,另外一个是Smithsonian | Freer & Sackler Galleries。尤其是后者,几乎每个来访的朋友,我都会热情推荐,并抽空地陪,有次我在陪同螃蟹初访这个博物馆的时候,因为太投入的观看一个非洲酋长女儿陪嫁的金项链,一头撞到了橱窗的玻璃上,“哎哟”一声引来了很多人观看,那之后我大概有半年没去。

    我真是特喜欢这俩博物馆啊,昨儿强烈要求带爹妈同去。妈妈兴致勃勃的跟我一起先参观了恐龙厅和古生物厅,我得意的指着那些化石说:“怎么样?很赞吧?”妈 扶了扶眼镜,凑近观察了半天,然后说:“这肯定是假化石!”看到我面有不忿,妈妈说:“你要去自贡,那里的恐龙有一百多米高呢,比你们美国强多了。”

    然后妈妈还跟我争论了一头动物化石,认为那个动物如果活着,一定可以一口不带磕巴的把我囫囵吞下。“就你这样的,一肚子可以装好几号。”妈妈非常不屑的 说。我说,“它嘴巴太小了,吞不下。”妈专门绕到正面,扶着眼镜,凑到跟前,认真的上下前后打量,得出结论说:“可以,你看它的下巴多么灵活,一口就能把 你拦腰咬断。”

    除了看恐龙,妈妈还发表了其他的一些看法,例如:“那个黑人女的长的很漂亮啊。”还有“他们的狗真丑。”对于大厅进门处那头威武雄伟的大象,妈妈绕到它后面,看了看说:“它的屁股简直跟瓜一样肥。”

    然后我带着他们去参观了楼上著名的钻石展厅。爸爸一直百无聊赖的跟在我们后面。

    那些钻石都好大一颗,妈妈不断的啧啧称赞,时不时发表一些评价,最后的结论是:“都很好看,很大,就是不象真的。”爸爸非常的无聊,干脆到外面坐着等我们。我只好说,“我们去参观航空博物馆吧。”这下他高兴了。

    爸爸问我:“你为什么会喜欢看这些东西呢?”
    我说,“我觉得很神奇啊,几千万年前,咱们站的这个地方是那个样子的,然后过了这么多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人和动物都不一样了,多有意思啊,这是科学啊。”说完,我饱含热情期待的看着爸爸。
    他看了看我,说:“可见你是学文科的。”

    这俩位学理科的同志果真对航空航天博物馆表现了更大的热情。他们仔细认真的研究了每一个展厅里面的展品,甚至连飞机的引擎都仔细的看过,说一些我不能理解 的术语。我很无奈的陪着他们坐在里面看科普电影,有一段是俩轰炸机出去执行任务回到航空母舰上,我看到的是“航空母舰好大啊。”还有“汤姆克鲁丝演过一个 top gun也是在这样地方拍的。”
    爸爸则低声对妈妈说:“你看他们降落下来,滑了不到10米就停住了,这个飞机的刹车闸皮要求很高啊。”

    虽然如此,妈妈还是流露了一点点家庭妇女的特色,在仔细打量了一个航空器内部结构后,妈妈批评道:“这个里面太乱了,应该收拾一下,可以腾出更多的空间。”

    回家的路上,爸爸终于问了我一句:“那些钻石有什么好看的啊?你们看了半天?”
    我说:“好看啊,很值钱啊,又漂亮。”
    爸爸不解的看了我好一阵,忍了忍,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

    补充说明:

    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去查了俩门课的期末成绩。其中一门不出所料的拿了一个B,而另外一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拿了个A。我简直太得意了,这个成绩真是来之不易,太来之不易了。于是我赶紧上MSN向娘亲报喜。

    “我拿了一个B,一个A呢。”我还试图欲擒故纵。
    “哦,”妈妈回答的很平淡,“尽力了就好了,也是你后来分心了吧。”
    我,“...”(很郁闷)
    妈妈话锋一转,说:“你啊,最关键的是调整生活作息,你看看你,顶俩大眼袋子,看起来那么憔悴,告诉你了,没有必要每天都做面膜,把你的角质层都给破坏了。你看妈妈,什么都不用做,个个都夸妈妈看起来特别年轻...!!!”

    这里要说一个以前的笑话。话说那年爸爸住院做手术,有个教委的干部来看望爸爸,当时妈也在。那个干部走了之后,偷偷的问同去的一个秘书,说:“真看不出来 啊,XXX还找了个二老婆。”秘书赶忙纠正他说:“那不是二老婆,是正老婆,正老婆。”这位干部不愧是久经考验,立马接上说:“啊,主要是看起来太年轻了 呀。”

    识趣的秘书把这个笑话传回了我妈那儿,我妈笑着骂他们太胡闹了,怎么能这么胡说八道呢,太不象话了。

    不过这个本该让老妈大怒的笑话,却成了我家的经典。

    昨儿爸爸问妈妈:“你都到美国了,为啥不涂个口红描个眉啊?”
    妈妈说:“啊,算了吧还是,我要再化妆就该成三奶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