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4

    Learning Curve - [工作]

    这几天开始逐渐的往办公室带东西,象蚂蚁搬家一样,慢慢的这个地方就变成“我的”了。女人是不是通常都这样,比较擅长通过小东西一点点的claim对某个地方的主权,反正每次带东西到办公室我都觉得很逗,其实根本与自己无关的地方,慢慢的就成了“我的”,然后心理上就觉得舒服自在了。

    今天其实过的很痛苦,新接受的任务完全没有头绪,下午为了做一个图片做到6点半,老板4点就跑了,还剩下我一个人吭哧吭哧的画边儿。做不出来很郁闷,更郁闷的是想到自己令人失望了,如果是我,大概就会觉得这个新人很笨,还好意思是senior。再往前看,yaz同学即将离开我们,真不知道他走了之后我们怎么办。走出办公楼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还不算太冷,我把羽绒服的帽子戴好,把脑袋和脸都藏在帽子里面。一边走一边给大猫打电话,然后去他的办公室找他。见面后说了没几句我就想哭,实在觉得自己太笨,我嘟囔着说,现在我就是南郭先生呀,真不想活了。大猫安慰我说,既然是senior,就要有big picture,然后拿big picture去吓唬他们,把他们都给吓回去就好了。回到家里找到阿肥,我沮丧的告诉她就为了个图片我做了很久,阿肥很分特,随即又安慰我说,其实PS是挺不容易学的。

    我小时候的时候写作文,最开始的几篇是我爸妈帮我写的,大概写的什么《我的理想》之类,写完之后得了个奖,然后老师就使劲儿鼓励我写作文。可是我写不出来,而我妈也拒绝再帮我写,所以我就坐在窗户底下的小饭桌前面,看着对面的筒子楼,呜呜的哭,一边哭一边说,我写不出来啊。我挨打很少哭,摔跤也不哭,就是写作文会哭,而且总是声泪俱下,前些年读书的时候也是,刚开始做计算机的时候也是,学不会就很难受,然后就自己郁闷的哭。

    这俩天还得学MAC的操作,学新的CMS系统,了解他们的套路,更不要提jquery这样的东西。本来以为就是打个酱油,没想到连打酱油都有学问。

    最不高兴的是瓜,早上走的时候,它把屁股对着我。晚上睡下的时候,叫它也不来,半夜偷偷摸摸的爬上来,靠着我睡下。我现在每天早出晚归,够没有时间抱它。每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它都是到楼下接我,无比委屈的大叫一声。一般吃完饭稍微发会儿呆都该要睡觉了。

    现在想想,以前的日子是好过呀,10点到公司的时候,我现在都工作快2钟头了。好处是每天要走一段路,算是锻炼身体,可是真奇怪,为什么学生们都不怕冷呢?我穿着大长羽绒服裹的紧紧的还嫌冷,不少学生还穿的是薄外套。

    不过生活就是这样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回到家和瓜搂一会儿,鼓鼓劲儿,明天起来就又是新开始了。不会的就学呗,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也没真的去撞墙。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我挺乐观主义的。

    Tag:
  • 2008-11-04

    - [工作]

    这段时间我居然会这么忙,也是非常出乎意料。本来接近年关该是清闲的时候,而距离我撤退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没有想到任务象雪片一样飞来,大概是经济情况真的不好了吧?那天Tao开玩笑说,居然连Leigh都开始忙,看来我们公司是不行了。我张了张嘴没有插话,其实应该说连我都这么忙,看来是真不行了才对。

    上个星期四晚上赶班想尽快做完星期五要交的活儿,星期五起大早先去洗牙然后上班,坐下就没有站起来,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后来虽然2点就走了,活儿总算是赶在要求前交了上去。本来心里还有点忐忑,怕Ron不满,专门打电话给他留言说,我有特殊的事情需要先走一步,回来我会查email。晚上回家大猫还要我查,看Ron有没有什么回馈或者宽宏大量的表示理解,结果打开邮箱一看,里面躺着2封新的工作任务。

    今天把邮件整理一遍,发现手头有8个工作要完成,一边做的时候,还在不断的收到来信,都是打着红色的感叹号,用力的写着“time-sensitive”。另外一边Karl已经来敲过我4次墙壁,恩威并施的问他的活儿什么时候做完。今天一半的时间都在做一个form,这次算是熟手了,就是格式还有问题,这个项目的格式就是非常诡异,我只能一边做一边叹气。在等待form递交的过程中,我又在做另外一个项目,这次要切一个图片下来,奇怪的是,新图片短了一截。不知道是design给的图片有问题,还是我切的问题,最后走的时候我还在想,也许明天去就切一部分,然后贴上去,凑成一条就可以了?

    这样的忙当然很累,今天一共就站起来2次,包括喝水和上厕所。但是内心也不得不承认,我喜欢这样往前冲的感觉。回想起来,还是小时候的习惯没有养好,总需要有个外力推着走,自己缺乏主动的意愿。所以当工作量和压力大的时候,反而是我感到最舒畅自如的时候。看来以后要学会自己给自己加任务了。

    其实今天感觉有点怪怪的。好像大脑的90%部分都在想工作,可是仍然有一部分无意识的浅层在想别的,在体会那种有点诡异陌生新奇的感觉,想回家做什么,好像都不太一样了。

    瓜真是超赞的好猫,现在沙发光溜溜的,它也不抓了。乖乖的把罐头舔的干干净净象洗过一样。抱它的时候,它就安逸的依偎在我的怀里,我简直爱死它了。冬天来了,这家伙又胖了。

    Tag:
  • 2008-10-22

    I am closer - [工作]

    这几天很忙,有个活儿28号就要launch,可是却要重新create several pages with brand new css and js。涉及到一些过去我没有学过的技术,要重头摸索着做起。

    昨天回家的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希望能先理出个思路,尽量合理的安排时间,今天来了后照计划行事,还颇为顺利,现在已经走到最难的部分,暂时还没有做通,也看不到希望。但是根据我的经验,最终我肯定还是能做出来,工作8年就是攒了这点信心。

    这几天发生一些事情,还没来得及整理清楚,有些事也还在观望。谁都知道愿望是一回事,结局却很可能是另外一回事。这个世道之神奇和诡异总是一次又一次超出我的预料,我一定不能把话说得太早太满,天知道去年棒球决赛最后30秒的时候老天在想什么。

    Tag:
  • 2008-07-31

    做人最紧要的 - [工作]

    今天上班的路上,想起以前看香港电视连续剧,里面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做人最紧要的啊,就是开心。”同时“做人”也可以替换成“做工”,就是说上班最重要的,是要开心。

    (说到这里,想起粤语是很有意思,他们不说上班,说“返工”,不说下班,说“返屋企”,不说去死,说“仆街”,真是生动的语言。我也是忽然恍然大悟,为什么时不时看到小P孩们老气横秋的来一句“安啦”,原来也是来自粤语。可是看到一帮本来不说粤语的人忽然冒这么一句出来,感觉还是怪怪的,就像好好说着话非要夹带很多英文单词一样。)

    前几天我把J的那个活儿转给了斯蒂芬做,下定决心要多拉几个人下水,这样他们就知道我有多不容易了。果真,斯蒂芬昨天就跑来跟我说,it's so frustrating。我心下冷笑,表面还是很无辜的安慰他:“啊,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不怪我啊,是某小老板点名要我转给你的,找他去吧...”

    今天有俩个同事出差到我们这里,专门过来打个招呼,然后他们俩都表情诡异的冲着我笑,说,你现在忙XX project吧?我还愣了一下,其中一个干脆做了一个大拇指向下的手势,然后他们就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他们都知道了。几个小时后,忽然有人敲我的墙壁,一看,居然是我的大老板,吓了我一跳。然后我们交谈了几句,决定过一阵子再在一起开个会,看看怎么能解决这个问题。

    这些天我反复在想,这个工作做的真是不开心极了。我已经不抱怨其他的种种,可是被这么个人欺负,真是实在令人不爽。今天早上开会,我说这个活儿我已经交给别人去做,应该很快就能返还来。结果这个人居然无赖的说:“感觉很爽吧?It must felt very good, you can assign this to others。” 真恨我当时没有反驳他,你不是也把这个活儿assign给我嘛?

    中午他又跑过来,丢了封email给我,说要加一个要求。我看了半天也没有明白,告诉他去写个request来,他还不干,罗罗嗦嗦的说了半天才走。静下来想一下,这人的气势还是很值得学习的,那种理所当然的觉得你欠他的架势,如果学好了,在很多地方都会有用。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很象我妈,那种想当然的劲头。而且因为他人很nice,又显得很老实,很长的时间里我都没法抱怨他,我说了也没人信啊! 

    每天想起来也许要面对这么个人,我就很不爽,很不开心。当年他更过分,每天没事就要跑到我座位上来,要么借我的电话打,要么就坐着聊天不走,教育我你们女人啊就是矫情,情人节还要鲜花?或者是你还年轻没有成家,不懂有了家的难处...有次Gary暗示他,以后没事别去Mov那里坐了,不太合适。结果他轻描淡写的回答说,“哦?不会吧?她没有说不合适啊?”

    我现在需要好好想想,回头开会的时候,怎么才能更好的维护我自己的权益,虽然我也工作了这么多年,真正的办公室政治其实玩的还不怎么转,好些事情都是事后才反映过来,其实可以做更巧妙一些。不过也怪我自己懒,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都不换地方。
    Tag:
  • 2008-07-09

    西西福 - [工作]

    这俩天工作上的事情很忙,有些新的变动,很难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昨天想了半天,自我安慰凡事总有阳光的一面,现在至少主动权在我手上,只要我抓住底线不后退,未尝不能变成一件好事。

    回想这些年,我有些过分低头拉车不看路,有活儿就玩命干,没活儿就乐呵呵躲轻闲,很少去考虑将来的发展。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焦躁career path的问题,觉得老板不管我,我自己不能不管自己,后来有天恍然大悟,觉得干好手头这些也已经很不错了,加上总是在琢磨回国的事情,对目前的情况就变得很容易知足。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得过且过”起来。 

    现在面临不得不的情况,有些东西基本是早晚的。所以新变动也许反而是好事,虽然没办法又得回去支持讨厌的人的工作,但至少证明他们没我不行。我也不能老这么懒洋洋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以趁这个机会试着学点新的东西。至少,学会跟讨厌的人和平相处合作愉快,而且学会坚决不受欺负。

    这俩天做新的项目很有收获,但是做的很吃力。我也很矛盾,没有不费力就能进步的好事儿,但是这的确不是我擅长的方面,做的很辛苦。不过,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愉快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 

    Tag:
  • 2008-05-05

    推荐几个网站 - [工作]

    上次去纽约出差的时候,同事提到了一个网站,当时我们是研究这个网站的功能和使用的程序,可是我发现这个网站本身很有意思,它叫:freerice.com。网站会让你回答一个单词的意思,如果你答对了,那他们就会捐献20颗大米给非洲的饥饿人民。这个游戏玩起来是没完没了,但是有意思且有意义。我打算以后每天都玩一下,也算提高英语能力的一个锻炼。

    另一个,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可是我却象发现新大陆一样,就是google的newsmap。这个网站是用flash做的,我们同事很讨厌flash,所以在讨论是不是能用JS做出同样的效果。但不管怎么样,这个看起来很好玩啊,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新闻,颜色深度代表时间的远近,色快大小代表关于这个新闻的故事有多少...而且当鼠标放上去的时候,会显示这个新闻的简介。

    还有一个网站,叫Don't click,这个网站完全彻底用flash做的。然后你可以随意的在这个网站玩,从头到尾都不需要点击一下鼠标,它全部使用mouseover的效果,看起来真是非常的酷。不过就不知道这个网站的accessiblity情况怎么样了,如果是不能使用鼠标的纯键盘用户,他们该怎么办呢?

    现在的网站都越做越fancy了,理论上来说,最容易流行也最容易die fast的还是交友性质的网站,昨天看到书上说,flickr最开始的创始人,其实只是想做一个玩游戏的时候让玩家更容易彼此交流的软件,结果却意外发现photo sharing的功能更受欢迎。而因为他们开始的时候并不是想做这方面的东西,所以做起来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和限制,结果反而就大获成功。现在的flickr和face book都很火啊,已经无数人问我有没有face book的账户。

    不过奇怪的是,那天听说flickr一直在亏损,雅虎买了它之后,虽然用户群在不断增加,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交费使用,不知道为什么雅虎却并没有因此而盈利。今天看到新闻说微软正式决定不收购雅虎,真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了。

    Tag:
  • 2008-03-26

    Pain in ass - [工作]

    我只能说V7 is a real pain in ass(为什么是in ass而不是on ass呢?太毛了)。

    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Vignette,而且要一级一级的upgrade。现在升级到7级,简直前所未有的难用。本来5就很难用,好不容易熟悉了要改成6,6还不错,还相对比较好用,熟练之后基本不太浪费时间精力,结果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决定要花大价钱升级到7,现在搞的我们每个人都叫苦连天,就连靠这个吃饭的几个人,也是偷偷的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要简单事情复杂化,尤其V7是一个非常没谱而且速度缓慢的东西,不仅需要耐心的等,还需要很好的运气,过去大概2秒钟就能看到的结果,现在也许需要24个小时。而24小时之后如果你发现改的有问题,那就哭吧,因为也许还得再等24小时才能看到你这一分钟的修改结果。这种痛苦对我来说尤甚,我这样的记性,5分钟后就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的人,这不是要害死我嘛。

    我衷心希望世界和平,而发明和要求我们使用V7的人,出门就跌到大粪坑里,然后需要24小时才能缓慢的爬上来,到了岸边会看到一个alert msg,上面写着:“Time out, please try again.” 

    Tag:
  • 2007-11-01

    斗争 - [工作]

    今天查工资条,顿时大怒。

    暴跳如雷的给螃蟹打电话:“XXX,他们太欺负人了,打发叫化子呢?” 

    螃蟹:“多少rate?”

    “0.03。”

    “不错啦,我只有0.01呢。”

    “那我还是要去吵架,XXX,太过分了,不是说我review不错嘛,这逗我玩儿呢?”

    “那你打算怎么吵?总要给对方一些选择和台阶啊。要么让他给你涨基本工资,要么争取培训机会,这样他才会答应你的要求。”

    “恩...培训机会我不希罕...还是给我点儿task吧。”

    螃蟹沉默了半天,回答说:“分特,你这是要工作...人家不给你钱,你还要求更多工作...你老板肯定会用中文说--你真贱!” 

    Tag:
  • 2007-09-20

    - [工作]

    这段时间忙的几乎断气,主要是组里的主力都被调去做一个大项目,剩下的日常工作给摊到我们几个虾兵蟹将头上,平时7-8个人做的事情,现在只有不到3个人分摊,个个都叫苦不迭。

    最近我做的事情各种各样的都有,有很没技术含量的苦力活儿,也有非常难的技术活儿。今天在做的时候遇到一个问题,实在太着急不愿意多想,直接发过去问小老板解决的办法,他也很挠头,十分钟后回复过来说如此这般就可以了,我仔细一看,分特,这个解决办法不是去年我找出来的嘛??

    今天累的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晚上跟闺蜜去吃越南面,俩个人都黑着脸,闺蜜同学是眼看毕业无望,LD在远方和小黑脸浪漫着,我也有我的苦恼,怎么也想不清楚回国到底做什么,我适合做什么呢?我能做什么呢?今天的面馆特别冷,我们穿的都不算少,进去还给冻的瑟瑟发抖。跑堂的小二穿一件短短的T恤,却毫无反映的样子。终于闺蜜忍不住问他,能不能把空调关小一点,“难道您不觉得冷嘛?”我顿时一口水喷在桌子上。可是那个单衣小二还是面目茫然的样子。

    不过我还是mean了一下。当闺蜜深沉的说,红知是帮助男人成长的有力伙伴时,我平静的说,如果螃蟹去搞什么红知,我就去砍了他。我发现在我特别忙或者特别累的时候,心态反而会特别平静,然后就会相对的更刻薄。

    秋天来了,这几天温度显然不如上个礼拜。 

    Tag:
  • 2007-08-03

    还是忙 - [工作]

    今天还是忙,可是已经没有昨儿的劲儿了,感觉不怎么干的动。中午去游了一公里回来,仿佛还稍微好点儿。想到明天要早下班,今天怎么也得咬牙把活儿干完了。正干的昏天暗地的,老板的信却如雪片般飞来,又是源源不断的新要求。

    昨晚睡觉的时候被蚊子咬了一胳膊的包,半夜都给痒醒过来。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