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5

    女朋友们 - [我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38951619.html

    今天电视里面演Xmen 3 the last stand,我对阿肥说,“这个Scott也挺可怜的。” 阿肥回答说:“是啊,真亏。” 我说:“瞧你这个评价:真亏!” 她也乐了。

    过了一会儿我去准备做饭,今天晚上吃虾,我就把虾一个个剪开挑虾线,挑到其中一个大个的,却只有一条小小的虾线,我就情不自禁的想,这个虾好可怜,肚子都没有吃饱就给捞上来死掉了,真亏。

    后来我跟阿肥说,今天收到email号召去给xxx20周年点蜡烛纪念,阿肥说,那我们去几年萨达姆吧,哥们就这么给绞死了,也够亏的。

    再后来我们说到南京南京,我就说,其实我相信日本人里面也有那有人性的人,可是问题在于,我是中国人,我没法去体谅他们的人性。丫们干出来那么没人性的事儿,我还去体谅他们的人性,那我可太傻查了。虽然我承认战争是很残酷的,我理解战争的残酷性会改变一个人,会造成很多变化,但除非我是日本人,我才会觉得他们那么没人性是可以理解体谅的。阿肥很精辟的说,日本人里头有人性的人,就没有日本性了,屠城的那些日本人就是日本性,而有日本性的人是不可能有人性的,这俩根本冲突。我连连称是。

    然后阿肥说到,那王三表呢?我骂了一句粗话,然后阿肥说了一句特别特别特别精辟的话,可惜我不能在这里重复,总之把我给乐坏了。我说你好恶心啊,阿肥说,她说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恶心了。我说你怎么能总是把恶心的事实说的那么真切啊,然后阿肥说,“这么让他知道要跟我急了,说我压迫他。”

    我乐的要死,赶忙说,我要记下来告诉aww去。阿肥很分特,说要告诉她什么啊,是油嘴还是压迫?我说both呀。阿肥说,那aww肯定要给恶心坏了。我说就是要恶心她,就是要恶心她,谁叫她喜欢你呢?阿肥掉头说,那aww也喜欢你呀,我回答说:“那没有办法,这就是爱的代价。” 阿肥说,“别人喜欢你你就恶心人,她太亏了。”

    晚上见到aww,我们讨论买coach包的事儿,我对她喜欢的包很不以为然,我喜欢方的,她喜欢cute的,总之我就一直在批判她看上的包不好看,批评她没有品。最后aww受不了了,列出她喜欢的包,让我一块看:“我需要你这有品的人的建议。” 我说:“你讽刺我呢,我听出来了。” aww狂笑一番后说:“你这句话肯定也是跟大猫学的!”

    然后我们就开始一个个的包看过来,一边看一边拌嘴,她非觉得白色好看,我非觉得金色好看,她非要白色的,我就使劲儿说金色的好金色的好。最后她直接说:“shut up。” 我想了想,说咱俩别跟那些人似的,本来要结婚的,结果为了婚礼吵的离婚了。aww说是啊,为了买包绝交了。

    最后她郑重的说:“行了,交给你了。要是办的不好,我不会说的。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带你烫个巨难看的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评论

  • 不带这么威胁人的。
  • 嗯,我心机很深的,你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