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06

    乌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6594534.html

    前天睡的太晚,昨天一直处于非常迷糊的状态。下午lance说,要不要一起吃个饭,虽然困的要死我还是答应了。

    下班后先回家小迷了俩分钟,然后我就准备出门,我一直以为4月5号是federal tax的最后一天,所以我先拿了税表准备去寄。说到缴税这个事情,真是我心头大痛。刚来的那年算税,看到厚厚一本的instruction,就像看到了 GRE的阅读一样。在研读了很久也没看懂之后,我是真的急哭了。当时差点儿就下决心回国算了,至少国内不需要这样算税呀。

    后来灰灰同学仗义襄助,说如果我需要,随时可以找她帮忙。再后来螃蟹同学从天而降,我的税就交给他了。今年他超级忙碌,我提心吊胆的等到了4月4号,才提醒他:“好像要缴税了啵。”然后他连夜帮我算好联邦税,我加上复印,就拖到了昨天。

    昨天我满大街的找邮局。因为记得去年缴税的最后一天,邮局是开到半夜12点的。所以白天的时候我还很笃定。结果跑了几家邮局都没有开,我就有些着急了。等 接上了lance,我说对不起,我得先找邮局。然后我接着找。最后在邮局遇到了一对年轻的中国夫妇,我反正脸皮很厚,就过去问:“请问你们也是在寄税的 嘛?”那个女孩惊异的睁大了眼睛,说:“不是啊。”然后我说:“我记得去年这里是开到12点的,怎么今年没有开啊。”他们俩互相看了一眼,说:“不然你去 XX地方的邮局,那里开到10点呢。”我顿时很受鼓舞,认真的问了地点准备去。这个女孩笑着说:“别着急,还来得及。”我心里想,就算10点关这时开过去 也是刚好。

    我这个人做事还是很严谨的,所以我给阿姨打了个电话问:“你知道XX邮局嘛?”她说知道啊,你这么晚了找邮局干吗?都关门了。我说,“他们说那个邮局最 大,应该开的很晚,我要去寄税表。着急啊。”她惊讶的问:“你着急干吗啊?”我说:“今天不是最后一天嘛?哎呀,我拖到最后一天...”她这时已经掩饰不 住的好笑了:“不是4月15嘛?你着什么急啊?????哈哈哈哈哈”¥%…………※◎

    我忽然领悟了那个女孩笑着说:“还来得及”是什么意思了。

    我决定不告诉螃蟹这个事情,免得他抱怨我催他熬夜算税。

    说到这个,前年我去剑桥的时候,他送我去机场的早上,发现眼镜架子歪了,戴在脸上整个是斜的。他很沮丧自己的粗心,不知道是怎么给压的。后来没时间修,就 只好戴着歪眼镜去了法国,他不堪戴着歪眼镜讲课的痛苦,决定去配一副。法国配眼镜还很复杂,眼镜店不能直接验光配镜片,必须要医生出具证明。眼镜店的小帅 哥人很好,决定出手帮助,于是他拿小锯子锯掉了眼镜架的螺丝圈,用小铁丝紧紧的把镜框和眼镜腿绑在了一起。然后又拿软铁丝在后面绕了一圈,最后造成的效果 就是,戴眼镜的时候必须从头顶钻过去,这副眼镜永远将是站着的。

    螃蟹告诉我这个事儿的时候,我笑的快肚子疼了。他说你能想象嘛?我这个样子简直就跟50年代修鞋的老师傅一样...我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跟他说,其实是我不小心,一屁股坐在眼镜上面给压坏的。但是我怕他骂我,没敢告诉他,本来是把眼镜给藏起来的,没想到他还是发现了。

    -----------------------

    昨天我又教育了我妈一通,不过是和风细雨的。我耐心的,详细的,掰开了揉碎了嚼烂了,告诉她:不要老着急忙慌的催我结婚。子女的事情,父母少插手。

    其实有句话我一直忍着没有跟我妈说,象我现在这么善解人意惜香怜玉倍受小MM喜欢的,没有当同性恋已经很对得起她了。还要催,真是不知足啊不知足!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