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3

    The Knot - [猫瓜]

    累的半死回来了。大概记录一下过程,照我的记性,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就会给忘光了。

    我的嗓子彻底哑了,不过这样也好,大家纷纷对我表示同情,觉得都是我一手操办给累的。其实整个过程主要是大猫在忙,一个是他干劲儿比较大,二来这人很挑剔,事儿多,就算我办了他还会几歪,所以干脆很多事儿都是他定的,只有他懒得定或者没时间定的,才由我来安排。昨天摄影师说,大猫的脸上长了个包,估计是累的,要不要PS掉,大猫得意洋洋的说,他身体好,不过也会stressful的产生反映,只是不象我失声,换个方式长包了而已。我说我可宁愿哑嗓子。

    总的来说很幸运,前一天赶去rehearsal的路上,大家纷纷堵车,前后脚堵在95上,反正急也没用。不过可能因此攒了人品,第二天的天气很好,比前一天凉爽,又比后一天晴朗,没有下雨,在树荫下还会觉得很凉快。整个过程也没出什么意外,基本就是按部就班的走着,就是从花园里坐马车回来的时候走了太长时间,给我热的。那马一边扭着大屁股慢慢的走,一边还拉shi,路过树枝还非要吃两口。吃的时候还不肯跟另外一匹马分享,如果她伸过头也要吃,这个马就故意把头别到另外一边,让她吃不到。路过熊山的时候,一头黑熊爬到树顶上,卡在树枝丫里睡觉,那棵树还挺高的,估计我徒手根本爬不上去,看来那头被小猫吓到树上的熊也不是唯一一个啊。

    回想起来有些过程也很好玩,我表哥表姐也来了,我先去找到他们,然后接上阿肥一起吃饭,聊天聊的餐馆都打烊了。回到家里,大猫说,主持婚礼的牧师给他打了个电话,开口就没停,一直在说,放心吧,从现在开始他就不吃饭以免食物中毒,也不开车以免出车祸,还不出门以免被车撞...这个老头就是话特别特别多,是我见过最能说的人。果真在主持仪式的时候也是,呱啦呱啦呱啦特投入的讲个不停,一边讲一边还走位飘忽,真是很神。阿肥说老头当天要赶三个场子呢。

    大猫这人总是迟到就不用说了。

    后来rehearsal完了,他才恍然大悟想起来,把一个伴郎给忘记了。人没车,一直在酒店苦苦的等着他去接,结果这位的手机没电了,压根把接人的事儿给忘了。伴郎只好给我打电话,我没听见,看到miss call又是不认识的号码,就没有搭理。直到最后要走人了,才查voice mail,发现是伴郎给我打的。大猫还很恼羞成怒的问我:“你为啥不接电话啊?” “没听见呀” “那你看到Miss call为啥不打回去啊?” “我又不认识这个号码。” “那怎么不赶紧查留言啊...” “....你丫自己查去吧!!!”

    然后他指示我带着大部队先去吃饭,自己率领小部队去接人,幸亏我们(也就是我这边的人)特别有经验,很快的找到了地方,坐下来了不说,还都把parking的问题都解决了。同时还有一对儿鬼子老夫妇,是大猫以前house family,我只好上去硬着头皮陪聊,从white tea的能量大一直聊到最近的loan很不好办...我的嗓子基本就是毁在这儿的。等了快40分钟,小部队的人才在某人的带领下姗姗来迟。吃完饭各自回酒店,我让大猫把我们的东西先拿上去,车里全是东西,还有婚纱,他很懵懂的问:“恩?有啥要拿的?” 给我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我赶不上做指甲,啧啧跑去附近的drug store买了一套做指甲的工具,然后上来找到我和阿肥,我们三个一边看电视,一边骂啧啧的坏同事,一边给我做指甲,做的还真的很好,令人吃惊的好。

    比较分特的事情是,我之前琢磨了半天,决定给大猫写封情书,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可是最近琐碎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收拾东西,跟人谈价钱,买酒水,这个那个的,往往刚酝酿好情绪把自己感动一下,立刻就被俗事打断。后来终于找到一点空白时间,坐下来写了一页纸,真是绝世的好头啊,以我现在的性情,能写出如此肉麻一往情深的东西,真是千载难逢的事情。

    结果,开了个好头的信纸放在桌上,收啊收的...不见了。等过了两天再想起来,到处找都找不到,我还跑到大猫的房间去翻了翻,不会不小心连着别的材料一起交给他了吧(其实可能性很大),反正总之,最后还是没找到。只好回到桌子前面,咬着笔杆绞尽脑汁的再想。这次完了,根本榨不出那么浓烈的情感,连“帅哥”的帅字都写错,写成了“犭巾”。然后反复提醒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再忘记了!

    后来大猫知道这个过程的时候乐坏了,说这实在是太典型的我了。

    Tag:
  • 2009-07-28

    周末 - [周末]

    这个周末忙的焦头烂额。星期五晚上跑去上课,上完了课飞快的去取改size的戒指,然后回来中国店买下个礼拜要吃的菜。前一分钟还在号称全美最贵前三名的mall里转悠,后一分钟就在菜堆里捡茄子,这个对比还真是意味深长啊。

    回来收拾一下不知道怎么一下就12点了,哦,跟家里人打电话,大猫很简单,他妈问起任何事情他都说“恩,很好,很顺利,没问题。” 然后妈妈就很高兴的夸奖他又聪明又能干,他羞惭的都不好意思复述具体夸他的内容。我妈就比较复杂一点儿,如果我说我着急呢,就告诉我急也没有用。如果我不着急呢,那就非要这样或者那样,不然不足以推进事态发展。如果你告诉她那样不行呢,就会生气,气呼呼的说“就是提醒你一下,做不做在你”。我每次打完电话都骂自己贱,为什么不能学习大猫守口如瓶呢?

    星期六的重点活动是去以前的同事家玩,吃了好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我一边嘴里塞满了吃的,一边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即将烤好的羊肉串。leigh说,怎么样?现在结婚了就可以加入我们妈妈团啦?我心里在滴血啊。自从我结婚之后,简直是被双方抛弃,已婚的妈妈们嫌弃我没有小孩,未婚的姑娘们嫌弃我有老公,都不带我玩。以前还好,可以偶尔跟女同事出去fun一下,现在有时大猫兴起还非要求当小尾巴。那天我们吃饭,女的一桌男的一桌,自发的各找各的八卦打听,就大猫一个男的,安安静静的非常低调的坐在女的这桌,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我们都八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里面混了个粽子。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还是需要表扬一下大猫,他一到,大家就开玩笑说快来片鸭子...然后哥们真的就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开始片人生的第一只鸭子...真是有勇气啊。

    后来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的感慨,以前总觉得跟妈妈们不搭调,玩不到一起。现在可以玩到一起了,又得走了。那天Sherry开玩笑的说,我们公司的这帮人就像一大家子似的,碰到了连hello都不用讲,直接就开始八卦。想想也是啊,我们不仅仅是妇女同志们熟悉,就连家属都熟得不得了。吃完饭就围着桌子吃花生开茶话会,当时我就忍不住想,都说要找组织,这不就组织吗?跟国内有啥两样?就是回头又得重新开始交朋友,可是怎么交才能象这认识了七八年的一家人一样啊。

    昨天的主要任务是采购,先跑IKEA看家具,我拿着小本本和笔一个个记下来,大猫还在念叨说,会不会显得太便宜啊...这些天在网上看家具,从Boconcept到Crate & Barrel,对比起IKEA的东西,这儿就跟不要钱似的。昨天邻居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说起来都唏嘘,说到婚礼和房子就很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真是身不由己的就上了正常生活的轨道,那天大猫很低落的感慨,说觉得好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被推到轨道上了一样,我听着言下之意挺怅然的,不知道将来要是要生小孩,是不是又要再绝望一次啊。

    我以前啊小时候,总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很牛叉。我那种潜意识和大猫不一样,他是特自我骄傲的那种,被老师和家长给夸的,还算有资本。我是自己觉得自己特special的那种,就是你们其实都不懂我有多特别,我就算是狗尾巴草但其实也是孤标傲世的那个莲花儿啊(好恶心)...现在真是逐渐一点点的把脚放在地上了,很多想象的东西都变成现实了,感触良多,感触良多。

    星期五晚上做梦,梦到第二天就是婚礼,活活给吓醒了。

    Tag:
  • 2009-07-25

    10万 - [八卦]

    今天看到有个人到BBS上说,4年前花16万买了个condo,结果刚收到HOA的通知,说要集体修房子,一共24户人家,维修的钱摊到每家的头上,是10万!

    从她4年前买这个condo才16万来看,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城市好地段好房子,1968年的房子到现在40年,要说也没惨到什么程度,现在这个市场行情,又是condo,能卖10万就不错了。昨儿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个黑人在college park买了个小town house,才14万不到。24户人家,一共240万美元,修个大楼都够了。何况一般房顶墙壁这些东西,应该都有master insurance保的,怎么会要自己出钱?

    关键是HOA这么决定了,如果不能推翻HOA的话,就只能认栽。要么自己去银行借钱修房,要么房子被拿去给银行抵债。大家怀疑这是有人搞鬼,估计都跟contractor商量好了,一半的钱进了私人的腰包。也有人怀疑说是HOA的想联合起来赶走穷人。付不起这个钱的,就只能卖房搬走了。

    Tag:
  • 2009-07-23

    意外 - [胡说]

    今儿阿肥说,她LD特乐。我问怎么了,说是在玩游戏,踢足球的,结果挠个痒痒没注意,就进了对方一个球,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后来aww上来,我看到她的昵称是“吐血了,真吐了”,赶紧问她怎么吐血了,才知道她是刷牙把嗓子捅了,因为咽炎,刷牙的时候咳嗽来着。真分特。

    我想起来有次洗碗,我两手拿着两个碗,然后打了个喷嚏,结果两手一哆嗦,撞到一块,左手的碗就碰到了右手的碗,左手的碗还没事儿,右手的碗给磕掉一块瓷。真冤。

    Tag:
  • 2009-07-21

    充实的一天 - [寻常]

    今天早上起来就头疼,可能是前两天睡的太晚了。可是今天的事情还特别的多,我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冲出去办了好多事情,洗了车(我的牛夫人,大猫非要洗不可,说不洗就没脸拿去换机油),存了钱,给大猫干洗了衣服(就属他事儿多,还嫌我衬衫烫的不够好),costco买了牛奶鸡蛋过滤芯儿(为什么Costco任何时候都那么多人啊,大星期一的早上都找不到停车的地方),还到petsmart给瓜买了猫沙和罐头。Petsmart真是个好玩的地方,每次我都要去看他们的猫,今天有两只长的跟瓜很象的大猫,个头肚子都一样,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被认领出去。还有一只漂亮的暹罗猫,特优雅的在舔爪子洗脸。昨天有个芝加哥的ID送小狗,跟汪汪很象,黑白花儿的,6个月了。我看的真眼馋啊。大猫不同意,说这样瓜会不平衡的,而且他喜欢更小的小狗...分特。

    在endless买的鞋也到了,3英寸高,这下不用担心婚纱会拖到地上了。阿肥那天很悲痛的告诉我,为了来参加我的婚礼,她也翻出了一双高跟鞋,10cm。上次去啧啧婚礼,身边有光头老公当accessory,这次光头老公不来,就只好穿高跟鞋来娱乐我了。话说我还没逼着她穿dress呢,就哭成这样,真是...我妈还表扬她(不管阿肥做了什么,到我妈那儿,都是表扬),说阿肥真了不起,真够意思,为了我那么老远来,还专门穿那么高跟的鞋子,然后还关心的说,让她带双球鞋,提在手里就好了...

    出门前收到了大猫妈寄来的包裹,里面有好多好多红双喜贴画,里面每个盒子上也都贴着大大的红双喜字,还有两包红喜糖。好玩的是赫然有一张DVD,写着“成功之路”,上面印着小小的小人头,我吓了一跳,心说这不是就开始催我要小孩进行胎教了吧?再仔细一看,不是,那“成功之路”是大猫的成功之路,并不是给我们拿来教育下一代的,而是让我们回味他们的教育。给我乐的啊。立刻头就不疼了。DVD上面的小人头包括大猫刚出生的时候,虽然只有小小的头像,估计没有印出来的部分应该有赤果果的PP照,还有他特别严肃的抱着公园小柱子,顺便亮出胳膊上“三条杠”,(他小时候虎头虎脑的跟小兵张嘎一样,好玩死了),还有伏案夜读的,还有举着XX大学红旗的,还有硕士毕业服的(人得意的说过,他8岁和80岁看起来都一样)...etc,不过我也不能笑的太厉害,最后一张就是我抓住他胳膊的,怎么看怎么傻。

    今儿早上我妈也告诉我,她给我快递了一个包裹,里面是她亲手写的三幅对联,回头...我妈的本意是想我们结婚的时候贴大门口...我妈苦练书法数年,早就憋着要给我写对联了。翠平的书法算什么,能跟我妈比么哼哼哼。

    估计就是因为夏天不能回去了,家长们心里不够爽,所以只好采取这种方式来参与一下。那天大猫妈跟我说,你们年轻所以不理解家长们的心思,他们也是家长所以特能理解我爸妈的想法,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意思都是一样的。

    晚上等大猫回来,我得好好的把他妈的信读给他听听,把耳朵堵上也不行。哈哈哈。

    Tag:
  • 2009-07-19

    周末 - [周末]

    昨天被批评最近写博客太懒惰。实在是事情太多,而且嘛嘛不顺的。连阿肥都说我们的不顺已经超越了他们,达到了更高的层次。但是难得的是大猫心态好,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照样能吃能睡,始终笑眯眯的,坏事儿都能掉个方向看成好事儿。今儿我说他,真是“心态好”呀,人立刻开始唱:“你就是心态好/心态好,所有问题都放一旁...”

    我现在有时很迷信,昨儿夜深人静了就在琢磨,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之前马桶漏水造成的吗?可是我们不是很快修好了呀。那大概是因为我最近太懒,没有打扫房间。今天说干就干,拆开新到的吸尘器把全家吸了一遍。这个吸尘器真的很好用呀,没有电线的,这样就不需要提着大疙瘩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插了拔拔了插。效果也很不错,地面光滑铮亮,虽然没有达到能用舌头舔的地步,已经很满足我的低要求了。我再次向大猫保证:到了新家我一定爱卫生。他不置可否的笑了一声没理我。

    昨天在阿肥的指导下我成功的做了一盒酒酿。说成功其实也不是那么到位啦,今天我就吃出没化开的酒药了。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挺好的,虽然没有到阿肥自己做的时候那种“喝了都会醉”的地步,至少有了酒味儿,米也是软的,加点儿水,打个鸡蛋,也就是店里卖的水平啦。想要美容活血丰胸的JMS可以试试这个,据说颇有奇效。我这次真的不是因为自己想蹭吃才使劲儿鼓动大家啦...

    这俩天我又翻出来《暗黑》在玩,玩的人都有点儿傻,玩完了目光发直。昨儿跟seagod说起来,这游戏还真是很反映一个人的个性,比如说我,就是个活活的财迷,为了捡金子可以顶住敌人的火球箭雨,为了搬运武器宝贝回去买一次一次的脱了穿穿了脱腾口袋的空间,再千里迢迢的跑回城里...话说我现在级别也不是太低了(当然不能跟那些用机器人打出来的比),居然今天还给打死了一次,丢钱是小事,还丢了经验值,让我很心疼,痛下决心,当前的主要任务不是捡钱,我的保险箱里的钱再多也没啥用,我一不赌二不雇人,就是看着数不断增长图个爽。所以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到升级上去,也就是放到杀人上,而不是敛财上。今天我就坚定的贯彻这个原则,多少次看着武器宝贝毅然的掉头走掉,当然,遇到个头小的宝石什么的我还是捡了,金子也没有放过...总的来说还行,至少没花太多时间在倒腾东西上。seagod表扬我说:“这说明你成熟了...” 老实说,我觉得作为一个金牛座的资深财迷,看着有钱不能捡那可真是锥心的疼啊。

    除了玩游戏吸地板做酒酿,我今儿还洗了碗叠了衣服。大猫看我玩游戏很欣慰,十分鼓励,觉得这样我就能自给自足不烦他了。唯一的要求就是他饿了的时候我得去给他做点儿东西吃。我们俩这正式的婚礼还没办呢,就已经老夫老妻似的,晚上我情不自禁的反省,这是不是朝着我妈说的堕落又近了一步啊?

    Tag:
  • 2009-07-17

    桑神改口 - [八卦]

    根据某浪最新新闻报道,14座大满贯得主桑普拉斯近日一改往日力挺费德勒为历史最佳的口吻,转而表示:费德勒需要在与宿敌纳达尔的对阵纪录中取得领先,才能被视作是最伟大的球员。

    我觉得挺搞笑的。现在一个个都跳出来,总之是给破了记录不爽,总之是觉得人不能那么牛,不给别人前辈留面子...桑神自己连法网的半决赛都进不了,还心安理得的坐在“GOAT”的称号上,算个P啊。

    也就是费德勒自己想不开,who cares,why care?跟TG似的,非要证明自己有能力。你管他说什么呢?做该做的事情就完了。越是想证明,越是想让每个人都闭嘴,那他们就越会叫的欢。有的粉丝也很逗,说力挺奶牛,只要打败了纳达尔他就是GOAT。靠,做GOAT是谁说了算?这种粉丝可真是贱呐,桑神放个P费德勒就必须拼死拼活的去证明自己?顺便证明给这些脑残的粉丝看?

    Tag:
  • 2009-07-11

    - [猫瓜]

    这阵子我偷懒,不好好做饭,赶上大猫正为了论文最后阶段焦头烂额,我心说得给他补一补呀。

    要说补,那最简单的当然是汤了。年初有阵子我每个星期都炖一次鸡汤,放当归党参沙参枸杞黄芪百合红枣花生淮山等等各种药材,有时还塞根胡萝卜,那段时间喝的大猫皮肤都变好了许多。后来喝的太多,以至于我一闻到鸡汤味儿就受不了。

    今天决定喝萝卜排骨汤,我不爱吃萝卜,但是有人爱吃。我把排骨先飞血水,然后扔到锅里用油炸了一下,再放到砂锅里面煮,最后再放萝卜。中间加点儿醋,再就是葱姜。煮出来非常之香浓。

    于是大猫高兴的捧着汤碗一边兹流兹流的啃萝卜,一边喝汤(排骨没给吃)。喝着喝着就躺倒在沙发上,鼓着大肚子呼哧呼哧的喘气。

    看着他的大肚子有节奏的起伏,我忍不住问他:“几个月了?”

    他说:“你看象几个月的?”

    我说:“象8个月的吧?”

    哥们若有所思的想了会儿,认真的问我:“你说,我要是把这肚子给减下去了,会不会出现妊诊纹啊?”

    Tag:
  • Yow Tim,
    shall by too dull doll by too jack won,
    dolphin long can Jim shall by too low,
    shall by too when dull low, doll car low,
    dolphin long doll Ham Eason
    “more power!”


    下面是中文课文。


    有天
    小白兔到大白兔家去玩
    大灰狼看见小白兔了
    小白兔闻到了,躲开了
    大灰狼大喊一声
    莫跑

    Tag:
  • 2009-07-01

    谁更惨 - [胡说]

    我以前老灌水的时候,有次忍不住翻出《唐伯虎点秋香》里的一个剧照,就是跟周星驰比惨的那位老兄,挥舞着板砖砸自己脑袋的,下面巨大的字幕写着:“谁比我更惨。”

    因为我就发现BBS上有人特喜欢相互比惨,这人说一个惨事儿,一定会有人说自己比他更惨。如果回忆起童年的时候就更了,哗哗的一批批冲上来声泪俱下,要么说身体多么不好,要么说如何遭受同学排挤老师虐待。whatever。

    今天看到良品杂志上这么一段,采访钟欣桐的,就觉得特别逗。

    钟欣桐:我已做足心理准备 “我试过从最高跌进谷底,由很多人喜欢,到很多人不喜欢。那是自己的错误,但并不可怜,不是惨。”

    那批照片出来我觉得这些人都挺倒霉的,反正我是没有象大家那样对陈冠希或者阿娇那么义愤填膺。就算阿娇甲醇又怎么样了吧,香港的那些小朋友们就那么脆弱,一下就给带坏了?而且好像还说的不是这个,说的还是,阿娇开始是正面形象,结果出现这种限制级照片,性质就更加恶劣。我心说这哪儿恶劣了?她自己的私事好不好?

    但是我现在就觉得阿娇很惨啊,看看陈冠希出来道歉,满口流利的英文,又诚恳憔悴的表情,配合张柏芝破口大骂的表演,两边都获得了舆论的谅解。只有阿娇,她怎么做都不对。最早出来回应面带微笑不对,后来再哭哭泣泣又不对,埋头退隐一阵子不对,这会儿要复出的话还是不对。

    我觉得一个人不管做什么都做不对,怎么做都做不对,才是最惨的呢。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是她自己的情商智商的问题,还是经济人判断错了形势。连问题都找不出来在哪里,还那么小心翼翼用力表现诚恳的迎合市场,而且还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对,我都要忍不住同情她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