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18

    做了一次猪头 - [寻常]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6681545.html

    今天晚上接到了一个让我感到狠郁闷的电话。

    其实这个故事要追溯到2个月前,俩个月前我开始着手找新的RM,我先是去登了一个广告,然后惠平转发了一个邮件给我,是一个女孩找房子的广告,于是我按地 址给她回了信,当时我还在马尼拉呢,说等我回来给你电话。当我回到美国,立即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可是没有人接,于是我有礼貌的留了言(嗯,跟我通过电话的 同学们都知道我在电话里面是狠乖巧狠礼貌的吧?),然后一个星期后,接到了她的回电。当时我正好在生病,病的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她说她当时在外地,要某 月某日来看房子,我说那正好,这俩天我正感冒,晚几天也好安排,然后她说来之前给我电话。 

    可是到了日子前后,我都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我想这人可能没有兴趣了吧。结果又一个星期后,惠平又转发一个邮件给我,是她写的,大意说自己要于某月某日来看 房子。当时我以为她是写给我而不小心寄给了惠平,就打电话给她,confirm一下,她在电话里面礼貌而冷淡,说大概是周末吧,来之前再给我电话。挂了电 话之后我又去看邮件,才发现其实她是发给整个group,不禁懊恼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

    在通话的时候,我说你最好能提前告诉我什么时候来,因为还有其他的人也想来看,我好安排一下时间。她回答说,哦,嗯,我也有好几家好看,所以现在不好说。当时针锋相对的意思太明显,以至于我半天都没接上话。

    周五的时候大雪,开车下班途中接到她的电话,上来就说,末伏,你那儿天气如何?我开始没看号码,不知道是她,还颇揣测了一下是谁,以为是哪个熟人妹妹,回答说,大雪啊,开车好滑。她说哦,这样啊。然后寒暄俩句,挂了。

    周日的时候又接到她电话,一样的口气,礼貌而冷淡的说,末伏,现在我在FF了,我说啊,脑子还在反映好突然。她说,我已经找到房子了,谢谢你。我松了口气说不客气。老实讲她这样的态度,我也不想租给她了。

    本来以为这就是全部了,就连大同也说,算了,这种人,还是别让她做RM了,不够麻烦。

    结果刚才忽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居然是她,狠礼貌,说末伏是我,我听出她的声音,说你好。她笑着先问我的专业,我答了,然后她问我是否认识他们系的 Ph.D,我说不认识。然后又问学校春节是否有活动?我说我也不太清楚,我参加不多。接着又问我知道不知道他们系的qualify的要求怎么回事?我说我 不知道呀,我也不是Ph.D...然后又问什么什么组织是怎么回事,我还是不知道,最后笑眯眯的说,她刚来本地,很无聊,能不能找我玩。

    坦白的说我当时已经完全傻了,跟傻子一样有问必答。我麻木的回答说好啊。她又问,你住哪里?找到RM没有?这时我反映过来一点,大声说找到了。她又问是哪 里的?我说不是我们学校的,她又问那那个学校远不远?我说有点儿远,不过还好吧。她又问你住哪里?距离学校多远?我说大概5分钟车程,她开始抱怨自己住的 地方离学校远,住在一个朋友家里,开车还得15-20分钟。我说哦。

    然后她又说,那你有没有时间带我附近玩玩?我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我说你想去哪里玩?她说,美国店我都去过了,中国店有没有?你平时去不去中国店买菜? 我想了想说,偶尔去,一般都去韩国店。然后她说,那你周末带我去玩好不好?你有时间嘛?或者我来找你玩吧,你给我你家的地址。我傻乎乎的说我家在什么什么 地方附近,她打断我:“就告诉我地址好了,我可以上网查。”这时我完全缴械,一字一句的交代了家庭住址,并且答应了周末带她去中国店买菜。她说你讲一个确 切时间,因为我还约了别的朋友,不要撞车才好。于是我只好说,那星期六的下午吧。

    挂了电话之后我开始沉痛的郁闷,打电话给阿肥。阿肥劈头骂道:“你这个猪头。”

    是的,我也觉得自己很猪头了,为什么为什么啊?她为什么要找我,而我为什么要答应啊????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蛮横强悍,可是为啥遇到强人我就变成了软弱的猪头呢????好郁闷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8-01-18
    还是寻常 2007-01-18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