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今天要去乡下,我在无精打采的收拾行李,列下关于瓜和猫头3还有鹰的注意事项,好久不出门,肯定会忘记什么,就是不肯定会忘记什么。

    昨天我问aww出去旅行的预算,然后她反问我说,“你们打算去哪里旅行呢?” 我说:“不知道呀,大猫不肯告诉我。” aww说:“哇,还挺有心的,是因为他把你搞到乡下去,心有愧疚吗?” 回头我向大猫转述“你是心有愧疚吗?” 他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

    刚才在1416教室看到这篇博客:杉本博司的石器时代交易

    现在这阵风潮已经过去了,前两天,纽约满大街都是一张神秘的招贴,旧金山也是。经人提醒,我才知道这是U2 的新专辑 No Line on the Horizon ,唱片的海报和封面则选自杉本博司( Hiroshi Sugimoto)的”Seascapes”系列。这张照片伴随着U2的宣传攻势,出现在三十个国家的街头、电视、公共汽车、出租汽车上。

    谣言四起,有人说杉本博司遭遇到经济问题,有人则指出,他被收买了——这个交易很简单,就是Bono和他的团队一个电话一张支票的事情。

    而杉本博司的回答却是:我和U2之间没有任何商业行为。没有任何金钱交易。

    因为猪流感的缘故,我们这次去芝加哥的行程也取消了,所以这是一次单纯的乡下之行,很难得出门我能这么不抱一点期待的...不过,真正的因为去乡下而获得的补偿,是9月份U2的演唱会,他们的票刚出来就被卖光了,前俩天我们才抢到了两张,昨天我去买消毒纸包回来的时候,在门口捡到了快递的信封,里面就是俩张门票。

    大猫激动的简直没法活了。

    事实上,我好像没听过U2的歌儿,我只是纯粹的因为这个乐队好像很有名而感到略有补偿。

    Tag:
  • 2009-05-05

    女朋友们 - [我们]

    今天电视里面演Xmen 3 the last stand,我对阿肥说,“这个Scott也挺可怜的。” 阿肥回答说:“是啊,真亏。” 我说:“瞧你这个评价:真亏!” 她也乐了。

    过了一会儿我去准备做饭,今天晚上吃虾,我就把虾一个个剪开挑虾线,挑到其中一个大个的,却只有一条小小的虾线,我就情不自禁的想,这个虾好可怜,肚子都没有吃饱就给捞上来死掉了,真亏。

    后来我跟阿肥说,今天收到email号召去给xxx20周年点蜡烛纪念,阿肥说,那我们去几年萨达姆吧,哥们就这么给绞死了,也够亏的。

    再后来我们说到南京南京,我就说,其实我相信日本人里面也有那有人性的人,可是问题在于,我是中国人,我没法去体谅他们的人性。丫们干出来那么没人性的事儿,我还去体谅他们的人性,那我可太傻查了。虽然我承认战争是很残酷的,我理解战争的残酷性会改变一个人,会造成很多变化,但除非我是日本人,我才会觉得他们那么没人性是可以理解体谅的。阿肥很精辟的说,日本人里头有人性的人,就没有日本性了,屠城的那些日本人就是日本性,而有日本性的人是不可能有人性的,这俩根本冲突。我连连称是。

    然后阿肥说到,那王三表呢?我骂了一句粗话,然后阿肥说了一句特别特别特别精辟的话,可惜我不能在这里重复,总之把我给乐坏了。我说你好恶心啊,阿肥说,她说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恶心了。我说你怎么能总是把恶心的事实说的那么真切啊,然后阿肥说,“这么让他知道要跟我急了,说我压迫他。”

    我乐的要死,赶忙说,我要记下来告诉aww去。阿肥很分特,说要告诉她什么啊,是油嘴还是压迫?我说both呀。阿肥说,那aww肯定要给恶心坏了。我说就是要恶心她,就是要恶心她,谁叫她喜欢你呢?阿肥掉头说,那aww也喜欢你呀,我回答说:“那没有办法,这就是爱的代价。” 阿肥说,“别人喜欢你你就恶心人,她太亏了。”

    晚上见到aww,我们讨论买coach包的事儿,我对她喜欢的包很不以为然,我喜欢方的,她喜欢cute的,总之我就一直在批判她看上的包不好看,批评她没有品。最后aww受不了了,列出她喜欢的包,让我一块看:“我需要你这有品的人的建议。” 我说:“你讽刺我呢,我听出来了。” aww狂笑一番后说:“你这句话肯定也是跟大猫学的!”

    然后我们就开始一个个的包看过来,一边看一边拌嘴,她非觉得白色好看,我非觉得金色好看,她非要白色的,我就使劲儿说金色的好金色的好。最后她直接说:“shut up。” 我想了想,说咱俩别跟那些人似的,本来要结婚的,结果为了婚礼吵的离婚了。aww说是啊,为了买包绝交了。

    最后她郑重的说:“行了,交给你了。要是办的不好,我不会说的。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带你烫个巨难看的头!!”

    Tag:
  • 今天看到MLC也推荐,我就去看了这篇炎樱写给胡兰成的信,本来我对这几个人的大作真是躲着不愿意多看的。看了之后真是叹为观止。大心的评价写的也不错,唯一有一点我觉得不太准确的是,人家陈冠希只是泡妞而已,没有卖国,拿来跟胡兰成相比较,我觉得有点儿不太公平。何况冠希同学在舆论压力下,还一次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悔过之情,不象胡兰成,在舆论关注之下,一次一次的表达着自己的得意之情--泡了那么多的女人,一个个还死心塌地的,怎么能不得意呢。

    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张爱玲遇人不淑,就像最开始的时候觉得苏青遇人不淑一样。后来,到现在就尤其不这样觉得了。我有个女性朋友,一次又一次,累计到现在大概有十几次半夜跑来跟我哭诉,与老公打了好,好了打,打了又好,好了又打。悲愤的时候哭着要我骂她,要我用最尖刻恶毒的语言骂到她醒,然后转天又幸福的要命的来告诉我,老公对她多么多么好。这样翻来覆去几次之后,我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只怕到最后落下骂名的反而是我这个旁观者。

    张爱玲后来是抽身了,可是没办法把心抽出来。昨天我还在想,大概有的时候,有的人,有的情况下,就是身不由己的?大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一边明明知道该怎么样,一边又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疯狂的念头?这是基因荷尔蒙啊还是文学青年天生的宿命?

    所以,张爱玲也好,苏青也好,这些生活在婚姻悲剧里的女朋友也好,其实只要一个词就可以形容:“自找”。她喜欢这样的对象,享受这样的,交杂着幸福和痛苦的生活,这种极端的把自己投入付出给另外一个人,然后毫不顾忌的伤害和被伤害的过程。这样的话,还能让别人说什么呢?

    ---

    被迫瞻仰了当事人的照片之后,发现古语果真说的好,丑人多作怪。

    Tag:
  • 2009-05-01

    神奇的博客大巴 - [寻常]

    不知道博客大巴的server又出什么问题了?我现在能登录到管理首页,却死活都打不开博客,博客大巴的首页也能打开,却打不开内容页。前年好像发生过一次,最神奇的是,管理人员在国内可以打开,说没事儿,我这边就死活打不开,来回几次我都差点儿赌咒发誓了,人家才信。这次不知道得多久才恢复。

    不过上次还很神奇的在于,当我终于能打开博客的时候,管理页又登录不了了...

    Tag:
  • 2009-04-25

    周五 - [周末]

    今天好像做了很多的事情。

    早上7点的时候就醒来了,翻来覆去又睡不着,大猫这几天过敏,睡的鼻息非常的重,我想了想是起床还是不起呢,最后决定还是赖下去。然后到8点多终于又睡着了,这下就半天醒不过来,勉强爬起来的时候都9点半了。当时还是迷迷糊糊的想着,万一阿肥在网上,岂不是要错过了?然后挣扎着起来,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又跟以前一样了?

    中午去跟JING和LEIGH吃Todai,好久没吃了,就觉得很好吃。今天发现他们新出了一种螃蟹肉的汤,比以前的酸辣汤好喝多了。我吃的又快又多,当他们去取第二盘的时候,我已经吃完第二盘,坐着消食了。JING说,吃了这么多,晚上她不打算吃饭了。我没说什么,我吃的可不少,基本都是带cheese的寿司,另外还有面条,但是我就知道晚上我肯定还会再吃的。果真,下午回到家我就又吃了一顿,半夜回来就又吃了一顿...后来是她们俩请客,真是不好意思。想到不久后就要离开这里,真有些舍不得,还好不用去加拿大,不然要回来一趟都困难万分。

    吃完饭我去逛了一下街,却发现嘴巴上火的地方还没有好。就是上次医生要我吃铁片,可是只要一吃,就会上火,嘴巴就会立刻肿起来,又红又破。我坚持吃了几个月,实在受不了,停了几天,可是脱皮的地方还没好。

    然后我去取了婚纱,这套婚纱只需要改长度和尾巴就好了,帮我改婚纱的是一个很老的中国老太太,应该来美国很多很多年了。因为婚纱后面的尾巴拖地,所以要把尾巴给捞起来,这样平时走动就不会拖地。她给我改的方式和上次我见过啧啧的婚纱不一样,啧啧的很简单方便,只要往上一钩就好了。可是我这个的后面,做了5个带子的搭扣,要一个一个的系起来,搞的很复杂。到时候现场手忙脚乱的的,不知道会怎样。

    那一大团婚纱堆在后座上,看起来很象一具巨大的被白布包裹着的尸体。我根本提不动,后来让大猫帮我拿上楼,他抱起来,横在肩膀上扛上去,完全一副扛尸的架势。

    我顺便也取了JING的dress,给啧啧的也定好了。这身dress的颜色不是我最早想的,但是我觉得款式很好,回来在阳光和灯光下看,颜色也很漂亮。

    最高兴的是,我来回来去一路上都没有堵车。去的时候正要堵上的时候我拐弯走了,回来一看95上堵了几十迈,走到local也是,对面堵的一塌糊涂。总之今天开车非常顺利,所以我的心情也很愉快。

    晚上大猫要加班,我吃了东西就去办公室陪绑。一个晚上就看完了妹尾河童的《窥看欧洲》,好书呀。大猫有个中国同事也没有走,坐在走廊里看NBA,直到我们都要走了还在乐滋滋的看,而且据说天天如此。唉,我忍不住心里想,以后还是对大猫好一点,不要把他逼到宁肯假装加班也不肯回家的地步。

    正12点的时候我们才出来,我都困死了,还饿,还冷。但是空气里面弥漫着一股花香,暗地里盛开着鲜红的郁金香。还是很美好的一天啊。

    Tag:
  • 2009-04-24

    还是韩寒 - [胡说]

    今天坚持了半天,还是看不完《一座城池》了,写的实在太烂,太多的废话,还有故作幽默的幽默。大概就是我现在年纪大了,不能理解80后的心理,那种把贫嘴当幽默的说话方式。这个跟《盗墓笔记》那样的还不同,这个纯粹是在咯吱人,就像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总有那么一俩个小品或者相声,会引用网络笑话,当大包袱抖落出来,然后自己还给乐的不行,觉得自己爆幽默那样。《一座城池》就有这种毛病。

    后来看到军版有人讨论他写的成龙,内容我也不想看了,倒是下面的回帖很逗。有个人说,“韩寒文章不错,不过老是对读者有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我立刻就觉得这个话说的很到位。这个书之所以引人厌恶,就是这样的一种优越感,好像余华上次来讲座一样,总是话里带话的想点醒你,让你看清这个世界的荒谬。而且因为读者和听众的智力有缺陷,所以他要居高临下的来告诉你。问题在于,就像我们成天上网的人已经看了一百遍那些老笑话看的都要吐了一样,这个书和那个讲座所试图表达的东西,基本就证明了这些作家就是新警察,而新警察的表现和搞笑之处,就在于他还会特别把这些破事儿当事儿大惊小怪的来震撼你。

    然后有个人回帖说,“大部分人的确智力不如他,他也很难保持谦虚啊”。

    然后又有个人回帖说:“是他的大部分崇拜者智力不如他,他也很难保持谦虚。”

    这句可实在太精辟了。

    ----

    又有个人说了这么一段:看法和媒体宣传的非常一致。另外一个国家里老百姓看法和媒体报导的观点常常相左。奇怪的是第一个被认为是思想多样的,而在第二个国家被认为是专制的,是没有不同的思想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Tag:
  • 2009-04-23

    年少无知 - [往事]

    那天和一个分离多年的朋友又联络上,他是我当年在台湾公司上班时的同事,我们那个时候关系很好,常常在加完班后一起坐班车回到东区,去吃5块钱一碗的拉面。我现在还记得那家店,一个拉面,一个辣子鸡丁,做的相当地道。我几乎天天去吃。我这个同事是台湾人,很会吹笛子,技术非常的高,我以前曾经专门写文章夸过...anyway,今天的重点不是笛子。

    其实那一年多的时间说起来有很多回忆,不过很多都不太记得了。有次我看黑发的博客,说到那时我们一起去打羽毛球,我到场之后,从包里掏出球鞋,然后提起鞋奔洗手间去了。他问我干吗,我说换鞋,然后他大吃一惊说换鞋还要去厕所换吗?我回答说,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人看呢?然后飘然入厕...老实说看到这段的时候我非常迷惘,因为我已经一丁点儿都不记得了,而且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是我能干的事情。黑发非常笃定的说,这是真的,就是因为太震撼了,所以他记忆尤其深刻。

    那天我和这位台湾同事网上重逢了之后,赶紧三言两语的互相update的现状,十分的唏嘘,说起来真是有一点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个时候怎么能想到现在的生活呢?

    然后说起来,他无意的提到一句,有天晚上,在东区吃麦当劳的时候,我对他说:“妳說我若能比較「有氣質」一點,應該可以認識更多「有深度」的朋友”。

    看到这段我十分的分特,惊的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我磕磕巴巴的问:“我...说过这样的话?这实在太找打了。”

    他回答说:“我覺得很正常啊,妳那時候剛離開校園。”

    唉,真是多谢他那么宽容,现在回想10年前,哇,10年了啊。我居然能心安理得的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俩巴掌。我知道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当年我心里觉得他和别人的相处太过谦让,看他跟手下的报关员装小狗,觉得很不象老板的样子...可是我怎么能说出这么一句自己还会觉得很理所当然的话来?如果谁这样对我说,我肯定永远都不会搭理这个人了。

    每每回头望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干过很多令自己都感到十分惊异的蠢事,然后意识到自己的不同。当然,也可能将来看现在的时候,我也会这样觉得吧?

    Tag:
  • 2009-04-22

    装13的王子 - [读书]

    这个书是这样的,开张就有一篇序言,是这样说的:

    “这部快速而缓慢的,幽默着,忧伤的小说,纯粹的是不需言多余的序言的。”

    字写的不错哈。

    这是《一座城池》的序。封面写着:“韩寒迄今最满意的里程碑式作品”。而上面那句惊世骇俗的序言,就是韩寒自己写的。

    这里面其实有些用词很值得人推敲一下,例如“快速而缓慢的”,“里程碑式的”,还有“不需言多余的”。

    我只能说,几年前的《三重门》就是那样,现在《一座城池》还是那样,倒是很符合他一贯的形象作风,又很装13,又很王子,还是比郭敬明强很多很多的。

    这本书的英文名叫“The ideal city”,如果ideal city就意味着闭着眼扯淡的话,韩寒的确是这个city中最纯净的王子。这本书太骗钱了。

    ----

    考虑到这本书是aww千里迢迢给我寄来的,我忍了好久,也没好意思破口大骂,憋了半天才跑去告诉她:“韩寒可太烂了。”没想到她居然哈哈大笑,跟我说,其实这个书是别人看完了,说太垃圾了,丢给她的。而且这个朋友的爹也看了,也说太垃圾了!不过还好是本盗版的书,也没亏多少。

    我听了很吃惊,因为这个书印刷的不怎么样,看起来很象盗版,可是封底上还写了“防伪说明”和“鉴定方法”,所以我还以为是正版的呢。

    aww很平静的说:“这属于考试把名字也给抄上了的。”

    Tag:
  • 2009-04-18

    来来,小新 - [胡说]

    给你看个我今天看到的毛笑话,让你体会一下咱的水平。

    话说今天看到有个人发帖子说现在的广告都很毛,例如有一个说,自从深发展银行推出那条知性的广告语“只想与你深发展”后,银行业内人士又自编出了更知性的姊妹篇:“光大是不行的”。

    后面有人回帖说:后面难道没跟一句"发展是硬道理"?

    然后小红狼才恍然大悟说:被你们带的,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两手一起抓,两手都要硬”也很毛!

    最后罗德尼结案陈词来了一句:深挖洞,广积粮。

    当然,少谁也不能少了核心,有后来人士补上了名诗:

    《登黄山偶感》

    黄山乃天下奇山,余心向往久之,终未能如愿。辛巳四月廿五,始得成行。先登后山,再攀前峰,一览妙绝风光。见杜鹃红艳,溪水清澈,奇松异石,和风丽日,山峦起伏,峭壁峥嵘,云变雾幻,豁然开朗,此黄山之大观也。江山如画,令人心旷神怡,更感祖国河山之秀美,特书七绝登黄山偶感一首以记之。

    遥望天都倚客松,
    莲花始信两飞峰。
    且持梦笔书奇景,
    日破云涛万里红。

    怎么样?

    Tag:
  • 2009-04-15

    被锁的博客 - [寻常]

    昨天收到博客大巴的一个短消息,告诉我说,“由于共所周知的原因”,我的一篇题为“流水”的博客被锁了。然后附加了一个关于发布博客协定的链接,我去看了,那个链接包括的内容可真多,我也不知道自己触犯了哪一条。

    很郁闷的是,我已经根本不记得自己写了些什么,甚至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写的,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到底是犯了哪条忌讳。于是我写信问管理员,这个博客我自己还能看到吗?他回信说可以,就是前面有个小锁头的那篇。结果我回去翻我的日志,翻出去几十页都没有看到小锁头。难道是去年写的博客吗?这可太挑战我的记性了。

    总之,这个故事告诉我,赶紧备份吧。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