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04-01

    四月的愚人 - [浮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35073938.html

    今天一直很警惕,小心不要上当。一直在跟自己说,任何非官方的消息都不要相信--就算是官方的,也要保持半信半疑,这样才能不上当。可是临到最后还是上了个当,跑去跟人说,法国向美宣战。而我真正想上的那个当,却是真的。

    最早看张国荣的演出,是初三的那年,还记得“叱咤”的现场晚会,他穿的闪亮夺目,在台上酷酷的跳着唱《侧面》,当时灯光打着他的侧面,低着眼睛,头发梳向脑后,在根部外翻。还记得那个时候在心里想,这个人的打扮好奇怪。

    当时班里有个女生,迷他迷得死去活来。也是愚人节的那天,早上来上课,班里调皮的男生告诉她,昨天晚上张国荣家失火,他也被烧死啦......女生当即放声大哭,真实的眼泪流下来。那个年纪,还有力量为了自己的偶像流泪,象高中时候beyond的黄家驹,他死时,我最好的朋友泣不成声。我们正上着体育课,站在操场上,看着一个女孩为了很远处一个其实不认识的人的死亡而痛彻心扉,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懂。

    后来是说张国荣演的《霸王别姬》,早早的听了那首歌,打探了情节,看了trail,化着浓妆的张国荣巧笑倩兮。我很喜欢他的笑容,无论怎么做酷怎么胡子拉查,咧嘴一笑的时候,单纯的笑意慢慢的漾开在脸上,嘴唇还微微的翘起。这把年轻的笑容,直到《恋战冲绳》里都还可以看到。

    晃来晃去的,都是他各种各样的笑,《大富之家》里的娇媚,《东邪西毒》里的阴冷,《阿飞正传》里的落寞和迷惘。我知道《红色恋人》拍的有些恶,但我还是不讨厌,现在也还记得在《纵横四海》里面,他在画像上一笔签名,说:我是江洋大盗。他拍了不少烂片,可是那些精彩的,就叫人不能忘。他说:“十六号,四月十六号。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驼山,我清楚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着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

    其实我知道重复这些台词没有丝毫的意义,我只是,想随便说点什么,来纪念这个死去了的人。这个无论演男人还是女人,都比真的男人更有气概,比真的女人更妩媚的人。

    他的歌我听的很少,那个年代的歌手,我只喜欢梅艳芳,我只听过他的《风再起时》,或许还有《从零开始》,嗯,还有一首《共同度过》,记住这首歌只是因为这个讨喜的名字,当我开始知道张国荣的时候,他已经过了最辉煌的时候,已经开过了33场演唱会跟大家say good-bye。我从来没有真正的拿出追星的职业精神去关注过他,可是他死了,我很难过。

    回家的路上,我恍惚的在想,他为什么要挑在今天死去?如果他早已厌世,那么他为什么要选在今天。如果时刻意的话,他大概在想象中也预料到了这个愚人节的悬疑,带给众人多么热闹的喧嚣。

    报道说当时他去健身房健身,又说本来与经纪人约了喝茶,经纪人久等他不至,电话他,他说正在停车场泊车,经纪人走到外面相候,于是就看见他从半空中翩然坠下。

    或许真的是到了这个年纪,开始要接受“死亡是个很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样的事实。曾经那样鲜活的生命,绽放出何等的光芒,依旧亮过了,灭了。《鼓手》里那个发狂练鼓的男孩,大概是他心中的写照,因为爱,所以争取。那个时候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程蝶衣要在最后自刎而死,现在,还是不能明白。

    有一天听到郑秀文的歌,

    我在天空中飘向东又飘向西 带着某人的回忆
    可是落地之后是灾难还是好运 我想也不一定
    如果我是一个精灵 忘了上一秒钟的事情
    做个没有记忆的人 可不可以
    心里有云 身体很轻 是上帝给我一个假期
    一个人飞是一种美丽 让我在天空中飞檐走壁
    半空中我问我降落的心 是不是忘记了心痛的事情
    那里是我的降落点 让我来决定
    半空中我和我降落的心 去寻找另外一个天地
    这一次我一定要告诉自己 命中红心
    人在爱情的空窗期要一个梦 要去外面吹点风
    请让我一个人去寻找万里晴空 去找我的笑容
    半空之中我很自由 一想起你就眼睛红
    也许最后落点不同 也许会重逢

    拿来纪念他,今天我很难过,所以八卦一把,大家要笑就笑吧。希望他可以找到自己的天堂,然后生活快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