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5

    周五 - [周末]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38469513.html

    今天好像做了很多的事情。

    早上7点的时候就醒来了,翻来覆去又睡不着,大猫这几天过敏,睡的鼻息非常的重,我想了想是起床还是不起呢,最后决定还是赖下去。然后到8点多终于又睡着了,这下就半天醒不过来,勉强爬起来的时候都9点半了。当时还是迷迷糊糊的想着,万一阿肥在网上,岂不是要错过了?然后挣扎着起来,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又跟以前一样了?

    中午去跟JING和LEIGH吃Todai,好久没吃了,就觉得很好吃。今天发现他们新出了一种螃蟹肉的汤,比以前的酸辣汤好喝多了。我吃的又快又多,当他们去取第二盘的时候,我已经吃完第二盘,坐着消食了。JING说,吃了这么多,晚上她不打算吃饭了。我没说什么,我吃的可不少,基本都是带cheese的寿司,另外还有面条,但是我就知道晚上我肯定还会再吃的。果真,下午回到家我就又吃了一顿,半夜回来就又吃了一顿...后来是她们俩请客,真是不好意思。想到不久后就要离开这里,真有些舍不得,还好不用去加拿大,不然要回来一趟都困难万分。

    吃完饭我去逛了一下街,却发现嘴巴上火的地方还没有好。就是上次医生要我吃铁片,可是只要一吃,就会上火,嘴巴就会立刻肿起来,又红又破。我坚持吃了几个月,实在受不了,停了几天,可是脱皮的地方还没好。

    然后我去取了婚纱,这套婚纱只需要改长度和尾巴就好了,帮我改婚纱的是一个很老的中国老太太,应该来美国很多很多年了。因为婚纱后面的尾巴拖地,所以要把尾巴给捞起来,这样平时走动就不会拖地。她给我改的方式和上次我见过啧啧的婚纱不一样,啧啧的很简单方便,只要往上一钩就好了。可是我这个的后面,做了5个带子的搭扣,要一个一个的系起来,搞的很复杂。到时候现场手忙脚乱的的,不知道会怎样。

    那一大团婚纱堆在后座上,看起来很象一具巨大的被白布包裹着的尸体。我根本提不动,后来让大猫帮我拿上楼,他抱起来,横在肩膀上扛上去,完全一副扛尸的架势。

    我顺便也取了JING的dress,给啧啧的也定好了。这身dress的颜色不是我最早想的,但是我觉得款式很好,回来在阳光和灯光下看,颜色也很漂亮。

    最高兴的是,我来回来去一路上都没有堵车。去的时候正要堵上的时候我拐弯走了,回来一看95上堵了几十迈,走到local也是,对面堵的一塌糊涂。总之今天开车非常顺利,所以我的心情也很愉快。

    晚上大猫要加班,我吃了东西就去办公室陪绑。一个晚上就看完了妹尾河童的《窥看欧洲》,好书呀。大猫有个中国同事也没有走,坐在走廊里看NBA,直到我们都要走了还在乐滋滋的看,而且据说天天如此。唉,我忍不住心里想,以后还是对大猫好一点,不要把他逼到宁肯假装加班也不肯回家的地步。

    正12点的时候我们才出来,我都困死了,还饿,还冷。但是空气里面弥漫着一股花香,暗地里盛开着鲜红的郁金香。还是很美好的一天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在边上 2006-04-25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