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5

    流水 - [寻常]

    最近几天打扫了洗手间和厨房,因为看风水书上说,这是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好像其实没有哪里是不重要的,只是这俩算是自己可以改变的),今天听Mindy说客厅里不可以有空的花瓶,赶紧跑去把空花瓶给收起来,还剩下一个空的花罐,就是万圣节的时候大猫送的那个,本来可以拿来做个聚宝盆,想了想,塞了一包红枣进去,至少不要空着吧?

    然后下午收拾了一下书桌,没有梳妆台(难怪这些年一直桃花不太强烈),只好盯着书桌,结果悲惨的发现丢了一只心爱的耳环,也许应该说“又”丢了一只,迄今为止我好像已经丢了不少只心爱的耳环了。但是心里还暗存侥幸希望它什么时候能自己跳出来。

    瓜昨天晚上极其兴奋,上窜下跳,早上起来一看,厅里的地毯都被它抓乱了,东西撒了一地。它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在跑进跑出,还有从猫树上跳到书架顶上,早上的时候,张开眼它就在书架顶上,居高临下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大概是太忙了没有时间睡觉,今天下午它就撑不住了,把自己蜷成个小螺蛳的样子,尾巴弯起来挡住眼睛,呼呼大睡,怎么折腾它都不醒。

    可是我明明没有怎么睡,怎么脖子疼呢?

    -----

    又在看CSI NY,真奇异,这个系列也看了不少了,可是迄今为止里面还有谁是我特别讨厌的,基本上每个人都还可以,不令人讨厌。不象迈阿密和LV系列,总有那么几个装模做样的人若人讨厌。

    Tag:
  • 2009-02-02

    小记 - [时势]

    今天费德勒输了,搞得大家心情实在很差。我打开电视才听了一句,说纳达尔第一次获得了澳网冠军,大猫眼睛还没睁开,就脱口骂了一句:“C”。客观的说,大猫对这几个打网球的同学的态度还是比较客观的,即使是joker,他也没有我那么厌恶,当然,他对Murray也不讨厌,就是实事求是的觉得Murray打的太黏糊,joker身体上有缺陷,但是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差。对纳达尔就一句评价:“牲口”。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意看这俩人比赛的原因,就像有人说,看纳达尔和费德勒的比赛,就像在看一个机器人和网球大师在比赛一样。除了力气大还有什么?恩,还有UE少,然后呢?就是大力抽底线啊抽底线,漂亮的角度和穿越很少能出现。有什么看头?

    网上也很逗,本来一边倒费迷在嚷嚷预祝奶牛夺冠,平了桑普拉斯的记录。结果纳达尔一赢,平时相对比较安静的纳达尔粉丝都跳出来,说费迷不理智,否认纳达尔打出的好球。大猫听到我的这段转述,淡淡的说:“否认有什么用?他不还是赢了吗?”想了想又说:“赢了又怎么样,打的不好看。” 还有个纳达尔的粉丝说,费德勒哭什么呀?哭的好假。唉,我都恨不得哭了,还不许当事人哭吗?当然,如果纳达尔输了的话他也可以哭。

    也许费德勒真的该调整心态,接受纳达尔在技术上就是克他,体力上就是年轻力壮的事实。也可能他应该找个教练了。真希望能看到他多打几年,别老被纳达尔这样的球手压着打。

    Tag:
  • 2009-01-30

    愉快而饱满 - [寻常]

    早上开车上班的时候在想,心里还是有点儿茫然和不舍的。有的时候在做心理准备的时候,看终点还很遥远,然后一天一天,一点一点,不知不觉的就走到这一天了。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大学毕业的时候,每次离开家的时候,每次告别的时候,上一次毕业的时候,搬家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刻来的轻松自如却不可阻挡。

    前俩天下的雪,今天开始哗啦啦的化掉,本来早上想穿裙子,却被大猫谎报军情拦住了。不过天气是真好,阳光灿烂。但是,我再次意识到,不管我表面上脸皮多么厚实,内心还是会感到非常羞涩,同样,不管我内心多么感到羞涩,还是可以用表面上的厚脸皮坦然掩饰...

    所以我就在想,well,就想起以前曾经听到用过的一个词,说要用“愉快而饱满的心情”来迎接新的生活。于是感觉就轻快起来了。下午去做了眉毛,回到家慢慢的做饭,吃完饭玩了一会儿然后锻炼。最近在看一本关于小户型风水的书,所以决定明天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厕所。

    用打扫厕所这样的事来展开新的一页,怎么能说不是愉快而饱满的呢?

    Tag:
  • 2009-01-26

    3:2 - [时势]

    Federer finds form to rally past Berdych

    很少见费天王这么感情外露做强势状吧。昨天他在与Tomas Berdych对阵的时候,开局就输了2盘,不对,开盘他的第一个发球局就被破了,然后丢了第一个set,接着就丢了第二个set。昨天的解说简直讨厌的要命,不断的说,费德勒现在开始doubt himself, 开始动摇了,看,他刚才那个球出界,就是他开始不信任自己的判断,开始手软了...就连一直做斯文状看球的大猫也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什么傻B解说啊,他以为他是费德勒肚子里的蛔虫吗?

    开始两局费德勒失误很多,虽然他打出了不少质量相当高的Ace球,哇,很帅的,但是2发失误也不少,第一个发球局就来了一个2发失误。之后多次回球不过网,出界的情况也常有。我们发现他现在反手回球有点问题,不象过去那么有力,而且方向把握也没有那么准确。所以Berdych每次发球都专门打他的反手。

    但是客观的说,费德勒在不失误的时候,打的还真是漂亮啊。看球多了之后,我也逐渐看出门道,受不了那种俩人守在底线互相大力对抽的打法,一点儿美感都没有。费天王到底是天王,上网和抽对角,只要不失误,就绝对好看精彩,看的让人热血沸腾。

    可惜的是,我们必须早睡觉,而且我的心理素质不够过硬。大猫一直安慰我,说费德勒是谁?他的球场调整是最厉害的,只要他找到自己的节奏,立刻就会翻盘的,Berdych根本不行。在第二个set最后抢7的时候,Berdych有个球出界了,当时费德勒打的非常流畅顺手,结果Berdych非要challenge那个球,最后证明还是他出界了。大猫气的要命,大骂Berdych不要脸,他气的手指头都哆嗦了,指着电视抖抖的说:“不要脸,小人,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要打乱对手的节奏!”

    2比0的时候我受不了了,宣布我要去睡觉了。大猫充满了信心的说,他要坚定的支持费德勒到底,让我放心,第二天起来肯定就有surprise。过了一会儿他也困的不行了,最后坚持到费德勒破了Berdych第一个发球局,还是睡下了。

    今天早上,这位同学起来第一件事不是直奔厕所,而是直奔电脑,回来后得意洋洋的问我:“你猜怎么着?费德勒是赢了还是输了?” 我小心的问:“输了?” 他立刻跳跃着大叫:“赢了,赢了。” 我也高兴极了,用力挥舞拳头说,“太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 哥们得意的捶打着自己的胸部点头说:“是啊,我是太了不起了,我就知道他会赢的。”

    Go go roger。

    Tag:
  • 2009-01-23

    你们女人啊 - [猫瓜]

    这个星期,有一件重大的事情在全美发生,引起了极大反响,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饭桌上,或者是电话中,短信里,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正在被口耳相传:“快去mall里领免费的化妆品。”

    本来我星期二就看到了这个消息,以为是有人开玩笑没在意,晚上蘑菇又提了一遍,我跟大猫汇报了一下,他反应很冷淡,我跟阿肥也说了说,以阿肥的性格当然反应更冷淡,于是我自我安慰的想,也许就算不是玩笑,派发的那些东西也不会太好吧...就算挺好的,也许也快过期了吧...

    昨天下班回家后,大猫告诉我他4点才吃过午饭,所以打算晚点回来,加上他昨天因为打电话的问题表现很不好,我笑眯眯的告诉他,你可以晚点回来没有关系,自己在路上找东西吃吧(当然这只是威胁而已)。然后我就开始自己玩,玩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原来是JING打来的,她激动的告诉我,快去快去,多好的deal呀。终于,JING的电话成了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多久不堪被隐隐威胁折磨的大猫自己主动回来了,一开门我就跳起来告诉他:“JING刚给我电话,说去领了东西。” 对没有遭到冷眼而无限惊讶的大猫立刻说:“换衣服,走。” 然后我关掉炉子上正在蒸的包子牛肉和在煮鸡汤和鸡蛋(4个火眼呢),激动万分的出发了。一路上我还不断的在担心,如果没有了呢?抢不到怎么办?大猫很笃定的说,那就接着去XXX哪儿的MALL,或者还可以去YYY哪儿的MALL,我否认了他这个提议,如果为了这点儿东西要跑那么远,我宁愿恨他。

    我们带着激动忐忑的心情从lord & taylor进去,发现他们家根本没有,好在这个mall有俩梅西,虽然俩都在排队,我们还是高兴的排上了队。这是活动的第二天,各大品牌就只剩下雅诗兰黛的ANR和倩碧的水磁场了。我们排了俩队,领了三个小瓶的ANR和一个水磁场,非常高兴的回家了。这种高兴劲儿,不是占了点儿便宜那样简单的...

    到家后,大猫把敛的财郑重的交到我手里,说,“快去向阿肥汇报吧,让她老公也去抢。” 我说她老公不愿意去的,大猫说,“让她换个策略,告诉她老公,去,给你自己抢点儿不要钱的化妆品回来,他肯定就扛回一箱子来了。” 我告诉阿肥的时候,阿肥呃首沉吟:“恩,有道理。”

    从进门开始,大猫就说:“现在我可以做大爷了。” “现在我要做大爷”,“我要做大爷,我现在是大爷”。我说你要怎么做呢?他想了想,然后说:“恩,我要吃包子,而且我要吃两个包子!”

    我把拿回来的盒子一个个拆开看,其乐无穷,大爷站在一边,满脸的不理解,叹息着说:“你们女人啊,真奇怪。” 我说:“有什么奇怪的呢?” 他摇着头说:“就这么个破玩意,你们就那么激动,那么高兴。至于吗?” 我说:“当然呀。” 他说,如果是男人,要男人在吃的和这个东西里面选,抛开价格因素,一定会选吃的。“比如苹果和ANR,我就肯定要苹果。” 我说,那如果是世界杯门票和苹果呢?他愣了一下,不服气的说,“那没可比性,你这个苹果和ANR都是tangible的,门票不是tangible的,这没法比。”

    然后他看到我迷茫的样子,又轻蔑的补充了一句:“你知道tangible是什么意思吗?” @#$%^&*!

    最后在大爷吃包子的时候,我想起来了,质问他:“你以前是不是就拿tangible笑话过我一次?” 他满嘴流着包子油的回答说:“是啊,你都记得这个,却不记得tangible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哈”

    Tag:
  • 2009-01-23

    - [夜梦]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在大阶梯教室里上课,老师在第一排低头闷讲,后面的学生有的在听课,有的在聊天,有的干脆在睡觉。我梦见我裹了一条锦缎大棉被横着躺在椅子上睡觉。

    之所以梦到锦缎棉被,应该是晚上看到有人贴了一张这样的图片造成的,据说这个牌子很贵,有人买了个手袋,折上加折还要340英镑。我跟阿肥说,其实回家拆两床棉被面就有了...大概是mean了一点,就梦见了。

    然后我接着梦见回到家里,之后发生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唯一记得的,就是我的俩个同屋(居然是男的),到楼下取车,遇到一个小矮个很猥琐的男的,然后这个很猥琐的男的站到我们楼下的一棵树下,开始指着我的窗户用我听不懂的语言骂我,叽叽咕咕叽叽咕咕了好久。我一般胆子很小,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心跳很快,然后吓醒过来,结果昨天在梦里耐心的听了半天,扭头看了看背后的灯光够亮,然后站在窗口对着这人,竖起了中指,还怕他看不清楚,特意竖了好几次。然后我就拉上窗帘玩我自己的了。

    Tag:
  • 2009-01-20

    矛盾 - [胡说]

    上次从卓越买了一批书,买的时候兴高采烈,想着要对得起100多的邮费,所以要好好买,喜欢什么买什么。然后买的时候又觉得,很多书都没啥格调,看过一次我就不会再看第二次了,所以要买那种经看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有品味的...

    现在书买回来了,花花绿绿的很好看,大多是关于摄影的,还有俩本艺术方面的,加上一本风水和一本《设计中的设计》,我惊恐的发现,这么多书里,居然没有一本,是可以在上厕所的时候看的。

    这么一大包书啊,买回来就觉得,唉,格调太高了,真不适合我。

    Tag:
  • 2009-01-19

    包子 - [寻常]

    那天看小新MM说做梦,说有个朋友在梦里吃肉包子,醒来立刻就去买包子了。本来当时看的时候没怎么觉得,直到有天晚上睡觉前,不知道怎么的忽然那么想吃包子,我就抱着被子开始自己低沉的哼哼:“我好想吃包子啊。” 大猫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其实当时我刚吃过了夜宵,而且我从来没有嚷嚷过爱吃包子。

    于是我气愤的给他回忆我来美国后吃过的好吃的包子,康师傅以前有种白菜猪肉包很好吃,个头大,肉馅也不小,热了之后还流油,很好吃,唯一的问题是,买康师傅肉包子的中国店良心不好,常常卖过期的包子,有时没注意买回来了,凑合着我一闭眼也吃了,可是有时那个过期的实在太离谱,最后只好忍痛放弃了这个爱好。

    后来在韩国店发现了一种上海菜肉包,一盒4个,皮很松软,肉馅也很香,我有时懒得做晚饭,回家就蒸两个,就个菜汤吃,特别香。我还推荐给大猫,他嫌贵,说2块多一盒,不够他吃一次的。但是后来韩国店也不卖这种包子了,我就好久都没得包子吃。

    前俩天去中国店买菜,大猫忽然想起来:“你不是想吃包子吗?” 于是我们跑到冷冻柜去翻,大多数都是小汤包或者叉烧包,我声明我不吃叉烧包,就要吃猪肉包,找来找去也没有。只好又跑到另外一边买面食的地方,倒是发现了一个“梅菜扣肉包”,听着很神奇的样子。但是很快我们发现了一盒8个的小笼包,虽然叫做小笼包,但是个头很大,差不多有我拳头那么大,3块多钱。大猫找了半天他们的保质期,人家学聪明了,干脆没有。不过我们还是抱着试验的心态买了回来。

    昨天和今天我的早餐都是这个小笼肉包,用锅蒸热了,就鸡汤吃,第一口没咬着馅儿,后来就有经验了,嘴要长大点儿,馅儿里的油就顺着手指往下流了。真好吃呀。不愿意自己做包子的同学真可以试试。

    大猫要求游泳回来也吃俩个,我告诉他“你回来的时候肯定已经没有了”,他很不屑,不相信我能都吃掉,我说至少我可以每个都咬一口,或者每个都舔一遍。大猫简直乐了,反问我:“你觉得我会怕这个吗?” 我想了想说:“那我只好都吃掉了。” 他幸灾乐祸的回答说:“那你今天下午就只能躺在床上捂着肚子哭,哎哟,撑死我啦...”

    Tag:
  • 2009-01-15

    淫虫 - [客家]

    No offense 。

    在大陆做生意的台商,
      由于家眷都在台湾,
      所以每个晚上都喜欢跑声色场所。
      有一天他不幸被公安逮到,
      台胞证被盖了个“淫虫”两个大字。
      他很不高兴,
      于是透过关系花了一些钱,
      要把这着不雅的名词去除。
      
      过了一星期,
      朋友告诉他办好了。
      他想,在大陆只要有钱哪有办不到的事?
      他接到台胞证后兴冲冲打开一看,
      里面赫然盖了个三个大字:
      非淫虫。

    后来他透过更有力的人士想要把这
      非淫虫
      三个字弄掉,
      因为他觉得这三个字还是不雅,
      所以这次交代一定要把这件事解决。
      因为下个月他就要回台湾了....
      朋友也跟他再三保证,
      一定没问题,
      只是礼数绝不可少。
      
      又过了一星期,
      朋友来找他,对他说:这次真的办好了!
      他赶紧把台胞证接过来一看,
      上面写着:
      非洲淫火虫
    Tag:
  • 2009-01-12

    猫和瓜 - [猫瓜]

    出去度假的几天,瓜被邻居和朋友照看的很好,我回来后JING专门特意郑重的对我说:“一定要给它多吃点儿好的,太sweet了。”这个sweet的家伙在几天内成功减了点儿肥,邻居告诉我,它居然把我藏好的干粮给拔拉出来偷吃了半袋,但是由于想念,它还是饿出了腰线。

    昨天我们在看电视的时候,这家伙爬到沙发的扶手上,先装模做样的沉默了一下,然后好像若无其事的踱到假圣诞树的旁边,再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到我们并没有拦阻它的企图,就高兴的踮起后脚开始咬树枝...

    我踢了大猫一脚,问他说:“你不管吗?”大猫好整以暇的拍了三下手掌,他一直信奉以和为贵,从来不主张打猫,一般来说他的“三下手掌功”是很有效的,不管在哪儿瓜都会飞奔而来,但是这次,因为就在眼前,瓜反而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继续大口的咬树枝和树枝上挂的银线。

    我看不下去,又不愿意起来,干脆拿手边能够到的围巾扔过去,抽了丫一把。直到我抽到第三下,瓜才恍然大悟一样停下来,端正的坐好,歪着头,无辜的看着我们。我继续歪在沙发上,但是口气严厉的大声呵斥它,终于它羞惭的低下了头,然后大猫就拦住我说:“你看人家多懂事,多sweet啊。”

    我说是呀,大家都说它可爱,听话,特friendly...大猫打断我问道:“那你觉得是我可爱还是瓜可爱呢?”我还在回味这个问题,他就伤心的自己回答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瓜更可爱...”

    今天晚上要给瓜洗澡,我把厕所给整理出来,容易打翻打坏的东西都拿走,然后叫大猫来帮忙,大猫在另一个房间大声回答:“你等下,等我化好妆就出来。”

    我正在琢磨需要怎么化装呢?大猫隆重出场,他换上一件不常穿的厚T恤,头上戴了一顶圆的毛线帽,一直拉到耳根,然后脖子上围了一条也被废弃许久的毛线围巾(来历不明,咳咳),整张脸只露出眼睛和鼻子下面一点点的空隙,眼睛上还戴着眼镜保护...这哪里象给猫洗澡,完全可以直接去打劫银行了。

    他安静的等我笑抽10分钟后镇定的问我:“现在可以去捉它了吗?”我说:“可以了。”

    然后他冲到外面,听到乒乓一阵响后,他用双手捞着瓜冲到厕所,瓜发出一声惨叫,大猫冷笑着回答说:“现在你该知道平时讨好我也没用了。”

    正式洗澡前当然还是例行的哄猫歌时间,我把瓜抱在怀里,它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做瑟瑟发抖状,不停的吞着口水。不一会儿大猫就受不了了:“好热啊,现在能洗了吗?”

    洗完后的瓜想了很久,决定还是跟我好。所以现在它一直蹲在我的脚边,紧紧的靠着我的小腿不肯走开。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