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0

    音乐会 - [天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6895185.html

    晚上去听了朗朗的音乐会。算是露天的音乐厅,不过我们坐在有顶的房子里面,所以后来下雨的时候,我就很幸灾乐祸。

    总的来说我觉得今天的表演没有上次去听的好。今天的曲目上半场是莫扎特,下半场是中国小调加《黄河交响曲》。不知道是音乐厅的问题,还是指挥的问题,还是交响乐团的问题,总之听着感觉很混乱,没什么层次。不像上次听,感觉层次很鲜明。再者,我发现我的确没有欣赏高雅古典音乐的细胞,上半场听的我昏昏欲睡坐立不安,直到下半场,熟悉的中国小调响起来,我才精神一振。

    还是中国的东西好啊。虽然我还是觉得演奏有问题,可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亲切和熟悉,简直让我觉得每个毛孔都舒畅起来。我想这真是没法改变的吧?无论在这个国家生活多少年,无论每天看的都是什么样的肥皂剧,还是没有办法改变骨子里中国人的血脉。那些熟悉的音符,就像刻骨铭心了一样,瞬间就被唤醒。高中时候学过的课文啊:“ 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金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浊流宛转,结成九曲连环...”无论是曲调,还是颂词,到最后《保卫黄河》的那段,听到“风在吼,马在叫...”,都那么熟悉,太熟悉了。

    出国这么多年,我很少特别想家,可是在听到这些曲乐的时候,我却强烈的想念起遥远的祖国和家乡。那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甚至只能说是一个方向。也许,这也是近怨远念的一种吧。我真是想家了。

    至于朗朗,我不怎么喜欢他。记得上次听完音乐会回来,感慨说投入也是一种美。朗朗的演奏不可谓不投入,全身都在用力的晃动,上身在前后左右的努力的晃,下身则在哆嗦。手在不弹奏的时候,也会时不时挥舞甩动...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种“投入”只是一种做秀呢?包括他后来彬彬有礼的谢幕,感谢其他乐手的握手,我觉得这实在更象一种做出来的姿态,却丝毫感到不了一点真情的流露。

    他演奏的技巧应该很好的吧,就像写作技巧很好的人,忍不住要更好的表现一下,让观众注意到他的技巧,并由衷的感叹一下。可是,是不是真实的投入,其实是可以看出来,也可以听出来的。大家都在说,开始的时候他的演奏寡然无味,直到后面的黄河,才开始热烈的投入。 

    不过令人沮丧的是,很长的一段,协奏的提琴声太响,只见朗朗双手上下翻飞,用力拍打琴键,却一点儿都听不到钢琴的声音。这是什么嘛。 

    但这还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夏天的夜晚,我在发呆的时候,还看见一只萤火虫飞到舞台的上空,屁股在用力的闪亮。想起下午看完的《黄金罗盘》,不禁感叹,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