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3

    The Knot - [猫瓜]

    累的半死回来了。大概记录一下过程,照我的记性,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就会给忘光了。

    我的嗓子彻底哑了,不过这样也好,大家纷纷对我表示同情,觉得都是我一手操办给累的。其实整个过程主要是大猫在忙,一个是他干劲儿比较大,二来这人很挑剔,事儿多,就算我办了他还会几歪,所以干脆很多事儿都是他定的,只有他懒得定或者没时间定的,才由我来安排。昨天摄影师说,大猫的脸上长了个包,估计是累的,要不要PS掉,大猫得意洋洋的说,他身体好,不过也会stressful的产生反映,只是不象我失声,换个方式长包了而已。我说我可宁愿哑嗓子。

    总的来说很幸运,前一天赶去rehearsal的路上,大家纷纷堵车,前后脚堵在95上,反正急也没用。不过可能因此攒了人品,第二天的天气很好,比前一天凉爽,又比后一天晴朗,没有下雨,在树荫下还会觉得很凉快。整个过程也没出什么意外,基本就是按部就班的走着,就是从花园里坐马车回来的时候走了太长时间,给我热的。那马一边扭着大屁股慢慢的走,一边还拉shi,路过树枝还非要吃两口。吃的时候还不肯跟另外一匹马分享,如果她伸过头也要吃,这个马就故意把头别到另外一边,让她吃不到。路过熊山的时候,一头黑熊爬到树顶上,卡在树枝丫里睡觉,那棵树还挺高的,估计我徒手根本爬不上去,看来那头被小猫吓到树上的熊也不是唯一一个啊。

    回想起来有些过程也很好玩,我表哥表姐也来了,我先去找到他们,然后接上阿肥一起吃饭,聊天聊的餐馆都打烊了。回到家里,大猫说,主持婚礼的牧师给他打了个电话,开口就没停,一直在说,放心吧,从现在开始他就不吃饭以免食物中毒,也不开车以免出车祸,还不出门以免被车撞...这个老头就是话特别特别多,是我见过最能说的人。果真在主持仪式的时候也是,呱啦呱啦呱啦特投入的讲个不停,一边讲一边还走位飘忽,真是很神。阿肥说老头当天要赶三个场子呢。

    大猫这人总是迟到就不用说了。

    后来rehearsal完了,他才恍然大悟想起来,把一个伴郎给忘记了。人没车,一直在酒店苦苦的等着他去接,结果这位的手机没电了,压根把接人的事儿给忘了。伴郎只好给我打电话,我没听见,看到miss call又是不认识的号码,就没有搭理。直到最后要走人了,才查voice mail,发现是伴郎给我打的。大猫还很恼羞成怒的问我:“你为啥不接电话啊?” “没听见呀” “那你看到Miss call为啥不打回去啊?” “我又不认识这个号码。” “那怎么不赶紧查留言啊...” “....你丫自己查去吧!!!”

    然后他指示我带着大部队先去吃饭,自己率领小部队去接人,幸亏我们(也就是我这边的人)特别有经验,很快的找到了地方,坐下来了不说,还都把parking的问题都解决了。同时还有一对儿鬼子老夫妇,是大猫以前house family,我只好上去硬着头皮陪聊,从white tea的能量大一直聊到最近的loan很不好办...我的嗓子基本就是毁在这儿的。等了快40分钟,小部队的人才在某人的带领下姗姗来迟。吃完饭各自回酒店,我让大猫把我们的东西先拿上去,车里全是东西,还有婚纱,他很懵懂的问:“恩?有啥要拿的?” 给我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我赶不上做指甲,啧啧跑去附近的drug store买了一套做指甲的工具,然后上来找到我和阿肥,我们三个一边看电视,一边骂啧啧的坏同事,一边给我做指甲,做的还真的很好,令人吃惊的好。

    比较分特的事情是,我之前琢磨了半天,决定给大猫写封情书,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可是最近琐碎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收拾东西,跟人谈价钱,买酒水,这个那个的,往往刚酝酿好情绪把自己感动一下,立刻就被俗事打断。后来终于找到一点空白时间,坐下来写了一页纸,真是绝世的好头啊,以我现在的性情,能写出如此肉麻一往情深的东西,真是千载难逢的事情。

    结果,开了个好头的信纸放在桌上,收啊收的...不见了。等过了两天再想起来,到处找都找不到,我还跑到大猫的房间去翻了翻,不会不小心连着别的材料一起交给他了吧(其实可能性很大),反正总之,最后还是没找到。只好回到桌子前面,咬着笔杆绞尽脑汁的再想。这次完了,根本榨不出那么浓烈的情感,连“帅哥”的帅字都写错,写成了“犭巾”。然后反复提醒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再忘记了!

    后来大猫知道这个过程的时候乐坏了,说这实在是太典型的我了。

    Tag:
  • 2009-07-28

    周末 - [周末]

    这个周末忙的焦头烂额。星期五晚上跑去上课,上完了课飞快的去取改size的戒指,然后回来中国店买下个礼拜要吃的菜。前一分钟还在号称全美最贵前三名的mall里转悠,后一分钟就在菜堆里捡茄子,这个对比还真是意味深长啊。

    回来收拾一下不知道怎么一下就12点了,哦,跟家里人打电话,大猫很简单,他妈问起任何事情他都说“恩,很好,很顺利,没问题。” 然后妈妈就很高兴的夸奖他又聪明又能干,他羞惭的都不好意思复述具体夸他的内容。我妈就比较复杂一点儿,如果我说我着急呢,就告诉我急也没有用。如果我不着急呢,那就非要这样或者那样,不然不足以推进事态发展。如果你告诉她那样不行呢,就会生气,气呼呼的说“就是提醒你一下,做不做在你”。我每次打完电话都骂自己贱,为什么不能学习大猫守口如瓶呢?

    星期六的重点活动是去以前的同事家玩,吃了好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我一边嘴里塞满了吃的,一边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即将烤好的羊肉串。leigh说,怎么样?现在结婚了就可以加入我们妈妈团啦?我心里在滴血啊。自从我结婚之后,简直是被双方抛弃,已婚的妈妈们嫌弃我没有小孩,未婚的姑娘们嫌弃我有老公,都不带我玩。以前还好,可以偶尔跟女同事出去fun一下,现在有时大猫兴起还非要求当小尾巴。那天我们吃饭,女的一桌男的一桌,自发的各找各的八卦打听,就大猫一个男的,安安静静的非常低调的坐在女的这桌,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我们都八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里面混了个粽子。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还是需要表扬一下大猫,他一到,大家就开玩笑说快来片鸭子...然后哥们真的就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开始片人生的第一只鸭子...真是有勇气啊。

    后来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的感慨,以前总觉得跟妈妈们不搭调,玩不到一起。现在可以玩到一起了,又得走了。那天Sherry开玩笑的说,我们公司的这帮人就像一大家子似的,碰到了连hello都不用讲,直接就开始八卦。想想也是啊,我们不仅仅是妇女同志们熟悉,就连家属都熟得不得了。吃完饭就围着桌子吃花生开茶话会,当时我就忍不住想,都说要找组织,这不就组织吗?跟国内有啥两样?就是回头又得重新开始交朋友,可是怎么交才能象这认识了七八年的一家人一样啊。

    昨天的主要任务是采购,先跑IKEA看家具,我拿着小本本和笔一个个记下来,大猫还在念叨说,会不会显得太便宜啊...这些天在网上看家具,从Boconcept到Crate & Barrel,对比起IKEA的东西,这儿就跟不要钱似的。昨天邻居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说起来都唏嘘,说到婚礼和房子就很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真是身不由己的就上了正常生活的轨道,那天大猫很低落的感慨,说觉得好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被推到轨道上了一样,我听着言下之意挺怅然的,不知道将来要是要生小孩,是不是又要再绝望一次啊。

    我以前啊小时候,总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很牛叉。我那种潜意识和大猫不一样,他是特自我骄傲的那种,被老师和家长给夸的,还算有资本。我是自己觉得自己特special的那种,就是你们其实都不懂我有多特别,我就算是狗尾巴草但其实也是孤标傲世的那个莲花儿啊(好恶心)...现在真是逐渐一点点的把脚放在地上了,很多想象的东西都变成现实了,感触良多,感触良多。

    星期五晚上做梦,梦到第二天就是婚礼,活活给吓醒了。

    Tag:
  • 2009-07-25

    10万 - [八卦]

    今天看到有个人到BBS上说,4年前花16万买了个condo,结果刚收到HOA的通知,说要集体修房子,一共24户人家,维修的钱摊到每家的头上,是10万!

    从她4年前买这个condo才16万来看,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城市好地段好房子,1968年的房子到现在40年,要说也没惨到什么程度,现在这个市场行情,又是condo,能卖10万就不错了。昨儿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个黑人在college park买了个小town house,才14万不到。24户人家,一共240万美元,修个大楼都够了。何况一般房顶墙壁这些东西,应该都有master insurance保的,怎么会要自己出钱?

    关键是HOA这么决定了,如果不能推翻HOA的话,就只能认栽。要么自己去银行借钱修房,要么房子被拿去给银行抵债。大家怀疑这是有人搞鬼,估计都跟contractor商量好了,一半的钱进了私人的腰包。也有人怀疑说是HOA的想联合起来赶走穷人。付不起这个钱的,就只能卖房搬走了。

    Tag:
  • 2009-07-23

    意外 - [胡说]

    今儿阿肥说,她LD特乐。我问怎么了,说是在玩游戏,踢足球的,结果挠个痒痒没注意,就进了对方一个球,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后来aww上来,我看到她的昵称是“吐血了,真吐了”,赶紧问她怎么吐血了,才知道她是刷牙把嗓子捅了,因为咽炎,刷牙的时候咳嗽来着。真分特。

    我想起来有次洗碗,我两手拿着两个碗,然后打了个喷嚏,结果两手一哆嗦,撞到一块,左手的碗就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