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03

    无题 - [胡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6623875.html

    今儿有点儿颓,没啥可写的。

    昨儿与RM谈判,结果未明,看今天明天后天她给什么答案。有意思的是上午接到一个女生害羞的电话,问房子还空不空。我老老实实的答了,说过俩天再联系。通 过谈判这件事的前后可以看出来,首先我不是一个特强悍的人,遇到说软话的自己就先蔫了;其次我还真是老实人,多少绕弯子的话在肚子里打转一千遍也说不出 来,还是老老实实怎么想的怎么说了。well,这样自己省力气,虽然难免吃亏,"好心眼儿的毛病"嘛,--真寒。 

    今儿是妈妈的生日,本来想写点儿啥纪念一下。不过该写的当年在《我们家仨》里面写的差不多了已经,没看过的就自己想象多好玩儿吧,看过的就别问我写完了没有,我现在发现我就没法写完一样东西。祝亲爱的妈妈生日快乐,高高兴兴的别老折腾我了。

    除此之外,我还看了书学了习完成了工作做了网页跟6P聊天。嗯,我还看了一篇很强的文章,教夫妻俩怎么防止对方变心出轨,又怎么在出轨后拉回来。那怎一个强字了得啊。

    然后我还考虑了一下回国找工作的问题,有点儿郁闷。当然最理想是找美国公司派回去,可是我又不想干现在这行了。在美国转行没有相关经验,回国另找就得重新开始。喜宝最著名的话是如果没有什么什么什么的话至少要有钱,我想如果没钱至少给我个适合我的机会吧。

    今儿又有人跟我表示说同我聊天非常愉快,说我特别逗。奇怪,分明我很内向闷骚的性格为什么大家老要说我逗呢?

    又得有人批判我没话找话了吧?其实我觉得前几天的博客还是很言之有物的。

    --------------------

    好吧,我也来酸一把。

    下班回家的路上,终于听腻了《花田错》,换了一张自己刻的赵传。里面有我最喜欢的,几乎所有的他的歌儿。赵传的声音真好啊,吐字又清楚,就连螃蟹也能听明 白他在唱什么。我第一次听赵传是15年前了,在六中门口等人的时候,听到某个小店穿来的《我终于失去了你》,当时就给震在哪儿半晌没有动。记忆真是个奇怪 的东西,现在的好多事情我都记不住,那些新歌儿我听多少遍也不能记全歌词,可是他的CD那些歌儿的前奏一响起,下面跟的哪怕是什么乐器我都能历历在目的给 分辨出来。听着老歌,好多古老的往事就跟着汹涌而来,我就被这种忧伤的怀旧情绪给吞噬了。

    几年前写小说的时候,提到了他的《勇敢一点》,今儿一路听下来,每一首都还是那么喜欢。到这首的时候,我已经到家里楼下了,坐着听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这歌儿真让人受不了,我车的音响真他妈的好。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