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3

    伤逝 - [浮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pril-logs/8277310.html

    我的姑姑昨天去世了。

    12年前,外婆去世的时候,我是偷看了妈妈口袋里面的电报才知道的。当时我写信给外公说,陶潜的诗里写道:“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 山阿。”我让外公不要难过,看开生死。7年前我在广州找工作的时候,正吃饭得到外公去世的消息,我第一次在很多人面前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那天我哭了很 久,因为我还没有实现要挣钱给外公花的理想,他就等不到了。外公是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我没来得及为他做什么。3年前奶奶去世了,我以为我根本不会哭的,当 时WX跟我说,也许人到了这个年纪,就会逐渐接受这样的事实吧,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离去。我说我其实最担心我爸,担心他大悲之下,身体会受不了,她说,其 实还好吧,他们也许已经习惯了,也就没有那么痛了。

    这么多年过来,我也有快10年没有见过姑姑了,可是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难过得说不出话来。还有几天就是她60岁的生日,可是癌细胞堵住了她的气管,她没 有办法呼吸。我现在很惊异过去自己怎么能对外公说出那么淡漠的话来,我以为节哀和克制是对的,以为那样才是性情,可是当时我多么的幼稚。

    我想人生最大的悲痛,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在吧。我很难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臭肥瓜 2006-11-03
    新工蜂小记 2006-11-03
    Tag: