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9

    连连看 - [胡说]

    最近的事情很多,特别忙,又觉得容易累,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忽然过敏了,脖子后背还有手上长了小包,没有缘由的,忽然就发了起来,有点象05年时候突然长带状孢疹的样子,不过这次远没有那次痛苦。

    这几天就尽力的克制饮食,自觉的少吃辣的东西,有天中午回来饿的头昏眼花,自己煮了碗面条吃,不能放辣椒,只好往里放白花菜,煮出来一碗白花花的面,真是前所未有的清淡,什么时候我端的碗里面居然不是红色,真是罕见!前天出去吃泰国菜,终于忍不住放了辣椒,一边吃辣椒我一边感慨,说如果我被捕的话,敌人根本不用折磨我,只要不给我辣椒吃我就抗不住了。大猫说,你的意思是,给别人就要灌辣椒水,给你就是偏不能灌?

    忙的空隙里就很不想事,又翻出来连连看玩。这几天心里有事儿在惦记,忍不住条件反射似的,就想如果玩出来了代表什么没有玩出来又代表什么。不过我现在玩不出来占大多数。

    那天Mindy说算命,我就想起来以前也是拿连连看来算命,就是赌玩出来就代表如意,愿望会实现,玩不出来就是愿望不会实现。然后其实脑子都木了,眼睛也花了,玩的毫无乐趣了,还在不断的翻玩着,一旦玩死了,就满嘴的苦味儿。我跟Mindy说,其实这样真不好玩,把希望寄托在这样没谱的事儿上,其实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回忆这些年,心想事成的事儿并不多,有的错过了,有的失去了,有的得到了却不是全部。不过,这几天一边儿玩的时候一边忽然想到,也许就像那年忽然发病,就是心思太过执着,越是想紧紧的抓住,拼了命的想得到,而这样豁出去的性命,其实分文不值。而太执念在希望得到的东西上,整个生活的天平都不正常的倾斜,好好的愿望也变成怨念,最后一切都变了颜色,变得特别没有意思,还失去健康。

    今天玩连连看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又在许愿,然后又克制住自己。玩儿桌面游戏都能搞的这么惨烈,我也真够没出息的我。

    Tag:
  • 2009-10-19

    亲爱的瓜 - [猫瓜]

    9年前瓜来到我家的时候,曾经在我的下巴上睡觉,那个时候它小的只有巴掌那么大,蹲在我的下巴上,脑袋靠着我,我醒来就看见它的脑门。这么多年这个场景再不曾重现过。

    那个时候它还让我抱,我抱着的时候偶尔会玩我的头发,后来就再也不肯了,抱一下下就一定要跳下去,除了我以外的人就更加不可能抱。

    睡觉的时候,它也很不耐烦,一般会靠着我的脚,偶尔赏脸过来臂弯里睡一下,只要我动一动它就走了,生气的跑到另外一个床脚去睡。从来不会象咪咪那样钻被窝,也不会在我的腿上睡觉。

    那次半夜带它去急诊,6P安慰我说,一般病后的猫咪会跟人很亲很亲,可是去了两次急诊了,每次回来它都很恨我,都要过好多天才能缓解对我的情绪。

    搬家前它跟我亲近一些了,偶尔会过来在我睡下后,压着我的胳膊睡一阵子。搬家的时候我一路抱着它,虽然压着沉的很,但是心里幸福的不得了,觉得太幸福了,太过瘾了。搬家之后,买了新的舒服的转椅,它有阵子喜欢在我背后睡觉,我只有六分之一的椅子可以坐,但是心里还是觉得幸福,心甘情愿的把椅子让给它。

    这种心情,是那些有着甜蜜小猫咪的主人所不能体会理解的呀。

    而这次从SD回来,不对,在去之前就有一点点迹象,总之,这阵子,瓜跟我简直腻到了极致。隔一会儿就跑到我脚边小声的叫,等着我弯腰把它捞起来,它就搭在我的肩膀上,打着山响的呼噜,然后就这样,让我抱着,一直抱下去。

    现在,这俩天,就越发的变本加厉了,它让我抱起来之后,就瘫做一摊软泥,软软的趴在我的身上,手脚肚子腰都软软的,然后就睡着了。随便我怎么摸,怎么揉,怎么挠它,都没有任何的反映,就这样打着欢快的响亮的呼噜,睡的别提多香了。

    我简直太幸福了,人家是多年媳妇熬成婆,我终于体会到这种感觉了。真是太幸福了哇。

    Tag:
  • 2009-10-13

    纵贯线 - [天堂]

    还是忍不住要说,而且是反复强调的说,实在太喜欢纵贯线的这张《北上列车》的专辑了,真是太喜欢了。

    这六首歌我都很喜欢,在听《抱着你》的时候就想起来丁丁,在听《公路》的时候想起来lance,因为歌里有这么一句:“你说我总是荒唐 我承认我是荒唐 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吗?”

    张震岳还是挺嫩的,在《亡命之徒》里一下就显得不如李宗盛那么老练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几个人的八卦,但是他们在一起唱歌,唱的这些歌啊,实在是太好听 了。罗大佑唱的还是那么用力,周华健也还是那么煽情,不过四个男人的小合唱,真是令人感动。每每这种时候,我就觉得生活挺美好的。

    嗯,这么想着,听着,觉得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Tag:
  • 2009-10-06

    男女有别 - [胡说]

    昨天去买小孩的衣服,准备回头去看朋友的时候带去。之前一直听说有的妈妈怀了儿子之后特遗憾,因为觉得男孩儿没什么衣服可买,不能享受那种打扮小女孩儿的快乐,上次6P回来也说,去逛街了,没劲。我一直不甚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直到昨儿我自己走在衣服丛中,看到girls那边一片花花绿绿,各种漂亮小衣服,花色式样用途,摆的琳琅满目的。再看boys这边,可怜的就那么几个aisel,而且清一色的蓝色绿色黑色灰色,款式也很单调。我立刻就体会到那种没劲的感觉了。发现还是女孩儿好,女孩儿比较过瘾。

    今天晚上烫衬衫,我以前接受过专门的烫衬衫裤子训练,以前我一直觉得男士衬衫很麻烦,得按工序烫,事儿事儿的。今天想到过几天也许我也要用上我的衬衫,搬家后也没好好整理过,就把我的那套小秘衬衫西裤翻了出来。先烫裤子,发现裤子比男士的难烫多了,尤其我那西裤为了显得酷,还是扣扣子的,裤筒倒是很好烫,上面就只能翻来覆去一小片儿一小片儿的烫了。

    费了半天劲儿终于烫完了裤子,我想衬衫应该容易吧?结果,女士衬衫真的跟男的差别太大了,尤其我的那几件衬衫还带弹性。平时穿的时候,只恨美国衬衫没有腰,不突出线条,现在才意识到,那些线条全是要顺着缝儿一点儿点儿的烫的,而且都只能用熨斗的边儿。

    原来女的过瘾是过瘾,可是的确要事儿的多。

    Tag:
  • 2009-09-26

    琐事 - [寻常]

    昨天收到了新买的电视,觉得三星还是没有飞利浦好,头只能横着转而不能上下转。我们只买了一个40寸的,比原来的那个还小。大猫一直憋着很想买个大的,我说你根本没时间看,买那么大的干吗呢?他就不说话了。把坏掉的电视装到盒子里的时候,我的心情真是悲痛的无以复加。太悲痛了。那种收尸的感觉真是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后来我们把坏掉的电视搬到车库里面,为了不挡路,放在后门口。大猫说,这下好了,要是有小偷进来,肯定很happy的就抱走了,然后回头就来砸咱们家房子。

    我今天就瞅空子看了两集CSI:NY,新的剧集的情节真是没什么意思,象白开水一样寡淡。不过还是比迈阿密强一些,看到迈阿密里面那个满脸坑的男主角,我就恨不得再砸一次电视。

    今天我烤了平生第一个蛋糕。阿肥听说的时候还尖叫一声:“哇,你好贤惠,我都没有烤过蛋糕。” 我承认其实就是拿蛋糕粉加上鸡蛋和油什么的活活,放到烤箱里完事。之前我听说过要烤完美蛋糕,比例和时间都非常重要。我是彻底不完美了,中间打开一次发现还软着,就又加几分钟。到时间后想了想,又加了几分钟...不过最后拿出来的时候,看起来还行,就是正常的蛋糕样子,我吃了一口,第一口可真是难吃啊。不过后面再多吃几口就觉得挺好吃的了。所以我干脆拿了一个cup cake吃掉了。

    接下来我又烤了排骨。这次实在不能厚着脸皮说是翠花排骨了。因为按照记忆,我加了7勺辣椒粉和3勺红糖。都抹好了之后我回到楼上查看菜谱,发现应该是7勺红糖加2勺辣椒粉...

    不过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还是烤上了。具体味道怎么样,得等大猫回来才知道,光荣的第一口留给他了。

    前两天我把一面穿衣镜翻出来,放在洗手间里。瓜对这个镜子表现出了谨慎的好奇。我经常不小心就看到它蹲在镜子前,可是却扭着头看一边。明明脸是冲着镜子的,可是眼睛却看着旁边,好像在研究镜框是什么材质做的。瓜平时很少这样正襟危坐,而且表情还那么专注。但我又实在没法解释成它在照镜子。

    不过昨天晚上我扭头快了一点,看到它在认真的看着镜子里面的那只猫。好笑的是,它立刻发现我回头了,然后马上就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转开了头,好象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它还是那么正襟危坐的蹲在镜子前面,认真的研究着镜框的材质。这装模做样的小样儿可实在太好玩了。

    今儿又得给老娘电话。唉,真是每周必过的坎儿啊。

    Tag:
  • 2009-09-03

    后知后觉 - [胡说]

    我今天才知道“潘驴邓小闲”是什么意思。看来不读书就是没有文化,饶是之前看侯文咏的闲话金瓶梅,也没有记住这么经典的段子。看来要找时间把lance上次托我转交给阿卡却一直没有机会实施的《精装金瓶梅》好好看一遍了,实在不行也可以去重温一下侯文咏的博客...不然这样天天埋头在房子院子兔子猫这些琐事里,早晚要象我妈说的那样,与社会脱节,与时代脱节,与爱人脱节...

    话说我昨儿真的在院子里看到了一只野兔,跑的飞快,一下就从邻居家串到我家的院里。可惜我们家这个瓜,满门心思就是怎么打开去地下室的门,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追求。

    Tag:
  • 2009-09-03

    冲动是魔鬼 - [寻常]

    好吧,我终于承认这是句至理名言。

    昨天砸了电视之后我一直没有敢开机,直到晚上吃完饭回到家里,半闭着眼睛开机看了一眼,一半的屏幕已经黑了,逞蜘蛛网状发散...刚发生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大猫,语无伦次的跟他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哥们居然很平静的问:“恩,就是象70's show里面Eric那样吗?”

    那集说Eric的爸妈出去旅游了,然后他找朋友到家里来happy,结果太high了,大家高兴的跳着拿保龄球站在沙发上往地上扔,最后轮到Eric的时候,他兴高采烈的站到沙发上一扔,保龄球滚出去,弹起来,把电视砸了个大洞。Eric的爸爸回来,他磕磕巴巴的解释,Red很理解的挥挥手说,是啊,谁也不能想到保龄球还会弹起来,还会砸到电视呀...当时我们看到这里简直乐死了。

    所以不需要我多解释,大猫就已经很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那么悲痛欲绝的时候,都给他逗乐了。他笑眯眯的说,“表为已经发生的事情郁闷啦,要想着如何防治下一次...”

    我给他看我的手指,昨天因为车库的门关补上,我愤怒的拍墙,把手指给拍青了,到他晚上回来的时候,右手的食指都乌黑乌黑的了。大猫摇着头说,要克制,要克制呀!

    现在约了下个星期找人来估一下,如果估价我们不接受的话,人家出诊费也要100块。

    大猫看起来并没有我那么悲痛。因为自从搬家以来,他就一直在鼓动我同意买个更大的电视,现在这个42寸,他一直很垂涎一个60寸的,被我多次拒绝。这次我也实在没脸说什么了,只好跟他说,从明天开始我一天只吃一顿饭,这样大概饿上100天就能把钱省回来吧?大猫说,100天哪够?我说,一天10块钱,不够吗?大猫说,你午饭哪能吃10块钱?何况100天也只有1000块,3000块要300天呐!(我的数学实在太差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算出来这个数的)。

    在我还忐忑着的时候,lance问我:你老公很乐吧?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正好可以换更大的了啊!

    晚上睡觉前,我们聊起来工作很忙的问题,然后我问他,你想要小孩吗?大猫回答说:“我想要个电视。”

    Tag:
  • 2009-09-02

    可耻的电话机 - [寻常]

    我们家有这么一个电话,是Panasonic的,结婚的时候别人送的。因为家里手机信号极差,索性买了个bundle service,连电视一起。理论上电话的信号应该更好一些。

    可惜不幸的是。这个电话在家里的信号也奇差,常常在楼上听到楼下的电话响,手边的电话却死死的没有声音。或者有声音,接起来就断了,屏幕上显示说:no link to。。。估计是那个母机。

    为了这个电话,我已经不知道栽了多少次跟头,每次都连滚带爬的跑到楼下去接电话,往往还接不起来。有几次sears的人来修洗衣机,我扑到电话门口,电话就断了。简直恨的我咬牙切齿。

    今天下午大猫给我打电话,这个电话就在我手边,听到楼下一声一声的响,手边这个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连鞋也没来得及穿就冲到楼下,电话就断了。然后电话再响,我抓起另外一个分机,明明就离母机不远,还是no link。这时再听到手机响,跑过去接起手机,又miss了。

    我当时就怒了,把手里的电话扔出去。

    结果电话砸到地上,电话没事儿,把电视屏幕上给磕出了个印子。。。。

    松下的电话实在太差了!!!!!气死我了。真想扔出去砸成片儿啊。

    ---

    得,大电视给我砸坏了。为了个破电话赔进去2000多。

    Tag:
  • 2009-08-31

    周末 - [周末]

    前天去office depot买了张转椅,给我的。因为我对转椅要求比较高,我要很大的,可以把腿盘上去的,要软活的,这样坐起来屁股不痛,还要背可以往后翘...在网上看了很久都没有合适的,最后在office depot买到了,还挺便宜,我们高高兴兴的抱回家了。

    晚上装了起来,我还没来得及坐上去试试味道,有人就捷足先登,一下纵身跳了上去,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摊成一块舒服的饼,就此不动了。今天我抢先坐了下来,瓜很不满意的也跳了上来,挤在我屁股后面团成一坨睡了,好暖和啊。

    昨天晚上装好了一张床,一个文件柜,一个nightstand,现在还剩下另外一个Nightstand没有装,楼下还有俩沙发没有拆,一个大架子,两个餐桌,10张椅子,一个TV stand,一个超大带拐角的书桌和一个大书架...

    新买的洗衣机又不work了,令人气愤啊。

    我们的抽油烟机是那种对内循环的,一做饭屋里的味儿就特别大,所以现在也不敢做饭了。所以这几天都是白天饿着,晚上出去找饭辙,昨天误打误撞的找到一家韩国烧烤,还挺好吃的。不知道下个礼拜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呀。

    现在瓜进入了放松期,每天的工作就是四处巡逻,能上去的地方都上去看看,能打开的门一定要打开进去看看。我们每天早上起来,或者从外面回来,地下室的门一定是开的。巡逻完了之后,它就会蹲在玻璃门前,或者站起来扒在窗户前往外痴痴的看,看够了之后再回到沙发上睡觉,睡半个小时接着再巡逻...虽然这家伙最近吃的不多,可是显然心情愉快,我妈一个劲儿的说,带它出去嘛,带它出去嘛,出去走走好啦...

    Tag:
  • 星期四早上起来就一边收拾一边等着trash company来收垃圾。因为我们楼下不许在早上5点到9点以外的时间扔垃圾,所以所有的垃圾都堆在阳台上,堆的高高的。前阵子不是有个特吸引眼球的小裸女在垃圾堆上追打的照片报道吗?我当时还想,谁会把垃圾那么堆满阳台啊,这会儿一看,其实我家也差不多。硕大的能装下一具尸体的黑色垃圾袋一个垒一个的,蔚为壮观。

    来收垃圾的是俩个小伙,领头的小伙戴了副墨镜,特别酷。我负责给他们拉着门,就看着这俩人进进出出,一转眼就把东西都给拿光了。最后装了将近一半的垃圾车,戴墨镜的小伙一边给我们算钱,一边说他就是附近学校的学生,我说我也是耶...然后他说他本科还没有毕业,我说我前俩年master毕业的...小伙们走了之后,我和大猫坐在更加狼藉一片的屋子里喘气,异口同声的说,这个小伙身材好好啊!他的身材真是暴好,标准倒三角上身,屁股也很翘,估计都是搬垃圾练出来的。

    大猫还正在庆幸这次只花了不到400扔垃圾,打扫卫生的maid来敲门了,这个maid是找的清洁公司专业人士,是个男的,抱了一堆工具,干活非常认真卖力,不过因为我们东西没收拾完,所以客厅和餐厅没有打扫完,他就先走了。我事后检查,跟大猫说,要换了我妈肯定得说他工作不细致,好多地方角落都没有打扫到,柜子里面也没有擦。但是考虑到我们这个房子又古老又脏,能搞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打扫卫生期间,隔壁的小Andrew又多次来视察,并且替我安抚瓜,不仅陪瓜玩,还拉着瓜来找我,非要我去他家玩,我说阿姨忙,他就拉着瓜去找大猫。我们对门有家韩国人,平时没说过话,看我们搬家,也背着手进来检查,一边检查一边说,这里没有搞干净,那里不对...

    到星期四的晚上我们还剩一些箱子需要装到卡车上,而且阳台上又堆满了垃圾。我真是犯愁啊,没有车怎么办,楼下又不能扔。商量了一下,想找Andrew的爸爸帮我们搬一下,扔到卡车上,然后拖到隔壁小区去扔,可是大猫随即在closet里面发现了十几箱书,这彻底把我打败了,我说那我们还是接着找trash remover吧。

    最后找了Andrew爸爸帮我们搬了一些箱子到卡车上,虽然Andrew爸爸看起来个头不大,气力可真不小,而且非常专业,开门就带上了专门的搬家手套。Anrew也非要帮忙,可是刚洗完澡,光着小屁股就跑出来了,奶奶拉着他站在台阶上,他左右看看,拿手捂着小JJ站着不动了。

    星期四这天我开始觉得累,之前总还有股劲儿撑着,可是这一天跑了几十趟三楼,到晚上的时候已经完全跑不动了。来打扫卫生的maid临走还问,要不要他帮忙拿点东西下去,因为看着我瘫坐在地上实在太可怜。到星期四晚上,看到还剩下那么多的东西,可真是想哭啊。晚上9点大猫给trash remover打电话,人家一下就认出他来了,都乐了。

    第二天早上换了俩个人来收垃圾,又是俩个小伙,不过这次是俩个胖子,其中一个胖子看到我们是中国人,就开始跟我们聊天,他也是附近学校的本科生,还是学习中国经济的,找了个重庆来的女朋友,给他起名叫叶小山。临走还要我们推荐北京好吃的饭馆,我又流着口水推荐了一次“麻辣诱惑”。

    这批又扔了将近半车的垃圾。算了算,这次光扔垃圾就花了600多。看着堆成山的大黑塑料袋,真难想象以前是怎么住的。

    扔完垃圾我们接着打包收拾,然后是打扫房间,这时我是不行了,拼着罚钱也没力气再细致打扫了。Andrew的奶奶过来叫我们去吃午饭,她给做了一锅绿豆稀饭,还有豆包和花卷,另外炒了两盘菜,还热了烤鸡翅,加上咸菜,我们饱饱的吃了一顿。和他们邻居好些年,每次出门都是他们帮忙喂瓜,他家的Andrew特别特别喜欢我,从出生的时候见着我就笑,现在也是,没事儿就给我“嘣个带响的”。可惜我们搬的太远,以后来往就不方便了。

    最后还了钥匙出发的时候已经3点了,我后来只能先上车等大猫,他一只手跑几趟把剩下的东西扔到车上,再把剩下的七八袋垃圾也扔上车,然后我们开着Penske到隔壁小区,飞快的停车,飞快的下车,扔了垃圾就跑,然后这才是正式的上路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