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4

    - [夜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8094189.html

    凌晨5点半,被不愉快的梦惊醒。梦见爸妈一直在旁边说着什么,工作啊,前途啊,婚姻啊。一直在说一直在说。然后又不小心看到一张写给某人的纸条,上书“愿意永远做你的姐姐”,正好某人打来电话说,出于省钱的考虑,决定要搬进别人家里住,somehow就是这位永远的姐姐。说到一半电话断了,于是我努力打过去,可是怎么也打不通。爸妈还坐在旁边一直在说,奇怪的是蘑菇忽然出现,陪坐在一边。我打不通电话,就一直在打,爸爸狠生气,好像说你打不通又要怪我们嘛?就在这里打不许走开,不许不让我们听你打电话。妈妈则在跟蘑菇解释:“我们从来不偷听她打电话,从来不看她的信...”我很气愤的走到隔壁的屋子继续打电话,又看到来自永远姐姐的纸条,问晚上的聚会是不是堵车。到这里醒了过来。

    大概所有的梦都有起因,就像那天忽然梦见有人告诉我网上还在传我的事情,只是那天我能冷淡平静的回答说:“我已经联系律师,谁造谣就告谁。”即使这么坚定,一觉醒来还是觉得压抑的不得了。今天的梦大概是因为这阵子心里憋闷,又想到未可知的前途,又感到被卡在了当下。加上这几天妈妈又在问,是不是收到爸爸的那八页纸长信,并且要我“抽时间看看,然后咱们交流交流。”

    这都是什么说不出口的压力啊。被这样的事情压迫着半夜惊醒,简直自己都觉得可笑又可怜。梦里的那个自己哭的很厉害,胸口如压大石,最后终于受不了还是干脆醒过来,只是醒过来之后,真实的情况也并没有好上太多。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大概主要的问题原因还是在我自己。如果我够努力,就能尽早找到合适的工作回国,开始全新的生活。可是那也只解决一方面的问题而已。和某人的关系永远有无限发展的可能,但真正落定却永远没有合适的条件和时机。而父母那边,更是没有解决的希望,大概到我50岁,也得体谅他们的担忧和焦虑。可怜是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是在为我最好的规划,只有我自己是不够上心和奋力的。

    这是一个多么倒霉的星期二早上的开始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周末补记 2006-09-04
    Tag:

    评论

  • 呵呵。这样的,对于漂在家庭外的人,永无止境。要周期性发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