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28

    琐事-05年末 - [异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6779027.html

    又是大早就醒来了,不到5点的样子。一看,果真纽约那边又惦记上我了,一边让Jing帮我launch file,一边感叹自己的先见之明。

    最近很多人都对我表示说,受不了我这样无时不刻的自我表扬了,其实我挺委屈的,说实话也这么招人嫌么?

    昨天下午我在家的时候,看了一个中央台的节目,说某地有个30年不解的谜团。就是当地居民的衣服总是出现神秘的洞,就算锁了门,放在衣柜里面,也都会出 现,每户人家都无法幸免。这个谜团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开,本来我满心指望这个节目能有个说法,结果40分钟后的结论是:还待后人探索。我当时气的要死,这不 是耍人玩么?最讨厌这样的太监文学了。

    我们住的酒店的房子,天花板上有几个方口,大概是留给工作人员检查空调之类来用的。上次来的时候,其中一个方口开始往下流淌水滴,后来越流越多,我们赶紧 叫了人来,他刚一打开挡住方口的板子,一股水流象瀑布一样倾倒下来...后来才知道是空调的水袋破了,至于什么是水袋,干吗用的,我也不知道。晚上我们在 电梯里遇到这位大叔,顺便感谢他,他自我解嘲的说:“没啥,just like to take a shower...”

    有一个方口是在灶台的正上方,昨天我在做饭的时候,听见有声音从空调那边跑过来,跑到我的头顶上。我吓的赶紧跳到一边,抬头看时,方口上的板子已经被掀开 了。螃蟹听到声音,也走过来。我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板子被打开,又被合上,然后又被打开,叮里咣啷一阵之后,居然又被合上了。于是他打电话给酒店的人,让 他们过来检查是怎么回事,打电话的时候发现,门口的另一个方口上的板子,被神秘的掀开了一条缝。

    我关掉了火,忐忑不安的站在一边,我们俩面面相觑,分析这有可能是工作人员在施工吧。很快酒店的人来了,看了俩眼,说,大概是在施工,不要担心。螃蟹说, 为什么要现在施工呢?大晚上8点了。那位阿姨抬头看看,又问我们说:“你确信不是你们自己打开的那个板子?”我当时都快分特了。她又坚持的问了一句:“你 们确信不是你,或者你,自己打开的那个板子?”螃蟹坚定的说:“我确信。”要知道,我需要很努力的蹦才能够到天花板的,更何况要打开它...阿姨的问题简 直是在嘲笑我太矮啊。螃蟹问,有没有可能是老鼠?阿姨笑眯眯的说,她在这里工作了5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老鼠,这是一家很干净的酒店,她保证那不是老鼠。

    螃蟹回答说:“Trust me, there was a mouse, they killed it. you just did not see it, but I saw."那只被螃蟹目睹的老鼠据说胆大包天,还跟他对视了大概半分钟,然后好整以暇的清理自己浑身上下,倒是螃蟹同学被震撼的目瞪口呆。

    阿姨沉默了一下说,再去问问。我们提出要求要把那些口子都封上,她点头答应了。

    不一会来了三个人,他们带了梯子和工具,笑眯眯的告诉我们说,那不可能是施工人员,因为天花板很脆弱,如果是人在上面,肯定早就摔下来了。而且上面的空间 非常小,即使是只猫都难以直起身子走路。那么难道是老鼠?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该否认还是承认。螃蟹解围说,会不会是一阵大风呢?外面正在下大雨呀。 我说,我是听见这个声音从这边跑到灶台那边的,而且我亲眼看见那个板子被打开又被合上了,twice。上面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因为那个板子明显是被踩的失 去了平衡...他们都沉默了。

    打开板子检查完了之后,他们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我们说好吧,请拿胶带把他们都封上吧。于是他们拿来金光闪闪的带子...顿时我们的房间明亮了很多。

    一共封完了5个方口,我们心里安顿了一些,开始吃早凉的差不多的晚饭。一边吃我们还在一边讨论,老实说我真不愿意往鬼那方面去想,毕竟他还得在这儿继续住一阵子呢。

    会是什么呢?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无法解开的谜团嘛?大概今天的博客就得象央视的那个节目一样,没有答案的结束了吧。

    不过我提出了一个想法,其实很有可能真的是老鼠,它一直潜伏在我们的头顶,可是闻到了我做的菜,那么那么那么的香,终于克制不住渴望,不分方向的乱撞一起,最后停留在我的头上....

    唉,原来都怪我做的菜太好吃了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