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30

    周末 - [周末]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5309754.html

    这连着几个周末都没过好。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着,眼皮倒是很重,可就是睡不着。还特地早上床希望养成规律的生活习惯,还吃了俩颗药,结果活活的躺了几个小时都睡不着。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心里那个着急啊,结果越着急就越睡不着,简直要气急败坏了。

    今 天因为要去看医生,检查一下眼睛什么问题,而且第一天改时间,特意把闹钟订的比较早。结果死撑着爬起来,头昏脑涨的准备洗个澡清醒清醒,走到洗手间一看, 居然没水!!!!大早上停水,实在是惨无人道啊。因为家里一点儿储备都没有,别说洗脸了,就连刷牙吃东西都成问题。而且也得非常小心的上厕所,在水来之 前,一人只有一次quota。我考虑来考虑去,的确没有勇气这么蓬头垢面的先去上班再躲到洗手间洗脸刷牙,只好写信给老板请半天的假,希望这半天之内能来 水,解决个人卫生的问题。(后来打电话询问,居然是我们这个county的问题,说工人们正在奋力抢修呐...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一些办公楼也停水了,那 么全部的员工也得憋着不能上厕所啦。)

    这个周末除了我自己不爽之外,瓜也开始添乱。它忽然之间就开始拒绝吃东西,因为现在水都是给放在罐 头一起喂给它吃的,所以不吃东西的同时,等于也是拒绝喝水。莫名其妙的它就开始不吃不喝,我也不知道哪儿得罪它了。但是如果给干粮,它还是吃的很开心。我 准备下个周末带它去看看医生。下周真是一个健康活动周啊。

    我要是不能解决这个睡不着的问题,可以想见,不久就会回到去年的那种状态了。

    -----
    下 午在多次迷路之后,终于找到了医生所在地(我真是有先见之明啊,提早打了20分钟的时间给迷路用)。医生是个非常和气的大叔,讲不太标准的国语,玩命的跟 我说谢谢。他在看我的材料时,反复问了一个问题:“这个向你推荐我的朋友,她的先生姓HE嘛?为什么她是HE?她不是SHE嘛?啊?她自己姓HE?为什么 啊?”在说了几百个谢谢之后,他终于检查完了,告诉我,我的眼睛有轻微的炎症,然后笑眯眯的说:“你的左眼可以拿来开车,右眼拿来看书。”我一愣,没明 白,试探的问:“可以俩只眼睛分开用的?”他还是笑眯眯的说:“是呀,都可以用到,很好的很好的。”我有些担心的问:“难道我不是近视了嘛?”他一拍大 腿,高兴的说:“对啊,你的右眼就是近视了呀。”

    和气的医生大叔解释说,我可以戴眼镜,也可以不戴眼镜。戴了的话我会觉得很舒服很舒服,不戴的话也不会怎么样,就是上下楼梯的时候,也许会感到有2英寸的视差。“所以你可以拿左眼开车,右眼来看书呀,都可以用到的。”

    另 外,早上的停水情况十分诡异。在我向JING发出求救讯息后,她正要向我offer去她家洗澡上厕所,忽然就来了水。我兴高采烈的去洗澡洗头,因为反正请 了假就不着急,慢吞吞的折腾了半天,终于洗完了,高高兴兴的回到我的小洗手间,正准备接一杯水刷牙,发现--又停水了!这只差了不到一分钟呀...我正在 惊讶中,水龙头又开始流水,于是我高高兴兴的接了一杯水刷牙,然后发现--彻底停水了。哈哈哈,我的运气还真好呢。不过一直到我离开家,水都还没有来。

    到 了公司,我先去厨房洗手,这时我们公司的法国帅哥走了进来,在厨房里面低头转了一圈,然后诡异的笑着的对我说:“there must be something died in this kitchen.”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话特别的可笑,所以我就爆笑起来。看来最近我各种奇怪的连续剧看的的确是太多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