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2

    奖牌榜 - [时势]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中国排的是金牌榜,美国排的是奖牌榜,都是按照自己数目多的那种排。不过同样有意思的一点是,乒乓球羽毛球这些年,不知道改了多少次规则了,就是为了限制中国的优势,而菲利普斯一人拿7,8块金牌的情况,却被大加赞扬鼓励着...

    今天有人在bbs上讨论这个问题,觉得很不公平,大家纷纷安慰教育他说,“你理他干嘛,等奖牌数超了他们,他们又按人口比例比了。”然后又有人跳出来反驳说:“有你这样的吗,人三哥好不容易弄一块金牌,正兴奋呢。”有人说:“中国要是以前金牌少银铜牌多的时候按奖牌总数排,肯定要被老将们说成是弱国心态的。”(我觉得这个真的是非常有可能的)。

    然后有俩个人跳出来说了俩句特别搞笑的话,一个说:“如果一个国家的体育发展是健康的,奥运金牌:银牌:铜牌应该大体在1:2:3左右。如果金牌多于另外两种,甚至多于另外两种之和,说明这个国家的体育是畸形发展的。” 另一个说:“怎麼不說其他國家的運動員絕大部分都是業余選手,只有中國是全職業選手? 拿F/T和: P/T比這很不公平吧?!奧運會的宗旨是鼓勵業余,只有少數項目才有職業選手哦。”

    大家告诉前面的那个,让他去提个建议,让奥运会以后的金银铜牌都按1:2:3的比例设立就健康了。后面的这个,是个很著名的脑残,明明是大陆人,却特别喜欢用繁体写字,抓住一切机会撇清自己跟中国的关系,可是她就跟moonpolar一样,属于说话没有逻辑也没有内容的(自从看了后妈的文章,现在说人没有逻辑都要犹豫一下了),这个脑残MM在说奥运会是业余运动会的时候,大概是闭上眼睛抵死不看梦八队和费德勒纳达尔,而且也堵上耳朵听不见美国上下为菲利普斯的举国欢呼吧。

    Tag:
  • 2008-05-21

    灾难尚未过去 - [时势]

    今天还是忙,马不停蹄,但是今天做的很沮丧,差点儿没哭出来。

    昨天和今天跟黑发都有些讨论,记录下我自己的看法。

    那么多人死了,或者失去肢体,失去家园,失去亲人。我很难想象如果是我经历这些,会是什么样。物质世界的丧失和精神世界的坍塌,对我来说到底哪一个更为悲惨,现在我很难比较。但是从中我得出的结论,是要更好的活下去。作为活着的人,要更好的珍惜每一天,把每一分钟都尽量过的有意思。意义不意义的,很难说清楚,每个人的价值观都太不一样了。小到个人,大到国家,我想更重要的是好好的活下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这些话在叙述的时候,听起来有些肉麻。可是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在睡前躺在床上,在做饭时候的灶台前,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来,我现在拥有的生活,对比起有些人,对比起过去,是多么大的幸福。也许这样对比了别人的痛苦,来彰显自己的满足有些太自私,可是我就是这样决心,要努力更好的活着,把每一分钟都好好的过,这样即使明天就死去,也不会觉得遗憾。

    再有,现在可做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我想等事情慢慢的明朗一些,再来看我能做点儿什么。如果象有人说的那样,政府靠不住,红会靠不住,NGO靠不住,那么更要靠自己,我们这样的普通人,看看能做点儿什么。我觉得这种长期性的做下去,是比钱更重要的部分。这场灾难对我来说,让我看到作为个人对社会的责任。不仅仅是生活在远远的另外一个国家的个体,几乎是第一次,我这么明确的感到我应该为这个国家和社会做点儿什么。就像看到MLC的昵称改成“为了祖国,好好学习”,愿意笑的人就笑吧,可是我们心里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至于网易跟红会之间的纠纷,说句难听的,谁知道他们之间真正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像有的人从来不信任政府一样,我从来不相信这种台面上单方面的宣称。而且尤其不相信网站这种东西的诚信。合作的破灭通常有许多可能性,而最后拿出来说的只会是其中的一种,对自己最有利的一种,最见得人的一种,最能说服别人的一种。网易单方面宣称说红会拒绝监督,拒绝公开帐目,我不认为在目前阶段,红会必须满足网易的要求。作为红会来说,的确应该公开透明的管理捐款,但应该按照阶段性工作的要求,一步一步,对全社会公开,而不是仅仅对网易负责。 

    所以我不会再把过多的精力放在网上那些消息上,指责是容易的,而没有凭据的指责更容易。这些天关于“红会”1千顶价值一万多帐篷的事儿闹的世人皆知,我更希望看到有凭有据的审计及核查,而不是简单的听一耳朵的断章取义。
    Anyway,我得回去跟code们死磕了,再怎么豪言壮语的,手里的活儿没干完还是不行。

    Tag:
  • 2008-05-19

    A Moment of Silence - [时势]

    http://www.nytimes.com/slideshow/2008/05/19/world/0519-CHINA_index.html

    China's national flag flies at half-mast at Tiananmen Square in central Beijing. China began three days of national mourning on Monday for more than 30,000 victims of an earthquake that struck Sichuan province a week ago.

    Newspapers across China printed their logos in black and some ran entirely without color. Several front pages had simple messages in white text across the middle: "The nation mourns," "Pray for life," and "National tragedy."

    Tag:
  • 2008-05-13

    多灾之年 - [时势]

    希望中国能抗住,中国一定能抗住!
    Tag:
  • 2008-03-07

    忽悠 - [时势]

    一个博物馆里面陈列了一大一小俩个头盖骨。解说员走过来说:“您好。”

    “这俩头盖骨都是谁的啊?”

    “哦,他们可都是名人的头盖骨啊。大的这个,是爱因斯坦的头盖骨。”

    “那小的呢?”

    “小的是爱因斯坦小的时候的头盖骨。” 

    Tag:
  • 2008-01-30

    雪灾 - [时势]

    给妈妈打电话了,上个星期五的时候她说已经在家里困了好几天,没有办法,只好跟爸爸手牵手出去买了点菜。外面地上全是冰,根本没有办法走,菜涨价贵的一塌糊涂,现在就连大白菜也要4块钱一斤了,一般的红菜苔都7块了。我说新闻联播不还说什么取消过路过桥费来稳定菜价么?妈妈说,别逗了,现在根本没有菜进来,取消有什么用?

    今年家里冷坏了,妈妈说她都生冻疮了。本来准备月底搬家,所以药和大部分东西都已经放到了新家,平时取暖的用具也留在另外一个房子那儿,满以为那边会更冷。现在可好,被困在这里,又不能老开空调,开时间长了会跳闸,不开又冷的跟冰窟一样。家里没热水袋,取暖的坨坨找不到充电的电线,油汀也不怎么管用,妈妈说他们只好拿俩个小瓶子灌热水勉强应付一下。新家那边虽然装了地暖,可是时不时的停电停水,日子更没法过。据说我们楼上的那家是彻底没水了,供水公司的人每天送俩桶水给他们做饭和饮用,不知道上厕所怎么解决。我们楼下的倒是有水,可是只在厕所有,厨房还是没水。

    昨天家里没有药了,妈妈只好找龙四开车去新家取药,平时只要40分钟的路走了5个小时。这样的天气大家还必须上班点卯,路上堵的全是车。

    我主要有俩个不太理解的地方,第一为什么南方室内不给统一装暖气呢?象上海,大家都说冬天很难过,可是这么多年都是自家装空调暖气度过,这实在很不方便,也很不环保。我当年在长沙的时候,冬天也是给冻的半死,几乎每年都要生冻疮,屋里屋外一样冷,在家里也必须穿的象狗熊一样。现在还在不断的修新楼,为什么不统一安排一下,装一批暖气片呢?固然今年是50年不遇的大降温,可是每年冬天难过是都知道的事实了。象各个家庭这么单独装,其实成本还是很高。第二,看来政府应急措施还是不行,象这样的情况,铲雪停课都是自然的行为,现在好像大家都傻了,除了嚷嚷关怀之外,具体落实到头上的缓解举措还是不够啊。

    我也很郁闷,在长沙混了这么多年,也没办法找人给我妈送个热水袋什么的。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