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1

    There is a fine line - [胡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56242583.html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终于平安顺利的回到了美国,本来以为安检会很严格,结果其实根本没有。北京起飞的时候 大概检查了一下,不许带水上飞机,东京准许带机场内买的水。从东京飞北京的时候,机长要求大家在降落前1个小时不要动(其实当时只有10分钟降落了),从 东京飞芝加哥的时候,还有5分钟降落,厕所门口还排着长队,机长说你们准备好我们待会儿降落。压根没提安检的事儿。

    回来才知道上次纽瓦可机场的事儿是rutgers的一个学生干的。令人惊讶的是,居然很多人替他说好话,说这证明了中国人也可以有浪漫的爱情,扯什么啊。拉登炸大楼还证明了他们有伟大的爱国情操呢。

    我 要是那些被耽误了飞机的几千人之一,肯定恨死这个人了。本来坐飞机就是痛苦的事情,还要花那么长的时间来重新过安检,过完之后还要没着没落的等着,等完之 后飞机误了点儿,之后的计划全部要重新安排,如果还要在中间转机的话,那就更可气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居然还有人说无所谓没关系不要紧。不知道他们是怎么 想的,就是别人的时间都不算时间,别人遇到的麻烦都没关系。这个小孩自己脑子一热冲动了还可以理解,事后有人鼓掌叫好才真是我不能理解的事情。

    从 北京飞东京下飞机的时候,有个女的从另外一边硬挤过来要插在我前面,我为了给她让路都没地方下脚了,我说:“你不要挤我呀。”她立刻就发飙了,东北人,大 声说:“你会不会说话,你说话注意点儿,学着点儿怎么说话!”我太没出息了,居然不会反驳。然后她还在后面踢我的箱子,我只说了一句“你踢什么踢?”下次 我要在内存里备好不同的反映词条,主要是大猫说我换了牙之后变横了很多,以至于遇到真的泼妇我就歇菜了。

    回到乡下真不习惯。这次带回来好多茶叶,都是非常非常好的茶,且够喝一阵了。国内真好,刚才一边在铲雪一边怀念楼下的京鸭都,唉,我连京鸭都都开始怀念乐...

    分享到:
    Tag:

    评论

  • 你也没用了吧。。。下次给我打电话让我跟东北妇女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