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26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 [浮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8223017.html

    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和阿肥夫妇是同班的同学,我们好像一起去参加一个类似于Quidditch world cup的活动,先是坐在火车上,然后有时会停下来看看外面。火车沿途的风景也是哈里波特们去上学路上的景色,不过是第三集里面的那种,黑暗阴沉的。忽然阿 肥的LD没有跟我们一起走,因为大同要去巴黎还是什么地方购物,阿肥的LD需要把她抓回来,我们等啊等啊,火车要开了,阿肥很着急,怕LD赶不上火车了, 默默的算,如果他使用什么魔法的话,也许恰好还能赶上我们的下一站。结果正说着,她LD回来了,还有抱了大包小包的大同。梦里还有很多,现在都不记得了。 为什么会梦见这些,也并不知道。我只是想,每每我在怀疑人生幸福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阿肥夫妇和土豆夫妇。

    那天螃蟹跟我说统计学的入门常识,说世界上只有俩种错误,第一种是说,世界是白色的,可是你只看到了一片黑色,就因此断定世界是黑色的;第二种是,世界还是白色的,可是你看到一片白色,却表示怀疑,不相信世界是白色的。

    我想在幸福的这个问题上,我坚持犯的是第一种错误吧。他们的榜样就是我的黑色,所以我愿意闭上眼睛去相信人生终于会有幸福的存在。

    昨天逛街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花猫。亦步亦趋的跟着我们走了一段,过马路的时候它停了下来。好像平常爱猫的人,都会随身携带一些猫粮给流浪 猫吃,我平时开车,就没有这样的习惯,而且我也很少见到流浪猫。走出很远我还看到那个小东西蹲在墙角底下,扬着头左右张望过路的行人。
    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对于它我真的无能为力。也或者有可以做一点点的可能,但到最后,还是不能管到底。所以我狠下心不回头的走了。

    我是一个有很多爱的人,可是随着年岁的增长,理智的增加,爱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都变得愈发艰难。因为除了简单的爱之外,还有着相关的责任和更长久的维护 与规划。这是我的冷漠还是我的清醒呢?晚上我梦见有猫对我喵喵的叫,不过醒来,也就什么都没有了。也许人在成年之后最大的收获,就是接受现实吧。

    唉,人生真是有很多的为难。不过能有勇气继续自己这样走下去,我想也是足够的幸运了。

    那就这样吧。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