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1

    Heroes - [电视]

    上礼拜染头发的时候闲极无聊,又找出Heroes第三季来看。这个Heroes啊,果真跟MIT一样,就是能无限的烂下去,你以为它已经不可能更差了,可是它总是能发挥出更大的能量变得更差,那效果每次都让人耳目一新令人惊奇。

    今天我看到一集剧透,总结的真好:

    1.日食完了大家能力都回来了。这次日食没有造成任何本质改变
    2.Nathan跟定老爸了,太恶心了
    3.Peter依旧无能力。
    4.海地人的超能力不仅仅是压制别人的超能力,而是可以像大P一样可以置人于死地
    5.Clair全身免疫系统衰竭,死于心衰。不过日食过后又回来了。
    6.Clair老爸杀死了Sylar(割喉)。不过没想到日食过后Sylar因为学会了Clair的复原能力也复活了
    7.Sylar和电女嘿咻了。不过最后时刻把电女的脑壳割开了,死没死未知。又变坏了,又被恶心到了。
    8.Isaac的漫画最后一本在第一季不是送给一个邮差了吗?这本漫画描述未来的命运。
    9.日本脑残,依旧脑残。最后挟持Clair回到过去
    10.警察和速度女依旧blah blah blah
    11.印度脑残去找了墨西哥女,结果发现自己日食后再度变异,没见面就羞愧而逃
    12.Clair生母的弟弟(火男)被印度阿三打成植物人

    有人说这个就跟《七龙珠》后来一样,我觉得还真象,真是太扯了,那些编剧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啊!我居然还在看,也真是吃多了。

    Tag:
  • 2009-04-10

    提问.回答 - [胡说]

    1,谷一今天跑到版上问,“小指和无名指的作用到底有多大?人能不能适应只有三个手指的生活?”

    罗德尼告诉她说,你可以把能量都积聚到另外三个手指上试试看。谷一回答说,试过了,刻意集中三指的后果就是:兰花指~

    后来有个兄弟出来解释说,没有小指的话,其他几个指头用来挖鼻孔就太大了。

    谷一还是孜孜不倦接着问,那小指也比鼻孔大的人,怎么挖?

    这位兄弟微笑着回答说:小指的大小都是按照鼻孔的直径长的。自然界是很奇妙的。

     

    2,昨天我找到小新mm,问她一个问题。

    我家的鹦鹉最近有很奇怪的举动,猫头3总是没事就跑到笼子底啄啊啄的,而我一走近,它就又跳回到棍子上。昨天我发现鹰也会跟它一起在笼子底啄啊啄的。本来我想会不会是它们生病了,才会到笼子底呆着,可是看着又不象,它们俩精神都还不错啊。那为什么要到笼子底去啄啄呢?

    小新mm想了想,反问我:“你是在问我问题,还是在考我?”

    我很分特,回答她说:“当然是问你问题啊。”

    小新mm慎重的想了想说,她也不知道,因为一般情况下,她的鹦鹉只有饭碗空了的时候,才会跳到笼子底去找以前剩下的小米吃。

    我说,可是我家的这个笼子底,除了鹦鹉大便没有其他的东西呀。

    过了半晌,小新忽然无比兴奋的跳了上来,兴高采烈的说:“啊,我知道了!”

    我一看,很激动,赶紧抓着问:“啊,为什么?”

    小新高兴的说:“大概是他们想尝尝大便的滋味吧?”

    我¥%……&×#@!:“分特,那也尝了好久了。”

    小新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郑重的回答我说:“结果发现很好吃,就每天吃咯...”

     

    3,在看到一楼那位兄弟的回答后,有另外一个同学跳出来解答说:

    我认为,不是因为"小指的大小都是按照鼻孔的直径长的"
    而是,由于用小指挖多了,鼻孔的直径就是小指的大小了
    不信,你用拇指挖个几年,鼻孔的直径相应的成拇指的大小了

     

    看到这里,我禁不住长叹,我的周围生活着的都是怎样有才的同学们啊。

    Tag:
  • 2009-04-09

    回宫 - [猫瓜]

    上个星期买了一个相机包,我一高兴就扯下标签,拆了带子,先用上了。结果星期六背了一天,却发现有些小,用起来并不是很方便,决定还是退了,去换一个好一些牌子的。

    今天收到了新包,倒是正好,我也喜欢,就是如果将来再买镜头的话肯定又小了。anyway,我找出盒子准备把之前买的那个包装好退回去。大猫过来帮我,他三俩下就把标签给穿了回去,跟新的一样,我还在吭哧吭哧的包带子。

    这个带子很讨厌,原来外面套了一个纸环,不知道怎么拆下来的,原来好像是折了三层,现在怎么都塞不回去,稍微一用力就怕撑破了。

    我塞了半天也搞不定,就随便折了两层包了一下,大猫看了很不满意,拿过去摆弄起来,跟我说:“行了,你别管了。” 我一听顿时很高兴,转身就要走,结果才走了俩步就被叫住,回头一看,哥们已经把带子折了四层,好整以暇的包成原样了。

    哇,真是心灵手巧的人啊。大猫把带子捧在手心里,欣赏了一会儿,然后平静的说:“I am the king of return。”

    Tag:
  • 2009-04-08

    Departed - [电影]

    今天FX放Departed,跟着看了俩眼,真是看不下去。虽然名角那么多,演的也不差,可是却全然没有《无间道》的精彩之处,且不要说非搞出个三角恋爱,让女医生一边做甲的未婚妻,另一边跟乙嘿咻,就连傻强对应的那个人,还真的找了个傻大个来演。真是...不知道有啥好看的。

    Tag:
  • 2009-03-29

    周末 - [浮生]

    这个周末过的真是糜烂,昨天懒得做饭,跑去吃越南面,然后逛TJMAXX,买了一堆的东西,其中有一双心爱的鞋,让我爱不释手,然后我们又买了一袋咖啡豆,事实证明,这次买的咖啡豆更好喝。逛完街回家开始给家长们打电话。现在每周的电话简直是进入新的层次。然后看电视看到4点,而且是之前看过的Unfaithful,居然又看了一遍,这次我情不自禁的感叹,那个死掉的男主角呀,还真是得这个人来演,不然找个玉树临风的帅哥,就破坏了整个剧的平衡,看到帅哥死的时候肯定会无限愤怒唏嘘,就失去教育意义了。

    今天晚上吃涮,一边吃一边看That 70's show,从第一季开始看,简直爽死了。真是太好看了,太好看了。然后下单买了我的第一个单反相机,真是激动人心啊。

    今天有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加我MSN,说是我的“同学的同学的朋友”介绍的。她倒是知道我是谁,然后介绍自己和来由的时候,满嘴谎话。我现在很少遇到这样的人和这样的情况了,就是能这么不着调,撒谎撒的这么离谱,这么投入,这么煞有介事。开始的时候我还干脆一点,说我知道你是谁,找我干什么,她反而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觉得我在怀疑她。后来我想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犯不着那么激动。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搭着话。到最后她还在瞎扯,还在装,让我真挺哭笑不得。

    这个故事告诉我,要了解一个人真是不容易,你以为你认识这个人了解这个人,但其实他也许根本不是那样,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人都会变化。只是乍一意识到,还是觉得很惊讶,lower than the lowest。虽然这一切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第二,一个人真的是可以欺骗自己欺骗到深信的地步,前几天我还不太理解二少他们,今天看到个活例子,终于信服了。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怎么做都可以,不过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撒谎基本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这个女的还无比凄婉的问我,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说我没有经历过痛的说不出话来的悲伤,well,我真的很厚道,劝她抑郁症了去看医生,问我没有用。

    不知道是因为跟国内生活脱轨太久,还是我现在真的在婚后变成了大妈,我的思路跟他们这些人真的完全不一样,包括阿卡,她们的思路和做法都让我感到很奇怪,难以理解。我想我是有这个资格说,我经历过许多深重难熬的痛苦,所以才知道活着的可贵,才知道要尽量诚实坦然的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情,才知道要好好的珍惜手头的东西,平静的接受意外和变故,诚实的,诚实的面对自己。我不是总能做到这样,但是我知道应该这样。

    阿肥说,我应该对这个女的说:“姐姐,回去拿shi糊糊你的脑子,估计比你现在的脑子还能管用点”。实事求是的说,我觉得这句话拿来告知这几个人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Tag:
  • 2009-03-26

    The chosen one - [猫瓜]

    最近瓜不知道怎么了,sweet的不得了。每天早上醒来,必定会看到它窝在我的臂弯里,上半身死死的压在我身上。有时半夜醒来,也发现它蜷在脚边,把我挤到一边。

    以前瓜是性格很独的猫,不是很喜欢跟我亲热。或者说,只有它可以主动跟我亲热,却不能我找它亲热。每次看它睡的香香甜甜的,如果我厚着脸皮凑上去亲一下,或者哪怕只是靠近一点看看它的小粉鼻子,它都会轻蔑的抬起眼皮,看我一眼,然后不耐烦的爬起来,要么是走到一边换个姿势把屁股冲着我躺下继续睡,要么是干脆气呼呼的走开,到外屋去睡了。有时恼将起来,会不分好歹抱着我的胳膊一顿啃,后腿还要使劲儿踹我几下。

    现在不同了,它每天上午在吃完早饭后,会来叫我,蹲在我脚边要我抱,如果不抱的话,就会站起来,用手拔拉我。晚上有时我陪太子读书,搬到大猫的房间去看书上网,这时不管瓜怎么在猫树上睡的死沉死沉的,没俩分钟就会看到它的小脑袋出现在门口,睡眼惺忪的看着我们。只要我再轻轻拍一下脚踏,它就会直通通的走过来,跳到脚踏上,然后蜷成一团,挨着我的脚立刻就又睡着了。

    接着我发现它变得越来越黏人,如果我在厨房做饭,它肯定会拖着睡腿爬到沙发上陪我,如果吃完饭我们在沙发上坐着消食,它也会跳到沙发的另一头,舔干净自己然后睡觉。如果我在厅里锻炼或者唱歌,它就母鸡蹲的趴在小垫子上。如果我在里屋看书看电视,它就把自己埋在被子上睡觉,看起来舒服的不得了。

    我常常被它那么毛茸茸的一团给撩拨的忍不住要去蹂躏它。事实上,大猫是最受不了这样的诱惑的人。每次他一回头看到瓜躺在脚踏上,就要啧啧惊叹说:“哇靠,好大一团肉啊。” 然后就总是忍不住要揪一下瓜的尾巴,或者点一下它的耳朵。再要进一步的时候,一般就被我制止了,我严肃的告诉他:“你怎么能这样呢?它又不是你的玩物。”

    但是只有我和瓜俩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从来抵抗不了它那毛茸茸的诱惑,以前每次我扑上去它会掉头就走,现在不同啦,现在不管我怎么饿虎扑食的扑上去对它上下其手,跟它蹭脸也好,捏耳朵揉肚子也好,揪下巴或者挠胸部也好,它都安之若素,好几次被我弄啊弄的居然又睡着了,沉沉的下巴搭在我的手里,一下一下呼出软软的湿乎乎的热气。唉,这样的猫,真是让人心也化了呀。

    我对大猫说:“说实在的,瓜这么sweet,如果非要我在你和它之间choose一个,我还真不知道该choose谁呢。”

    大猫愣了一下,反问我说:“你是说,在我和它之间你一定要处死一个,不知道该处死谁是吗?”

    Tag:
  • 2009-03-25

    我们也有爱 - [胡说]

    昨天阿肥跟我说,其实我们也可以合伙写一个les的博客,可以写的很情深意重的。比如我们俩虽然都嫁人了,可那是屈服于社会压力,而我们的老公都傻了吧唧的,正好证明我和她心心相印。阿肥说:“而且咱俩感情又那么好”, “心给了你,身体给了他”。

    今天跟aww说起,aww直说这个主意好。我说不行啊,我们俩家里蹲妇女,写出来忒不吸引人了,没有YY的余地。aww很干脆的说,嗨,这还不好办?可以得绝症啊,只能去打工,卖血,卖身什么的,一样很狗血啊。

    后来我问大猫这个主意怎么样,他很不爽的说:“不好,那样我就成ROSS了。”

    ----

    后来,我又问大猫:“如果我真的喜欢上个女的怎么办?”

    大猫鼓起嘴作出绝望凄凉状说:“那你以后每天就只能看见我这样的脸了。”

    几分钟后,他又说:“不行,这样你只会更觉得那个女的好,我只能千方百计的对你更好,来打败那个女的。” 然后他得意洋洋的冲我一扬下巴,问我:“怎么样,这个attitude满意吧?”

    我回头转述给阿肥,阿肥极其不屑的回答说:“如果他的对手是我,那他没戏。”

    只能是我大方的把你让给他,那样你又会哀怨我不够爱你,从而更加爱我,哈哈。”

    大猫还在傻乎乎的自鸣得意,觉得自己的甜言蜜语起了作用,把我逗的乐不可支呢。

     

    Tag:
  • 2009-03-23

    不正常 - [寻常]

    我最近一段时间不太正常,尤其是周末,平时一个人在家都不觉得有什么,到了周末却总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心里焦躁,怎么着都不得劲儿。

    不得劲儿就很容易上火,我一上火就很容易话多,嘴里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一般这种情况大猫都会直接忽略我,有天我很没有好气的又在说他,一路说下来,最后两句是:“你今天特别累是不是?你头发太长了。” 当时他正在换衣服,就听见最后俩句,非常没头脑的回了一句:“那你比我累,你头发长那么多。”

    昨天晚上半夜起来上厕所,回到床上的时候还困的睁不开眼睛,可是脑袋一挨着枕头,就情不自禁的开始想,我的鞋子是3寸半的跟,这么高的跟儿,回头走花园能行吗?我能买到这么高跟儿的好看的婚鞋吗?可是如果买3寸的鞋子,那婚纱会不会太长了?那我是不是应该给店子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一声?那我岂不是还得再跑一趟?etc,就这些念头,折磨得我几个小时都没睡着,只好坐起来折腾猫,结果大的小的都不搭理我,睡的比什么都香。

    今天白天就很痛苦,怎么呆着都不得劲儿,干什么都觉得没精神,困的难受,可是又不甘心睡觉。只好抓着被子躺床上看电视。可是电视里面也尽演不靠谱的故事,直到有个台放《教父2》,里面有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路人丙在吃spaghetti,拿叉子一下一下的挑起面条甩在盘子里,看着特别香的样子。于是我申请说,我们能不能去吃spaghetti呢?

    如今经济不好,我们这个月好像都没有出去吃过饭,上次生病之后我好像元气大伤,一直也提不起做饭的劲头,所以大猫也怦然心动,决定去吃Olive Garden。我在这里从来只点spaghetti,今天我要求除了肉末酱之外还要加三个肉丸子。

    大猫直接点了一杯白葡萄酒,然后告诉我说,味道不错,你试试。我喝了一口,果真不错,然后又喝了一口。我忽然想起来今天在网上看到阿肥给一个人的回帖特别可乐。我就一挥手里的叉子,抒情的说:“哎,我真是太喜欢阿肥了。”

    大猫吃惊的看着我,眨巴了几下眼睛,说:“啊,你这就喝多了?”

    Tag:
  • 2009-03-23

    战区平衡 - [猫瓜]

    星期天一起来我就在跟大猫打架,忘记谁先挑衅的对方,总之一直在打。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下,他回到书桌前喘气,我在旁边的藤椅上坐下,看到书桌下面的字纸篓里面一大团大团的面巾纸,于是我批评他:“你不是环保吗?怎么用那么多面巾纸擦鼻涕?” 大猫转身从后面的小柜子上提起一条手绢,郑重的举到我面前,表情凝重的开始翻扯这条手绢,然后手绢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给我恶心的。

    我赶紧跑到外面书架上掏出一本书,这是我平时写程序常用的一本工具书,书面上印了一只大昆虫是大猫最厌恶的东西。然后我带着书走过去,象神父对着吸血鬼亮出十字架一样,把书正面的亮给他看,当时真象有佛光闪过一样,哥们惨叫一声,扭过去头去,闭着眼睛在桌上摸索他那条脏手绢。

    最后的和平条约是,我把书藏起来,他去把手绢洗了。大星期天的阳光灿烂,休战一天。

    Tag:
  • 2009-03-17

    你的样子 - [浮生]

    昨天唱完歌在MSN上遇到丁丁,忍不住拉着他唏嘘了一下。想起大学的时候有次系庆,排练完的时候,教学楼已经拉闸熄灯,我们要从八楼上摸黑走下来,七八个人谁也不敢出声拉着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下走,偶尔提醒一下小心不要跌跤。走到4楼的时候,丁丁忽然开始唱歌,aww见识过丁丁的歌艺,那是得过校园歌手第二名的人物,一把极为清亮干净的嗓子,忽然就在黑暗里面亮出来,唱的是《你的样子》。事后我找他借了林志炫的那盘磁带,所以我一直喜欢林志炫的版本,而不是罗大佑的版本。

    然后聊到那年去野三坡,也是站在石桥上唱歌,唱了一首又一首。那个时候土,没有别的娱乐,也许换了现在,谈的话题就会是美剧或者动漫,我们那个时候说来说去的都是喜欢谁的歌。我那个时候露大额头,扎马尾辫,穿宽大的不合身的衬衫,想象中的未来是可以由自己一手决定的,如果即使不可以,也要尽力放手一搏。这种心情,大概也是那年黑发摇摇晃晃离开广州时所感受到的吧?

    关于人生的职业,我曾经有过许多的想象,从大学开始到现在也做过各种不同的尝试,最后做了完全不搭界的IT,而且一做就是8年。现在想起那些年轻的时候,最大的感触不是当初的年少轻狂,而是看到现在的自己对迎合世界如此的理所当然。那个时候不知道其实自己的选择很有限,以为人生有着无数的可能性,当然这样说也没错,可是其实每个可能性走下去,最后都是差不多。

    我安慰着别人会说现实就是如此,别人安慰着我也会说就是这样。昨天聊天的时候忍不住感慨,这日子回想起来真是恍若隔世啊。那个时候想的是如何张开臂膀拥抱世界,而现在想的是如何调整姿态嵌入世界。一切好像一个会变形的俄罗斯方块,如果不摩挲够棱角,就永远上不了轨道。如果不上轨道也许也不会怎么样吧?但是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轨道而做,如果一辈子都在轨道外张望徘徊,就会永远忍不住猜想另一种可能性。

    那个时候想的是,怎么找到适合自己的路,现在想的是,怎么去迎合可能走上的路。可能长大了就是这样,知道许多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认命的告诉自己,key point是调整心态,学会接受。忙忙碌碌的走下去。

    昨天丁丁跟我说,之所以忽然开口唱歌,其实是因为怕鬼,“那个时候真是够天真,以为唱歌就会把它们吓跑,没想过也许反而会招来什么”。

    我忍不住乐了。

     

    我听到传来的谁的声音
    象那梦里呜咽中的小河
    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
    遮住告别时哀伤的眼神
    不明白的是你为何情愿
    让风尘刻划你的样子
    就象早已忘情的世界
    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
    那悲歌总会在梦中惊醒
    诉说一点哀伤过的往事
    那看似满不在乎转过身的
    是风干泪眼后萧瑟的影子
    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
    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
    是否来迟了明白的渊源
    早谢了你的笑容我的心情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