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3

    年少无知 - [往事]

    那天和一个分离多年的朋友又联络上,他是我当年在台湾公司上班时的同事,我们那个时候关系很好,常常在加完班后一起坐班车回到东区,去吃5块钱一碗的拉面。我现在还记得那家店,一个拉面,一个辣子鸡丁,做的相当地道。我几乎天天去吃。我这个同事是台湾人,很会吹笛子,技术非常的高,我以前曾经专门写文章夸过...anyway,今天的重点不是笛子。

    其实那一年多的时间说起来有很多回忆,不过很多都不太记得了。有次我看黑发的博客,说到那时我们一起去打羽毛球,我到场之后,从包里掏出球鞋,然后提起鞋奔洗手间去了。他问我干吗,我说换鞋,然后他大吃一惊说换鞋还要去厕所换吗?我回答说,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人看呢?然后飘然入厕...老实说看到这段的时候我非常迷惘,因为我已经一丁点儿都不记得了,而且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是我能干的事情。黑发非常笃定的说,这是真的,就是因为太震撼了,所以他记忆尤其深刻。

    那天我和这位台湾同事网上重逢了之后,赶紧三言两语的互相update的现状,十分的唏嘘,说起来真是有一点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个时候怎么能想到现在的生活呢?

    然后说起来,他无意的提到一句,有天晚上,在东区吃麦当劳的时候,我对他说:“妳說我若能比較「有氣質」一點,應該可以認識更多「有深度」的朋友”。

    看到这段我十分的分特,惊的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我磕磕巴巴的问:“我...说过这样的话?这实在太找打了。”

    他回答说:“我覺得很正常啊,妳那時候剛離開校園。”

    唉,真是多谢他那么宽容,现在回想10年前,哇,10年了啊。我居然能心安理得的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俩巴掌。我知道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当年我心里觉得他和别人的相处太过谦让,看他跟手下的报关员装小狗,觉得很不象老板的样子...可是我怎么能说出这么一句自己还会觉得很理所当然的话来?如果谁这样对我说,我肯定永远都不会搭理这个人了。

    每每回头望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干过很多令自己都感到十分惊异的蠢事,然后意识到自己的不同。当然,也可能将来看现在的时候,我也会这样觉得吧?

    Tag:
  • 2006-02-04

    凑个热闹 - [往事]

    偷窥到土豆和mlc在写回忆录,疯狂爆料,大家赶快去看。

    说起来,俺爹也干过坏事欺负过我。比较典型的是俩个事情,第一个事儿我好像跟很多人都说过了,不过也说明的确受伤很深。

    上上个鸡年,我还在国内的时候,我妈买了俩只鸡,关阳台的笼子里养了好几天,专等年夜的时候杀来吃了。杀鸡的那天,我躲屋里学习,我妈亲自操刀,先抓了一 只出来,在餐厅里面磨刀,然后割喉放血...过了几分钟听见俺妈大呼小叫的:“鸡飞啦,鸡飞啦。”我冲出去一看,好嘛,那本来已经断了气的鸡在凌空飞 翔,忽闪着翅膀把满墙撒的都是热血。我妈手握钢刀在下面呼喝着追赶。

    好不容易把这只诈尸的鸡抓回来,我妈余怒未消,说不成,得再杀一只。于是我回到房间继续学习,她去阳台抓鸡。过了几分钟又听见她大叫:“鸡飞啦,鸡飞 啦。”我透过窗户一看,我妈正在阳台上蹦呢。然后我跟爹一起冲过去,正好赶上看到那只神勇的投奔自由的鸡从我家6楼的阳台上飞出去,拍几下翅膀,稳稳的落 在街对面的电线杆子顶上了,身后留下的是与牢笼时光划下的弧度。

    这只鸡在哪儿蹲了一宿。我们吃饭的时候还说呢,会不会半夜给冻的掉下来啊?我是每隔十分钟就要出去看一眼还在不在。第二天我妈召集了几个年轻小伙子,每人 分配5只连珠炮烟火,就等我妈一声令下,大家集体开火。然后没几炮就把那鸡轰下来了,它又一个优美的滑翔钻到了一楼的下水道里。不过最终还是被我们抓回来 砍了准备吃掉。

    然后俺爹一边砍一边跟我说:“你看看,这鸡多可怜啊,在外面冻了一晚上,骨头都给冻黑了。”

    我真的就实心眼儿的深信不疑了。一直到好几年之后,我才知道,世界上有种鸡叫“乌骨鸡”。俺爹后来知道了,暴笑了半天,那叫一个上气不接下气啊。

    还有一个。我小时候他们总是要盯着我睡午觉,经常是坐在我旁边,目不转睛的赤裸裸的看着我,直到我睡着了为止。我那时真的很痛苦,总是要挣扎很久,最后挣 扎的累了只好无奈的睡去。后来我就开始琢磨装睡,后来我就开始装睡了,装睡其实很辛苦,因为你要很投入,不能太紧张也不能太放松,然后其实很容易装啊装的 就真的睡着了。所以我时不时的需要活动一下眼珠。后来我去问我爸,我说:“我闭上眼睛动眼珠子的话,你能看见么?”他想了想说:“你试试看?”我就闭上眼 睛把眼珠转来转去的,他说:“看不出来。”我听了特高兴。

    这样我装睡累了的时候,就会活动活动眼睛休息一下。可是我总是被他们抓住,我爸就教训我不好好睡觉。他还特狡猾的,不是在我活动了眼珠之后立即抓我,而是继续观察一会儿,这样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是这个举动出卖了我。

    他还有一次,我躲被窝里面看小说,他安静的在床边等了半天,直到我憋的难受把脑袋伸出来换气的时候,他才好整以暇的冲我笑笑,然后把小说没收了。

    我爸干的这种事儿特别多。

    我妈也骗过我,小时候他们逼我写日记,然后他们还正大光明的要看。我上高中之后知道要讲隐私人权,就开始反抗他们的这种蛮横干涉。我妈说,不看我们怎么知 道你写了啊?我想想也是,我说,那我给你看看日期,你看到日期是今天就知道我写了。我妈答应了。后来我给她看,她说,光看日期我怎么知道你写了多少啊?我 想想也是,就说那我拿着给你晃一眼,你看看长度就知道了。

    她又答应了。可是我给她晃的时候,她说自己近视眼看不清楚,要求拿近了看。我说,拿那么近你不就看见了么?她说,我拿到跟前,然后摘掉眼镜,就看不到你写的什么了。

    我是大学毕业的时候才知道,近视眼是只能看见近的不能看见远的。无知就是容易被骗啊。

    ----------

    这是今儿让我暴笑的一段:http://www.mitbbs.com/mitbbs_article.php?board=OnTheRoad&id=4060834&userid=meatball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