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2

    我今天都干了啥 - [科学]

    今天终于没有再开group meeting,我一直提心吊胆的等啊等啊,电话始终没有响起,我终于松了口气跑去上厕所了。今天下午还要上课,人生再度使我感到黑暗。不过对比又要上课又要开group meeting这样的顶级痛苦来说,目前的状况我还是知足了吧。

    我今天没有什么工作可干,螃蟹的网络也出了问题,所以我只好给自己安排了许多零碎的小事情。

    首先,我读了很多有趣的博客,比如这个“路上有惊惶”的,她刚更新了一个“小说投稿指南”让我看了暴笑不已。同时她的链接上还有一个“雷锋日记”,我去看了看,又是一阵捧腹大笑。这样的博客多好看啊,让人看了觉得又有趣,又能引发一点点思考。为什么没事就要探索一下自我和香草,又要为同位素是不是影响生小孩伤脑筋。然后我还看了洪晃的博客,其中的一篇关于都市玉男的, 有这样一段“我学了个新词,叫Metro Sexual,说是现在最受女人欢迎的男人名称。他们最大的特征是有同性恋男人的敏感,但是仍然是异性恋。首先他们非常会穿衣服,知道什么叫时髦,上班知 道穿 设计的西装,下班知道穿的休闲。其次他们喜欢他们陪女人出去买衣服的时候非常投入,品头论足,完全互动。同时这些男人都是美食家,不仅知道都市最“in”的餐 厅,而且自己还可以掌勺,有非常动人的烹调技术。最重要的是这些男人是优秀的聆听者,他们可以非常聚精会神地听女人痛诉恋爱悲剧,关键时刻还将自己的 肩膀慷慨借出来让女人在上面哭一鼻子。另外与这种男人交往没有任何副作用,其之擅长和女人打交道到了与众多女人分手之后仍然以“知己”身份往来的地步。从 纽约回来的朋友说,这种男人是跟着电视连续剧《欲望城市》流行起来的,这是当今的白马王子。”看了之后,我惊讶的发现,她描写的跟我的闺蜜真象啊。

    昨儿我还在老罗的博客哪儿看到了这样一句话,非常赞叹:“看不见垃圾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忘记这个世界是肮脏的。”我要说什么呢?这句话其实已经涵盖了一切。

    之后,我又跟蘑菇一起玩了一会。我们把MSN上的小icon们全都起了名字,把它们跟大家一一对应起来,目前已经敲定了以下人士的icon:蘑菇,阿肥, 阿肥LD,6P,小鱼,mlc,还有咳咳某个人,当然还有我,不过我的那个icon一点新意都没有(始终没有找到适合土豆的,打算回家后再挖掘)。欲知详情,请速与我MSN联系,office hour: 10 am -- 5:00pm。

    ----------------

    补充一下,今天还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新闻。去年我写过一个关于螳螂和蜘蛛在交配之后会吃掉老公的科普文章,今天看到这个:英国雄蜘蛛求爱高招:先献礼再装死

    英国一种蜘蛛发明了怪异而新奇的求爱方式:装死。据报道,英国雄盗蛛为了不在交配后被雌盗蛛吞掉,通常都会在交配前献上礼物,然后装死倒在雌蜘蛛脚下。

    一组丹麦科学家致力于研究一种在英国普遍存在的盗蛛科蜘蛛。当雄盗蛛有交配欲望的时候,不得不四处寻找令它又爱又恨的雌盗蛛。与雄盗蛛相比,雌盗蛛体形庞 大,咄咄逼人,通常会在交配后把雄盗蛛一口吞掉。为了苟且偷生,雄盗蛛不得不在交配前向雌盗蛛敬献定情物 通常是一支死昆虫。

    当雌盗蛛打量“定情物”时,雄盗蛛连忙装死,倒在雌盗蛛的脚下。雌盗蛛显然对一支死蜘蛛不感兴趣,便大快朵颐死昆虫。此时,雄盗蛛“死”而复活,偷偷摸摸地爬到雌盗蛛身下开始交配。

    待完成交配后,雄盗蛛立刻逃跑。也许因为嫉妒,有的雄盗蛛会把自己的射精管折断留在雌盗蛛的体内,形成一塞状物堵住受精囊孔,以防雌蛛再度交配。

    (有趣的是,这个新闻里,所有的“雌”字全部缺省,以空格代替,不知道为什么。而且这个雄蜘蛛也非常弓虽,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干的还洋洋得意,真让人无语。)

    ----------------

    这几天我在看冬奥会,昨儿是ice dancing,很好看。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