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3

    今天的八卦讲座 - [八卦]

    今天我写程序写的快吐了。就是一看到那些code就会产生眩晕的生理反应,觉得又恶心又恶心的。当了这么多的年的程序员,我这次真的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深深 的厌倦感,在经过这些天的奋勇拼搏之后,在被那一个个该死的西班牙字母苦苦折磨之后,我再也不会觉得做个电脑高手是个很酷的事情了,呜呜。

    为了安慰我这颗受伤的老灵魂,只好去八卦。这俩天BBS上有个满火爆的八卦,鉴于大家都不怎么上family去溜达,我就来简单的汇报一下。

    有个MM,22岁,已婚。老公在拿到签证后向她提出求婚,婚后即出国来到著名的CMU攻读化学博士,一个月后提出离婚。该MM感到五雷轰顶,百思不得其 解,可是其老公很快就断绝了与她的一切联系,MM觉得自己的苦难深重,痛不勘言,号称为此自杀了三次,然后半遮半掩的公布了男方的姓名和其他消息(俺也据 此通过线人拿到了男方的照片,不过太忙了,现在还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

    在获取了大量F1男光光们的同情之后,该MM开始爆料,先说的是自己的家里人受不了这个局面,姥姥奶奶同时进了人民医院,老爸气的要拿20万请杀手;然后 又爆出来说自己的青梅竹马是MIT毕业的(MIT哦,我们这里好像也有一位MIT的牛DD吧?)年薪20万美元,而且还在苦苦守候自己;接着又说自己对老 公提出的离婚条件是:他必须登报道歉,承认错误,然后拿100万的精神损失赔偿费,否则,就要拖着他到40岁评上长江学者的时候,再提出离婚......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碎的爆料,比如她还有好多的追求者,她本人还贴了一封写给某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的求爱回绝信,然后她家里好像比较有钱,第一面见 婆婆就送了一条1000块的围巾等等;还有她有机会去法国读书,去日本工作,可是她抗日到底,所以一定坚决的不去日本人开的公司....

    在看了这个故事之后,我深刻的体会到,做一个正常人是多么的不容易,也是多么的重要啊。我几乎毫不怀疑的认为,男方之所以躲着她,就是被她和她们家的疯狂举动给吓的。当然男的是不是个神经病或者混蛋,那是另说。

    对比这些病态的人,和她们病态的人生,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我在变态的路上没有越走越黑,而是在大家的帮助之下,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啊,今天我可太累了,又是星期三,又是星期三。:-(
    Tag:
  • 2005-11-02

    再罗嗦几句吧 - [寻常]

    今天其实我很不顺利,早上提前一个多小时起来跑去DC签证,为了省7块钱的停车费,我还绕了半天,可是历尽千辛万苦到了使馆门口,人家贴了一张小纸条:今天放假。我当时差点儿没有昏倒在铁门下面。

    然后又冲出DC的车阵重围,我着急赶回去上班,居然毫无意识的闯了一个红灯,是过去之后别人滴我我才反应过来,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赶回公司的时候已经快10点半了....郁闷的是,回头还要再跑一趟。

    今天在公司呆了大概9个小时,其中除了吃饭上厕所喝水休息上网花去一个小时外,其他的时间都在疯狂的赶活儿。我是真急了,怕走之前做不完。不过还好下一个 paper是21号才交,顿时松一口气。下班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的透透的,走到半路看到大家都停了下来,正纳闷呢,原来是有鹿过马路。才恍然想到,这已经 快到冬天了,以后记得要跟紧前面的车,要遇到鹿也是让它先遇到。不过见到鹿我还是很开心,本来一路郁闷着开车,尤其是想到我妈,简直伤感的一塌糊涂,可是 看到鹿之后就高兴多了,据说见到鹿是好兆头,前提是活的。

    这俩天看到好多变态的,病态的事情,还有人。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正常了。其实工作忙一点也很好,我是看着自己逐渐健康起来。我曾经以为自己就这么废了,再 也跑不动了,就算有需要和喜欢的事情,也提不劲头来投入了,可是现在看看自己,虽然忙得筋疲力尽,可是能够这样全心的投入去做一件事情,也是非常幸福的 啊。
    我想,很快我就能向阿肥的级别 靠拢了吧,基本上我已经距离她很近很近了,虽然她有LD我暂时还没有,可是我有一只跟她LD一样的猫。哦,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我还没有的,而且估计以后也 会一直望尘莫及,我这辈子大概不会有DS和DP那样高级的扇子了吧?唉,真是终身的遗憾啊。

    PS,今天跟geico吵架,他们涨了我30块钱的保险,说是全州都涨了,我一怒,他们又找了个借口说我是学生,又降了30块。
    不过在最初的开心过后,我很怀疑他们其实就是故意的。哼,真坏啊。
    Tag:
  • 2005-10-05

    默默的,默默的 - [寻常]

    请大家祝福我吧。 

    阿肥说了,她会默默的,默默的为我祈祷的...免得我被墨西哥人民抓去当二奶,好好的菜帮被野猪拱了。

    阿肥的LD说了,他也希望我能顺利回来...因为还等着我买绿泥呢。

    mlc说,好不容易我们终于在一个时区下了,共一片天空,幸福是短暂的...

    毛毛DD说,他也会默默的,默默的祈祷,(为可怜的墨西哥人民...)

    土豆...土豆啥也没说。

    蘑菇...蘑菇光问我教育mlc啥了...

    莎莎同志叮嘱我,安全第一(听起来有一点点毛)。

    西木叫我+U,还好我够冰雪,知道他说的是啥。

    zeze,这个小变态莫名其妙惨无人道心狠手辣的把我给block了。我也block回去,哼哼哼。

    6P估计还在嘲笑我打错电话吧?我对她的朋友保证了,回来之后要哭着求她来找我玩,然后狠狠的抱她的大腿作为报答。

    呜呜,同学们,朋友们,我默默的默默的走了啊。
    Tag:
  • 2004-03-16

    征婚启事 - [电影]

    其实不我偶征婚,说的是刘若英的那个。其实已经是好几年的片子了,前俩天翻出来看,大半夜的害我咕咕的闷笑。

    眼科小女药剂师,失恋后在报上登了篇征婚启事,我匆匆瞟了一眼,好象说的是,生无憾,死无悔...bla bla,很酸的一份广告。然后落款是“吴小姐”和一串电话号码。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一张白纸,硬是招来了狼若干,上演一出出好戏。

    先上阵的是个工人大哥,用力的嚼着槟榔,坦荡荡的抽着烟说,我ho,是做那种板子加工的,板子知不知道?就是那种ho,平板,一块一块的,ho...女方问,你挣的不多,怎么来养老婆呢?他说,我可以加班啊。女方又问,可是你加班的话怎么陪老婆呢?他说,我加班又不会加到半夜三更,每天加2,3个小时就好乐嘛。我年轻啊,有力气啊。然后说,小姐,你可不可以嫁给我?

    我实在没有办法用笔力来形容这位大哥的风采,只能说,当他突然出口求婚的时候,我也和刘若英一起吓了一跳,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又有一个,看上去满端庄的,提一个箱子,紧张的说,小姐,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叭。你看我这个箱子里面全都是女鞋,你试一试哈。就试一试。然后慌慌张张的打开箱子掏出鞋子捧着女方的脚就往上套,一边套还一边哆哆嗦嗦的嘟囔着,很好啊,很好啊。

    还有个只想上床的,说了一大套玄而又玄的道理,大意是说,我们都是新时代的人,不要太在意那一纸婚姻,要走出那个局限性来看待问题,bla bla,他说的牛屎我没怎么记住(其实应该好好学习一下的),但是这个胖子,反映了一种典型的台湾人形象---表面道貌岸然,内里男盗女娼。他还不断的问女方:你明白我的意思哈,女方终于说,我不明白,他摇晃了下脑袋说,啊,我的意思是,我想跟你make love,就这样一种关系。然后看女方谔然的睁大眼睛的神情,就又义正严词地加了一句:就是上床。wa kao,我当时差点没有翻过去。

    然后还有相亲的时候,对方一口气来俩的,第一对是父子俩个,女方说,呀,没想到你把你爸爸也带来了。男的低头沉吟片刻,终于下了决心鼓起勇气说:“其实,今天的相亲主角不是我,而是我爸爸。”坐在一旁的老头茫然的看着前方,用不知道是哪里怀疑是山东或者其他的北方方言说,“他妈妈跑了,去美国了,说不愿意回来了”女方惊异的问:那你妈妈在美国,她还回来吗?老头还在念叨,男的低着头说,对,在美国,应该不会回来了。女方又追问一句:那她以后要是还是回来了怎么办呢?男的扶扶眼镜,笑笑说,那,那就等她回来了再看看嘛...

    里面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帅哥,白衣胜雪的。跟他老妈一起,我想,总不成是老妈来相亲叭?结果不是。可是该帅哥是个自闭的弱智,又不成。

    另外还有个,咄咄逼人的,问,吴小姐,之前交过几个男朋友?都多长时间啊?我在心里揣想,该哥们难道是个保守派?未料,他接着又问,那你跟你的男朋友是不是都有发生过关系?女方被逼不过,说,你问了我那么多问题,我还没有问你呢。男的笑眯眯的说,可以啊,你当然可以问我啊,不过我还有问题没有问完。女方想了想说,那好叭,你先问完叭。男的又笑眯眯的说:有吗?最后,这男的被证实,来相亲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拉皮条。

    还有个男的,老人斑都长了满脸,戴了个草帽,满脸端庄的微笑,说,我是哈,在老人院(或什么差不多的机构),引导那些老人生活的。然后挥舞着小丸子那样的扇子,笑容满面的唱了一首什么什么歌,内容大致是,虽然已经65啦,可是还不够老啊,生活还在前面啊,还很又光彩啊。最后女方问,请问您今年贵庚啊?我在心里大致盘算了下,估计不下五十了叭。可是老先生面不改色笑眯眯的说,我才30多啦。我倒~

    还有一个肉麻闷骚型的,坐下就问,小姐你见其他人,这个,饮料是怎么付钱的?女方说,有时是俩人分摊,有的时候是对方付,如果你介意,我们自己付自己也好,男的笑着说,嗯,我这个人,比较节俭(我当时想,这要放family,多么好的一大坑)。然后问过一阵就说,那吴小姐你看,我们要是合适的话,是不是就定下来。因为有前面的工人大哥垫底,偶对他这话也没太意外。女方也没意外,只是说,这还太早了叭。未料男的接着说,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再处一处,了解了解。不过,吴小姐,你就不要再去见其他的人了,见过的,也找借口回绝了叭。

    最让我分倒的,是其中一个,坐下来热情如火的问了一串,然后问,你之前见过的人怎样哈?女方想了想说,都还好啦。又问,感觉还不错?女方羞涩笑笑,还不错。接下来的问题是:“都是男的?”

    可怜我当时含的一口水全喷被子上了。

    然后她还接着说,其实,你要换个角度想想哈,很多东西你没有试过所以你不知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就不好呢?也许你试了才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你没试过怎么就能确定不好呢?$%#%^@#%

    最后的一个相亲对象是个盲人。盲人坐下来之后说,吴小姐,我怎么觉得你不应该姓吴,我觉得你应该姓杜。你不记得我了吗?你给我看过眼睛。我一听你的声音,就觉得你不应该姓吴,而应该姓杜。其实我也是出于恶作剧的心理,要来看看你,到底是姓吴还是姓杜。希望你不要介意。

    女方楞在那里,挣扎了俩下后说,是的,我姓杜,我叫杜家珍。

    盲人问,可是你为什么要用假名字来征婚呢?万一遇到合适的,你不会就这样错过了吗?杜家珍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不知道说什么好。

    故事的结局我并不喜欢。杜家珍决定不再去相亲了,她的心结也已经解开。消失的男友不是因为回到老婆身边抛弃了她,而是回去跟老婆摊牌说要娶她,回来的路上飞机坠毁。

    偶喜欢这个片子,是因为它很好笑的向你展示了人间百态。它让你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去相亲?这是我想要的吗?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你要找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说你要找的其实就是你自己。

    片中有一个片断让我感触良多。众多来面试的男士中,有一个,是杜家珍比较喜欢甚至跟他上了床的。杜家珍说为什么觉得他与众不同,不是因为他诚实的在第一面就告诉了她他坐过牢的历史,而是因为他的笑容。他的笑容显得很无奈,跟她的很象,好象是那种,没有什么能说的,却只好挤来一个笑容放在脸上。

    然后....没有了。

    Tag:
  • 2003-12-16

    读书之白先勇 - [读书]

    早听人说,白先勇写女人是一绝,当时不觉得。女人有什么不好写的?说说风情,加点胭脂,巧笑倩兮。

    昨天看了他的「一把青」,觉都让偶没有睡好。这位白崇僖的公子,真不是白盖的呢。

    「一把青」的故事情节很简单,几乎是中国版的「魂断蓝桥」。小姑娘爱上英俊的空军飞行员,刚结婚飞行员就出去执行任务,然后不幸殉职。小姑娘痛不欲生,之后给老子娘带回老家。讲故事的是他们同一个飞行组的另外一人的老婆,给称做师母的,这师母跟随大部队到了台湾后又再见到当初的小姑娘,已经是风尘满面,风情万种的歌女。而到末了,歌女所钟意的另一个年轻的飞行员,又失事身亡。

    故事不长,大概十几页的样子。还分了上下,上部是讲师母如何认识这个女孩朱青,白先勇通过师母的眼睛来描写朱青,说她:“却是一个十八九岁颇为单瘦的黄花闺女”,又说:“我打量了她一下,发觉她的身段还未出挑得周全,略略扁平,面皮还泛着些青白。可是她的眉眼间却蕴着一脉令人见之忘俗的水秀。”朱青本性羞涩,见了人“一径半低着头,腼腼腆腆,很有一股教人疼怜的怯态”。旁人跟她说话,她也只是一味含糊的应着。也说了她的衣着,“一身半新旧直统子的蓝布长衫,襟上掖了一块白绸子手绢儿...脚上穿了一双带拌的黑皮鞋,一双白色的短统袜子倒是干干净净的。”只是这么几笔,一个清秀单纯的小姑娘就仿佛活生生的站在读者的眼前。她是羞涩娇弱的,好人家的女孩儿,不多话的,水灵纯净的。

    到下部开场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描写师母再见朱青时的如何如何,而是说,师母去看演出,那台上走出一个极有风情的女子,低声吟唱白光的流行歌。说“有一个衣着分外妖娆的女人走了上来...那个女人站在台上,笑吟吟的没有半点羞态。”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基本猜到,估计这个就是朱青了叭。

    可是没有完,他接着写这次再见的朱青。说她“一只手拈住麦克风,一只手却一径满不在乎的挑弄她那一头蓬的象只大鸟窝的头发。”白先勇很会用动词,“拈”,还有“挑弄”,这个女子的轻佻模样就已经栩栩如生了。然后他接着说她“一面却在台上踏着抡巴舞步,颠颠倒倒,扭的颇为孟浪。”
    这个时候的她,“穿了一身透明紫纱洒金片的旗袍,一双高跟鞋足有三寸高,一扭,全身的金锁片便闪闪发光起来。”啊,自此,当初那个穿着带拌的黑皮鞋和白色短统袜的清纯女学生,已经彻底的荡然无存了。

    朱青与师母相认之后,成日拉了师母打牌。之前在上部中,朱青的丈夫外出执行公务时,她心悬念挂,腼腆怯生,只跟师母一家来往,这时,却是长袖善舞,成了社交场上的交际花。白先勇描写她说“她的腰身竞变得异常丰圆起来,皮色也细致多了,脸上画的十分入时,本来生就一只水盈盈的眼睛,此刻盼顾间,露着许多风情似的”。

    魂断蓝桥里面,玛拉以为爱人以死,迫于生计沦落风尘。后来爱人返来,她羞愧难当,最后一死相报。朱青跟她的丈夫郭轸情深意笃,郭轸死时,朱青完全崩溃,须旁人看着她,不给她机会寻死。白先勇描写的说“她的一张脸象是划破了的鱼肚皮,一块白,一块红,血迹斑斑。她的眼睛睁的老大,目光却是涣散的。她没有哭泣,可是俩片发青的嘴唇却一直开合着,喉头不断发出一阵阵尖细的声音,好象一只瞎耗子被人踩得发出吱吱的惨叫一般。”又说“几个礼拜,朱青便瘦得只剩下了一把骨头,面皮死灰,眼睛凹成了俩个大窟
    窿”。
    我看到这里时,也几乎不忍心再看下去,人间数苦,而凄惨处莫过于相爱的人生死相隔,天人俩界。

    到了后来,众人到了台湾,师母再见朱青,朱青常邀一些飞行员来家中打牌,其中一个叫小顾的年轻男孩子,对朱青尤其好,又顺着她,朱青对小顾也算是情有独钟的。可是天不成全,小顾也出事死了。师母赶到朱青那里时,“却看见原来朱青正坐在窗台上,穿了一身粉红色的绸睡衣,捞起了裤管跷起脚,在脚指甲上涂蔻丹”。朱青这次并没有寻死觅活的,她坦然自若的张罗起一桌麻将,招呼着客人来喝她早煮好的汤,笑着请大家尝她做的麻婆豆腐,轻描淡写的提起死去的小顾,气势如虹的大糊特糊。

    唉,朱青没有死,以后也不会死了。

    Tag:
  • 2003-12-12

    读书之杨降 - [读书]

    这俩天闲,就在tangula买了几本书,顺便控诉一下tangula的愚蠢。现在就算买到25刀以上,他们也不免邮费了。

    先是看了「干校六记」,现在在看「傅雷家书」。想来都是众人少年时早该读过的作品,我到现在才来补课,颇为不好意思。

    「干校六记」薄薄的一本,除了六记之外,还有数章短篇,包括那篇著名的从“掺砂子”到流亡。2天就很快看完了。前人对杨绛的评说各有精到,偶评不出更精彩的话来。只是在看的时候,心情相当沉重。杨绛用平淡甚至半带调侃的口吻,讲述自己和钱钟书下干校的种种生活,如何守菜园,如何穿过黑夜的农村偷偷的去探望老头,还有活泼可爱的小趋,还有追出偷青菜的农妇。杨绛说,我追的快,她便将菜从菜篮中扔出,没有了赃物便不怕我抓。其实我追只是出于职责,那菜我拿回去也没有用。然后又说自己挨批斗的经历,被剃了阴阳头,脖子上要挂着“反动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牌子,被派去打扫女厕所,把女厕所清理的焕然一新,她说,我只是怕赃怕臭,所以要格外的收拾干净。

    今日遥遥想去,俩个一把年纪的老人,躲在昏暗的房间里,认真的如小学生般制作着挂在胸前的纸牌。那该是如何让人心酸又让人心碎的场景。杨绛的笔锋,就象傅雷在信中说:“服尔德的作品,故事性不强,全靠文章的若有若无的讽喻...那种风格最好要必姨、钱伯母那一套...”。
    关于文革的书我也读了不少了,每次看的总觉得惊心动魄,看完半晌平缓不下来,胸中愤懑。可是杨绛的文字,平淡中稍带调侃,娓娓道来,让人看了只能苦笑,口中全是涩涩的苦味。

    傅雷的文字,则是有光芒的。还在小学的时候,我老爸就逼我看这个「傅雷家书」,如今几十年过去我才自觉自愿的拿来读,读得眼泪几乎要落到书本上。傅雷的教子严格几乎是出了名的,我忘记曾在什么地方读到过一篇回忆文章,说傅聪怕他老爸简直胜过老鼠怕猫。傅雷在家信中反复也提到自己在傅聪儿时对他管教过严,但同时又说,那实在是出于为了孩子更好的发展的缘故。哪有做父母的不爱自己孩子的道理?

    傅雷的家信,大致就俩个内容,对孩子的牵挂之情,以及对艺术的看法。傅雷在评价莫扎特的时候说,“莫扎特的那种温柔妩媚,所以与浪漫派的温柔妩媚不同,就是在于他象天使一样的纯洁,毫无世俗的感伤或是靡靡的sweetness。神明的温柔,当然与凡人的不同,就是达.芬奇与拉斐尔的圣母,那种妩媚的笑容绝非尘世间所有的。能够把握到什么叫做脱尽人间烟火的温馨甘美,什么叫做天真无邪的爱娇,没有一点儿拽心,没有一点儿情欲的骚乱。”我真想不出能用什么样的词来评论这段文字,我想,如果莫扎特复活了,看
    见这段文字,估计也会温和的一颌首,微笑着对傅雷表达敬意。

    傅雷和杨绛,应该都能被当之无愧的称做“大家”。可是这样的“大家”,治学之严谨,到了我等凡人不可想的地步。读书要做读书笔记,翻译的文稿要做数遍甚至数十遍的修改,字字句句要反复斟酌推敲。他们对工作的热情,直到这多年之后还能从书中喷薄而出,灼面而来。直让我看到“自己袍子底下的小来”。

    sigh.
    Tag:
  • 本来我一直秉承文学不涉及政治的原则,这俩天无聊,去读了冯毅才的「一百个人的文革」,看的心里很堵。

    前一阵看的都是说孤独啊,不得意的爱情啊,男女之间的纠缠,朋友同事间的纠葛。猛的一来看这个,心都凉了。

    里面说一个姑娘,父亲是个画家,因为一幅画到美国展览,被定为里通外国,跟资本主义勾结。全家都给迫害。最后受不了了,决定一起死。后来怎么死的呢?这个姑娘是学医的,一家人商量好了,她下手割父母的喉管动脉,然后再自己自杀。
    最后,她只来得及杀了老父亲,红卫兵就来了,她跟老母亲一起跳楼,母亲受伤不给治没几天死了,她给救了,然后判了许多年,罪名不是杀人,而是逃脱革命。

    还有一个,是个作家,没事的时候在毛泽东文集上写了些眉批。就文论文的说这个好那个不好。最后批斗得跳楼。另外一个是小学老师,在讲课的时候说毛主席因为躲避白军,躺在水沟里面。罪名是污蔑和诋毁伟大领袖。他的妻子为了替他找出这个故事出处来证明不是他的过错,带着孩子拣了10年的废纸,结果在他出狱前半年的一天,和孩子一起葬身火海。

    我不想把这些悲剧归结到什么人的身上去,只是觉得那个时代真是悲哀,我真幸运没有生在那个时候。整个社会发疯是个多么可怕的事情。人怎么能够疯成那样,完全摒弃了良知和正义。真可怕。
    我有时想不明白,教育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发疯的人里面往往不仅仅是愚昧的村民,也有许多有知识文化的人。还是说人性本来就是如此,一旦有了机会,丑恶就会狰狞的露头?

    我还只看了前半部分,后面的部分真需要点勇气才能看下去。我有时想想,平时老是抱怨日子无聊平淡,钱少活多,吃的不好,没事只能去看看言情武打香艳玄幻的小说打发时间,可是,相对于那些苦难的人们来说,我真是算幸福的了。 真得学会惜福才行啊。
    Tag:
  • 2003-04-01

    四月的愚人 - [浮生]

    今天一直很警惕,小心不要上当。一直在跟自己说,任何非官方的消息都不要相信--就算是官方的,也要保持半信半疑,这样才能不上当。可是临到最后还是上了个当,跑去跟人说,法国向美宣战。而我真正想上的那个当,却是真的。

    最早看张国荣的演出,是初三的那年,还记得“叱咤”的现场晚会,他穿的闪亮夺目,在台上酷酷的跳着唱《侧面》,当时灯光打着他的侧面,低着眼睛,头发梳向脑后,在根部外翻。还记得那个时候在心里想,这个人的打扮好奇怪。

    当时班里有个女生,迷他迷得死去活来。也是愚人节的那天,早上来上课,班里调皮的男生告诉她,昨天晚上张国荣家失火,他也被烧死啦......女生当即放声大哭,真实的眼泪流下来。那个年纪,还有力量为了自己的偶像流泪,象高中时候beyond的黄家驹,他死时,我最好的朋友泣不成声。我们正上着体育课,站在操场上,看着一个女孩为了很远处一个其实不认识的人的死亡而痛彻心扉,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懂。

    后来是说张国荣演的《霸王别姬》,早早的听了那首歌,打探了情节,看了trail,化着浓妆的张国荣巧笑倩兮。我很喜欢他的笑容,无论怎么做酷怎么胡子拉查,咧嘴一笑的时候,单纯的笑意慢慢的漾开在脸上,嘴唇还微微的翘起。这把年轻的笑容,直到《恋战冲绳》里都还可以看到。

    晃来晃去的,都是他各种各样的笑,《大富之家》里的娇媚,《东邪西毒》里的阴冷,《阿飞正传》里的落寞和迷惘。我知道《红色恋人》拍的有些恶,但我还是不讨厌,现在也还记得在《纵横四海》里面,他在画像上一笔签名,说:我是江洋大盗。他拍了不少烂片,可是那些精彩的,就叫人不能忘。他说:“十六号,四月十六号。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驼山,我清楚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着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

    其实我知道重复这些台词没有丝毫的意义,我只是,想随便说点什么,来纪念这个死去了的人。这个无论演男人还是女人,都比真的男人更有气概,比真的女人更妩媚的人。

    他的歌我听的很少,那个年代的歌手,我只喜欢梅艳芳,我只听过他的《风再起时》,或许还有《从零开始》,嗯,还有一首《共同度过》,记住这首歌只是因为这个讨喜的名字,当我开始知道张国荣的时候,他已经过了最辉煌的时候,已经开过了33场演唱会跟大家say good-bye。我从来没有真正的拿出追星的职业精神去关注过他,可是他死了,我很难过。

    回家的路上,我恍惚的在想,他为什么要挑在今天死去?如果他早已厌世,那么他为什么要选在今天。如果时刻意的话,他大概在想象中也预料到了这个愚人节的悬疑,带给众人多么热闹的喧嚣。

    报道说当时他去健身房健身,又说本来与经纪人约了喝茶,经纪人久等他不至,电话他,他说正在停车场泊车,经纪人走到外面相候,于是就看见他从半空中翩然坠下。

    或许真的是到了这个年纪,开始要接受“死亡是个很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样的事实。曾经那样鲜活的生命,绽放出何等的光芒,依旧亮过了,灭了。《鼓手》里那个发狂练鼓的男孩,大概是他心中的写照,因为爱,所以争取。那个时候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程蝶衣要在最后自刎而死,现在,还是不能明白。

    有一天听到郑秀文的歌,

    我在天空中飘向东又飘向西 带着某人的回忆
    可是落地之后是灾难还是好运 我想也不一定
    如果我是一个精灵 忘了上一秒钟的事情
    做个没有记忆的人 可不可以
    心里有云 身体很轻 是上帝给我一个假期
    一个人飞是一种美丽 让我在天空中飞檐走壁
    半空中我问我降落的心 是不是忘记了心痛的事情
    那里是我的降落点 让我来决定
    半空中我和我降落的心 去寻找另外一个天地
    这一次我一定要告诉自己 命中红心
    人在爱情的空窗期要一个梦 要去外面吹点风
    请让我一个人去寻找万里晴空 去找我的笑容
    半空之中我很自由 一想起你就眼睛红
    也许最后落点不同 也许会重逢

    拿来纪念他,今天我很难过,所以八卦一把,大家要笑就笑吧。希望他可以找到自己的天堂,然后生活快乐。

    Tag:
  • 1999-11-30

    周末 - [周末]

    这个周末忙的焦头烂额。星期五晚上跑去上课,上完了课飞快的去取改size的戒指,然后回来中国店买下个礼拜要吃的菜。前一分钟还在号称全美最贵前三名的mall里转悠,后一分钟就在菜堆里捡茄子,这个对比还真是意味深长啊。

    回来收拾一下不知道怎么一下就12点了,哦,跟家里人打电话,大猫很简单,他妈问起任何事情他都说“恩,很好,很顺利,没问题。” 然后妈妈就很高兴的夸奖他又聪明又能干,他羞惭的都不好意思复述具体夸他的内容。我妈就比较复杂一点儿,如果我说我着急呢,就告诉我急也没有用。如果我不着急呢,那就非要这样或者那样,不然不足以推进事态发展。如果你告诉她那样不行呢,就会生气,气呼呼的说“就是提醒你一下,做不做在你”。我每次打完电话都骂自己贱,为什么不能学习大猫守口如瓶呢?

    星期六的重点活动是去以前的同事家玩,吃了好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我一边嘴里塞满了吃的,一边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即将烤好的羊肉串。leigh说,怎么样?现在结婚了就可以加入我们妈妈团啦?我心里在滴血啊。自从我结婚之后,简直是被双方抛弃,已婚的妈妈们嫌弃我没有小孩,未婚的姑娘们嫌弃我有老公,都不带我玩。以前还好,可以偶尔跟女同事出去fun一下,现在有时大猫兴起还非要求当小尾巴。那天我们吃饭,女的一桌男的一桌,自发的各找各的八卦打听,就大猫一个男的,安安静静的非常低调的坐在女的这桌,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我们都八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里面混了个粽子。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还是需要表扬一下大猫,他一到,大家就开玩笑说快来片鸭子...然后哥们真的就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开始片人生的第一只鸭子...真是有勇气啊。

    后来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的感慨,以前总觉得跟妈妈们不搭调,玩不到一起。现在可以玩到一起了,又得走了。那天Sherry开玩笑的说,我们公司的这帮人就像一大家子似的,碰到了连hello都不用讲,直接就开始八卦。想想也是啊,我们不仅仅是妇女同志们熟悉,就连家属都熟得不得了。吃完饭就围着桌子吃花生开茶话会,当时我就忍不住想,都说要找组织,这不就组织吗?跟国内有啥两样?就是回头又得重新开始交朋友,可是怎么交才能象这认识了七八年的一家人一样啊。

    昨天的主要任务是采购,先跑IKEA看家具,我拿着小本本和笔一个个记下来,大猫还在念叨说,会不会显得太便宜啊...这些天在网上看家具,从Boconcept到Crate & Barrel,对比起IKEA的东西,这儿就跟不要钱似的。昨天邻居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说起来都唏嘘,说到婚礼和房子就很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真是身不由己的就上了正常生活的轨道,那天大猫很低落的感慨,说觉得好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被推到轨道上了一样,我听着言下之意挺怅然的,不知道将来要是要生小孩,是不是又要再绝望一次啊。

    我以前啊小时候,总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很牛叉。我那种潜意识和大猫不一样,他是特自我骄傲的那种,被老师和家长给夸的,还算有资本。我是自己觉得自己特special的那种,就是你们其实都不懂我有多特别,我就算是狗尾巴草但其实也是孤标傲世的那个莲花儿啊(好恶心)...现在真是逐渐一点点的把脚放在地上了,很多想象的东西都变成现实了,感触良多,感触良多。

    星期五晚上做梦,梦到第二天就是婚礼,活活给吓醒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