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3

    终于恢复了 - [寻常]

    在一个星期之后,博客大巴终于从和谐中恢复了过来。我收到了三条短信息,第一条是通知大家网站恢复,第二条和第三条都是通知我的两篇博客被锁。

    一篇的题目叫《乱世》,我找了一下cache,发现我颇写了不少关于乱世的博客,推算看起来,这次被锁的应该是关于xi zang的一篇。就是那篇我写完之后,满篇都是小星星,我支持的人和反对的人全部都是小星星的,就像“此用户名---已被屏蔽”和“此用户名----已被屏蔽”打了30 年仗一个意思。

    另一篇是《After-the-night》,就是那个写的非常有趣的不太健康的小说的简述,其实真的没有那么黄呀,很多人写的都更黄,更具体的。

    whatever,恢复了是好事,备份是王道,我终于可以又开始写写这次回国好玩的事儿啦。

    ----

    (在发表这篇博客的时候,又提醒我有不合适的词句,然后就又给锁了,也不说是什么问题。come on,我每天就是干这个的啊。

    经过排查,我发现某地名,“此用户名---已被屏蔽”,还有某小说名,都是敏感词句,看来我们需要发展一套黑话才能继续把博客健康的顺利的写下去了。)

    Tag:
  • 2010-01-12

    重回市场第一天 - [寻常]

    没有想到上班是这么痛苦的事情。早上办手续很快,20分钟就搞定,然后开始接受开场白教育,负责教育我的小帅哥叫yazback,说话声音特别小,跟我们 的帅哥老板M一样,说话象蚊子叫一样,俩个人叽叽咕咕叽叽咕咕的对话,我一句也听不清,偏偏他们互相都能明白,真是让人分特。

    接受教育的 过程非常痛苦,眼花缭乱的根本记不住,我都快崩溃了。期间查邮件的时候遇到阿肥,我几乎是嚎叫着扑上去,苦苦哀求她快发财拯救拯救我吧。后来yaz说给你 俩份文件看看你先熟悉一下吧,熟悉完了之后,他又丢给我一个文件让我create template,开始干活之后感觉就好多了。干活之前我去了趟厕所,想起电视里面通常都会演第一天上班的女的都会躲到厕所里哭。我照了照镜子,觉得除了 眼圈儿黑了点儿之外没有很大的问题。想到要有活儿干就振奋了起来。

    干活用的MAC,我真是不喜欢MAC啊,为什么大家都用MAC呢?

    老板宣布说,2个星期后yaz就要离开我们了。我听到这话又悲又喜,喜的是我也许可能会有自己的办公室,悲的是他今天早上叽叽咕咕说的那些前台后台的东西是不是都要轮到我来做了?就是在这样悲喜交集的心情里我度过了第一天。

    晚上回到家还要做饭,瓜听到我回来,无比郁闷的大叫了好几声。吃完饭就爬到我腿上睡了,一天不见,真想念它。

    总结有几点,1,急切需要一双UGG。2,帅哥老板金发碧眼,可是快秃顶了,之前没看到,今天看到后脑勺才知道。3,将来中饭也许会成问题,大家既不喝水也不吃东西,个个是铁人。

    Tag:
  • 2010-01-11

    There is a fine line - [胡说]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终于平安顺利的回到了美国,本来以为安检会很严格,结果其实根本没有。北京起飞的时候 大概检查了一下,不许带水上飞机,东京准许带机场内买的水。从东京飞北京的时候,机长要求大家在降落前1个小时不要动(其实当时只有10分钟降落了),从 东京飞芝加哥的时候,还有5分钟降落,厕所门口还排着长队,机长说你们准备好我们待会儿降落。压根没提安检的事儿。

    回来才知道上次纽瓦可机场的事儿是rutgers的一个学生干的。令人惊讶的是,居然很多人替他说好话,说这证明了中国人也可以有浪漫的爱情,扯什么啊。拉登炸大楼还证明了他们有伟大的爱国情操呢。

    我 要是那些被耽误了飞机的几千人之一,肯定恨死这个人了。本来坐飞机就是痛苦的事情,还要花那么长的时间来重新过安检,过完之后还要没着没落的等着,等完之 后飞机误了点儿,之后的计划全部要重新安排,如果还要在中间转机的话,那就更可气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居然还有人说无所谓没关系不要紧。不知道他们是怎么 想的,就是别人的时间都不算时间,别人遇到的麻烦都没关系。这个小孩自己脑子一热冲动了还可以理解,事后有人鼓掌叫好才真是我不能理解的事情。

    从 北京飞东京下飞机的时候,有个女的从另外一边硬挤过来要插在我前面,我为了给她让路都没地方下脚了,我说:“你不要挤我呀。”她立刻就发飙了,东北人,大 声说:“你会不会说话,你说话注意点儿,学着点儿怎么说话!”我太没出息了,居然不会反驳。然后她还在后面踢我的箱子,我只说了一句“你踢什么踢?”下次 我要在内存里备好不同的反映词条,主要是大猫说我换了牙之后变横了很多,以至于遇到真的泼妇我就歇菜了。

    回到乡下真不习惯。这次带回来好多茶叶,都是非常非常好的茶,且够喝一阵了。国内真好,刚才一边在铲雪一边怀念楼下的京鸭都,唉,我连京鸭都都开始怀念乐...

    Tag:
  • 2009-12-25

    最精辟的解释 - [时势]

    几年前我读公共政策的时候,要写一篇关于doha round的论文,把收集到的材料看一圈下来,脑子里全是shi,又郁闷,又气愤,不能想象这个世界能这么乱七八糟。现在不读了,就心安理得的当庸人,除了关心自己的二亩三分地之外,国际[扯淡的敏感词]政策和国家[扯淡的敏感词]政策都不再轮的着我来关心。不过今天seagod给我看的这篇帖子写的实在是太精辟,我真希望当初我也能这么有才。

    两分钟给你讲清楚哥本哈根大会是咋回事

    如果一百多人在漏水的船上讨价还价谁该往外多舀水,那是明摆着的蠢,事实上没人会这么干,连船上那最自私最无耻的人,也会拿出最大公无私的精神拼命舀水的。

      但是事情如果再复杂一点,就会有新鲜的现象了。如果船上的人算计一下,在这条船沉没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安全抵达港口,危险属于下一船乘客时,有很多人就会停下来安静地欣赏海景了。

      哪怕这条船在抵达港口前的确会沉没一部分,比如灌满一个叫“马尔代夫”的船舱,其他舱室的人,基本上都会无动于衷。

      更复杂的是,如果这艘船超重,需要乘客们把身上的金银细软抛下船的话,扯蛋就来了。穷人们说,富人钱多经得起糟蹋你先扔,至少得再扔40%;富人则说 穷鬼你那堆破烂儿又沉又不值钱你先扔;穷人说我扔也可以但你富人得拿出年收入的0.5%-1%,即3000块补偿给我,还得教会我发财致富的秘诀,富人说 你丫做白日梦吧老子已经一年白给你100块了,多了别想,你救的不是我是你自己。

      穷人说老子才刚坐这船没两天,你狗日富人坐好几年了,生生把新船坐成了破船,现在多出点血是天经地义的;富人说以前天杀的知道这船是会坐破的,再说如 果不是我们富人天天捣鼓这船,你这帮农民今天还在刨地球,能懂航海术、看西洋景?今天这船要沉了也是我们发现的,要不你们这帮賤人淹死了都不知道咋回事。

      蛋还没扯完,眼见船越来越漏的厉害。于是船客们聚到“日本房间”,穷人们靠着人多强行通过了一份《京都协议书》,要求富人赶紧扔东西,穷人却 可以不扔。最富的富人米利坚说,这是明显的仇富嘛,天下哪有这道理,俺不玩了。穷人说你B一家最重,负担就占了全船的近1/5,你不扔谁扔?米利坚说我的 东西是最重,但也最值钱。俺以全船1/4的值钱物件才占了1/5的重量,凭啥我扔?你们看看那叫拆哪的穷鬼,以不到3%的价值也占了近1/5的负担,为啥 不让他多扔?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拆哪一听急了:穷兄弟们别听他的,俺们可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你们要是把我推出来,以后你们中有人小偷小摸耍流氓谁罩着啊?好歹这 船是大家的,你米利坚就是东西最多最重,这船也属你坐的时间最长次数最多,看我干啥?凭啥?你凭啥?这最怕船沉的不是咱穷棒子是富人,他们经不起大规模人 员伤亡。

      为了尽快把蛋扯完,船客们最近又在一间叫“丹麦”的房间开了一个会。据最新消息,把蛋扯完的机会已经很渺茫。最重大的成果将是形成一份《哥本哈根[扯淡的敏感词]共识》,这份有所有船客签名的共识说:“我们都发现并且承认,这船在漏水,而且是会沉的。”

      这份共识发表后,船客们纷纷接到恭喜电话,表扬他们表现出了高超的政[扯淡的敏感词]治智慧,并且坚定地捍卫了国家[扯淡的敏感词]利益。

    那天看到一个中文的新闻,说奥巴马强行抢入要求回见温[扯淡的敏感词]家宝。我没看英文的报道,不知道美国人怎么说,但是看中文的这个说法,就觉得很可笑。记者和政客一样,都是靠着两瓣嘴唇,上下一吧哒就能说出一套自己的解说词。虽然我讨厌CNN,可是我也讨厌中国新浪之流。

    这篇精辟之文有一个漏掉的地方是,现在关于全球变暖的问题有几个争议一直没有弄清楚,一个是到底有没有变暖,一个是变暖到底是不是人类行为引发。前 不久爆出料出以前强力声称地球变暖的几个科学家有操纵数据作假行为,让不少人对全球变暖产生了怀疑,最标榜提倡环保来保护地球的戈尔同志,也通过自己的亲身行为,证明了全球变暖是别人的事儿。还有研究表明说,全球就算在变暖,也可能是太阳黑子变化造成,或者干脆就是地球自己到岁数了,时不时要变hot一 点。也有人说,世界上那么多穷人吃不饱穿不暖,你们这帮虚伪的环保主义者却只关心北极熊会不会被淹死...

    抛开这些都不说,这篇文章把哥本哈根甚至《京都协议》的会议精神领会的十分淋漓尽致。就像doha round一样,在危机没有到眼前的时候,大家不过都是在玩point finger的游戏。而且每个人/国家,都玩的理直气壮跟真的一样。

    地球和世界将来会怎样,我也没那么care,那个时候我的骨头早化成灰了。我的小孩和小孩的小孩会怎么样,老实说我也没那么在意,要说我就是这么自私的活着。不过连奥总统都会大声的宣扬自己爱地球爱和平,我也应该响应一下.

    Tag:
  • 2009-12-25

    最精辟的解释 - [时势]

    几年前我读公共政策的时候,要写一篇关于doha round的论文,把收集到的材料看一圈下来,脑子里全是shi,又郁闷,又气愤,不能想象这个世界能这么乱七八糟。现在不读了,就心安理得的当庸人,除了关心自己的二亩三分地之外,国际政策和国家政策都不再轮的着我来关心。不过今天seagod给我看的这篇帖子写的实在是太精辟,我真希望当初我也能这么有才。

    两分钟给你讲清楚哥本哈根大会是咋回事

    如果一百多人在漏水的船上讨价还价谁该往外多舀水,那是明摆着的蠢,事实上没人会这么干,连船上那最自私最无耻的人,也会拿出最大公无私的精神拼命舀水的。

      但是事情如果再复杂一点,就会有新鲜的现象了。如果船上的人算计一下,在这条船沉没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安全抵达港口,危险属于下一船乘客时,有很多人就会停下来安静地欣赏海景了。

      哪怕这条船在抵达港口前的确会沉没一部分,比如灌满一个叫“马尔代夫”的船舱,其他舱室的人,基本上都会无动于衷。

      更复杂的是,如果这艘船超重,需要乘客们把身上的金银细软抛下船的话,扯蛋就来了。穷人们说,富人钱多经得起糟蹋你先扔,至少得再扔40%;富人则说穷鬼你那堆破烂儿又沉又不值钱你先扔;穷人说我扔也可以但你富人得拿出年收入的0.5%-1%,即3000块补偿给我,还得教会我发财致富的秘诀,富人说你丫做白日梦吧老子已经一年白给你100块了,多了别想,你救的不是我是你自己。

      穷人说老子才刚坐这船没两天,你狗日富人坐好几年了,生生把新船坐成了破船,现在多出点血是天经地义的;富人说以前天杀的知道这船是会坐破的,再说如果不是我们富人天天捣鼓这船,你这帮农民今天还在刨地球,能懂航海术、看西洋景?今天这船要沉了也是我们发现的,要不你们这帮賤人淹死了都不知道咋回事。

      蛋还没扯完,眼见船越来越漏的厉害。于是船客们聚到“日本房间”,穷人们靠着人多强行通过了一份《京都协议书》,要求富人赶紧扔东西,穷人却可以不扔。最富的富人米利坚说,这是明显的仇富嘛,天下哪有这道理,俺不玩了。穷人说你B一家最重,负担就占了全船的近1/5,你不扔谁扔?米利坚说我的东西是最重,但也最值钱。俺以全船1/4的值钱物件才占了1/5的重量,凭啥我扔?你们看看那叫拆哪的穷鬼,以不到3%的价值也占了近1/5的负担,为啥不让他多扔?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拆哪一听急了:穷兄弟们别听他的,俺们可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你们要是把我推出来,以后你们中有人小偷小摸耍流氓谁罩着啊?好歹这船是大家的,你米利坚就是东西最多最重,这船也属你坐的时间最长次数最多,看我干啥?凭啥?你凭啥?这最怕船沉的不是咱穷棒子是富人,他们经不起大规模人员伤亡。

      为了尽快把蛋扯完,船客们最近又在一间叫“丹麦”的房间开了一个会。据最新消息,把蛋扯完的机会已经很渺茫。最重大的成果将是形成一份《哥本哈根共识》,这份有所有船客签名的共识说:“我们都发现并且承认,这船在漏水,而且是会沉的。”

      这份共识发表后,船客们纷纷接到恭喜电话,表扬他们表现出了高超的政治智慧,并且坚定地捍卫了国家利益。

    那天看到一个中文的新闻,说奥巴马强行抢入要求回见温家宝。我没看英文的报道,不知道美国人怎么说,但是看中文的这个说法,就觉得很可笑。记者和政客一样,都是靠着两瓣嘴唇,上下一吧哒就能说出一套自己的解说词。虽然我讨厌CNN,可是我也讨厌中国新浪之流。

    这篇精辟之文有一个漏掉的地方是,现在关于全球变暖的问题有几个争议一直没有弄清楚,一个是到底有没有变暖,一个是变暖到底是不是人类行为引发。前不久爆出料出以前强力声称地球变暖的几个科学家有操纵数据作假行为,让不少人对全球变暖产生了怀疑,最标榜提倡环保来保护地球的戈尔同志,也通过自己的亲身行为,证明了全球变暖是别人的事儿。还有研究表明说,全球就算在变暖,也可能是太阳黑子变化造成,或者干脆就是地球自己到岁数了,时不时要变hot一点。也有人说,世界上那么多穷人吃不饱穿不暖,你们这帮虚伪的环保主义者却只关心北极熊会不会被淹死...

    抛开这些都不说,这篇文章把哥本哈根甚至《京都协议》的会议精神领会的十分淋漓尽致。就像doha round一样,在危机没有到眼前的时候,大家不过都是在玩point finger的游戏。而且每个人/国家,都玩的理直气壮跟真的一样。

    地球和世界将来会怎样,我也没那么care,那个时候我的骨头早化成灰了。我的小孩和小孩的小孩会怎么样,老实说我也没那么在意,要说我就是这么自私的活着。不过连奥总统都会大声的宣扬自己爱地球爱和平,我也应该响应一下.

    Tag:
  • 2009-12-11

    Deja Vu - [异乡]

    这几天回到以前住的地方,飞机降落的时候就开始飘大雪,接下来几天倒是天气晴朗,我们开车路过过去住过的地方,从熟悉的出口下高速,看见大猫曾经住过好几年的apt窗口,去附近的mall里等朋友吃饭,去以前常去的salon剪头发。

    我和以前的朋友同事约了一起吃午饭,高速上堵的一塌糊涂,坐在车里我忍不住想,才离开几个月,就已经忘记了这条路的常态。最后还是按照我以前上班的路线去以前的公司,他们已经搬了新的大楼,可是还在附近。一路上开过去,真的有恍若隔世的感觉。那是我曾经开过8年的路线,一草一木,每个路灯,甚至连每个红绿灯的时间我都知道。

    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又走了一遍7号路,一开始的时候还路过了有年生日的时候和JING一起去过的湖边,然后是50号路,忽然想起正是10年前我来到这里,我路过了刚到的时候去过的yibing的办公室,路过当年学车时曾经转了一圈又一圈的小区,路过据说曾有非常帅气男招待的泰国餐馆,路过上次糊涂来的时候一起喝过咖啡的Barns & Nobles,路过曾经常去的mall,买过戒指的Gallery,买车的车行,堵得断气的高速。一路上那种奇怪的情绪一直伴随着我,就是眼前的种种景色建筑,它们都那么的熟悉,可是又不断的提醒着我的陌生。在离开的这几个月里,我并没有真正的感觉到离开过,可是当再次重新回来这里,却鲜明的意识到我再也不住这儿了。

    晚上我们去了Geroge Town逛Zara,还是把车停在过去习惯的地方,我忍不住又回想一遍,那个餐馆是我和傻扣的RM来过的,那个是和JING还有大猫去过的,这个是我们曾经吃过Crab cake的地方,那个是我们买过冰淇淋的地方,这儿是我和JING学跳舞的那个晚上停车的spot,那儿是我们停留下来拍照的路边。大猫问我,是不是感觉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说是啊,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Geroge Town的Zara还是没辜负我,终于在这里买到了喜欢的两件大衣,还有一件非常酷的机车皮衣,都是在其他几家Zara没看到过的。然后我们去Cafe of Asia吃了面条,上次Helen和Alex过来的时候我们曾经在这里吃过,又重温了一次。我一边开车一边跟大猫指指点点,这儿这儿我熟啊,哪儿我也特别熟,来过好多次,还有这里,我们在这儿考的雅思...大猫装聋作哑的说,呃?雅思?什么雅思?我没考过雅思。

    第二天中午我们开到越南城去吃pho,象我这么爱pho如命的,一提到pho简直口水就止不住。

    然后回到mall里给大猫买牛仔裤,然后去一楼买咖啡,我又忍不住想起05年的时候,德琼寄给我一包薰衣草,然后我专门跑到这个mall来买香薰杯。还有8月份的时候,我在这里等阿肥,仰起头看到她在楼上向我挥手。这个mall是我来美国后去的第一个mall,也是我离开这里前去的最后一个。去年有次我和大猫吵架,吵完之后大家心情都很差,决定去Mike's吃螃蟹,路过这里停下来逛,逛到贝纳通里,大猫坚持给我买了个包,这个包还挺贵的,我本来很舍不得,可是因为刚吵完,一咬牙就买了。想想我们也挺逗的。

    最后飞机起飞的时候,我低头看下面的灯火。上次离开的时候是开车,没有真正的这种脱离的感觉。这次回头看,好像脚下已经是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心里真是很舍不得。在的时候不觉得,这次回来才那么深刻的体会到,我曾经在一个多么好的地方住了10年,这里有我的伙伴,我的记忆。

    这些年经历这些事,从这里到那里,从这些到那些,过去的一幕幕又跳到眼前。当我一个人开车走在路上的时候,格外的想抓住大猫,让他在我的身边。那些生活,青春的冲动,流过的眼泪,去过的湖畔,大雪大风的冬天,最终我能和他在一起,终于有一些东西留了下来,并且可以一直走下去,那么就算还会再变动,再颠簸,再从这里到那里,就都不用怕了。

    Tag:
  • 2009-12-10

    还是被打败了 - [胡说]

    不得不承认,我爸妈的逻辑真是强大到无敌的地步。我又一次被他们打败了。

    最近太不顺利了,先消停一阵吧。

    Tag:
  • 2009-11-25

    纪念一下 - [寻常]

    今天我做了个cheesecake,从walmart买回来现成的粉,对吧对吧,搅活搅活,加点儿糖和牛油,倒上牛奶一拌,都不用烤,直接放冰箱里就可以了。刚才挖出来尝了一口,不比Cheesecake Factory差呀,哈哈哈。

    Tag:
  • 2009-11-21

    我家的院子 - [寻常]

    我们家后院有一片草坪,有的人说大,有的人说小,我们看着够方正,觉得很满意。最满意的地方是,我们俩个懒人自从搬进来后就没浇过水,每次到需要浇水的时候,就会天降甘霖,然后后院的草就会欣欣向荣的长起来。而我们前后左右的其他院子,常常看到主人们挥汗如雨的浇水割草,结果还没有我们的草地绿,我们就很高兴。

    上次介绍了有个小雷锋毛遂自荐给我们割草,这位雷锋GG在几个月前好不容易被我们抓住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的影子。不过这不意味着他不干活,只意味着他干活儿,而我们不给钱。我最近耳朵不好,总是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常常大猫下班回家,才发现好像雷锋又来过了,然后又走了。现在说起来,已经不知道欠了雷锋多少钱了。

    可是最近情况有些严重了。

    首先是前院的花园,刚搬来的时候,还有些花园的样子,我自己还高高兴兴的栽了两盆菊花,开的也很可爱。可是花园里逐渐出现了直径10厘米的洞,这里一个,那里一个。然后,就逐渐发现我们花园里的花花草草们,干枯的干枯,消失的消失,剩下的也给啃了个7788,而洞变得越来越多。

    那阵子张老三在网上开始叫,说他家里来了一只兔子,白白的特别可爱。我回来跟大猫说,我们家这个可能也是兔子。讨论了一下,我们认为其实就是兔子,而且就是我们曾经见过的那只。

    接着老三说,他家里的兔子生了小兔子,7只,可爱的不得了,粉红的耳朵黑黑的眼线,又干净又漂亮,他抢在猫下手之前救回来4只,现在养在家里。我悲痛的想起来前不多久,我们地下室的窗户哪儿摔死还是饿死的一只小兔子,真是人同命不同。看看,多可爱呀,简直没有人不喜欢。

    于是我们开始讨论怎么办呢?这兔子也挺可爱的,我们也不能给它下老鼠药啊。可是眼瞅着它在我们家安营扎寨,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哪天房子塌了怎么办?

    大猫看着外面的草地开始忧虑,连着下了几天雨了,我们的草地居然还是黄的,而且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小坑,看过去象瘌痢头。小雷锋只管割草,不管别的,我打了几次电话想跟他谈谈怎么护理一下草坪怎么收拾一下花园,都得不到回音。我说这可怎么办呢?

    那天我早上起来,无意往外面一看,看到草地上有很多坑,这本来也正常,可是有个坑里,有个鼓包,正好填着这个坑,颜色又很奇怪。我看了好几分钟没看出门道,只好走开了。过了几个小时再来看,鼓包还在,就像地里忽然长了只超大的蘑菇似的。再过了几个小时,鼓包还在,而且因为这几天又开始下雨,湿漉漉的草耷拉在鼓包上,还有点点反光。这次,我发现鼓包居然有一块在动,再定睛一看,原来那是只兔子!

    这兔子把自己埋在草丛里,然后围着自己大胖身子吃一圈儿,吃完了再换一个地方。怪不得我家的小坑越来越多呢。我在楼上使劲儿敲窗户,人根本不理我。我跑到楼下,接着敲窗户,还是不理我。我只好换上衣服,换上鞋,跑到院子里,大喊大叫的冲过去,一直冲到跟前,那兔子抬头看我一眼,不胜其烦的站了起来,鄙视的瞥了我一下,一蹦一跳的跑了。好大的一只肥兔子啊,比我们第一次见大了好几圈儿,就是白屁股白尾巴还没有变。

    回到家里我生气的对腻上来的瓜说,“你看看,还得我去赶兔子,一点儿用都没有!” 它就会在屋里看着外面的鸟啊,乌鸦啊,鹭鸶啊,兔子啊什么的嘎嘎的叫,我一开门,它扭头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

    今天我怒了,开始一个个的给lawn company打电话,都没人接。我就一家一家留言,请他们给我回电话,或者来现场看看。到了下午,大家开始给我回电话,约现场查看的时间。其中有个电话我听着越来越心虚,怎么就象雷锋的声音啊?后来查了查,也许又不是。anyway,下个礼拜他来的时候,我就出去,让大猫出面应付。

    晚上我做饭的时候,无意又往外看了一眼,又看见了那只大肥兔子,好整以暇的蹲在草地上,吃着不黄的叶子,它看见我从窗户里探出的脑袋,非常不介意的斜眼儿瞟我,还在大口大口的吃着。直到我开门跑出去,它才不紧不慢的往邻居家溜达过去,一看就是随时准备接着回来继续吃的。

    Tag:
  • 2009-11-15

    周末 - [周末]

    这个周末忙的焦头烂额。星期五晚上跑去上课,上完了课飞快的去取改size的戒指,然后回来中国店买下个礼拜要吃的菜。前一分钟还在号称全美最贵前三名的mall里转悠,后一分钟就在菜堆里捡茄子,这个对比还真是意味深长啊。

    回来收拾一下不知道怎么一下就12点了,哦,跟家里人打电话,大猫很简单,他妈问起任何事情他都说“恩,很好,很顺利,没问题。” 然后妈妈就很高兴的夸奖他又聪明又能干,他羞惭的都不好意思复述具体夸他的内容。我妈就比较复杂一点儿,如果我说我着急呢,就告诉我急也没有用。如果我不着急呢,那就非要这样或者那样,不然不足以推进事态发展。如果你告诉她那样不行呢,就会生气,气呼呼的说“就是提醒你一下,做不做在你”。我每次打完电话都骂自己贱,为什么不能学习大猫守口如瓶呢?

    星期六的重点活动是去以前的同事家玩,吃了好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我一边嘴里塞满了吃的,一边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即将烤好的羊肉串。leigh说,怎么样?现在结婚了就可以加入我们妈妈团啦?我心里在滴血啊。自从我结婚之后,简直是被双方抛弃,已婚的妈妈们嫌弃我没有小孩,未婚的姑娘们嫌弃我有老公,都不带我玩。以前还好,可以偶尔跟女同事出去fun一下,现在有时大猫兴起还非要求当小尾巴。那天我们吃饭,女的一桌男的一桌,自发的各找各的八卦打听,就大猫一个男的,安安静静的非常低调的坐在女的这桌,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我们都八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里面混了个粽子。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还是需要表扬一下大猫,他一到,大家就开玩笑说快来片鸭子...然后哥们真的就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开始片人生的第一只鸭子...真是有勇气啊。

    后来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的感慨,以前总觉得跟妈妈们不搭调,玩不到一起。现在可以玩到一起了,又得走了。那天Sherry开玩笑的说,我们公司的这帮人就像一大家子似的,碰到了连hello都不用讲,直接就开始八卦。想想也是啊,我们不仅仅是妇女同志们熟悉,就连家属都熟得不得了。吃完饭就围着桌子吃花生开茶话会,当时我就忍不住想,都说要找组织,这不就组织吗?跟国内有啥两样?就是回头又得重新开始交朋友,可是怎么交才能象这认识了七八年的一家人一样啊。

    昨天的主要任务是采购,先跑IKEA看家具,我拿着小本本和笔一个个记下来,大猫还在念叨说,会不会显得太便宜啊...这些天在网上看家具,从Boconcept到Crate & Barrel,对比起IKEA的东西,这儿就跟不要钱似的。昨天邻居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说起来都唏嘘,说到婚礼和房子就很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真是身不由己的就上了正常生活的轨道,那天大猫很低落的感慨,说觉得好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被推到轨道上了一样,我听着言下之意挺怅然的,不知道将来要是要生小孩,是不是又要再绝望一次啊。

    我以前啊小时候,总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很牛叉。我那种潜意识和大猫不一样,他是特自我骄傲的那种,被老师和家长给夸的,还算有资本。我是自己觉得自己特special的那种,就是你们其实都不懂我有多特别,我就算是狗尾巴草但其实也是孤标傲世的那个莲花儿啊(好恶心)...现在真是逐渐一点点的把脚放在地上了,很多想象的东西都变成现实了,感触良多,感触良多。

    星期五晚上做梦,梦到第二天就是婚礼,活活给吓醒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