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6

    刻舟求剑 - [胡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6623675.html

    成语故事,是我从小就喜欢的科普读物。有的成语从字面上就能看出意思,有的则要悟上几悟。这些年读书越来越少,肚子里还残留的成语存货也越来越少,常常会有提笔忘字,想不出一个合适形容的词儿这样令人尴尬窘迫的情况出现。今天早上我想,也许我真的该再读点书了。

    “邯郸学步”和“刻舟求剑”是我常常想起的俩个成语,关于这俩个成语背后的故事,估计没有谁会不知道吧?而我常常想起,是因为总觉得它们太形象的形容了某 一种生活。例如我出国这么些来,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邯郸学步”,未能成功融入西方社会(更不要说“主流”社会了),而原来自己国家的某些习惯或者生活 方式,也日渐感到陌生疏远。我常常想起当年的那个人,他是如何悲痛的爬回老家,原本是应该值得赞扬的上进好学青年,却落得一个左右不是的下场,真让人唏 嘘。有时我开车在美国农村的大道上,或者是走在国内熙攘的大街上,就有点儿觉得格格不入,情不自禁的问自己,“你到底属于哪里?”

    也许问自己一些无法回答的问题,才是最傻的行为。

    早年曾经在万维上看过一篇文章,改写了“刻舟求剑”的故事,是那种非常温婉的笔法,那种一度流行的复古的风格。文章写的很好,很唯美,可是当时我看了就忍 不住笑,因为我一贯不喜欢这样为古人做嫁妆的故事,YY古人有啥本事?写的再美也无法改变当初即成的历史,无非就是现代的人无聊到了极点,拿古人开心而 已。

    可是这俩天就想起来这个成语,刻舟求剑,船在行走,而剑沉河底。船上的剑客兀自得意洋洋的毫无担忧,他以为只要船停下来,自己随时想,就能轻而易举的捞回 失去的宝剑。旁人看到的是可笑,我却觉得悲哀。世间太多这样不了解状况的人,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只等自己想的时候,准备好的时候,伸手就可以去摘取。

    而往往这样的人,不是傻子,相反是聪明的人。他了解自己的实力,了解周遭的状况。他对这条船了如指掌,也知道船行的方向,唯一不知道的,是船外的世界,原 来其实根本就瞬息万变。不是每个人,每个机会,每份感情,都会象不说话的宝剑一样,安静的等在河底。而那柄剑,也有够倒霉。如果剑客没有高尖端的金属探测 系统,没有深海潜水技能,又没有最新河道水流走向图,它也许等一辈子也再见不到自己的主人。但是,可笑的又在于,如果都拥有了以上那些种种辅助,一把剑, 又算什么呢?除了是个古董,还有什么价值?

    其实我真心要说的,不是上面那段酸溜溜的话,那只是到了那个点儿借题发挥一下而已。我想说的是,也许每个人都只能看到自己周遭的环境,而不知道外界的变化。一个人也许可以控制自己够得到的东西,可是那些范围之外的,一个想不到,也许就会坏了事。

    记得小时候看武打书,说被打败的主角郁闷的回家苦练,结果第二天去,对方使一个他没有见过的招数,又把他给打败了;于是再回家苦练对付的方法,可是第二天 再去,对方又出其不意的来一招,又被灭一次...象郭靖这样的傻孩子,在没练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前,你教了他所有的应变方式,可是只要对方来一点儿不 同,他就傻了。所以只好提前把所有的可能都想到,尽量发挥想象力,无穷的想象...

    我想说什么呢到底?我想说,虽然我说服了她去理解他,谅解他,却没有预测到他那边的反映,超出了她的预备范围。我以为只要这边调整好了,问题就会迎刃而 解,误会就能不澄自清,而有情人就可成眷属。可原来不是这样的啊,她理解了他是猪头,他却还不知道自己就是猪头,她make 一切的efforts,架不住人家稳坐河底不为所动啊。

    我又忍不住想,那么如果我不去劝说她,不去让她试图理解和体谅,误会就误会,争执就争执,要分开就分开,又会怎样呢?那样也许会真的散了,可是,如果是散 了,跟昨儿的情形又会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唯一的不同,是她不必为自己付出过的努力而感到伤心和不值得吧?那么我做的一切,其实是让她受到了更大的伤害。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啊。我想不明白。

    好在大家的运气不坏,我的运气也不坏。不然我还真没法说服自己,怎么就办砸了事情呢?连八婆都当不好,这种失败可是从未出现过的啊。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了。

    今天一天几乎都花在做简历上,昨天做好了英文版,今天又来做中文版。吹牛之余,也有小小自得,“原来我是这样的厉害呀?”高兴的想,“虽然有一点点夸张,”禁不住实事求是一下,“但我还是很厉害的啊。我不厉害谁厉害呢?”

    做简历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其实我很烦做这个事情,要把平时和过去做的琐碎工作整理总结归纳,然后提升一下,我觉得很烦。但同时,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进去做 过的那些事情,包括当年在广州混的那一年半,心里就慢慢的觉得温暖起来,这些回忆就是我的历史了,当时觉得那么苦的日子,现在想起来居然都成了财富,这又 何尝不是一种刻舟求剑,只是我现在手握AK-47心中悲情怅惘的把冷兵器想而已吧。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