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2

    装13的王子 - [读书]

    这个书是这样的,开张就有一篇序言,是这样说的:

    “这部快速而缓慢的,幽默着,忧伤的小说,纯粹的是不需言多余的序言的。”

    字写的不错哈。

    这是《一座城池》的序。封面写着:“韩寒迄今最满意的里程碑式作品”。而上面那句惊世骇俗的序言,就是韩寒自己写的。

    这里面其实有些用词很值得人推敲一下,例如“快速而缓慢的”,“里程碑式的”,还有“不需言多余的”。

    我只能说,几年前的《三重门》就是那样,现在《一座城池》还是那样,倒是很符合他一贯的形象作风,又很装13,又很王子,还是比郭敬明强很多很多的。

    这本书的英文名叫“The ideal city”,如果ideal city就意味着闭着眼扯淡的话,韩寒的确是这个city中最纯净的王子。这本书太骗钱了。

    ----

    考虑到这本书是aww千里迢迢给我寄来的,我忍了好久,也没好意思破口大骂,憋了半天才跑去告诉她:“韩寒可太烂了。”没想到她居然哈哈大笑,跟我说,其实这个书是别人看完了,说太垃圾了,丢给她的。而且这个朋友的爹也看了,也说太垃圾了!不过还好是本盗版的书,也没亏多少。

    我听了很吃惊,因为这个书印刷的不怎么样,看起来很象盗版,可是封底上还写了“防伪说明”和“鉴定方法”,所以我还以为是正版的呢。

    aww很平静的说:“这属于考试把名字也给抄上了的。”

    Tag:
  • 2008-06-06

    还有 - [读书]

    这几天我开始在看Narnia,在买书之前我咨询了啧啧和蘑菇,她们的统一反映都是:“书写的很好,很温暖。”蘑菇还善意的提醒了我,说第五本之后,可能宗教意味会比较强,我最好有所思想准备。在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之后,我开始看第一本,“The Magician's Nephew” 。现在我必须要说的是,就像不喜欢电影一样,我很不喜欢这套书。

    这个大概跟书本身或者作者没有很大的关系,主要是我自己,首先我喜欢看的书必须满足俩个条件,1,有趣,2,节奏适当。有趣可以是文笔有趣也可以是情节有趣,但至少要好玩,节奏不能太慢也不能太不知所云。可是Narnia写的非常温和,花很多笔墨在描写上。而另一个致命的问题是,我受不了那种glory和harmony的劲儿,一看到开始写世界如何的和谐平静充满了荣耀和生命,还有那种来自于一个圣洁的主的宽容博大,我就不行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象一个刺猬,稍微有点儿刺激我就会蓬起浑身的刺,非常反感。 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不是书的问题。

    所以现在我只能想办法把这套书给卖了。

    另外我还在看Boston Legal,这是在mlc推荐下开始看的一个剧集。与L&O不同,这个剧集没有那么写实,主要也是民事的案件,而最大的不同在于,L&O站在代表people的控方,几乎总是正义的,而Boston Legal的律师主要是替被告打官司。所以道德立场不同,辩论的角度和技巧也不同。但是Boston Legal走轻喜剧路线,所以有的时候,某些情节太戏剧化了。不过看一看,还是很好玩的,我经常看的觉得非常可乐,笑死了。

    Tag:
  • 2005-11-11

    张爱玲 - [读书]

    今天看到有人在讨论最喜欢张爱玲的哪些段落,林林总总,大致挑几个我比较喜欢的: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十八春》

    长安觉得她是隔了相当的距离看这太阳里的庭院,从高楼上望下来,明晰,亲切,然而没有能力干涉,天井,树,曳着萧条的影子的两个人,没有话 不多的一点回忆,将来是要装在水晶瓶里双手捧着看的 她的最初也是最后的爱。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象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倾城之恋》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块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更衣记

    那时候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见到世钧, 要把这些事情全告诉他,也曾经屡次在梦中告诉过他,每次作到那样子的梦,总是哭醒的,醒来也还是呜呜咽咽的哭。现在她真的在这儿告诉他了. 《十八春》

    听到一些事,明明不相干的,也会在心中拐好几个弯想到你《十八春》

    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谁在他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 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的活个十年八年。--《倾城之恋》

    人生是个苍凉的手势

    从前他跟她说过,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星期六这一天特别高兴,因为期待着星期日的到来。他没有知道他和她最快乐的一段光阴将在期望中度过,而他们的星期日永远没有天明。--十八春

    ........................

    她的小说里,我最喜欢的是《十八春》,看到几乎心碎掉。拦腰砍断的《半生缘》不算。其实我最喜欢的是这段:

    “曼桢这种地方是近于琐碎而小气,但是世钧多年之后回想起来,她这种地方也还是很可怀念。曼桢有这么个脾气,一样东西一旦属于她了,她总是越看越好,以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

    …他知道,因为他曾经是属于她的。”

    大概曼桢也是金牛座的吧。
    Tag:
  • 2003-12-16

    读书之白先勇 - [读书]

    早听人说,白先勇写女人是一绝,当时不觉得。女人有什么不好写的?说说风情,加点胭脂,巧笑倩兮。

    昨天看了他的「一把青」,觉都让偶没有睡好。这位白崇僖的公子,真不是白盖的呢。

    「一把青」的故事情节很简单,几乎是中国版的「魂断蓝桥」。小姑娘爱上英俊的空军飞行员,刚结婚飞行员就出去执行任务,然后不幸殉职。小姑娘痛不欲生,之后给老子娘带回老家。讲故事的是他们同一个飞行组的另外一人的老婆,给称做师母的,这师母跟随大部队到了台湾后又再见到当初的小姑娘,已经是风尘满面,风情万种的歌女。而到末了,歌女所钟意的另一个年轻的飞行员,又失事身亡。

    故事不长,大概十几页的样子。还分了上下,上部是讲师母如何认识这个女孩朱青,白先勇通过师母的眼睛来描写朱青,说她:“却是一个十八九岁颇为单瘦的黄花闺女”,又说:“我打量了她一下,发觉她的身段还未出挑得周全,略略扁平,面皮还泛着些青白。可是她的眉眼间却蕴着一脉令人见之忘俗的水秀。”朱青本性羞涩,见了人“一径半低着头,腼腼腆腆,很有一股教人疼怜的怯态”。旁人跟她说话,她也只是一味含糊的应着。也说了她的衣着,“一身半新旧直统子的蓝布长衫,襟上掖了一块白绸子手绢儿...脚上穿了一双带拌的黑皮鞋,一双白色的短统袜子倒是干干净净的。”只是这么几笔,一个清秀单纯的小姑娘就仿佛活生生的站在读者的眼前。她是羞涩娇弱的,好人家的女孩儿,不多话的,水灵纯净的。

    到下部开场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描写师母再见朱青时的如何如何,而是说,师母去看演出,那台上走出一个极有风情的女子,低声吟唱白光的流行歌。说“有一个衣着分外妖娆的女人走了上来...那个女人站在台上,笑吟吟的没有半点羞态。”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基本猜到,估计这个就是朱青了叭。

    可是没有完,他接着写这次再见的朱青。说她“一只手拈住麦克风,一只手却一径满不在乎的挑弄她那一头蓬的象只大鸟窝的头发。”白先勇很会用动词,“拈”,还有“挑弄”,这个女子的轻佻模样就已经栩栩如生了。然后他接着说她“一面却在台上踏着抡巴舞步,颠颠倒倒,扭的颇为孟浪。”
    这个时候的她,“穿了一身透明紫纱洒金片的旗袍,一双高跟鞋足有三寸高,一扭,全身的金锁片便闪闪发光起来。”啊,自此,当初那个穿着带拌的黑皮鞋和白色短统袜的清纯女学生,已经彻底的荡然无存了。

    朱青与师母相认之后,成日拉了师母打牌。之前在上部中,朱青的丈夫外出执行公务时,她心悬念挂,腼腆怯生,只跟师母一家来往,这时,却是长袖善舞,成了社交场上的交际花。白先勇描写她说“她的腰身竞变得异常丰圆起来,皮色也细致多了,脸上画的十分入时,本来生就一只水盈盈的眼睛,此刻盼顾间,露着许多风情似的”。

    魂断蓝桥里面,玛拉以为爱人以死,迫于生计沦落风尘。后来爱人返来,她羞愧难当,最后一死相报。朱青跟她的丈夫郭轸情深意笃,郭轸死时,朱青完全崩溃,须旁人看着她,不给她机会寻死。白先勇描写的说“她的一张脸象是划破了的鱼肚皮,一块白,一块红,血迹斑斑。她的眼睛睁的老大,目光却是涣散的。她没有哭泣,可是俩片发青的嘴唇却一直开合着,喉头不断发出一阵阵尖细的声音,好象一只瞎耗子被人踩得发出吱吱的惨叫一般。”又说“几个礼拜,朱青便瘦得只剩下了一把骨头,面皮死灰,眼睛凹成了俩个大窟
    窿”。
    我看到这里时,也几乎不忍心再看下去,人间数苦,而凄惨处莫过于相爱的人生死相隔,天人俩界。

    到了后来,众人到了台湾,师母再见朱青,朱青常邀一些飞行员来家中打牌,其中一个叫小顾的年轻男孩子,对朱青尤其好,又顺着她,朱青对小顾也算是情有独钟的。可是天不成全,小顾也出事死了。师母赶到朱青那里时,“却看见原来朱青正坐在窗台上,穿了一身粉红色的绸睡衣,捞起了裤管跷起脚,在脚指甲上涂蔻丹”。朱青这次并没有寻死觅活的,她坦然自若的张罗起一桌麻将,招呼着客人来喝她早煮好的汤,笑着请大家尝她做的麻婆豆腐,轻描淡写的提起死去的小顾,气势如虹的大糊特糊。

    唉,朱青没有死,以后也不会死了。

    Tag:
  • 2003-12-12

    读书之杨降 - [读书]

    这俩天闲,就在tangula买了几本书,顺便控诉一下tangula的愚蠢。现在就算买到25刀以上,他们也不免邮费了。

    先是看了「干校六记」,现在在看「傅雷家书」。想来都是众人少年时早该读过的作品,我到现在才来补课,颇为不好意思。

    「干校六记」薄薄的一本,除了六记之外,还有数章短篇,包括那篇著名的从“掺砂子”到流亡。2天就很快看完了。前人对杨绛的评说各有精到,偶评不出更精彩的话来。只是在看的时候,心情相当沉重。杨绛用平淡甚至半带调侃的口吻,讲述自己和钱钟书下干校的种种生活,如何守菜园,如何穿过黑夜的农村偷偷的去探望老头,还有活泼可爱的小趋,还有追出偷青菜的农妇。杨绛说,我追的快,她便将菜从菜篮中扔出,没有了赃物便不怕我抓。其实我追只是出于职责,那菜我拿回去也没有用。然后又说自己挨批斗的经历,被剃了阴阳头,脖子上要挂着“反动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牌子,被派去打扫女厕所,把女厕所清理的焕然一新,她说,我只是怕赃怕臭,所以要格外的收拾干净。

    今日遥遥想去,俩个一把年纪的老人,躲在昏暗的房间里,认真的如小学生般制作着挂在胸前的纸牌。那该是如何让人心酸又让人心碎的场景。杨绛的笔锋,就象傅雷在信中说:“服尔德的作品,故事性不强,全靠文章的若有若无的讽喻...那种风格最好要必姨、钱伯母那一套...”。
    关于文革的书我也读了不少了,每次看的总觉得惊心动魄,看完半晌平缓不下来,胸中愤懑。可是杨绛的文字,平淡中稍带调侃,娓娓道来,让人看了只能苦笑,口中全是涩涩的苦味。

    傅雷的文字,则是有光芒的。还在小学的时候,我老爸就逼我看这个「傅雷家书」,如今几十年过去我才自觉自愿的拿来读,读得眼泪几乎要落到书本上。傅雷的教子严格几乎是出了名的,我忘记曾在什么地方读到过一篇回忆文章,说傅聪怕他老爸简直胜过老鼠怕猫。傅雷在家信中反复也提到自己在傅聪儿时对他管教过严,但同时又说,那实在是出于为了孩子更好的发展的缘故。哪有做父母的不爱自己孩子的道理?

    傅雷的家信,大致就俩个内容,对孩子的牵挂之情,以及对艺术的看法。傅雷在评价莫扎特的时候说,“莫扎特的那种温柔妩媚,所以与浪漫派的温柔妩媚不同,就是在于他象天使一样的纯洁,毫无世俗的感伤或是靡靡的sweetness。神明的温柔,当然与凡人的不同,就是达.芬奇与拉斐尔的圣母,那种妩媚的笑容绝非尘世间所有的。能够把握到什么叫做脱尽人间烟火的温馨甘美,什么叫做天真无邪的爱娇,没有一点儿拽心,没有一点儿情欲的骚乱。”我真想不出能用什么样的词来评论这段文字,我想,如果莫扎特复活了,看
    见这段文字,估计也会温和的一颌首,微笑着对傅雷表达敬意。

    傅雷和杨绛,应该都能被当之无愧的称做“大家”。可是这样的“大家”,治学之严谨,到了我等凡人不可想的地步。读书要做读书笔记,翻译的文稿要做数遍甚至数十遍的修改,字字句句要反复斟酌推敲。他们对工作的热情,直到这多年之后还能从书中喷薄而出,灼面而来。直让我看到“自己袍子底下的小来”。

    sigh.
    Tag:
  • 本来我一直秉承文学不涉及政治的原则,这俩天无聊,去读了冯毅才的「一百个人的文革」,看的心里很堵。

    前一阵看的都是说孤独啊,不得意的爱情啊,男女之间的纠缠,朋友同事间的纠葛。猛的一来看这个,心都凉了。

    里面说一个姑娘,父亲是个画家,因为一幅画到美国展览,被定为里通外国,跟资本主义勾结。全家都给迫害。最后受不了了,决定一起死。后来怎么死的呢?这个姑娘是学医的,一家人商量好了,她下手割父母的喉管动脉,然后再自己自杀。
    最后,她只来得及杀了老父亲,红卫兵就来了,她跟老母亲一起跳楼,母亲受伤不给治没几天死了,她给救了,然后判了许多年,罪名不是杀人,而是逃脱革命。

    还有一个,是个作家,没事的时候在毛泽东文集上写了些眉批。就文论文的说这个好那个不好。最后批斗得跳楼。另外一个是小学老师,在讲课的时候说毛主席因为躲避白军,躺在水沟里面。罪名是污蔑和诋毁伟大领袖。他的妻子为了替他找出这个故事出处来证明不是他的过错,带着孩子拣了10年的废纸,结果在他出狱前半年的一天,和孩子一起葬身火海。

    我不想把这些悲剧归结到什么人的身上去,只是觉得那个时代真是悲哀,我真幸运没有生在那个时候。整个社会发疯是个多么可怕的事情。人怎么能够疯成那样,完全摒弃了良知和正义。真可怕。
    我有时想不明白,教育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发疯的人里面往往不仅仅是愚昧的村民,也有许多有知识文化的人。还是说人性本来就是如此,一旦有了机会,丑恶就会狰狞的露头?

    我还只看了前半部分,后面的部分真需要点勇气才能看下去。我有时想想,平时老是抱怨日子无聊平淡,钱少活多,吃的不好,没事只能去看看言情武打香艳玄幻的小说打发时间,可是,相对于那些苦难的人们来说,我真是算幸福的了。 真得学会惜福才行啊。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