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3

    年少无知 - [往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38356122.html

    那天和一个分离多年的朋友又联络上,他是我当年在台湾公司上班时的同事,我们那个时候关系很好,常常在加完班后一起坐班车回到东区,去吃5块钱一碗的拉面。我现在还记得那家店,一个拉面,一个辣子鸡丁,做的相当地道。我几乎天天去吃。我这个同事是台湾人,很会吹笛子,技术非常的高,我以前曾经专门写文章夸过...anyway,今天的重点不是笛子。

    其实那一年多的时间说起来有很多回忆,不过很多都不太记得了。有次我看黑发的博客,说到那时我们一起去打羽毛球,我到场之后,从包里掏出球鞋,然后提起鞋奔洗手间去了。他问我干吗,我说换鞋,然后他大吃一惊说换鞋还要去厕所换吗?我回答说,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人看呢?然后飘然入厕...老实说看到这段的时候我非常迷惘,因为我已经一丁点儿都不记得了,而且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是我能干的事情。黑发非常笃定的说,这是真的,就是因为太震撼了,所以他记忆尤其深刻。

    那天我和这位台湾同事网上重逢了之后,赶紧三言两语的互相update的现状,十分的唏嘘,说起来真是有一点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个时候怎么能想到现在的生活呢?

    然后说起来,他无意的提到一句,有天晚上,在东区吃麦当劳的时候,我对他说:“妳說我若能比較「有氣質」一點,應該可以認識更多「有深度」的朋友”。

    看到这段我十分的分特,惊的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我磕磕巴巴的问:“我...说过这样的话?这实在太找打了。”

    他回答说:“我覺得很正常啊,妳那時候剛離開校園。”

    唉,真是多谢他那么宽容,现在回想10年前,哇,10年了啊。我居然能心安理得的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俩巴掌。我知道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当年我心里觉得他和别人的相处太过谦让,看他跟手下的报关员装小狗,觉得很不象老板的样子...可是我怎么能说出这么一句自己还会觉得很理所当然的话来?如果谁这样对我说,我肯定永远都不会搭理这个人了。

    每每回头望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干过很多令自己都感到十分惊异的蠢事,然后意识到自己的不同。当然,也可能将来看现在的时候,我也会这样觉得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这个世界 2006-04-23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