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3

    - [夜梦]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在大阶梯教室里上课,老师在第一排低头闷讲,后面的学生有的在听课,有的在聊天,有的干脆在睡觉。我梦见我裹了一条锦缎大棉被横着躺在椅子上睡觉。

    之所以梦到锦缎棉被,应该是晚上看到有人贴了一张这样的图片造成的,据说这个牌子很贵,有人买了个手袋,折上加折还要340英镑。我跟阿肥说,其实回家拆两床棉被面就有了...大概是mean了一点,就梦见了。

    然后我接着梦见回到家里,之后发生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唯一记得的,就是我的俩个同屋(居然是男的),到楼下取车,遇到一个小矮个很猥琐的男的,然后这个很猥琐的男的站到我们楼下的一棵树下,开始指着我的窗户用我听不懂的语言骂我,叽叽咕咕叽叽咕咕了好久。我一般胆子很小,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心跳很快,然后吓醒过来,结果昨天在梦里耐心的听了半天,扭头看了看背后的灯光够亮,然后站在窗口对着这人,竖起了中指,还怕他看不清楚,特意竖了好几次。然后我就拉上窗帘玩我自己的了。

    Tag:
  • 2008-08-05

    - [夜梦]

    昨天其实睡的不算晚,电脑坏了,需要重新安装,我气急败坏的爬上床,又生了很久的气才睡着。

    然后就开始做乱七八糟的梦,梦见跟一群貌似海军陆战队的人在一起(这个肯定是因为睡前看了Reign of Fire),大家还都跟我是哥们儿似的。总之梦是很莫名其妙的,人也搞乱在一起。好像我跟这帮人一起在某个豪华山庄度假,超豪华的别墅外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还有蓝天绿树什么的(这个肯定是因为昨天下午拍了天空的照片)。接下来就比较诡异了,先梦见某人说要请其父母度假,大家对我说你帮帮忙吧,我说我帮什么呀,他们上一站不是洛山基嘛?然后又梦见给他打电话,电话刚通我还没有说话,对方就自己瓜啦瓜啦的说起来:“哎呀你不知道我最近真的好~~~忙啊我忙死了啊我都喘不过气来了真的很累很累啊”blah blah。我立刻就醒了,爬起来去上厕所。

    回来后梦居然接上了,就是换了人,之前的某人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大家都很愧疚的对我说,唉,他一回来就hot的不得了,好多好多人都喜欢他,我很笃定的回答说,哦,我知道的呀,哈哈哈。然后还有一个女的好像是我的熟人,试图跟我聊天开解我,这时这人气呼呼的走过来,要阻止这个熟人跟我说话。我说你边儿呆着去,离她远点儿。然后他很生气的厉声说,“你离她远点儿!”,然后转身对我的这个熟人说:“你还是算了吧,不管你说什么,说破天去,她也不会改变的!”我还在心里很分特的想,我有这么顽固嘛?你跟我急什么?我又没怎么你。

    然后我就跟海军陆战队员们依依惜别,在离开的时候,看到草坪上忽然出现几丛非常绚丽的树,然后一眨眼,树丛变了个形状,再一眨眼,又变了个形状,而且变成了很幽幽的宝蓝色,我仔细一看,啊,这些树丛居然是孔雀们变的,它们把脑袋藏起来,光露出尾巴,就变成了一团一团的树丛。我大叫一声,“快,给我拿相机来!这可是千古奇迹啊。。。”闹钟就响了。

    Tag:
  • 2008-07-15

    视而不见 - [夜梦]

    这几天不太平静,所以没什么可说的。想起在大西洋城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这个人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我,他在路上走着。然后又有一个人,这第二个人相对第一个身形要小很多,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

    第二个人面对着街道边的墙壁低着头站着,这时第一个人走过来,忽然间我觉得,他们本来是认识的,可是第一个人把第二个人给忘记了。然后就看着第二个人慢慢的变得越来越淡,后来变成白白的淡淡的雾一样的影子。我自己在梦里想,是因为第一个人在渐渐的忘记第二个人,所以他就变得越来越淡了,就要不存在了。这时第二个人转过来,想伸手拉住第一个人,对他说:“你怎么能忘记我呢?我在这里呀。”可是第一个人正在忘记他,所以他甚至都看不见第二个人,所以不管他怎么呼叫,大声的说话,第一个人还是不为所动,完全不知道的继续往前走。

    这个时候非常变态的是,我在梦里想,这个情节不错,以后可以写到小说里面。

    这个梦没什么可分析的,其实就是根据merlin里面,要打败Mab的唯一办法,就是忘记她。然后大家一起转过身去,用力的遗忘,这个无所不能最强大的女巫就慢慢的化成了灰烟,消失不见了。  

    Tag:
  • 2008-01-18

    - [夜梦]

    今天早上天快亮的时候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跟爸妈一起看电视,那种投影的电视,妈妈跟我一起坐在床上,爸爸坐在一边的桌子旁边。然后忽然电视屏幕上一个形状动起来,变成模糊的黄绿色影子,然后就突然的跳出屏幕,变成真的一个东西,落在我的被子上。我当时吓坏了,大叫:“抓住它,抓住它。”迫不及待的想把它给弄掉。然后坐在桌子旁边的爸爸,忽然也变得面目模糊,好像还是爸爸,又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男人,然后伸出手捏住了那个东西,那是一只蝙蝠。

    我小时候救过一只蝙蝠,非常清晰仔细的观察过蝙蝠的样子。所以我还在梦里看的特别特别清楚,蝙蝠的脑袋,翅膀,眼睛。然后这个男人抓住了蝙蝠之后走到厅里的走廊上找东西,我在脑子里面想,要冲掉吗?没有想到,他转身就要把蝙蝠塞到我的书包里。我大叫着跳起来阻止,然后我们就扭打起来,我拦着不让放。然后我就心有余悸的醒了。

    早上来阿肥说,这是好梦,因为蝙蝠=福,我说,那别人给我福,我还非不要?她说,那只是你还不sure而已。

    于是沾染上学院派作风的我去google,查出这样的结果:

    对西方人来说,蝙蝠是一种可怕的动物,作为一种夜间动物,它可以象征与早期的创伤性经历有关的潜意识内容。

    另外一方面,蝙蝠也可以象征直觉的智慧。因为蝙蝠不用眼睛,可以在黑暗中飞行,这可以象征直觉。

    在中国,“蝠”和福同音,因此有时梦见编蝠象征着得到幸福。

     

    然后阿肥进行了一场严密的分析,目瞪口呆啊... 

    Tag:
  • 2007-09-04

    - [夜梦]

    凌晨5点半,被不愉快的梦惊醒。梦见爸妈一直在旁边说着什么,工作啊,前途啊,婚姻啊。一直在说一直在说。然后又不小心看到一张写给某人的纸条,上书“愿意永远做你的姐姐”,正好某人打来电话说,出于省钱的考虑,决定要搬进别人家里住,somehow就是这位永远的姐姐。说到一半电话断了,于是我努力打过去,可是怎么也打不通。爸妈还坐在旁边一直在说,奇怪的是蘑菇忽然出现,陪坐在一边。我打不通电话,就一直在打,爸爸狠生气,好像说你打不通又要怪我们嘛?就在这里打不许走开,不许不让我们听你打电话。妈妈则在跟蘑菇解释:“我们从来不偷听她打电话,从来不看她的信...”我很气愤的走到隔壁的屋子继续打电话,又看到来自永远姐姐的纸条,问晚上的聚会是不是堵车。到这里醒了过来。

    大概所有的梦都有起因,就像那天忽然梦见有人告诉我网上还在传我的事情,只是那天我能冷淡平静的回答说:“我已经联系律师,谁造谣就告谁。”即使这么坚定,一觉醒来还是觉得压抑的不得了。今天的梦大概是因为这阵子心里憋闷,又想到未可知的前途,又感到被卡在了当下。加上这几天妈妈又在问,是不是收到爸爸的那八页纸长信,并且要我“抽时间看看,然后咱们交流交流。”

    这都是什么说不出口的压力啊。被这样的事情压迫着半夜惊醒,简直自己都觉得可笑又可怜。梦里的那个自己哭的很厉害,胸口如压大石,最后终于受不了还是干脆醒过来,只是醒过来之后,真实的情况也并没有好上太多。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大概主要的问题原因还是在我自己。如果我够努力,就能尽早找到合适的工作回国,开始全新的生活。可是那也只解决一方面的问题而已。和某人的关系永远有无限发展的可能,但真正落定却永远没有合适的条件和时机。而父母那边,更是没有解决的希望,大概到我50岁,也得体谅他们的担忧和焦虑。可怜是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是在为我最好的规划,只有我自己是不够上心和奋力的。

    这是一个多么倒霉的星期二早上的开始啊。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